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草禾刀与林冠英都去的两个地方





重游乔治市,拜会了草禾刀,草禾刀答应过要带阿武叔去後巷喝咖啡,她不只没有违诺,还去了两个地方。

真巧,这两个地方都是当今首席部长林冠英也去的地方。


第一个地方是KOMTAR WALK新开不久的潮州煎蕊,这不是景贵街最出名的那一档,煎蕊的味道没那麽香,但环境舒适,在大热天喝了,也感觉冰凉。

虽然煎蕊味道不那麽好,但意外的惊喜,里头有得品尝久违的潮州菜糕和潮州“光煎”,味道不赖。

听说这个地方是林首长推荐,所以,墙上挂着林首的照片, 向顾客炫耀:“看!当今首长都说我煮的好料!”

 


 
走出槟城後巷的潮州煎蕊,蛮好看的。

  
 潮州菜糕。

 
 潮州美食之一,潮州音读成“光煎”,中文该怎麽说,不知道。

 

另一个地方,就是槟城人喜欢这样的多春茶座,位於新街路口的後巷。

看店名,引人遐想,但不是那个意思。

別看这茶座潮湿邋遢的模样,生意好得不得了,槟城人最喜欢的下午茶地点之一。

墙上同样挂着林首长来这里喝咖啡的剪报,看来林冠英当上首长以来,为不少槟城美食打了广告。

草禾刀的口味,果然也和林首长一样。

 


多春茶座这里最特別的是,一个好像用黑油桶改装的火炭炉,请了一个孟加拉不停在那边烤面包。炭烧面包配上煮得特別香醇的咖啡乌,那种滋味,你自己想像。

那咖啡乌,真的很香。

要是吃得不够饱,加多两粒生熟蛋,阿武叔没吃蛋不知蛋香,但吃了两粒蛋的人都竖起姆指用槟城福建话说好料。



 
 

 
 

20 comments:

阿土伯 said...

要遇到国阵领袖,可能要到高级酒店。在街边不是没有,但少之又少!

阿土伯 said...

有谁能告诉我,多春靠近那里?

雪山锺某 said...

阿士伯:到街邊用餐的國陣議員不少,檳州華基政黨的議員都會去。

再來,林首長到多春喝茶吃面包是在剛剛上臺過后的事情,過后就不再來了,也就是說,政治宣傳大於興趣。

而且還是他身邊的紅人兼形象顧問安排的。可要知道,多春也是檳州媒體-記者最喜歡集聚的地方,所以,要宣傳,那邊可是個好地方。

多春就在檳城“新街”的主要入口處的左邊。

阿土伯 said...

你说的也对。。。新街?还是不知道。靠近什么地标?

雪山锺某 said...

看来你应该不是槟城人。OK!位于PENANG ROAD.也就是槟州警察局总部那一带(靠近光大)。你去到PENANG ROAD, 你询问当地人,新街头在哪里,他们会告诉你,它就在警察总部斜对面,入口处有一个很大的牌匾。

阿土伯 said...

对,我不是槟城人。每次开车到槟城都是误打误撞。。。你说Penang Road 我就有一点印象了。警局我知道,警局对面的Cendol我也会去。应该在那一代了。谢谢你。

Yi Pian Yun said...

Happy New year !

草禾刀, blee said...

哈哈哈哈!怎么把草禾刀的口味跟林首画上等号了??草禾刀只是街边档卡其。。。。

thunderkajang said...

新的一年快到了,大家一起来。。。。

*DELETE 昨天的烦恼;
*SELECT 今天的快乐;
*SETUP  明天的幸福;
*SAVE   永远的爱心;
*CANCEL 世间的仇恨;
*COPY   醉人的风景;
*PASTE  美丽的心情;
*WISH   天天好心情;
祝愿大家2010新年快乐!!

zuiyanhong said...

阿武叔全马走透透,马华显然山雨欲来风满楼。

草禾刀, blee said...

愿大家欢欢喜喜的跨入2010年。。。祝福您!!

Hello 吉蒂 said...

多春的咖啡茶水美禄生熟蛋。。。。。。样样好吃,很敬佩那外劳,蹲着烤出一片片可口的面包。

西西留 said...

那家烤面包的听说kaya是用鸭蛋的,味道真的不错一下下。

上武下叔大师,给您拜年啦!

新年快乐!

巧思媽咪 said...

阿武叔,新年快樂啊!

hong said...

阿武叔阿武婶新年好。歹势,潜水潜了很久现在才冒出来打招呼。很久前有听前辈说过,潮洲人口中的“光煎糕”,正名好像叫“灌肠糕”,因为传统的做法是把粉糊灌进薄衣内做成条状,所以叫灌肠糕,不知道对不对咧?

阿武叔 said...

对不起各位,网络在元旦日中断了,用手机网回复各位不是很方便。

祝福各位新年新希望,比去年进步一大截。

感谢阿土伯和锺某的补充。

醉颜红的意思是,阿武叔全国跑透透准备呼风唤雨吗?不会啦!我觉得马华纷争在新一年基本上已没新意再乱了,因为已没看头了,也没意思了。如果各方还有眼光,应懂扑火重生好过玉石俱焚。

西西留大侠,您的称呼扼杀我了,高人面前,不敢自抬身份,您的赐教才教我受宠若惊。也给您拜个福年。

Hong,这典故我也不懂。只知道我母亲每个农历新年必会泡制光煎,我们顾着吃,从不问典故。

巧思妈咪,hello 吉蒂,你们好!

Thundepkajang,草禾刀,yi pian yun,新年快乐。

古老師 said...

嗨典武,
你好吗?我是古里拉,是你的忠实读者。那间KOMTAR WALK新开不久的潮州煎蕊,是Penang Road 最出名的潮州煎蕊的分行,老板AH KIM 也会将分行开到新加坡SENTOSA赌场呢。
我目前在槟城浮罗山背,想介绍浮罗山背多一点给你,改天你就会来吃榴莲了。胡锦昌,林福荣也爱上来吃红霞与胡卢呢。www.penanghakkavillage.blogspot.com

陈嘉亮 said...

多春其实不是因为槟城大众的最爱(它不像居峦火车头的烤面包一般,由当地居民推崇,而是像成龙一样,默默耕耘多年,然后一炮而红),而是众多记者朋友吹水打屁的地方,林先生会去,听说也是张小姐的安排,不过也仅此一次,过后,我只遇见张小姐!。。。。

Daruma said...

阿武叔,
很惭愧,当了这么久的北马人,我还不知道“潮州”煎蕊这回事。刚刚在上一篇留言时,我还不小心看错,把潮州“煎蕊”看成潮州“煎粿”(因为的确有潮州煎粿这东西)。对我来说,我知道啥是CHENDUL(煎蕊)。潮州煎蕊跟普通煎蕊有不同吗?

不过那个菜糕(粿)老实说我们大年买到的不会输给槟城(或者更好),毕竟大年的潮州人比槟城多。可惜如今也已经买少见少了。

相片里那红色大字的招牌写着“红豆霜”三个字好可爱,简直就是福建话的直接翻译,也只有槟城才会有。看着、看着,我又想家了……

-老叔-

Uncle Boo said...

老叔,煎蕊原本应该是印度人或马来人的食物,但却被北马的潮州人发扬光大,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吃的。其实有很多食物,还是家乡的味道最亲切,乡愁吧我想。下个星期,回乡过年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