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安哥爵帮我找到了陈毅明教授


1993年,阿武叔代表《南洋商报》,应福建省长之邀访问福建的建设与发展,并授命在厦门多逗留一个星期,配合南洋商报庆祝70周年纪念,寻找南洋商报创办人陈嘉庚的後人及陈嘉庚在家乡集美的事迹。

当时,马来西亚刚解除入境中国禁令不很久,厦门市也刚被列为中国经济特区,刚起步开发,阿武叔人地生疏,采访工作无从下手,前3天都是在宾馆內看电视发呆等电话,正发慌回去交不了差之际,一个名叫陈锋的外办人员拨了电话到宾馆,终於安排到熟悉陈嘉庚研究所的相关单位,采访工作才正式进入轨道。

采访过程认识了时任华侨博物院院长的陈毅明教授,陈院长因仰慕陈嘉庚一生为国为民为教育的精神,穷一生奉献予陈嘉庚遗业,研究陈嘉庚精神,对海外华人情感特別深。因为如此,与陈院长一见如故,格外亲切。

了解到我此行的采访目的後,陈院长还热心安排一辆巴士一个司机,专程载送我在厦门市穿梭,先後访问了集美学村、陈嘉庚研究中心、厦门大学、陈嘉庚墓地、还有一个陈嘉庚远房嫡亲後人,收获丰富。

陈毅明院长非常亲切好客,受陈嘉庚影响而醉心研究海外华侨的她,对於阿武叔这个海外华人,照顾非常周到,临別前还坚持带我到南普陀一游,并在里边招待了一顿丰富素宴。

1994年,陈毅明院长一团人前来马来西亚考察海外华人事迹,当时仍在南洋商报任职记者的阿武叔有幸回报尽地主之谊,联同老丹斯里黄琢齐,负责安排打点了她们在马来西亚的住宿及行程,分別拜会董教总、华社资料研究中心、尊孔中学、马六甲青云亭、以及和吉隆坡商界巨贾共进午餐交流。

离开新闻界後,阿武叔手机号码也換了,就此和陈院长失去联络十几年,去年农历新年前致电厦门华侨博物院,被告知陈院长已不在那儿任职。数月前又在在报上看到陈毅明院长一行人再抵吉隆坡访问,赶紧致电报馆追查行踪,但一行人已离开吉隆坡赴怡保及槟城,始终无缘一见。

不久前振国传来一则简讯,网友安哥爵向阿武叔问候。

和安哥爵素未谋面,网上交流时获知他将赴厦门公干数年,於是拜托他打探陈毅明的消息,有心的安哥爵很快就完成了这个任务,了却阿武叔一番心愿,终於联络上陈毅明教授。安哥爵上门拜会後,拍了陈毅明教授两老的近照,电邮过来让阿武叔一解思念,还破费请陈教授吃KFC,献上手信,实在细心周全。

安哥爵把陈院长的联络电话和电邮传来时,还说陈教授多年来也一直在打探我的消息,好不感动,正当我致电报馆追查其行踪不果时,天知道陈教授也在打探我的行踪不果。

陈毅明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海南籍女性,上世纪20年代她的父亲从海南下南洋当割胶工人,她在新加坡出生,随父亲在异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1953年回中国后被政府照顾入校读书,毕业后长期在厦门大学教书。

她特殊的经历使她对中国的华侨历史情有独钟,长期从事华侨历史研究和教学,后来担任厦门华侨博物院院长。今年5月,还登上易中天主持的央视百家讲坛,主讲 《我心目中的陈嘉庚》,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

年愈七十古稀的陈毅明教授,祖籍海南琼海市中原镇下桶村。於1935年出生在新加坡,从小和父亲过着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9岁之前,先后搬了7次家,最短的一次只住了一个晚上。

当时家里很贫穷,家里所有的家产放在一个包里面,拧起包就上路,一贫如洗。比自己大一岁的姐姐5岁时生病去世。在她9岁时,父亲生病去世。因家里没钱,她只上了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靠母亲帮人打短工把她抚养大。

1953年,陈毅明被遣返回原籍,她是作为第36批遣返对象离开新加坡的,当时她和300多名华侨知识分子、农民、工人和其家属乘一条航船从马来西亚回到中国,安置在福建常山农场。回到祖国后,政府安排她进校读书,她读完中学、考上大学。她在大学攻读了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厦门大学教书,讲授华侨通史课。

陈毅明身为归侨,对华侨社会文化有着深切的感受。她在厦门大学开设华侨通史课的同时,还从事东南亚华侨历史研究。在教学的研究过程中,她对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热爱祖国、热爱民族的精神和人格魅力充满敬仰之情,潜心于对陈嘉庚资料的收集整理。1989年底离开厦门大学申请调入厦门华侨博物院。对陈嘉庚于 1956年创办的华侨博物院征集的文物进行规范化管理,并着手将收集到的陈嘉庚先生遗留下来的100多万字的著述手稿进行整理编撰出版。

由于她具备华侨历史的丰富知识和对陈嘉庚先生独到的研究成果,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组才选定她为主讲学者,讲述爱国华侨陈嘉庚的故事。

在陈教授心目中,中国海外华侨的历史群像,以陈嘉庚为最杰出代表,17岁离开家乡远赴新加坡,开始了海外创业的传奇人生。随后的岁月中,无论是在商战中异军突起,成为名震南洋的“橡胶大王”;还是在抗战中身为华侨领袖振臂高呼,组织海外华侨筹款救国;或者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义无反顾地回到祖国,参与新中国的建设,都为中国留下了他真心诚意、果敢坚决、立场鲜明的宝贵精神财富。

陈教授很忙,73岁高龄的她还在倾心从事华侨历史文化研究和资料收集、抢救、整理工作。她先后6次回到故乡海南琼海。她说海南是她的根,人不能够忘本、忘根、忘恩,她要用所剩不多的时间,为后人留下更多的关于华侨历史文化的精神财富。

陈毅明教授的老伴冼树良老师


6 comments:

飞星 said...

阿武叔,
皇天不负有心人。

細水長流 said...

恭喜你成功联系16年前的故友,
心情应该激动吧。

杨影 said...

本人在博客中做了一个民意调查希望网友们给个意见..谢谢...

安哥爵 said...

喜见有心人找到有心人.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安哥爵,非常感激你。盼日後有缘相见。

test said...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