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9, 2009

飞机的童话(五:加速版大结局)

《国王唱歌》的飞机摆脱了天上的风起云涌,降陆的那一刻,狂风呼啸,雷电交加,天昏地暗,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角力随即风起云涌。


昱日,安妮宣布,阿武的港口业务公司官商勾结,做假账敛走人民血汗钱15亿,正式与阿武决裂。

脑羞成怒的阿武反击向传媒爆料:“寂寞安妮坐我的飞机没付账,收了1千万政治献金还要将我埋单。”

全城血脉膨胀,情绪高涨,纷纷施压要听飞机王武与寂寞安妮的真相。

安妮紧急向党同志汇报,否认拿了1千万,并喊寃指搭霸王机是阿祥串谋靠害,为了成全阿武的追求。

汇报会上,一颗子弹从人群中以慢镜头姿态射向安妮,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安妮的忠心拥护者阿来、阿陆、阿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使出姿势有点別扭的轻功,飞身合力将安妮紧紧压在地上,子弹擦中阿安的屁股,阿陆情急间摔断了两根牙齿,阿来最惨,紧抱着安妮30多年来始终玉洁冰清的身体,被拖拉到血肉横飞。

阿来这一抱,千鈞一发之间,居然也溶解了安妮千年不化的內心冰山,芳心窃喜,情愫暗生。

发生这样的大事,安妮的老二阿丹,居然冷静的在一旁冷笑,捡起子弹壳露出老奸巨滑的模样说:“怎麽这子弹壳,好像是plastic做的?”

安妮紧拥着阿来,虽深情款款,却也咬牙切齿。

一星期後,全国媒体大篇幅报道,安妮的自家老二阿丹被砍头杀害,杀人者还出动炸药把尸体炸得稀巴烂,毁尸灭迹。

警方为调查案情而团团转之际,突又传出飞机王武被人推下楼身亡。阿武是针对1千万献金案件,受押往廉政公署调查期间,离奇被发现从14楼处坠下。

正当民众都把目光焦点锁定在安妮身上时,最可疑的安妮却留下一封信失踪了,信件交代把自身的一切职位权力,传授给阿来接掌。

警方查了很多年,阿丹被炸尸案,飞机王武被推下楼案,始终是无头公案,破不了案。

而失踪的寂寞安妮,一直到很多年,始终没有再现身过。


很多很多年以後........................


人世间某个角落,人们交头接耳在耳语相传,曾经有人看过一个女子,手拿着一大堆现钞,双目无神,迷迷糊糊的在悬崖边徘徊,口中喃喃自语:“我没有1千万!我只有999万!”

有人问起她的名字,她反问回自己:“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没有1千万,我只有999万!”

良久,又厉声尖叫起来:“难道我是欧阳锋?我没有一千万!”

仰天惨烈长啸一声,像蛤蟆一般跃下深崖,从此在人间隐没。



蔚蓝多云的天空,一架飞机冲出云层,在天际划了一道长长的直线云痕,再缓缓的淹没在另一朵云层中。

云痕嬝嬝消散,还原为虚空。


(结尾曲响起)

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慌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甚麽。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後,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注:欧阳锋,绰号西毒,又称老毒物,是金庸小说《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中著名的反派角色人物,与东邪黄药师,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齐名江湖。此人凶狠毒辣,心术不正,为求夺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不择手段,後来被黄蓉使计,颠倒逆练“九阴真经”心法,终於走火入魔,神经错乱,疯疯癫癫,忘了自己是谁。)

-----END-----

後记:

我的朋友Victor最近送了我一粒二氧化氯 (Chlorine Dioxide) ,他说这是目前唯一拥有科学实验,证明能有效预防H1N1病毒感染的消毒剂。

Victor是空气专家,他说,H1N1病毒怕热,马来西亚属热带国家,不怕空气传染病毒,只怕口水传染,所以,和任何人说话,切记保持3尺距离,避免被口水喷到。

听Victor一席话後,从报纸和网络上看到,几个事件令到马来西亚上空口水乱飞,我不愿意为这个口臭四溢的上空增添口水,加强H1N1病毒的存活空间,於是决定草草结束飞机的童话故事,看在大家都需要新鲜空气的份上,希望大家原谅。

《飞机的童话》纯属我痴心妄想,无中生有的虚构创作,虽然灵感采自近期发生在马来西亚社会的一些事件,却还是必须先声明:內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真是开人世间一个大玩笑。

虽然只是虚构创作,愿将这篇故事献给热衷权力斗争的政客。

滾滾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万事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壺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感谢捧场!

3 comments:

小鬼零零壹 said...

故事有说完的一天,事情却每天有变更!

Anonymous said...

翁诗杰和蔡顺梅有两腿! 马华公会总会长翁诗杰简直厚颜无耻,既然开除蔡细历再用特大来压迫他只因为蔡细历拥有性爱光碟!可是,翁诗杰真的如此清清白白吗?如果可以请帮助小女子转告几个问题!1,请问翁诗杰是不是从担任副议长开始就和蔡顺梅上床了?2,请问翁诗杰是不是不能提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否则家无宁日?3,请问翁诗杰是不是逢出国公干若蔡小姐同行,九点前就会借阅读之名回房私干呢?4,请问翁诗杰是不是出国公干夜深寂寞之时就会去夜总会双手拥五呢?5,请问翁诗杰是不是在担任部长后,光明正大用官车接送蔡小姐从机场到经常下塌的 JW XXX酒店呢?这酒店在pavilion隔壁哦!6,请问翁诗杰是不是常常深夜了官车不知何故停在该酒店附近呢?如果翁诗杰记忆欠佳无法回答相关提问,小女子愿意代劳为翁总提供相关答案与证据给民联领袖让他们为您恢复记忆!请翁诗杰在责怪别人之时看看自己,是不是你的阳具不如蔡细历而对他产生怨恨?还是蔡小姐嫌弃您不如年过六十的蔡细历而怀恨在心?请你说出

selina.blogspot.com

Anonymous said...

The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Why Chua Soi Lek Was Sacked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640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