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3, 2009

关於禁止电单车入城的故事

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勤於修行的阿A,一个是不肯学东西的阿B。

阿A死後,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发现西方极乐世界真是天堂,没有內安法令,不用付过路费,於是他想到阿B,想劝阿B努力修行,日後可以一起在西方极乐世界生活。

在无远弗届的苍穹努力寻找後,阿A终於发现阿B投胎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秋杰路一带,在红灯区扯皮条。

阿A开始推销西方极乐世界:“朋友,修行吧!西方极乐世界真的就是我们所要的世界。”

阿B问:“西方极乐世界有甚麽好?”

阿A说:“那边没有罪案,我看你这边龙蛇混杂,复杂得很,跟我修行吧。”

阿B想了想说:“朋友,你还是回去吧!我这里好得很,不用修行也可以享受无罪案的日子啊!”

阿A搔搔头好像不明白。

阿B说:“我们的总警长就要向我们的交通部长建议,禁止电单车驶入我们这里了!”

阿A还是不明白。

阿B很有耐性,很坚决的说:“总警长和交通部长说,禁止电单车驶入,这里就没有罪案了,我们还修行个屁?”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与蔡细历父子捞生

2009年1月21日,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应中文部落客之邀,在吉隆坡孟沙一同捞生,欢庆春节将临。

前排左起:郑水兴(水兴浪)、董嘉欣(Long Life Learning)、何长流(细水长流)、蔡细历、林聪明(波力拔克)、郑典武(阿武叔)、陈志忠(志忠的谎言与分享)。
後排左起:黄忠华(忠诚待人,华说乐事)、朱志伟(憋疯)、拉美士国会议员YB蔡智勇、柯年甡(小叮当十八点)、林伯芳(吾说八道)、刘振国(曾聒)、林耀棉(路见要鸣)、吴启聪(聪锋陷阵)、骆卓韩(达人韩舍)、杜成春(与你分享)、陈征信(BADMAN)、柔情主义。

捞生,捞过界也无妨,最重要开心!

闲聊,家事国事天下事,马华事巫统事国阵事,事事津津有味!



部落客与亲和的YB蔡智勇见面,分外开心。


敬酒祝福,新年快乐!

Monday, January 19, 2009

只要不触犯,甚麽法令都不是问题吗?

最近交通部实行汽车後座不绑安全带可能必须做牢的条例,阿武叔率儿女高呼变态,谴责政府为了赚取更多罚款收入,不惜助长贪污贿赂歪风,却被小部份人士当着是反翁诗杰之举。

最近回教党再提出实施回教刑事法的课题,华社纷纷反对,劝告瓜登补选的华裔选民不要投给回教党,也被一小部份支持民联者,当着是亲国阵之举。

支持後座不绑安全带须坐牢者,和支持回教刑事法者一样,都认为只要不触犯,那怕甚麽法律,正如不贩毒就不会被判死刑,不强奸就不会被打鞭这麽简单。

而事实上,真的这麽简单吗?真的只要不犯,就甚麽问题都没有吗?

不论甚麽法,最重要令人心安,如果後座不绑安全带的刑法和前座一样,大家会认为理所当然,如果政府敢先规定,汽车後座最多只能坐3个人,就像电单车最多只能载1人,然後规定後座乘客须和前座一样须绑安全带,这个法令实施起来显然顺利得多。

後座绑安全带的条例引人不满的是其自相矛盾,令人混淆,某个年代前的汽车可以不用绑,超过3个人坐後座也可以不用绑,如果後座有4个人,2人绑安全带,2人不绑,谁应坐牢的问题搞不好连兄弟都要打架收场。

如果注明回教法只实施於回教徒,没有人会反对,而回教党要实施的回教法令人恐惧的是,他要实施在非回教徒身上。

我是佛教徒,我一点也不了解回教法,但我很肯定,如果佛教也有一套刑法,然後规定回教徒也必须跟从,回教徒可以接受吗?有谁敢说佛教的法律一定是不公正的法律。

马来西亚宪法注明各族人民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如果基督教徒也创立一个基督教党,天主教徒成立天主教党,佛教徒成立佛教党,兴都教徒成立兴都教党,锡克教徒成立锡克教党,每个政党都执意要在执政後实施各自的宗教刑事法,这个国家将会变成甚麽?

泰国属於佛教国家,僧侣的身份甚至超越泰王,用的也不是宗教的法律,而是国家的法律,为的是甚麽?

法律本身不可怕,却不是只要不犯法就不用怕这麽简单。

经过政治人物的手段,如果回教法实施了,会不会规定一切仪式都以回教仪式进行?会不会规定学生都要戴头巾?游泳池游泳必须穿长裤长袖泳衣?会不会规定全国人民都信奉回教?这都是未知数。

世俗国的地位,能守则守。当一切已成律法之後,再回头已经是万年身了。

正如大道合约,明知道是国阵政府养鳄鱼的合约,要废除,要修改,都已经不是那麽容易了。

Sunday, January 18, 2009

谁在搞政治?谁在做生意?

交通部长:将建议全面禁止公共交通工具在午夜行驶。
大道公司:将全面鼓励各种交通车辆在午夜行驶。

交通部长:目前是时候严厉看待禁止午夜行驶。
大道公司:目前是时候全面鼓励午夜行驶。

交通部长:道路安全研究院发现,夜间车祸发生率较高。
大道公司:本公司的研究发现,夜间本公司赚得比较少。

交通部长:不论你是否有足够的睡眠,一到了睡眠时间,人的生理时钟,无论精神或体力,都需要休息。
大道公司:不论你是否有足够的睡眠,我们鼓励你夜间行驶,尤其是佳节期间夜间行驶,给你折扣20%。

交通部长:佳节期间车祸死亡率依然高企,但道路安全运动是持续性的运动,不应被固定在佳节的框框。
大道公司:佳节期间车祸死亡率依然高企,但鼓励午夜行驶是持续性的促销活动,尤其佳节期间,我们给予额外的折扣。

交通部长:不是在佳节期间提醒驾车人士,就可以达到道路安全的目标,驾驶者改变不良态度才重要。
大道公司:不是在佳节期间给予折扣,就可以达到公司的赚钱目标,让驾驶者养成夜间行驶的习惯才重要。

交通部长:除了大马铁道公司,其他的公共交通工具不归交通部管,只有道路安全运动由交通部管。
大道公司:除了我们的设备被撞烂时要管,车祸不归我们管,道路安全运动由交通部管,只有定时调高过路费,由我们和政府一起管,政府不帮我们起价就要赔钱。

交通部长:。。。。。。。。。。。。。。。。。。!
大道公司:谁叫你们的政府酱笨?

交通部长:我将会建议禁止公共交通夜间行驶!
大道公司:为了确保你一路顺风,安全抵达家园欢度佳节,请在午夜12点之後使用大道,我们给予你额外10%折扣,祝大家精神饱满,午夜驾驶愉快,恭喜发财!

大道公司补充:如果交通部和我们唱反调,別忘记合约注明我们如果少赚,政府是要补贴的啰!

国阵的春节还会来吗?

去年308後举行的2场补选,国阵都吃了败仗,峇东埔输得难看,今天瓜拉登嘉楼再失一城,也甚难堪!

峇东埔成为手下败将还可以自圆其说,原本就是手下败将,瓜登兵败却把原本的城池心脏病发掉,送进停尸房,令候任首相纳吉先生自取其辱,面上无光。

惊蛰後就要当上首相了,亲自领兵也落得平白把城池奉送给人家的下场,不知会不会自罚取消3月後的新首相登基大典?

纳吉先生说,国阵候选人是副部长,瓜登选民必须投票给副部长,投票结果显示,別说副部长职位,即便候任首相亲自上擂台,怕也讨不了好回去。

瓜登兵败显示,占了大部份的选民,只想求变,也显示国阵在308之後,已离民心越来越远。

再搬迁多几间学校,再委任多重要的职位给中选的候选人,再拨多少的款项,再临时巴结派糖果有求必应,也已经改变不了新的现实,腻了国阵的伎俩。

瓜登兵败其实早有预感,吉打乡下,纳闽海滩的市井小民都说国阵输定,只有国阵的头头尚在自我陶醉,陶醉在令人只想停留在梦乡,不能振奋的袅袅鸦片毒烟当中,幻想过去的辉煌。

期待肯定会更好看的第3场补选,到时候,敢保证国阵的头头还是只懂得一招,继续派糖果,更多的糖果,以为糖果就是神。

瓜登补选之後,春节就到了,选民近期将会挤在南北大道,怨叹必须振作精神12点过後开夜车,节省几块钱帮补利是;想在春节期间张灯结彩,大闹元宵,电费却还没有降;想着车後座几个小瓜,还在争吵谁应该绑安全带,想着想着,內心马上不期然希望下一场补选赶快来,就在我有得投票的地方。

308的怒火从那里烧起,至今未见国阵阿头开始找,一贯集中在收拾自家党內敌手,却忽略了人民的感受,他们真的还不知道,除了发展建设,国阵所输的,正是人民的感受。

308是国阵的冬至!国阵的春节几时到?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瓜登补选有求必应,看一看纳闽



正当全国目光都投向东海岸一角,期待本月17日瓜登补选投票日之际,隔着南中国海的纳闽岛,因为没有补选,却在偷偷叹息。

原本静谧的小岛,因为猪肉档被强行拆除而喧哗起来,却因为没有补选,民意显然不受理。

瓜登和纳闽同样是大马这个全能国土的辖区,奈何命运却不一样。

几乎全体正副部长都倾巢而出,对瓜登子民大派糖果,尤其对被认为举足轻重,起左右大局关键作用的华裔选民,不但有求必应,甚至不求也应,羡煞国人。

然而,远在南中国海另一端,没有议员打羽毛球心脏病发身亡的纳闽,华人却在愁眉不展,怨叹将近的农历春节,要购买罐头猪肉度佳节,因为原本的猪肉档被逼迁,猪肉贩不能营业,近期纳闽没有生猪肉可以劏。

瓜登华人欢呼这个春节真精彩之际,纳闽华人却在斗争,马华纳闽区会主席陈匡维必须牺牲办年货的兴致,连续两天在警察局內马拉松式的录口供,因为陈匡维针对拆除行动向警方报了案。

纳闽机构不理会华人正期待春节的欢愉心情,罔顾华社的感受,强行拆除旧巴剎猪肉档,引发了当地华人的不满抗议。

猪肉和牛肉羊肉鸡肉一样,都是肉类,但在纳闽,唯独猪肉档必须搬迁至不吃猪肉者看不到的地方营业。

上个月头阿武叔拜访纳闽,陈匡维聊起这事件,就嫌猪肉贩被逼迁的地点太偏远,对卖猪肉的人不方便,对吃猪肉的人也不方便,也怨叹当局根本不接受更妥当处理猪肉的建议,只是看它不顺眼,想拆之大吉而已。

就是奇怪纳闽机构为何不能够向吉兰丹看齐,只求卖猪肉者尊重不能看到猪肉高挂者,不要把猪肉放在太过显眼处。

根本事情只是猪肉该如何处置问题,地点那里是问题?

如果今天必须补选的是纳闽国会议席,华人猪肉档的问题是不是问题?

如果一场补选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没有补选而必须罔顾民意,动用蛮力来强行拆除,是不是意味着选民必须日夜烧香拜神,祈求议员的健康都有问题?

瓜登选民真幸福,但请看清楚,幸福,只是因为补选。

Monday, January 12, 2009

找吃不是那麽容易的


收到一则电邮,觉得很有意思,转载来这里与大家分享!


有一美女下夜班,被一好色男子尾随跟踪。
美女很害怕,正好路过一片坟地,好色男子正要下手,美女走到一座坟墓前说:“爸爸!开门吧!我回来了。”吓得好色男子狂奔而去。

美女为自己的聪明得意地笑了起来,哪知笑声未落,从坟墓里传出一阵阴森森的声音说:“闺女,你怎麽又忘记带钥匙了呢?”吓得美女尖叫著跑了。

这时,一个盗墓者从坟墓里爬了出来,说:“影响我工作,吓死你!”


突然,盗墓著发现墓碑前有一老者,手拿凿子在刻墓碑,就好奇地问:“你在干吗?”

老者生气地说:“这些不肖子孙把我的墓碑都刻错了,只好自己来改啦!”盗墓者一听,吓得撒腿就跑了。


看著盗墓者的背影,老者冷笑道:“跟老子抢生意,吓死你!”一不小心,凿子掉地上了,老者正要弯腰去拾,却看见从草丛中伸出一只手,同时还有个冷冰冰声音:“啊!敢乱改我家的门牌号?”吓得老者连滚带爬地跑了。

一个拾荒者从草丛中爬出来,捡起地上的凿子,感叹道:“这年头,捡块烂铁还得费这么大神哪!”

祝各位辛苦挣钱的同志们天天快乐 ! 如果你笑了!让更多人分享这份快乐!

九人帮密会



1月9日的“九人帮”密会,在首邦市Holiday Villa酒店举行,此盛举经由部落格大事渲染,已引起街头巷尾的议论纷纷,尤其“九人帮”阿头之一的振国,更扬言已成立另类IWG,全国目前陷入疯狂状态,到处听到“now everyone can JOIN IWG”的口号。

住对面街的老太婆更好笑,紧张兮兮的跟她孙子讲:“Watch out! Now everyone is IWG!"绘声绘影,鬼影幢幢,听到IWG,好像看到鬼,落荒逃回家盖被单。

探子回报,九人帮密会,为串谋造反而来,大件事啰!

阿武叔当过记者,稍懂狗仔队的伎俩,混在九人帮里面大话西游,竟然还被他们摆在中间拍照,让人家以为阿武叔是孽贼寇之首,殊不知此乃时下流传之障眼大法,坐在前面的3人实乃喽啰跟班,站住的6位才是反贼帮主和各堂香主。

由於身处险境,阿武叔未查实九人帮帮主身份,只知道此人长有胡须。

查实,九人帮密会议决,不容许任何人设立组织监督当今皇上,监督二皇叔也不许,并已歃血为盟,坚决不集结党派组织偷拍人家的私隐,不指责人家的道德问题,声明此举乃对朝廷不敬。

当今万岁爷为了竞选“最无上道德正人君子奖”,正大派鹰犬四处装针孔偷拍人床事指责其不道德行为,此九人帮竟然大逆不道犯上做乱,还公然造反,宣称要模仿朝 廷成立血滴子组织,阻止万岁爷圣上的廉正行动,人人得而诛之,五马分尸尚且难泄愤,圣上已下圣旨,阻止圣上夺“最无上道德正人君子奖”者,当诛九族,十八代祖宗鞭尸。

阿武叔已查明,坚持不监督人道德的九人帮,成员包括了郑水兴(江湖称水兴浪)、林聪明(波力拔克)、刘振国(曾聒)、何长流(细水长流)、林耀棉(路见要鸣))、林伯芳(吾说八道芳伯林)、吴启聪(冲锋陷阵)、柯年甡(小叮当十八点)。

更令人哗然的是,九人帮成员当中另一个神秘人物,竟然是郑典武(阿武叔),更加令人无法想像的是,阿武叔竟然是青火堂香主,青火堂的职责只是打电话订位用餐,由於目前成员太少,不能全部人都是领袖,青火堂香主份属喽啰!

铁证如山,九人帮正准备以IWG之名,招兵买马,扩大组织,并逐步逐步把理念进谏给当今圣上,希望圣上不要为了竞选“最无上道德正人君子奖”,任由血滴子鹰犬为祸民间。

九人帮已约定皇二叔於农历十二月廿六日,月未全蚀时,共商大计,此後还会继续约见一品大学士魏太师,参考圣上见解後,才一举进谏。

Tuesday, January 6, 2009

308後的改革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几乎把天空的颜色染红了。
後来才组合起来的民联赢了5个州,也把国会的反对颜色,掩盖了超过三分二。
突然要做政府了,还不知道该做些甚麽,还不知道该由谁来做,
所以,吡叻州的州务大臣,让给回教党去做。
做来做去,不是在挖前朝政府的臭底,就是自家争论该不该实行回教刑事法。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几乎把巫统的颜色染红了。
24个国会议员假借跳槽变天的说词,把老伯拉逼到墙角,终於答应只做到今年6月。
纳吉突然要做首相了,但现在还不能做些甚麽,因为老大还在,不方便做些甚麽。
所以,还没有开始想,308到底是为了甚麽。
做来做去,幸好还有一场瓜登补选可以唱唱戏。

3月8日一场不经意的意外,也把马华的颜色完全染红了。
沙场含恨,黄陈组合联袂退隐,一时後继无人,虽然火候未到,翁诗杰成了最好的选择。
突然坐上总会长的位子,一时还不知道该做些甚麽,该怎麽做些甚麽,
所以,前朝留下来的班底,一个个有杀错没放过。
做来做去,还乐此不疲的谈着蔡细历的道德问题。

10个月过去了,民联还做不出甚麽改革。

10个月过去了,巫统还没空想308到底出了甚麽问题。

3个月过去了,翁诗杰还没有开始改革。

小叮当十八点的歌《说好的改革呢?》,送给民联,送给巫统,也送给翁诗杰。

Monday, January 5, 2009

鱿鱼蕹菜

那天阿武叔回双溪大年老家探望母亲,顺路到峨仑看一下岳父岳母,阿武婶一时兴起,带阿武叔去品尝峨仑的鱿鱼蕹菜。

人人都说,峨仑的鱿鱼蕹菜是全马最好吃的,阿武叔以前常吃就没觉得甚麽,但此番专程品味而来,果然差点连舌头也呑下去。

问阿武婶:“峨仑的鱿鱼比较新鲜?还是蕹菜比较特別?怎麽別的地方吃不到这麽好吃的鱿鱼蕹菜?”

阿武婶厨艺不赖,当然看得出倪端。

原来,好吃的鱿鱼蕹菜,关键很多样哩!

第一:鱿鱼必须浸到够软够脆够爽口,这可考功夫哪!

第二:蕹菜的浸熟度,必须恰到好处,此外,从沸水里浸熟的蕹菜,必须确保晾乾水份,否则,水份渗到酱料,必然影响原味。哦!这不但考功夫,还考经验啰!

第三:特制的酱料,人家觉得好吃。

阿武婶说,鱿鱼只是鱿鱼,蕹菜只是蕹菜,本身没有甚麽特別,鱿鱼蕹菜之所以好吃,乃是因为各方面的功夫、经验、还有酱料的配合,缺一不行,独行鱿鱼不行,独行蕹菜也不行。

阿武婶还说,仅仅蕹菜,那可只有乌龟才会觉得好吃。

一朵云,曾经在日莱山巅停驻

(照片摄於2008年12月19日,吉打州日莱峰山脚,峨仑城市花园)


有一朵云,
悄悄拜访日莱山巅,
深情款款的,
依偎在峰顶树梢间,
彷佛无尽思念,
彷佛无限眷恋。
却才停驻了一下子,
就烟消云散在虚空之间。

那一年,
我们也常常拜访日莱山巅,
好像才在没有多久之前,


那段日子,
却已化作云烟,
飞逝了很久远很久远,
消散在虚无飘渺之间。


我们曾经留恋日莱山巅,
在那无覊豪迈的少年,
在日莱山巅,
嘹亮的吉他琴声,
伴着我们的歌声,


随着熊熊营火燃起的袅袅轻烟,
响遍了山林间,
穿过了白云间。
还记得吗?
你最爱听的那首《拜访春天》

那年我们来到小小的山巅,
有雨细细浓浓的山巅。
你飞散发成春天,
我们就走进意象深深的诗篇。
你说我像诗意的雨点,
轻轻飘上你的红靥,


啊!我醉了好几遍!我醉了好几遍!
今年我又来到你门前,
你只是用柔柔乌黑的眼,
静静地说声抱歉,
这一个时节,没有春天!

像云一样,
我们飘忽在天涯海角间,
偶尔又飘过日莱山巅,
蛰伏在林间细想从前,
却再也看不见,
昔日纯稚灿烂的笑脸,


再也找不到,
那奔放寻梦的少年。

如果有一天,
能再度在日莱山巅重遇,
依然愿意化着诗意的雨点,
洒满你的红靥,
拜访遗失的春天,
寻找遗忘的当年。





Friday, January 2, 2009

翁诗杰不委爱将进入会长理事会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正式成立新届会长理事会後,第一件澄清的事是:受委者皆不是他的爱将。

甚麽事逼使不按牌理出牌的老翁委任不是爱将进入会长理事会呢?

老翁的解释是:“委任並不是看他属意谁,而是看受委者的办事能力以及他所必须扮演的角色。”这句话让阿武叔这个政棍也拍烂手掌,衷心盼望,老翁是真心的下定决心,根据每个领袖的办事能力,给予适当的角色来扮演。

只要老翁这句话出自於内心,尽其最大的能力去实行中央代表的委托,下届不蝉联总会长就假,阿武叔如果中选中央代表,也会把票投给老翁。

不過,老翁补了一句:“如果說,我是在履行黨章賦予我的職權,一定也會有人不高興。”这句话却让阿武叔脸黑黑不高兴,谁敢不高兴?谁敢说这不是党章赋予总会长的职权?

委任亲信担任要务,是一贯的合理行为,堂堂总会长不委亲信难道委任政敌来砸自己的脚?那要亲信来干嘛?

然而,翁诗杰舍爱将取贤良,按能力素质来委任职位的大爱精神,若能坚持落实,不是爱将也必能对他心服口服。

委任了会长理事会成员之後,老翁的语气一贯的尖酸刻薄。

够了啦!

都已经坐上总会长的位子了,何须再摆出巫青团一般的鸟样?

翁诗杰也许还不知道,自从当上总会长之後,反而引来许多不满,不是因为他重用亲信,而是因为他的语气,他的举止,不尊重中央代表。

不论翁诗杰委任的人选是亲信还是爱将,我给予100%的支持和尊重。

我只期待,翁诗杰能对投选他,以及投选蔡细历的中央代表,给予同样的尊重。

Thursday, January 1, 2009

烟花年华




忘了从那一年开始,每一个岁末都要看烟花。

让灿烂却转眼消散的烟花,总结一年的甜酸苦辣,也让绚丽的烟花,迎接新一年的开始。

每一年都期望,像烟花一般,璀灿、壮丽!

2009,一样期待烟花一样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