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1, 2009

冒名中伤与推人下楼,同样罪不可赦

马华总部发言人李伟杰,被冒名发表一篇杜撰文告,诬赖李伟杰发表“赵明福畏罪自杀,死有馀辜”的言论。

这不是李伟杰第一次遭冒名中伤,今年二月,公正党的行政议员黄洁冰遭偷拍事件发生时,也曾有网络鼠辈冒用李伟杰之名发表“黄洁冰胡搞一夜情,应辞职谢罪”的言论。

这些冒名言论,明显是企图让李伟杰蒙羞,引人憎恨李伟杰及马华。

这种行径并不光彩,比偷拍裸照放上网的行为更加可耻,比推人下楼跌死更恶毒。

32 comments:

大米 said...

张生以前对我说过的,应该建议他去打小人,有时候不由得你不信。或者叫个看风水的来看看他在马华总部的座位。风水的事情,有时候很邪的喔,你不要讲我auntie,不由得你不信。

TG said...

大米,

我相信风水,但是还是不相信打小人这事。

可能要自己试试看才行吧。

如果打小人发泄后感觉会比较好的话,那倒可以去试试。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哈哈!大叔,宁可信其有,反正不碍很多时间。

Mountebank said...

奇怪阿武叔怎么知道那一篇是冒牌货?

原来嘴巴喊喊就可以清洗冤罪,现在的大家,好像都不太相信我国警察的“专业”了,何解?

哦,又是政治化了。

除了罗大佑,阿武叔下一期不如介绍一下歌者“郑智化”,

应景嘛 ..........

邱 said...

請問可以一字不漏的把這篇轉載到論壇讓大家看看阿武叔你怎麼評斷這事的嗎?

依我看不像是敵對政黨的作為,別忘了你們的老二極可能是遭了自家人的毒手哦。

還有一個很吊詭的現象是仍有一大部份的民眾在李發表冒名聲明過後依然堅信是李,或說是貴黨黨員的所作所為呢?

是的,一定又是大家腦袋生草,專和貴黨對著槓了是不是?

Mountebank said...

我也在纳闷着,

为何蔡锐明蝉过别枝时说赵明福事件是引爆点时,很多愚忠的马华弟兄们都说:假的啦~~~

然后过了一天,李伟杰喊冤说遭冒名中伤,阿武叔在缺乏“法定证据”之下,马上相信,连上回“黄洁冰胡搞一夜情,应辞职谢罪”的言论,也“铁定是网络鼠辈冒用李伟杰之名发表”。

原来,现在很流行:自由心证。

唉,佛是狗屎,狗屎是佛。

维雄 said...

来个题外话,

这个冒名案,马华要追究的话,应该会很快水落石出。

赵明福案,虽然漏洞一堆,不过相信精明的反贪委员与皇家警察的合作下,同样也很快结案。(结案非破案)

云之站 said...

为什么这样多人不被诬赖,唯有他呢?
很奇怪叻!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MOUNTEBANK,你过去的留言,让我把你归类为有才华,辨察能力强,讲道理的神秘人物。

但後来你的评论有点古怪,我不相信那是真实的你。

你具备让人尊重的优越条件,你可以很有说服力,你要不要吧了。

很多事件会让人一时失去理性,我就是具备这种缺陷,一个不完美的平凡人。

但人生於世毕竟需要理性,也需要感性,当我不理智时,须靠人群包括你的牵引扶正。

感谢你。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各位,发布李伟杰冒名文告的“波阑司机”,已承认自己未证真伪就转载,并向李伟杰道歉。

网络言论自由的时代,还需要网民更雪亮的辨识眼光,以及更自律,否则,人人都可能受害。

“波阑司机”虽犯错,但敢承担认错的情操还是值得网民学习。

详情见: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8956

Mountebank said...

MOUNTEBANK,你过去的留言,让我把你归类为有才华,辨察能力强,讲道理的神秘人物。

但後来你的评论有点古怪,我不相信那是真实的你。

你具备让人尊重的优越条件,你可以很有说服力,你要不要吧了。
----------------------------------------

唉,又是自由心证。

阿武叔,啊,阿武叔,我从来不刻意标榜自己,把自己“禅化”或“佛化”,看到对得就赞,看到不对的就射。

一直以来就是这样。

或许阿武叔其实还没有真正的做好一位博客的准备(虽然阿武叔大便大了这么多年),可是心中却希望在自己的部落格里受到大家的吹捧,终于遇到被批评的“搅局人”,开始觉得对方“的评论有点古怪,不相信那是真实的,归类为有才华,辨察能力强,讲道理的神秘人物 ”。

在这里,不曾神化自己的mountebank要对阿武叔很平静的说一句:~~~

“如果你对,你无须生气,如果你错,你无权生气。”

Mountebank said...

各位,发布李伟杰冒名文告的“波阑司机”,已承认自己未证真伪就转载,并向李伟杰道歉。

网络言论自由的时代,还需要网民更雪亮的辨识眼光,以及更自律,否则,人人都可能受害。

“波阑司机”虽犯错,但敢承担认错的情操还是值得网民学习。

详情见: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8956

---------------------------------------------
他是转载,可是谁又是写这篇文章的真正作者呢?事情水落石出了吗?

我们恐怕还不知道。

转载=冒名撰写?

阿武叔何必那么急的马上“转载”这份消息,让大家知道,好让自己吐吐鸟气?

谁又能证明这位“波阑司机”不是“李伟杰”本尊?阿武叔,你能吗?

网络言论自由的时代,还需要网民更雪亮的辨识眼光,以及更自律,否则,人人都可能受害。

“阿武叔”虽可能“滥用自由心证”而犯错,希望他能在这里公开坦诚自己错谬的地方,毕竟,“敢承担认错的情操还是值得网民学习。”

邱 said...

阿武叔還是不肯讓我轉載吼?
我只是覺得當中的論點很有趣,想看看讀者的反應。
看看會不會又是另外一個黃宗華事件。呵呵

原來中傷人比“推人下楼跌死更恶毒。”厲害厲害。

轉載的人可以道歉了事,要是真的有人是被“推下樓跌死”... 是不是可以握握手“一笑泯恩仇”?

真面目 said...

uncle boo,"bank"是给人存钱的地方,"mountebank"是什么来的呢?就是把嘴巴当粪池,把大便储存在嘴巴的人的意思。

这种人因为常把大便存进口中,满脑都生了粪虫,满嘴都是粪臭味,所到之处必吐粪。

这种人,少惹为妙,以免沾染满身粪,让他自言自语好了。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大佬房,又来这边打广告啊?身为你们这种政客可真不简单!辛苦您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choo said...

真面目,我看你数钞票数到傻了.有空去读多一点书,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和素质.

像你这种人,呆在钱库里面洗钞票就对了.

chchoo said...

波力拔克,想必你是对保德念念不忘.爱他就要说出口.无敌是最寂寞的!

chcho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chchoo said...

Uncle Boo, 看看你们有趣的交流,几乎忘了告诉你,偷拍人家的鱼水之欢更是罪大滔天.马华几时要把黑手交出来?也还蔡细历一个公道!

邱 said...

房保德先生,部落格不是隨隨便便貼幾張照片打幾個字就是部落格的,一個留言貼那麼多次更是對博主不禮貌的行為。

你讓我鄙視行動黨黨員的素質了。

對了。uncle boo,我在等待您給我的答覆,還有想看看您對敦馬最新言論的看法。謝謝。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如要打廣告應要到大佬波的博客上才比較有效
但可惜大佬波沒對李某事件發表言論
所以就不能在那打廣告了...

Mountebank said...

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哈哈。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哇!忙了一整天,我这里好热闹。

MOUNTEBANK:既然你把自己归类为“搅局人”,我今後不会针对你的评论做任何回应。

邱:对不起,我自认只是一个小小咖哩菲,再加上还要为生活忙碌,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够很迅速又敏锐的做出评论,迟来的回覆,抱歉。

冒名的文章出自於《新咖啡店论坛》,是一个谁都可以把文章贴上去的网站,“波阑司机”转载去《自由媒体》,从房保德部落看到,砂州的联合日报有报导,但內容提到李伟杰不是向报馆发文告,而是在自己的部落发文告(这不合逻辑),內容提到“了解事件的敏感性,所以只通过部落发表文告”(我当过10年的记者,对这种引述只想笑)。

这篇文章出自以下: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t=9443

《自由媒体》已经珊除掉这篇文章。

关於敦马的言论,我当然反感。

1996年我采访巫统大会,他当着万千巫统党员面前,以红印第安人为例子,劝勉巫统党员丢弃“受保护”的拐杖,认为要求更多的马来保留地,只会让马来人沦落到好像红印第安人一样,在先进的美国,还住在保护区,不能与世界同步。

当时,看着巫统党员隔天就开始愿意把市区內的马来保留地出售发展,我曾经对敦马感动过。

没想到!没想到!是不是政治常常会令人语无伦次?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真面目:我不能赞同你。別让网络世界更混乱。

房保德:感谢你的部落贴上《联合日报》的报导剪报,我会把它EMAIL给李伟杰。

CHCHOO:看来很有趣的很多事件,其实让我开始产生冷漠,如果可以,我也想到荷兰,如果可以,真想劝你不要回来。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邱:我真是累到有点眼花了,现在才看到你要求转载,抱歉。

我不介意转载,虽然我觉得事情闹至今已经平淡了。

你凭你自己的评断去做吧!

Mountebank said...

MOUNTEBANK:既然你把自己归类为“搅局人”,我今後不会针对你的评论做任何回应。
------------------------------------------

如果阿武叔眼睛的盲点那么大,内心的容量那么小;

无法回答或不想回答,之间的区别,好像已经不太重要了对吗?

哈哈。

chchoo said...

Uncle Boo, 如果你是来荷兰吃风,我无限欢迎,逗留我家多久都没有问题.在海外生活多年,我还是觉得马来西亚比较好,或许是我太贪吃的原因吧!

虽说马华现在还是忙于打内仗,唉!很无能.但是如果连你们这些马华良知都走了,人民恐怕会活得更苦.我们也不可能让民联一党独大吧!

先休息,再出发吧!

邱 said...

謝謝。我想我多少可以瞭解阿武叔您的感慨的。在這個情況下更能夠體會到甚麼是無力感,進而演化成冷漠對待。

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這個敵人集濫權、貪污、暴政、獨裁、種族主義於一身。

這個敵人不倒下之前,我們沒有資格袖手旁觀。

對於那些為虎作倀的政客、既得利益者以及民智未開之徒,我反而不會勸他們離開民政馬華,他們不配存活在日益激烈的政治角力之中,他們應該留下來殉黨。呵呵

阿武叔您在甚麼政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我相信在大選來臨的當兒,還是會為這個國家和族群的未來投下正確的一票。

文章我不轉載了。謝謝您的雅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