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槟城人喜欢这样的诅咒



308政权更迭逾一年,重新踏足槟城乔治市,有无限感触。日前去了新加坡一趟,又撩起对槟城更深的感触。

历史上,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这马六甲海峡上的金三角,曾经一度享有同等地位的辉煌,处於策略性地位的天然港口,造就了一段商旅云集,列强觊觎,海路繁忙的历史光芒。

倾听历史再重新检视这金三角,不禁发出疑问,为甚麽同一条海峡的水,孕育出来的命运却不一样?

 

今天的新加坡,还像一颗闪耀的钻石,在南中国海与马六甲海峡交接处,晶莹剔透的闪烁灿烂,马六甲皇朝没落後,港口的地位不知变成怎样了,而槟城,虽然还在自我吹诩为东方花园,拙劣的园丁,却使这花园在繁华与没落交集中浮沉,昌盛与沧桑矛盾的融汇,散发着现代荒凉的莫名无力感。

阿武叔不是槟城人,因家乡近在咫尺,又曾经在槟城求学,对槟城具有难以言喻的情感,早年到来首都,逢人问起从那里来,一律惯性的直指北方小岛,用北方腔的福建话说:“槟能郎!”後来才知道,北马人大都这样讲,除了槟城的地理位置比较容易让人知晓,也在於对槟城无限依恋的情感。

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照在三十年不变的乔治市,三十年前看到的景象一如既往,教人欣喜若狂,也让人感到悲凉。

 

渡轮依然在槟威海峡川流不息,是一种惊喜,为渡轮导航的依旧是西方面孔却教人惊愕。

关仔角的松树依然青葱茂盛,市内还可以看到许多棵见证历史的百年老树,保留了昔日情感,但正当一栋又一栋充满现代感的建筑物,让乔治市从对岸看起来像一个高雅大方的仙女,隐藏在关仔角背後的闹市中央,却还有无数门庭破落的景象,像乞丐一般邋邋遢遢的为这座东方花园点缀沧桑。




看了几十年都看不出一点建筑美学观的KOMTAR,依然一柱擎天高耸傲立,虽然欣喜见到KOMTAR周围的发霉味已被清除KOMTAR WALK计划,使乔治市增添了美轮美奂,然而,看看KOMTAR周围,破陋古老的店屋,墙壁裂缝中滋长的青苔野草,依然在闹市之中迎风招展,制造碍眼市容。

突然陷入时空错乱的境界,彷佛英殖民地时代的景象,太久停顿在时空,风乾了风霜,又荒凉的掉落现代。

 

不变的街景,不变的“煎蕊”、“炒粿条”与“叻沙”的味道,让人惊喜感动,但小食中心不变的狼籍与凌乱,却让人怀疑英殖民地主义辙走之後,是否留下了诅咒,让矛盾荒凉长久在这里停驻。

 

景贵街的路名多了中文字,并没有把这里著名的潮州“煎蕊”味道变得不好,但三十年前的农村时代,必须在街角站着喝,现在进入工业时代,差十几年就要进入先进国时代了,一样还必须站着喝,要是脚力已不像少年时,叫进店里喝就要多付50仙,店主收得理直气壮,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却觉得有点怪,一时回不过神来。

如果马六甲市政府有能力把小食中心重建得很舒适雅观有艺术感,乔治市政府却做不到,那是说不过去的。

槟城人说,槟城人就是喜欢这样,喜欢在街边後巷吃东西,喜欢凌乱,於是我无聊猜想,要是同样的街边後巷,同样的小食摊档,但环境被改造成像日本北海道的艺术感,像香港茶餐厅的精致讲究,发出异味的沟渠被盖上,地面不那麽湿漉漉,不知道槟城人会不会从此不要去那边吃东西?

然後,我看到KOMTAR WALK一带,真的就有一间店面,就用我上面所想像的方式,把潮州煎蕊从後巷转移到了人潮汹涌的购物中心,有冷气设备,桌椅很舒服,站着喝或者坐着喝的价钱都一样,店面非常的干净,没有沟渠味飘扬,生意也不会比景贵街的那一档差,虽然煎蕊的味道可差得真远。

而槟城人一样会告诉你:“槟城人还是比较喜欢原本的那一档!”

如果你不熟悉槟城的路线,最好是使用卫星导航器(GPS),不要指望道路指示牌会带你到想去的地方,尤其在夜晚,乔治市的许多路牌,是要一边驾车一边用手电筒照明,才可以看到,一些路牌甚至是被树木遮挡着,手电筒也照不到。

印象中,从关仔角去到中路,只需要跟住KOMTAR或市中心的路牌,就可以很快抵达,但第一晚驾车时居然看不到指示牌,结果跑到码头转了一大圈,才从牛干冬走向目的地。後来使用GPS导航,才发现许多地方的距离原本很近,靠路牌却要跑很远。

在吉隆坡遇到刚去了槟城一趟的厦门历史学家陈毅明教授,谈起槟城时也说,槟城的道路指示牌太糟糕了,带路的马来西亚人都会迷路,外国人该怎麽办?

其实,槟城的环境不会比新加坡差,新加坡有的槟城都有,包括丰富的历史与天然的设备,新加坡没有的槟城也有,比如峇都菲林宜海滩,升旗山,还有观音大士常驻洒甘露,布满灵气的极乐寺。

只可惜的是,在新加坡看到的是世界观,在槟岛看到的是有违进化论的岛民心态。

离开槟城的老一辈人还相信,槟榔屿还有无数人,一生没有离开过岛上,孩子过对岸的北海也会被阻止,因为他们相信,过港回来会学坏,把岛上的一切改变。

从来没有一个单位,有勇气把这让历史停滞不前的岛民心态消除,或许,“槟城人喜欢这样”,真的就是一道千年诅咒,想让槟城永远这样。

或许东方花园,该向南方看一看了。

 
 
 
 
繁华与没落,构成乔治市矛盾的景象,槟城人真的喜欢这样?

 

 

 
 

 
极乐寺的观音像重建了,亚依淡街头却是三十年不变的景象。

 
 

 

 
三轮车依然在乔治市街头川行令人保留了槟城的情感,凌乱不变的交通秩序,却让人感叹乔治市停顿在三十年前。

13 comments:

Ezra YongWei said...

卫星导航几时变卫生导航了啊?.... =="

wcheow said...

我到认为槟城的停滞不前,是[管理层]的问题。槟城许多人,尤其是新一代,其实只是为了面子才会硬撑“槟城人就喜欢这样“

Tze Howe, 9W2THO said...

kawan, u come penang also no call me ... i gam gam at penang also ler ... .

ka su la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EZRA YONGWEI,多谢指正。

WCHEOW,同意你的看法。

TZE HOWE,我在槟岛是月头的事了,忙着忙着,这条POST推到现在才完成。

Chong Swen 钟璇 said...

对槟城,我也无限恋怀。多年的中学生涯,眼中所见脚下所踏,至今几乎不变。欣慰古物依然,心伤修保无方。

别比新加坡,那会痛上加痛;就是马六甲州都抢在前头,槟城的今天那得问管理了18年的KPI部长。

Tze Howe, 9W2THO said...

haha .. Chong Swen, never expect you are "originated" from Penang too.. now you are in Kelana Jaya/Subang d .... .

haha .. so do i, penang/serdang...

吾说八道MyRAF said...

我还是喜欢槟城永远是老样子,虽让这是个很自私的想法。当我一回乡回想起童年时,我一看到童年的景象依然存在时,我会感到无限的温馨。

朝廷关聊 said...

老实讲, 槟岛有很多 '怪物 '。。。

维雄 said...

现代化未必是进步的象征。
新加坡无可否认是很好学习的对象,不过也不是全面都适合用在槟岛那里。

schoolmate(吾纪) said...

槟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其实是祸不是福,而且也叫“槟能郎”太沉重了。

TG said...

喜欢阿武叔的这篇,照片和文字都让人缅怀深远。

大叔也是槟城人,在槟城呆了廿七年后就跑到南方的岛上生活维生,这样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八年多。

每次回去槟城,看到槟城相比之下较缓慢的步伐也是感触良多,总是不经意地拿槟城和新加坡来比。

喜欢槟城处处的人情味,去到那里都可以感受到无所不在的亲切和谦卑。(相比起多数南方岛国人的冷淡和傲气)

喜欢槟城比较缓慢的步伐,有时候自己不懂是因为这种缓慢的步伐以及多数槟城人随意的性格拖慢了槟城的发展,还是因为槟城发展得慢所以步伐比较慢。

由于回乡时是带着渡假的心情,所以非常享受那种缓慢的步伐。

槟城的脏和乱这么多年来还是一样,要说“槟城人就是喜欢这样”也可以,但是这种乱看起来却好像是时间的停格和滞留,有一种不能发展起来的无奈。

每次回去总是想槟城如果有一群有魄力有远见和有能力的领导人的话,槟城可以变成像新加坡一样先进,而且是充满人文气息的美丽岛屿。

可惜一切只是幻想而已,因为就算是自己,到现在也没有勇气想重新再回去发展。

阿土伯 said...

阿武叔的照片拍得很好。。。

Daruma said...

阿武叔,
谢谢你的这篇文章,写得真好,写得很有情感,也看的我好感动。

我奶奶是槟城人,所以槟城在我童年里算是第二个家,如今也算是第二个家乡,所以我对槟城有种特殊的感情与乡愁。

非常的同意你的看法。如果槟城能稍微维修翻新下,会更好。虽说很多旧楼古迹是历史的见证,但前年我回国是去槟城,发觉很多地方真的失修已久,很残旧、很零落,有种落寞凄凉感,完全没有半点古色古香感。

-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