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7, 2009

天网恢恢

赵明福坠楼案件,事关一条人命,剧情又如此扑朔迷离,除了悲愤,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反应。

很多人写了,很多人骂了,很多人推理了一大堆剧情,翻了报纸,在网上搜寻思索了很久,我还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反应。

这是一个复杂到令人断肠失神的事件,不是吗?

一宗贪污案被调查到变成命案,赵明福从电梯上去雪州反贪污局大厦协助调查,却从高空坠下身亡,这反贪污局的调查员,真的是烂到倒霉透了,有罪无罪,都应先革职查办。

反覆看着命案的剧情,兀自郁闷,突然想到80年代发生在吉隆坡的东京银行劫案,好像也有这一幕剧情,大盜阿虫的一名兄长,也在首都警察总部接受盘问期间,从高空坠下身亡。

这事件後来怎样我都忘记了,要靠社会新闻权威林放前辈来旧案重温,必然精彩万分。

想着想着,又想起另一个少年时期发生在我家乡的一个传闻,我深信赵明福案件会有同样的结局,与大家分享:

阿福误交损友,日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

某夜晚大班人到隔壁村找一个少年的麻烦,泄一泄晦气,原本大夥只把这少年毒打一番就做鸟兽散,但吃了迷幻药壮胆的阿福,意犹未尽的回头,一把三角锉刺进少年的肚子,少年惨死,阿福逃遁。

少年家人悲愤之中,让少年穿红衣下葬。

才一个星期,平时很会游泳的阿福,被发现在一条河中溺毙。

那河水不是很深,警方发现阿福的尸体,竟只是被一条水草,勾住嘴唇,不能浮上水面。

传闻都说,那少年的家人,至今都不知道杀害少年的凶手是何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是非善恶留给天理,但赵明福命案,还待公理,还社会一个公道。

26 comments:

TG said...

这个突然发生的事看了令人非常心灰。

我对大马政府没信心,我想真正牵涉者最终还是会包庇没事,逍逍遥遥,事情不了了之。

这么年轻,等着去注册结婚,因为当局滥权和办事不力,就这么没了,留下许多伤心人。

在这里,人命怎么可以比草还低贱啊?

贪污大官们总是没事,无辜者总是遭殃。

官老爷接下来演的戏无论多精彩,都只会让人心灰意冷。

Fairnation said...

看来今天是失眠夜。。。

小明 said...

佳礼网友的推论,好像满有理,我也不认为是自杀

我有一个小小见解 (看CSI学来的):

鞋底和裤子的破损合理的解释是他曾经被人在地上拖过,很有可能是在MACC大厦顶楼又或者是在楼梯上拖着(楼梯make sense,因为光天化日下没可能做lift吧),总而言之就不会是在平滑的表面上拖着行走。

拖的样子应该是这样( h t t p://img.dailymail.co.uk/i/pix/2008/03_04/protestDM2403_468x890.jpg) ,所以鞋底才会产生破损,而裤子左边的破损很有可能是他的左侧是压在地上托的(也就是打斜来拖)

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被人拖着走呢?,原因有两个:
1)被人拖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了,可能是被人下了药,也可能事先被人打昏了
2)他在地上拖的时候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杀人呢?我个人觉得是要掩饰逼供时所造成的伤痕,一个人坠楼时骨头会折断,这样是掩饰被人殴打的最好办法,因为殴打的痕迹和坠楼的痕迹较难分得出。

另外还有一点可能可以排除他是跳楼的就是他躺在地上的方式,通常(根据CSI),跳楼的人呢,都是脸部向下,而这个呢,感觉上好像是脸部向上,然后在坠在地上的时候身体才向左边斜去。你们不妨试看,(躺在床上)这个姿势脸部向上时弄才比较make sense。而脸部向上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是向后跌的。(imagine一下被人推的情形)

而这个姿势的另一个解释就是它是被人家从建筑的edge打横那里滚下去的,这样才可能会保持着他侧边躺的姿势。

不管怎样来说,说他自杀是最站不住脚的,至少有CSI和见证先锋的角度来看。

[ 本帖最后由 davidchak 于 17-7-2009 01:01 AM 编辑 ]

2009年7月17日 上午1:35

啊利 said...

赵明福从7月16日5点45分至7月17日下午的10个小时内在反贪局到底发生什么事?还有死后的1点到6点。郁闷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阿武,你说的那个故事,该死的何止阿福一人?其他帮着打着少年再也无力还手,任他被阿福捅的人呢?!

失败のman said...

绝不可姑息!!绝不可姑息!!
请各位网友们在各自的部落里转载此消息,我们这些草民以个人的力量是无法知道真相的,但是,让我们以全体的力量来施压,一定要逼他们说出真相,别再让那些废物推卸责任。
我们要真相!!我们要真相!!

waihan~huixian said...

很难过,为赵明福,为他家人,为这个在自我毁灭的国家。打死我都不会相信他是自杀的。

Jack said...

昨天以前,
我已忘了泪水的滋味,
还以为是男人更年期的预兆。

昨天以后,
我终于找回了婴儿时的味道,
原来男人也有泪!

赵弟,
路一个人走,
不会孤寂。。。。。

thepplway求真 said...

Justice for all!

还赵明福公道,还马来西亚人权!

NCF said...

政治人物的秘书真的很难当,压力很大......

travii said...

武叔,

集体离开那个乌烟瘴气的阵营吧,把它搞大,才可以让他们看到威胁性,这是你们现在唯一的贡献。

你不需要跳槽,就离开好了。为了良心。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冤有头,债有主。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波力,其他帮凶受到良心责备,都疯掉了啩!

林廷辉 said...

死者安息,生者愤怒!
趙明福的命不可以白送,
趙明福的血不可以白流,
这条公道,这笔账,一定要追算!
是时候了,感觉愤怒的热血之士,
放开我们的嗓子呐喊,
把我们背地里愤慨,忧伤都抖出来,
一齐都泻到纸上!
一齐用我们的行动来告诉大家!
让他们无耻,卑鄙无法遮拦!
让他们毫无悔恨的一面公诸于世!

是时候了,稍有良心的热血之士,
向着无辜离我们而去的趙明福,
我们发誓,
今天,我们要鸣起心里的怒气,
作为一支巨鞭,鞭笞死阳光中一切的黑暗!
我们含着愤怒的泪,
向歌唱真理的弟兄们呼唤,
快将火炬举起,
为葬阳光下的一切黑暗!

起来吧!
歌唱真理的弟兄们,
感觉愤怒的热血之士们,
稍有良心的热血之士们!
闻而兴鸡鸣起舞之感,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念,
你们都懂了吗?
姑息,妥协只能导致黑暗继续笼罩我们的天空!

维雄 said...

老实说,赵兄的死,直接让人民对国家永远的失去希望了。

如果不根本的改变,相信马来西亚会是下一个北极南极以外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朱墨华 said...

一个执法者有多大的权力,就必须对其权力的行使及其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MACC有权力扣人,就必然有责任保护被扣者的安全。现在赵明福在MACC权力范围内发生事故,反贪会就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Johnny NGAU said...

简直不可思议。活人一个走进去雪州MACC总部,接受所谓的盘问,二十多个小时后居然会变成堕楼的尸体一具。雪州MACC的当值“饭桶”官员,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Mountebank said...

曾经对大马政治失望,308后虽然泛起一片希望,
但是始终没有真正行动加入任何政党。

看到了一介平民,居然可以就这样,一夜之间被腐败的国家机关给销毁掉,韬光养晦多年,我今天终于去领了一张政党的入党表格。



唔,是时候开始做事了。

草禾刀 said...

感觉灰灰!! :(

草禾刀 said...

尤其看了一些说风凉话的鸟人!!! :(

chchoo said...

Mountebank, hope you get the right form.

本以为远离政治,诸事置身于度外,就可以享受自己还不错的人生.

看见赵明福的牺牲,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自私与无知.

Steve said...

即使设立了调查委员会,查出了所谓的真相,赵明福还会回来吗?
而你们相信所谓的调查结果,会是真实的真相吗?
赵明福他,会是最后一个独裁滥权的受害者吗?

要得到不一样的果实,就必须先改变它的根。
独裁滥权的机制一日还存在,受伤害的就只是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
人民要做的,是好好利用自己微薄的权力,结合大家的力量,不管费上五年,十年,还是五十年,誓要把这种独裁滥权的机制连根拔起 !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真的是令人不安,失望连连。如有公务员失责,如何处理才是重要。

ZhangYe said...

马来西亚有天网的咩?好像还没看到过叻。

Fairnation said...

http://vkiong-talk.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18.html

偉強以(明福門)取代明福事件。小生感觉明福并不是丑闻人物。
用明福门是否恰当? 闹丑闻的是反贪污委员会。是不是叫 [反贪门]比较恰当。

奈何,偉強把他的BLOG的民调写为:[明福事件,要叫做「明福門」,要國陣馬上還政於民,舉行全國大選。] 支持/不支持

是不是有误导的成份存在?

小生想寻求大家的意见,也请大家反应(明福門)还是[反贪门]那个比较恰当?

iamataxpayer said...

Most (or all?) MCA bloggers here are pretty un-confident to the investigation......

that made me wonder.....why made you support the boss behind of these thing that you don't have confident?

Amusing, or amazing,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