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6, 2009

別让历史写满了遗憾

前上司容某向我推荐必读一本书,《国家的囚陡--赵紫阳回忆录》,言谈之间不忘反覆叮嘱与强调:“历史是人民写的!”

来不及到书局寻找,便上网搜寻,略略看了中国前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的序,标题正是:“历史是人民写的!”

序中有一段说:“他的了不起,在于他与胡耀邦是邓小平的左膀右臂,对中国划时代的改革开放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更在于他在“六四”前后表现出来的伟大人格。在“六四”这个重大的历史关头,赵紫阳对中华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对百姓负责,完全不顾个人生死荣辱,站在真理一边,站在人民一边,绝不妥协,绝不屈膝,绝不退让。他传承了中华民族威武不屈,为了人民,为了一个“义”字,可以赴汤蹈火的高尚精神。他是人们的榜样。因此,人们才可这么深深地怀念他,对他这辈子的某些失误也全都谅解了。我们愿意向他学习,做他那样的人。”

1989年天安门的六四事件发生时,赵紫阳被套上“支持动乱分裂党”的罪名,撤职软禁直到老死。

2005年赵紫阳去世时,中共中央以新华社公报形式对他作评价时,没有再说他支持动乱分裂党,只说他在1989年春夏之交,犯有“严重错误”。

现在,赞扬赵紫阳功绩者不乏其人,怀念赵紫阳对民主改革体制的坚持者也仍然不乏其人,历史证明,赵紫阳一生的所作所为,依然经得起考验。

X          X          X

回顾马华党争,很多人对八十年代的梁陈党争印象特別深刻。

除了轰轰烈烈历时最久,两个主角也各有特色,陈群川魅力无法挡,梁维泮则“牛一般”。

当年梁维泮被戏称“牛一般”,除了取其英文名Neo Yee Pan,也因为其固执倔强性格,和“牛一般”实有贴切之处,开除十四精英正是牛一般的代表作。

不过,梁陈党争落幕後,彻底输光的梁维泮,静悄悄离开了政坛,没有耍脾气退党,没有另起炉灶与前同志对着干,没有把党争带上法庭,没有以民主之名跳槽琵琶別抱,没有因为对手胜利不久即琅珰入狱而酸溜溜地指中央代表没眼光,没有任何破坏马华形象的举动,更令人不得不称赞的是,梁维泮此後多次与陈群川同以元老身份,出席马华常年代表大会。

23年後细说重头,再度评断梁陈党争历史,突然发觉,23年前的牛一般,脾气虽像头牛,愿赌服输的性格却柔顺得像只羊,真正体现了忠贞爱党的气节与情操。

X          X          X

未当上马华总会长之前,翁诗杰的形象还是一股潺潺清流的样貌,308後以收拾海啸残局姿态竞选总会长时,翁诗杰的形象增添了道德至上,敢怒敢言,敢做敢当,正气直耸云霄。

双十特大被投不信任票後,说走不走又大开杀戒收拾疑有叛变之心的前亲信之後,有人这样形容,一股清流已经变成无耻下流。

坊间关心马华政局的话题,也不难听到气愤难当的重话,清高的翁诗杰强奸了双十特大,污辱了中央代表,蹂躪了团结的原意。

再过23年後,历史将会如何记载,我们还不知道。

历史不是剧本,不能随意窜改或决定结局,是非成败,留待後人去记载评断。

如果牛一般可以在23年後变成羊一般,翁诗杰还有23年的时间,去证实自己是清流还是无耻下流,我们引颈长盼再看。

X          X          X

马来西亚独立52年,还有人认为多源流学校是国民团结的障碍。

尽管世界还有许多实施单一源流教育制度的国家,也不见得国民团结可以成为世界的模范;尽管巫统党员大多接受单一源流教育体系,也不见得就可以成为团结的模范;尽管接受不同源流教育的民众,在任何场合也能相安无事的交易与交流;尽管马来西亚的多源流教育制度,被许多国家人民当成瑰宝来看待;有人偏偏还是在这个时候,提出了对多源流教育的质疑,把提倡和维护多源流教育者视为种族主义以及国家团结的破坏者。

而自称誓死维护民族权益的政治人物,在这个有可能影响万年的话题又在此时不寻常浮现时,却还沉陷在流星蝴蝶剑的迷惘。

有人说:“不争朝夕,只争万年!”,有人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不管是万年还是朝夕,当有一天的历史记载,马来西亚的多源流教育制度在那个年代终结,谁是造成多源流教育死亡的历史罪人,而国民团结还是有障碍时,总是遗憾。

9 comments:

lookcow said...

政治决定历史的撰写,历史奠定政治的方位。

后辈的我们有机会略读世界各国的政治演进史载,除了大自然界“风情万种”或天灾,其余都可归纳为政治的“执政产品”或人为结果。

后辈会欣赏政治历史中的奋、勇、智、勤,并给于崇拜的地位,谴责乱、懦、恶、欺。同样的,今天从政的,尤其是领导的所做所为也将纳入历史,乱、懦、恶、欺不止让从政者名臭万年,更奠定了未来的歪论。

牧牛人

吾说八道MyRAF said...

对政治废物来说臭万年的事迹又如何?
吃维他命M无罪,喝酒吃chuchu要打屁屁。
椅子文化掛胸前,政治诚信掛嘴边。

細水長流 said...

我对此人物悲哀到讲不出声音。

Johnny NGAU said...

Uncle Boo:

这位曾经一时出任代总的人物的英文名是不是应该更正为 Neo Yee Pan?无意为难,只为确认而已。Don't get mad, ok?

Serene said...

我只是想說, 我很欣賞翁詩杰, 也很支持他繼續領導馬华, 因為我相信, 由他領導馬华, 馬來西亜明天會更好。翁詩杰不是言而無信, 說走又不走。你知道嗎? 雙十特大後, 我在第一時間打越洋电話給翁詩杰, 請求他千萬不能為了特大前所講的話而辭職, 當時我告訴他, 幾年以後人家記得他是因為他為馬來西亜所做的貢獻而不是特大之前所講的那一句話, 那只是一點言语上的失误, 值得我們用馬來西亜人的福利去點当嗎? 以下是我寄給当今大馬的一封信: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15895

霜雪 said...

一个错误的决定, 让马华的历史写满遗憾.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JOHNNY NGAU:谢谢指正。

阿华 said...

翁诗杰的无耻,并不只因为他说走不走,他在双十特大前,倾全党之力,把蔡细历描绘成千古万恶之首,又是十面埋伏,又是借外力分裂党倒党等等,特大一过,他竟然可以和被自己形容为万恶之首的恶魔抱在一起,不必解释,不必理会党的存亡。

我真的为他的女儿感到难过,有这样的父亲,不必犯罪,就已千夫所指!

他祸连三代还面不改容,这才是他无耻下流之处。

挺阿华 said...

谁领导马华都不要紧,那些和这个无耻之徒埋堆,合作,相挺的,都一样无耻,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只令华社鄙视,以后历史也会记住他们,令他们的子孙无地自容!

朋友,远离这些牛鬼蛇神吧!別让历史诅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