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0, 2009

一切都是从神经刀开始

马华党争纷纷扰扰一年多,陷入越来越乱的局面,身为总会长的翁诗杰明显的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一点都没有进步。

党內纷争是从蔡细历的一片光碟开始,可是真正爆发党争的源头,却是蔡细历被开除以後。

光碟事件之道德与不道德问题,原本见人见智无从定案,对打压蔡细历却还有一定的成效,也使蔡派阵营在狗急跳墙酝酿倒翁特大许久,却找不到墙的窘境。

开除蔡细历的举动,使师出无名的反翁特大,终於找到了势如破竹召开的理由,“神经刀砍菜”的罪名,使翁诗杰最後受到了被投不信任票的惩罚。

眼看翁蔡双输的局面,就要成就渔翁得利的第三势力独领风骚时,峰回路转突然演变成翁蔡和解大团结方案,这个转折虽然牵强,也叫第三势力无奈他何。

而今,已被投不信任票一次的翁总再回到党争的源头,再使出令自己被投不信任票的神经刀杀手锏,将异己排除在外,是企图使败笔变活笔,或者败笔始终是败笔,不用等多久,答案就会揭晓,因为这场戏不能演太久,就快散场。

回顾308後马华新局面引发的党争,从头到尾都是翁诗杰好斗的性格使然,“方虚憍而恃气”,盛气凌人,目光炯炯,非常骄傲,胸中有一股气,全然不具备一个领导者应有的內敛摄人,让人自然信服的气魄。

魏家祥与周美芬一开始也参与了“砍菜”共谋,当时的对象还是票选的署理总会长,尚且不认为民主死亡,此次风水轮流转,神经刀砍在自己身上,原本应该连痛都不可以叫,还学人泪眼汪汪如此窝囊。

只不过,不管理由多麽堂皇,神经刀始终是神经刀,容易触动群众的神经,对团结不利。

党章的确赋于总会长自由“砍人”的权利,尤其是委任的会长理事会成员,只不过,法律不外人情,翁诗杰历尽劫波之後与蔡细历真的一笑泯恩仇了,却又挥使神经刀重犯第一个错误,难道不怕种下第二次被投不信任票的种子?

9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顾名思义,神经刀斩人如斩麻,学艺不精得靠边站,不然刀锋无眼,殃及池鱼之际,眼泪与口水再多亦枉然。

Johnny NGAU said...

左手拿的是佛经书,右手拿的就是神经刀。

pwh857 said...

从独行君子剑变成屠夫神经刀,那一张伪脸走江湖招数使尽,宿敌无法除,难消心头恨,只好胡乱挥刀,期望杀出一条血路,日后再次重霸光明顶。佛经手一丢,亮出葵花宝典,殊不知日渐走火入魔,他日神仙欲打救也难!

蘇國平 said...

兄弟,他的神經刀最終會砍到自己.

thunderkajang said...

可能纳吉去美国联合国卫生组织安排一位专医神经刀的精神与心理医生来为他做一个从头发到脚趾的检验,卫生部长在本国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任何有办法医治神经刀的名医,因为如此的病态在一甲子都没有相似病例!其实天才和精神病患者只是一线之差,最可怕的是此人左脑是天才,右脑是神经,综合起来变成时而一笑泯恩仇,时而一刀砍数人;今天高呼十面埋伏好危险,明天笑说仇人是最好朋友。最后如精神科都打救不了,只好顺道请泰国名医普缇亲自操刀写报告以作为日后医学界的绝顶论述!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Eng Pak said...

真奇怪,不懂中文教育的学者怎能道出中文教育的不足之处?如果学问这麽渊博,为甚麽不道出马来西亚国家教育政策的弊端?在此时此刻发表这样的议论,显然是另有议程!

我不知道邱家金博士是受那一类教育,不过,以他的年龄,应该是殖民地政府的教育,显然,这种教育倾向於培养汉奸!!!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阿白都不能忍了,我那里还可以忍。这禽兽,要痛痛快快的骂一下才行。

凹凸不平 said...

马华只是一条可怜的狗
http://autoo-essay.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