Friday, July 10, 2009

何必轻言退出?

结果,吉打及玻璃市行动党,一如意料的收回成命,又不退出吉打民联了。

从宣布退出,到宣布不退出,前後只有十天,算不算曾经退出?算不算曾经很有骨气?

十天前,吉玻行动党主席苏建祥宣布对回教党吉打州务大臣不信任,因为不顾行动党的感受,强行拆除唯一的宰猪场,所以退出吉打民联。

十天後,大臣几句口头承诺就赢回苏建祥的信任,新宰猪场门栏都还没有,大臣也未收回公开煽动唯一州议员李源益跳槽公正党的言论,吉玻行动党就这样突然又对大臣充满了信心,不退出民联了。

这未免行色太匆匆,应说十天前太冲动,还是逞强十天就僵住不能动?

民主行动党虽然是跨种族性的政党,对於多元种族的特性却始终不够敏感,拆除宰猪场对吉打州回教党根本就是博回教选民欢心的举动,这种敏感事件,非顾及回教党面子內部协商不可,要是十天前有此远见,忍一时之气,就不会沦落到今日如丧家之犬,悻悻然回头的尴尬局面。

经过这退出不退出的闹剧,料行动党在未来也不敢再嘴硬,自以为很有骨气,将来也別再以不敢退出国阵为攻击马华的课题,毕竟民联也好,国阵也好,先经过內部协商还是必要之举,轻言退出显得儿戏。

除非,高喊退出,然後十天之內又一团和气的高喊不退出,是预先写好剧本的一场戏。

基本上,任何州属的行动党,都绝无可能脫离民联,甚至绝无可能不与回教党合作,因为行动党绝无法单独生存,何必只为了彰显自己比马华不敢退出国阵有骨气,自毁前程。

別逼回教党高唱,再回头我也不要你。

24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自毁前程?何以见得?
是內部协商, 谈判? 还是协伤?

sky yong said...

在他宣布推出的时候就说,留给中央领袖去决定,保留一条后路给自己,是人都知道他会用国阵那套"协商"然后又再归队啦.如你所说的,大臣几句口头承诺就搞定了,而他们肯定是讲以大局为重,这样的结局,根本就是预料中事,看都没眼看啊...

林廷辉 said...

小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这一次吉州行动党的举动,不就是想告诉回教党,不论是什么形式或方式的“一党独大”都不是民联所能接受的。

当其中一党走的路线有不符合当初结盟的意义是,其他的盟友应该迅速的,坚持的站出来指责并纠正对方。

这次的演变, 小弟则认为是国阵跟民联之不同+行动党跟马华,民政的不同所得到的结果。

希望指教。
谢谢。

chchoo said...

Uncle Boo,

我认为吉打州民行这种方式是非常不道德的.

对还没有拍板定案的决策,就拉大队去搞记者会公布,根本就是在玩弄选民的情绪,对选民非常的不公平.

对福建籍的选民来说,用"懒趴趴懒"来形容它最为贴切.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I think the episode tells us that Semenanjung politic is 'extreme' politic.

It's full of distrusts and intolerances.

1Malaysia should focus more on moderation where mutual understandings, tolerances, and acceptances are the highest values and references each and every ones in Malaysia should prevail.

There should be ‘No winners, No Losers’.

The situation in Kedah could have been avoided if proper channel had been used to resolve it; the episode in Kedah was seen deliberately ‘amplified’ and made a big fuss out of it by some unscrupulous quarters.

Chen said...

老乡,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手段,每次都是说说而已,说出来赢取选民的同感,然后就找个台阶,当着他们已为人民做工了,我们就等待看他们协商的决定,几时可以让人民看到成果。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http://limfang.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3758.html

看看你們的朋友怎麼說?

如果馬華同樣能有這種骨氣,我們也不會加進民主行動黨了,民主行動黨早就關門大吉了...

水草 said...

因为有不同的意见,才会有竞争
回教党有行动党的激烈反对,才会有所顾虑
行动党有马华的压力,才会继续改革
希望同样的情况能发生在巫统身上
这样国家才能进步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Jack said...

三难。

破镜重圆?很难看。

要他道歉?很难请。

建杀猪场?很难等。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林放前辈讲出了真实的情况,行动党喊退出吉打民联,只是虚招。

实招也和马华不敢退出国阵一样,不管回教党多麽串,也不敢退出民联。

如果马华也和巫统串通好,假意来一个退出,然後十天之內,由首相做和事佬,一切跑回原位,能被认为有骨气吗?

所以我坚持,以国內的政治现实,行动党的处境,和马华及民政党的处境,完全一样。掌握马来票源者,掌握天下。

就如CHCHOO说的,我同意那也只是懒趴趴懒,没有新意,行动党也跑不出那死局。

从人民的角度看,国阵的旧模式的确已令人厌倦,要扭转不容易,除非有非常令人民信服的理由,但人民尤其是华裔其实非常期待,民主行动党真的能有一番与国阵不一样的作为,给国內政治带来新景象。

但是看看,马华对巫统霸权无可奈何,行动党也对回教党霸权无可奈何;马华对州行政议员必须戴宋谷宣誓无可奈何,行动党也是,还自圆其说;马华不敢退出国阵,行动党也不敢退出民联;林冠英最後也屈服,终於接受住进300万別墅;霹雳马华是不敢表演退出国阵,吉打行动党接了这场秀,却才不过十天就妥协了,土著房屋固打的後续行动怎样了?万宜不准许建戏院的事怎样了?

回应房保德,我其实期待,行动党来点不一样,真正的骨气。

如果行动党真的不一样,我们这群马华政棍那里站?

最後,衷心的祝福,行动党摆脫回教党的纠缠。

要是行动党可以当民联老大,可以决定民联的未来,或许我也考虑加入行动党。

Fairnation said...

回教党和污桶也是对槟城政府取消新经济政策无可奈何。

回教党也不敢在槟城放肆。

行动党的主要政治力量是来自华印裔,除了胆量,还要看政治势力。
如果你是来自少数族群,请投票放聪明一点。

如果我们用我们的本位看东西, 我们一定觉得50% 的房屋固打不好,但在吉打马来人的眼中,政府是照顾他们的。

如果我们用我们的本位看东西,槟城政府取消新经济政策是好事情。
但看在巫裔的眼里,难道没有那么一丝不安吗?

不是敢不敢退出的问题, 而是需不需要的问题,好的沟通和谈判,总不会赢完,也不会输完。各取所需。

林放 Lim Fang said...

各位参与讨论的朋友们:
在客观现实的政治环境中,无论马华唱衰行动党,或是行动党嘲讽马华,都是乌龟笑鳖。
这两党要跟马来人政党平起平坐,只能是人家坐主位,你在旁侍候,除了槟城州之外。以前许子根当家作主,要看巫统的脸色,现在林冠英也得左顾右盼。所以,五十步莫笑百步。

Fairnation said...

马来西亚人口比例大环境,我们怎样也逃不过巫裔为主的政治。
但在民联,因为有两个巫裔居多的政党分散了席位,反而华印裔有更高的谈判地位。

林廷辉 said...

无可否认,在过去执政吉州一年多里,以回教党为首的吉州政府在处理一些事情时的确存有行政上的偏差。看看历史,回教党在丹州执政了几十年,除了2004年因为阿都拉效应而仅微胜,其他的可以说是都以超大多数议席胜出。这可以说在丹州执政的几十年,回教党都是习惯了“一党独大”。

但, 回教党在吉兰丹州的“一党独大”跟巫统在国阵中央政府里的“一党独大”虽然在形式上是有些一样,不过在方式上却存在着很大程度上的不同。前者之所谓习惯“一党独大”是因为在丹州,几十年来都是回教党单一政党在做政府,他不曾也不用跟其他政党合作。所以在行政方面都习惯了自己决定自己做。至于后者,虽然由十四个不同种族的政党组成, 不过,在中央执政了几十年的国阵政府,一路来都是由巫统说了算。巫统霸权在中央已经习惯了自己决定大家跟着做。

陳不平 said...

不論是巫统、公正党、回教党、行動党,还是国阵或民联,皆不能让他们一党独大,皆需要政治制衡。
今天的政治局面与308大选前的状况,已有很大的差别。
首先我们先看看吡叻州;在落入民联手中,就不在一党独大,也没有單一种族坐大,州務大臣由回教党的於尼查担任,議長由印裔州议員西华古玛担任,华裔則佔了行政议會的大多数。其实那一个种族出任那一个职位,原本是有能者居之,不应在乎來自那一个种族。但因我们活在国阵的种族及宗教政治太久了,也担憂僅存的丁点权益被进一步侵蝕,所以大部份皆关心自身民族所分配的官职。
吡州民联政府執政未及十一个月,施行了不少利民惠民政策,廣受各族愛戴欢迎的大臣。事实证明了吡叻州在政治制衡局勢下,比起308大选前巫统一党独大,不論是下台的民联政府,甚至强夺政权的国阵政府,都施行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利民政策。
至於中央国阵政权,经308大选後,也出現了变化,内阁瘦身减了五个巫统的部長,馬华依旧保有四名部長,人联党及民政党也依旧有一名部長,在大选惨敗後,馬华及华裔的内阁代表比率反而上升。
反观在2004年,国阵贏了九十多巴仙的国會议席,首相阿都拉在大选狂勝後,把内阁扩大至二十八个部门,三十三名部長的最拥腫程度,馬华依旧只分配到四名部長,人联党及民政党也依旧有一名部長,馬华民政人联党在大选狂後,反而在內阁代表比率降至最低的程度。
纳吉是在国阵处於最弱时期接过相位,面对民联的挑戰及衡擊,在百日内推出了一糸列新措施:
1.“一個馬來西亞”概念

提倡“一個馬來西亞”的概念,要求各種課題下採取以民為先及以民為本的態度處理。

2.兩度釋放內安法令扣留者

上任首日釋放13名在內部安全法令下的被扣留者,並承諾檢討1960年內安法令。5月8日再宣佈釋放另13名內安法令扣留犯。

3.關鍵表現指標(KPI)

首相署設立一個由丹斯里許子根為首的團結事務與表現管理,監督所有部長的工作表現,並推行、鑑定和評估政府部門的績效管理表現。

4.開放27服務業次領域

4月22日宣佈開放27個服務業的次領域,包括旅遊業、衛生與社會、交通、商業及電腦項目等,並且撤銷30%的土著股權限制。

5.開放金融領域政策

4月27日宣佈開放金融領域政策,包括3年內發放9張商業銀行、回教銀行及家庭回教保險執照給外資。

6.官訪中國

配合馬中建交35週年,6月2至5日到中國進行官式訪問,見證兩國簽署3項協議及1項諒解備忘錄,兩國私人企業簽署了16項合作諒解備忘錄,以在兩國私人界各領域進行合作、聯營或投資。

7.廢除外資委員會30%土著股權限制

6月30日宣佈廢除外資委員會(FIC)就公司股權、合併與收購所制定的條例與指南;尋求上市時,國內外公司不必再遵守委員會的30%土著股權限制。

8.廢除英語教數理政策

7月8日,廢除2003年開始實行的英語教數理政策,2012年恢復以母語教數理。

7月11日:又宣佈了11項措施:
* 每月使用收費大道至少80次的用戶,可獲20%折扣,9月1日生效
* 政府提供4萬4000個人民租屋單位,讓現有租戶選擇購買

* 聯邦直轄區商販獲50%更新執照費折扣;額外撥款1億5000萬令吉給創業集團商業基金(Tekun),及1500萬令吉給印裔企業家計劃

* 未來3個月再發3000張個人德士執照

* 截至今年6月,當局已解決3萬4000項公民權申請的46%,餘者將在年尾前解決

* 250cc摩哆學習與執照考取費用,將從500至700令吉,減至211令吉

* 2010年將分發1萬個宏願信託基金單位給2萬個城市赤貧家庭;近期推介100億單位的一個馬來西亞信託基金,公開給18歲以上國民購買。

* 減少罪案和貪污,本月尾公佈詳情

* 第9大馬計劃下在東馬興建750公里長的道路,第10大馬計劃下延長至1500公里

* 盡快批准東馬兩州報生紙申請

* 政府將提升東馬兩州水電供,詳情于本月尾公佈

从以上各点,可以清楚看到308大选的政治海嘯,击破了国阵的三分之二国會议席,又让国阵喪失五州政权,达到了初步的政治制衡局面,也迫使我行我素的国阵霸权不得不做出若干改变。
我们虽乐於看到这些改变,但可惜这些微不足道的改变,广大百姓受益不大,离我们要求的目标仍远。
我们要达成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目标,只有全力支持在野党,完成政党輪替的局面。需知政黨原本是人民的工具,聪明进步的人民懂得让執政黨及反對黨互相制衡。任何政黨及政客若敢背棄民意,大可利用手中一票,唾棄不称职的政客或政党,让他们輕則下臺了事,重則惹上官非,甚至琅璫入獄,飽嘗鉄窗之苦。不要任由政黨宰割,人民就要发揮力量,让執政黨及反對黨皆以民意為依归,達到人民当家做主的程度。所以一定要削弱執政黨的力量,全力扶持反對黨,让在野黨也一样拥有上台執政的机會,那么執政党也不敢違逆民意,自然也不敢恣意的贪污滥权,因为若倒行逆施,誓必自尝苦果。在野党也因为争取掌政掌权,更加倍努力,更賣命为民争取权益。这样才能体現真正的民主,國家的利益及人民的权益才會更有保障。

Alfanso said...

我觉得大家都有点走火入魔。很喜欢人家‘退出’。对那些退不成的就说人家没骨气。还说只要人家做老大,就会加入。
308的民意是要这些党随意退出,随意不退出吗?308的民意应该是要我们勇于揭露不公平,敢说出不对的事。吉打行动党一直反对州政府的不平施政,可是势力不如人。现在用退出来逼政府妥协。就算他们是做戏。但只要人们得益,又有什么要紧?
如果行动党不出声,不用‘退出’来炒大此课题,你们认为这就是对人民有益吗?

chchoo said...

Alfanso, there is a conflict in your comment.

民意是要这些党随意退出,随意不退出吗?Of course not, but then why you allow DAP to threaten PAS?, i.e.如果行动党不出声,不用‘退出’来炒大此课题..? What is your stand?

Did you threaten your wife whenever you have little argument with her?

How many times DAP can use the same trick? And don't forget that DAP is doing this at the expense of Non-Malay voters.

王孙文 said...

很好笑的事实。州务大臣根本就是没把火箭放在眼里,在组织州政府时声称kawan baik,还在火箭声言退出时说saya tak kisah。。。

Fairnation said...

tak kisah,就不要建回宰猪场,tak kisah,就不用成立协调机制。
嘴说tak kisah没有用。要象污桶酱强硬才有用。

小生真的不介意吉打落回给国阵。看看他们还能讲什么鸟话。

chchoo said...

Fairnation, I think you have fallen into the trap by BN. This is exactly what they are hoping for.

The MB said Tak Kisah because he has to answer his Muslim supporters as well. Let's be real, PAS needs to retain the 80% plus Malay votes.

In my view, Kedah DAP is shallow minded and being naive. Do you kill a golden goose for its egg?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Fairnation said...

chchoo,
小生在308之前,拨电给吉打的亲戚,叫他们投回教党。投票日那天晚上其中一家亲戚打来,说我们一家已经投了给"膏药"(回教党)。小生听到她的声音是有些彷徨,也有期待。更多是不确定。

回教党虽说要照顾超过80%的巫裔选民。这不意味一定要忽略华社。
很多方案可以一并考虑在内。现在还好吉打回教党最后还是妥协,行动党虽然鲁莽,但胆量使他们在小生心目中加分,更重要的是小生可以跟亲戚交代。

小生是说气话,但投票时绝对是会理性衡量,"两害取其轻"。
小生难到不知道国阵的把戏?没有退出时挑战退出。退出时说不负责任,不能改变什么。谈判好了归队又笑人没种,欺骗选民,BOH LP。

有时选票真是个很好的宣泄工具,教训那些惟恐天下不乱的"打手"党也是不错的选择。

Jack said...

大家应该一致地向匿名者说“NO!"。

您做到了!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