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9, 2009

翁诗杰重演风云往事

翁诗杰重演风云往事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下午三时二十三分

光华日报<异言堂>

文:阿武叔

20多个月前被偷拍的性光碟事件,居然引起了20多年前的风云往事重演。

坊间不难听到如此说法:“一直以为梁维泮是最疯狂的,没想到竟有人比梁维泮更癫。”

吊诡的是,癫过当年梁维泮的,竟然包括纪律委员会主席黄俊杰,以及总会长翁诗杰,黄俊杰是20多年前被梁维泮开除的十四精英之一,翁诗杰则是十四精英大将之一李金狮的徒弟。

别忘了,有份为砍掉蔡细历人头“集体负责”的会长理事会成员之间,还隐藏着另一个十四精英的残存分子,黄福安。

当年的开除行动如星火燎原,火速引发基层群情沸腾,黄福安当年仅为小兵一名,因为情绪使然,也被捧为精英神明,最终把梁维泮打得落花流水,从此在政坛消声匿迹。

黄俊杰和黄福安这两个老精英,再加上老精英李金狮的徒弟翁诗杰,怎麽重施当年身受其害的切齿之恨,是为吊诡之处,难道不怕承受如当年般的现眼报,抑或20多年的卧新尝胆,梁维泮兵败的招数,已被研发成今日翁诗杰的制胜绝招?

怎样伤害

蔡细历虽然受到中央代表的支持,背负着被偷拍光碟的包袱,以一个无官位的劣势,仍然受到委托更上一层楼,可惜始终得不到总会长翁诗杰一个人的支持,致使纷扰多时的性光碟一案,终究构成将他开除的罪名。

纪律委员会只说蔡细历被偷拍事件伤害马华,却包括翁诗杰本身也没有指明马华受了怎样的伤害,党员之间其实也摸不着头脑,感受不到蔡细历被偷拍之后,马华受了怎样的伤害。

坊间老百姓大都认为“翁诗杰太过份了”,偏偏整个马华会长理事会还自以为如此乃挽回民心之举,其间虚实,有待分晓。

马华党内,宁愿相信翁总名为大义,实为私利的,也大有人在,都说翁总对位子忧虑成狂,产生幻觉而不自知,所以有了十面埋伏,甚至本身与家人安全受威胁之说,是否属实,也待考验。

眼前所见的事实是,为光碟事件负责而辞去一切职位,以至卷土重来中选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从中选那一刻开始即受到排斥以至被开除,令投选翁蔡配的中央代表感到受伤,令至今还在奢求翁蔡合作的党员,被伤害到了极点。

非砍不可

在纪律委员会的报告出炉之前,翁诗杰已亲口向沙巴州的基层领袖表明,非砍掉蔡细历不可。

所以大部份党员也宁愿相信,纪律委员会的报告,打从翁诗杰委任黄俊杰担任纪律委员会主席那天开始即已有了定案。

翁诗杰当上马华总会长,是308政治海啸的产物之一,普罗大众原本视他为海啸也袭不倒的党内清流,正期许他将废墟重建,光复山河,孰料挂在口中的三拼大业未着手,显现的却是选择带领马华走回20多年前老路的狰狞面目。

或许翁诗杰身行险着,乃是别出心裁防御海啸的手法,但戏未落幕,难预见其成,惟有走一步看一步。

放手一博

无论如何,梁维泮疯狂的大开除,执意排除异己拔除眼中钉,引发的基层反弹,曾经造就原先不被看好的林良实,统领马华渡过一段最辉煌的长时期,这一次,翁诗杰再以癫手法如法炮制,会在千重浪的海啸余波中,再造一个辉煌的马华版图吗?

有这样的一个说法,翁诗杰自知“死期大限”已到,于是放手一搏,在临去之前砍掉蔡细历,成全另一个好像林良实般的不起眼的人物领导马华。

也有另一种说法,翁诗杰太信赖身旁官宦,砍掉蔡细历不是本意,而是奉行“集体意愿”,到最后,“愚”翁者得利。

开除蔡细历事件,是蔡细历的不幸,还是翁诗杰时代的不幸,我们拭目以待!

1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维雄 said...

这里还有一篇也是和马华当时党争有关的。

http://www.therocknews.com/citizen-reporter/comment/2009-07-29/6416.html

量街的人 said...

全力支持召开特大,让中央代表决定马华的未来。

帝源 said...

中央代表们,
现在是你们改变马华命运的时候,别再犹豫了,请站起来吧!行使党员赋予你们的责任,全力支持召开特大。

青天白月 said...

翁总非常自信,自信此生会当纵横一个马来西亚,除细粒,平庆信,收复民联,和PKFZ贪案对着干。看起来没怕过,可是他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青天白月 said...

翁总非常自信,自信此生会当纵横一个马来西亚,除细粒,平庆信,收复民联,和PKFZ贪案对着干。看起来没怕过,可是他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青天白月 said...

翁总非常自信,自信此生会当纵横一个马来西亚,除细粒,平庆信,收复民联,和PKFZ贪案对着干。看起来没怕过,可是他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青天白月 said...

翁总非常自信,自信此生会当纵横一个马来西亚,除细粒,平庆信,收复民联,和PKFZ贪案对着干。看起来没怕过,可是他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青天白月 said...

翁总非常自信,自信此生会当纵横一个马来西亚,除细粒,平庆信,收复民联,和PKFZ贪案对着干。看起来没怕过,可是他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eddie said...

马华公会?解散好了。

都是一堆粪,为利益,为权益而争。

都是废人,没为公益办事的政党。

1:挺老翁的(找好处)步步高升!

2:挺CD蔡的(找机会)东山再起!

3:假中立的 (等时机)趁火打劫!

华人们!真正为华人社会的还有很多社团,只有付出,没问回报。

放下为利为权的政党,加入华人社团为民服务,不是更好吗?

吵,闹,挺,争等的党员真的为华社吗?在位的党员为华社争起到平等吗?好天真的马华党员们,你们都是一堆为利为权的人的牺牲品。

一杯奶茶一个包 said...

武叔,当年的情形,想来你未必有我直接的亲身体验来的清楚。当时开特大事出必有因。也符合当时开特大。我还是喝我喜爱的茶,你还是潜你喜欢的水。这是我的劝告。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Khairuddin Naim said...

给我们西马华社大哥的一番话,

上帝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在下还想多活几年,所以不要上帝让我疯狂。想必马来西亚的人民都也不想各自的主让自己疯狂吧。。。但我们西马的华社大哥是不是正在疯狂的境界呢?

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人们的指指点点,污蔑也好,事实的指责也罢。为何我们堂堂自认清廉高尚的西马华社大哥却无法亲自出面一一解释以洗净人民心中的疑惑?从调查自贸区事件说成自贸区舞弊案,蕹菜辣面,十面埋伏危机,金像奖,斩狗论,政治现金千万大元,直至与周美芬~蔡顺梅的不道德关系。。。

党争到底是为谁争,为了自己还是华社?马华身为华社的第一领导缘自马来西亚见过至今。为何华社从原本只是马华前·马华后,到今天被逼投靠民政及反对党?马华是不是该检讨了?今天要是马华就如翁诗杰自己的,他是将军‘欲望’大帝,而马华党员个个是他的卒子!今天倒马华·灭国政的到底是谁?是马华党员个个看走了眼吗?要是百姓要倒总会长,那还轮到总会长开大会说有党内外势力结合商政黑白两道的必要吗?甚至不如说自己是台湾陈水扁会跟恰当吧!因为阿扁就如大马阿杰一样,常把公物纳为己有。‘阿扁没事,台湾安全!’

西马华社大哥贵为华社的领导,却自顾道德品德口号挂嘴边,言行不一致。何以如此的说法?口说敬老尊贤,可却对沙巴华老不敬。诺是虚有,那为何至今时今日这位华社大哥不能出来说话?难道就忍心让自己如此‘干净’的身躯受污染吗?周美芬和翁会长的绯闻,是绯闻乃事实,只有当事者知。记者朋友向翁会长求证时,翁对两女的问题一字不答。何以?而周美芬也知网络们·民间已流传着这文章,却也子字不提!更把本身部落格里的原稿删除!当篇文稿是关于周美芬和王赛之公开挺翁会长和马华纪律会开除蔡希厉的决定,而当天一早被人放了篇 ‘翁诗杰,你认识出chua soon boi这女人吗?’的意见。接着的 ‘Buckle Up’一篇文章又再被人加入之前的意见,但这次却只是意见被博主删除了。周美芬部落格更是目前只让部落格的会员留言。这是否一反常态?还是无言以对?但是,要是到周美芬家花园哪里问问海南咖啡店的老板,华社会得到真相。

蔡顺梅和翁诗杰的缘分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福。男女相爱本事正常,当然身为华人子孙,我们却不能忘记孙子的教诲。在下和许许多多唯恐天下不乱的淡黄子孙今日选择把这‘杰梅’恋情公布也是要让总会长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原理。今天你怎么对人,也许华社不能反抗,但老天有眼看。挑战总会长出面对证,告诉马华党员还有马来西亚的华社,不是蔡老二一个人有情色纠纷,您翁老大也有,而且是光明正大,两方都是有家室的。不如蔡老二的歪歪还只是单身贵族。小辈我抖胆问总会长是否在蔡顺梅入住JW Marriot Hotel于吉隆坡是都也必定陪伴在侧。请别等至打抱不平人士来公开酒店的闭路电视的记录。如何的自身清白廉洁道德崇高?何以,蔡顺梅每道抵达吉隆坡机场都得有您部门的部长车来接送?何以您出差时都得蔡顺梅随队,反而太太留家中?是否您太太也如蔡老二的太太那么伟大?

何以至今,我们尊贵干净的总会长对媒体的问话一字不答?是默认还是哑语。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好吗?为何说那是机密文件不能公开的同时却通街对媒体说张员外怀疑涉及吃了好多钱。那是个人的名誉,不是开玩笑玩家家酒,更不是像您这样把马华拿来当自己的兵器。由始张员外的公司都没向法庭要求禁令禁止您继续发言及造成间接的毁谤性言语,但您就张员外所指的一千万言论劳师重用花了大笔钱请了九名律师为您打官司,告张庆信毁谤?您只是部长,国会议员却有用不完的钱来请律师,‘包专机办公事’,而张庆信做生意又不是限于国内而已。总会长自打嘴巴多少次了?不知您的秘书有帮您记录吗?张庆信真的给您一千万吗?想必是有其事,因为您自己已透露了领钱的时期。

翁诗杰揭露弊案真的没有政治目的吗?请您把特别调查委员会的析查报告书公处于市的同时,大众都想知道李华民的真正身份啊!对张庆信恨之入骨,因为他一个砂捞越人却被认为抢了西马华人领袖的光芒. 争了郑福成大马蓝总的位子。但身为华社的领袖,不管身在位子何在,同是马来西亚人,我们是否应该合作,集合力量为人民解决问题?拿了位子就该来开会,尽自己的责任,要是会都不来开,那您怎么把手处理蓝总的事务及面对的问题?这也难怪当初蓝总老臣子誓死不屈就是要张庆信出任会长。社团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一两年能解决的,是需要大家的互相配合!

抛开大马蓝总,那么福联青,八大宗亲为何都来找张庆信?马华不是如郑福成所说的有二十亿的资产吗?2009 年初办的华青之夜节目于Sunway Commercial Center,马华领导层为何那么多年都无法办这样的节目,让我们华社青年能与首相面对面交流呢?是西马华社领袖开不了口,还是办事无能?脑袋生锈。

我们不知张庆信跟您翁老大关系如何!但我们要知道您用您的私人户口交还了机费吗?那TUNGKU WONG, MOHD. SYED, DATO’ DESMOND LIM 的专机机费呢?是免费的还是也是包机? 当然这些不关我们人民的事,您坐飞机也好,游泳也好,但我们要知道您是否真如您一直所说的‘绝对清廉’!没有瑕疵。

你小的时候生活怎么样,父亲娶了一个同籍贯的后母,亲身母亲(谢娣木)失望回去乡下。。你八岁那年丢下母亲跑回家,因为父亲能供你上学求知识,但生母没钱不能啊。。。你大学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工程系。后来出来上了政治路,一心想出头。。大选时口口声声说生母的伟大,抱着他,扶着她。。。但那只是在世人眼前。。。母亲后来乡下过世,您却不回去。。后母也被安放进安老院。。。您小的时候穷,生母怎么辛苦找钱你是懂的。。。曾几何时有个卖面的老伯常给你面吃,给你几个铜板,因为你还小,街坊长辈都心不忍。你长大离开了那里,步入社会成了部长。。阿伯遇见您,上前相认,你不理他。母亲离世,街坊致电与您,您说不认识那女人。可有此事?家里两老都不能尊敬,何以去谈孝道!

您如今与蔡锐明·公正党的合作已是不腐的事实。。。换了军师,从新再把个人私欲加入党内豁出去的大打个痛痛快快吗?更控制媒体,不让‘辣手’接受贴士??由于太多的部落客都是轰爆总会长至一文不值。要是贴士需要批准,那么我们还要谈什么媒体自由??

华社要的是可以照顾华社的领袖,就算原先的问题并没有减少,但至少华社不要再出现新的问题,甚至如现今的四分五裂,如一盘散沙。

为何,难道总会长如今封口如密,一言不发,这也是十面埋伏的解释吗?

马华是无辜的,请党中的废才离开,归还一个清明的马华!
让模糊的党目标及原则重新归党,造福华社!

恭候总会长能对华社公开交待。

dalam said...

Cross check this article from

The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Why Chua Soi Lek Was Sacked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6404/84/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