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诗翁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呵!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已年过80的诗人余光中,被台湾文艺界尊称为“诗翁”,他创作的诗超过千余首,但提起余光中,许多人都会立刻联想到他的名篇《乡愁》。

诗翁超过一个甲子的创作生涯中,最流行,最多人懂,传遍华人世界的作品,正是《乡愁》,人们甚至因而称余光中为乡愁诗人。

罗大佑的《乡愁四韵》,歌词正是余光中的手笔。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1974.3

诗翁的《乡愁》写于1971年,那时候,海峡两岸尚未开放,两岸人民不相往来,当时台湾人想要回中国探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且那时中国又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家都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到中国去,他是在十分绝望的情况下,写下《乡愁》。

4 comments:

TG said...

原来阿武叔也喜欢余光中。

余光中是大叔最喜欢和佩服的作家之一,他对于语文的驾驭能力在文坛上可说是少人能及,独占螯头。

读他的诗,可以被他的诗情牵引着,不能抽身。读他的散文,可以说是句句铿锵,有时又不失幽默。读他的评论,理论娓娓而诉,字句斟酌有理。

这么多年了,还记得他题名为《旗》的一篇诗:

“高處必定風勁,敢站出來
就不怕風險;風聲
敢露天屹立,就不怕孤立
平靜的日子不動聲色
要等風起,才霍霍地招展
鮮明的本色,誰說孤掌就難鳴?

摑響陰天的正是孤掌
逆風而笑而歌而飛揚
才值得眾目一同仰望
西北風正長,要測風速
要探向冷鋒最猛最烈處
破了,也不做無顏的降旛
待風後,縱使躺下來休息
仍要輕輕遮護
一位國士多美麗的遺體”

这么多年了,现在重读,感觉更深一层了。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大叔,好诗。谢谢分享。

思想决定未来 said...

确实不错,通俗易懂。

no one said...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