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4, 2009

飞机的童话(一)

童年阿武住在乡下一座橡胶园丘內,对飞机有无限的憧憬,每每听到轧轧飞机引擎声在空中划过,便跑出亚答屋外,透过橡胶叶子间的缝隙,寻找飞机的踪迹,胸中无限激昂的挥手嘶喊:“Bye bye!飞机Bye bye!”

每一次都会喊到飞机踪影消失在天际云层里方止。

除了响往乘飞机空中飞翔,小阿武也对邻家的小安妮非常眷恋,小安妮人长得娇柔美丽又聪明伶俐,跟阿武读同班,又当班长,很有权力的,可以向迟到的同学记过,可以把同学带到班上欣赏的《龙虎门》漫画没收充公,可以跟老师报告谁欺负了谁。

为了讨好小安妮,小阿武有一次挨到邻家,找小安妮和一班同村小朋友玩“妈妈剎”,小阿武坚持要扮爸爸,并安排小安妮扮妈妈,有人毛遂自荐要当爸爸或妈妈,小阿武藤鞭一挥便要执行家法,罪名是:抢爸爸的位子或抢爸爸属意的妈妈,都是不道德的。

在“妈妈剎”玩意內,小阿武是一个威水的爸爸,拥有心爱的飞机,提着一根扫把棍就当成飞机,一心哄骗小安妮妈妈乘上飞机,到天上吹吹风谈谈情,可是小安妮不答应,理由是妈妈要喂Baby喝奶,要煮菜做家务,还要教孩子读书唱歌跳舞,不能只顾做玩。

看着小阿武提着扫把棍兜来转去,小安妮忍不住说:“那有当爸爸的整天拿扫把棍飞来飞去的,当爸爸要出去赚钱!家里要用钱的嘛!”

小阿武灵机一动,跑回家里提了一个大箱子出来。

小安妮问:“你搞甚麽玩意啊?”

小阿武故做惊喜的说:“你看!我赚大钱了啦!箱子里全都是钱!总共一千万,够你花一辈子了吧!”

小安妮打开箱子,看到是一叠叠日历纸,开心振奋不已:“哇!你好会赚钱耶!这麽多,你那里找来的?”

小阿武看到小安妮开心的模样,兴奋到心如小鹿乱撞,忙说:“安妮妈妈!其实为了你,我早有准备啦!那是我存了好久的咧。”

小安妮看着花花绿绿的钞票,明知道不是真的钞票,却还是开心了好久,小阿武於是打蛇随棍上:“安妮!现在不愁没钱花了,你可不可以上我的飞机了啊?”

小安妮还掩不住突然发财的喜悅,一边抓着头发一边蹦蹦跳了起来,咪着眼睛呶着嘴巴点头说:“好啦!就依你啦!坐飞机啰!”

乘上飞机,小安妮两手抓紧小阿武的肩膀,兴奋到小阿武忘了那只是玩“妈妈剎”,还以为已经真正得到小安妮的欢心。

小安妮这一乘上飞机,也感觉好好玩,总共要求小阿武载了她5次。



一年後。



小阿武与小安妮依然同班,小安妮还是当班长。

一天,小阿武偷偷带了《龙虎门》漫画到学校,趁休息时间拿出来跟同学一起欣赏,边看边模仿王小虎的绝招“电光毒龙钻”,被小安妮发现了。

小安妮毫不犹豫的使出擒拿手,《龙虎门》手到擒来,交到老师桌上。

小阿武气得咬牙切齿,目露凶光:“你!....你!...枉费我过去对你那麽好!给一次机会吧!”

小安妮大义凛然说:“老师交代,当班长必得大公无私,公事公办,必要时还要大义灭亲。为了同学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那怕是面对十面埋伏,即使是丢了班长职位也在所不惜。”

小阿武气炸了:“好!你无情,我无义!回家我跟你哥哥讲!跟全村人讲你不仁不义!”

小安妮冷冷道:“別企图借用外来恶势力令我屈服,邪不能胜正!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哼!”

小阿武急了,心碎了,梦醒了。原来这小美人儿还没被征服,说变脸就变脸,女人心,海底针呀!

痛心疾首槌心肝之际,小阿武站起来大声喊道:“你坐过我的飞机5次还没给钱!把我的一千万还给我!!!!”

小安妮傻愣了一阵才问:“几时做过你飞机?甚麽一千万?”

小阿武很用力的说:“一年前,我们玩妈剎时,你不是拿了我一千万,乘上我的飞机5次吗?”

小安妮爆笑了出来:“哈哈哈哈!那些日历纸?都被我爸拿进茅房抹屁股了啦!要就跳进茅坑里拿吧。还有,骑上那根扫把棍也要给钱,哈哈哈哈!你怎不开单据寄给我啊?”

伸出舌头,扮个鬼脸,安妮跑开了,还极度残忍的抛出一句:“去跟老师讲啦!”

留下绝望的阿武,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默默的发誓:“将来真有能力买飞机,绝不载你第6次!”



30年後...........................................

《待续》

10 comments:

TG said...

写得非常好,不懂当事人看到后有什么感想。

这件事虚虚实实,不懂谁真谁假。

不懂是政治阴谋还是事实。

只希望错者得到该得的结果,然后人民获知真相。

毕竟一千万不是小数目。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30年后。。。。

阿武叔成了张庆性
小安妮成了翁老总

龙虎门变了PKFZ。。。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Grass said...

写得太好,忍不住要赞一句。

也是故事,也是回忆,也是政论。。。

· 康华 · said...

迫不及待,快点写。

糊涂侠客 said...

阿武叔写得太好了。看来要跟阿武叔多多交流了。

細水長流 said...

妈妈剎归妈妈剎
当时有谁可以人证明
小阿武给的那一叠叠日历纸?

中阿杜 said...

以老翁怕死的性格,他如果没有十成把握,是不会做到那么绝的。我相信纳吉已经亮绿灯,让老翁去搞大这件事,搞到最后的胜利者肯定是老翁。张庆信之流最后肯定身败名裂,输到脱裤!

Jack said...

jack每次都得罪人,不会称赞人。

不过,你这篇文章真的写得很好!

再配上音乐歌曲。。。绝妙!

加油!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JACK,从佛爷的文章中,我看到你的第一个评论和最後一个评论,感受到一种美好的转变。

一个法师说,杯子满了,再怎样灌水下去,都是倒泄出来,唯有虚怀若谷,才能吸收更多新知。

一个老师说,有时候,责备可以让学生进步,但大多数时候,赞美更能让学生进步。

一个父亲带着笑容用力打孩子的屁股,孩子陪着笑,但以很凶狠的目光瞪视,却只轻轻一碰孩子的手掌心,孩子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