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 2009

一样的月光,已死的月娘


小时候,人们相信月球上面住着一个名叫月娘的美丽仙子,这个仙子会在晚上的时候,守护睡梦中的孩子。

小时候,孩子相信月娘知道孩子乖不乖,坏不坏,所以对月娘必须尊敬,看到月亮必须合掌膜拜,用手遙指月亮是不尊敬月娘的行为,晚上睡觉时会被下凡的月娘割耳朵惩罚。

有一晚,睡梦中被敲锣打鼓的噪音惊醒,看到母亲拿着锅盖匆匆出门,後来妈妈回来松了一口气解释说,坏蛋的天狗要把月娘吃掉,天狗怕敲打器具的声音,全村人都集中在一个地点敲敲打打,总算赶得及在天狗吃掉月亮前,成功把它吓跑。

小时候,人们很崇拜月亮,中秋节是月娘的大日子,家家户户都要拜月亮。

月娘喜欢吃月饼,圆圆白色好像月亮的月糕,今天乡下嫁娶才吃得到的花生饼,还有水菓。

小时候乡下的月饼不好吃,小孩子吃的选择不多,平时也不常吃到水菓,所以总是等到午夜十二点之後,拜了月娘就抢分最爱吃的水菓。

小时候,中秋节是春节之外,另一个获大人允准超过午夜十二点睡觉的节日,所以,对中秋节总很期待。

那时的中秋节,家家户户门外都摆下香案,放满水菓糕饼朝天膜拜,家家户户都在门外赏月乘凉,全村的孩子也聚在一块,灯笼当然少不了,但大多数孩子的灯笼,都是把铝罐割开自制的。

以前提灯笼都是等全村孩子集合後才一起出发,在村子里绕一圈,提灯笼时还会整齐的朗颂一首歌谣,一首模糊得好像童年时光的潮州歌谣,印象中只记得有一句“LANG LANG LANG,拿灯笼”,其他都已遗忘,好像拜月亮的习俗一样,早已遗忘。

那天经过一家摆卖电池灯笼的摊子,打开灯笼音乐听到的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感觉就像最近回教徒开斋节回乡时,听到乡下华人店铺,把开斋节当着马来人新年而播放《新年到》歌曲一样,好气又好笑。

今天,家家户户在中秋夜晚,在屋外融洽交流的景象已不复见,已经没有人拜月亮,已经没有孩子会提着灯笼追逐莹火虫。

有点责怪阿姆斯壮,不是责怪他登月破坏了人们对月球的幻想,而是怪他上到月亮却找不到月娘,害阿武叔说服母亲从此不再拜月亮。

和嫦娥悔恨偷吃灵药一样,悔恨拜月亮的传统,无法代代相传。文明让人类的头脑变得精明,却让人类遗失了对自然万物的崇拜和关爱。

庆幸的是,潮州人到现在还称呼月亮为月娘,保留了对月亮的一点神话感。

今天中秋节,不管天气怎麽样,且望向长空悼念在人心中已死的月娘。

10 comments:

汪锦贵 said...

阿武兄以及各位博友,
祝大家中秋快乐!
世界和平,PEACE!

黄绍华 said...

祝您和家人中秋节快乐,月圆人团圆!

安哥爵 said...

我们也是叫月娘的.
她存在过.

沈兴 said...

阿武叔兄,借问一声,看来你是潮州人,对吗?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锦贵,绍华:祝愿世界太平,人心喜乐。

安哥爵:中秋节在中国是大日子,那边热闹吧?

沈兴:我是潮州人,祖籍广东省潮阳县。

沈兴 said...

阿武叔兄,
哈哈哈~怪不得,有时我看你的文章,博客,是有点像潮州怒汉本色。
我也是潮州人。汕头。黄绍华兄也是潮州人。
加油,阿武叔兄。祝福你合家,开心在每一天。

天涯海角 said...

阿武叔,我是你“默默”的读者,但我没钱登报纸祝你中秋节快了!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沈兴:原来是自己人,干杯!

天涯海角:为何要登报纸呢?感谢你的捧场。

Marcus Tan 键汉 said...

阿武叔,虽然过了,但还是要祝你中秋节快乐!
我也是潮州人!

沈兴 said...

潮州同乡,我们一起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