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谁邪?谁正?

金庸武侠小说最令人赏心悅目的,是正非正,邪非邪的扑朔迷离,推翻了邪不能胜正的凡夫思维。

《笑傲江湖》里,魔教的曲洋与正派的刘正风的琴箫相知,曲终人亡,最让人无奈,正与邪,该当如何评断?

曲洋与刘正风因为音律成为生死之交,但因出生背景不能见容於世,原以为金盆洗手之後可以不必再过问江湖事,从此归隐山林日夜弹琴吹萧,奈何,还是敌不过注重道德善恶,却不分是非黑白的浊世眼光,就在金盆洗手当天,名门正派包围了现场,打翻金盆後,逼刘正风杀死曲洋。

为逼使刘正风就范,名门正派甚至挟持刘正风家小,在其面前一个一个横尸当场,刘正风忍无可忍,拔剑出鞘自求了断,千鈞一发之际,只有被认为道德有污点的曲洋舍身来救,冲出重围,两人都受了重伤,在山林间合奏一曲吹尽天下善恶,弹尽世间美丑的《笑傲江湖》後,曲终人亡,江湖恩怨留给江湖人去烦。

刘正风来自正派,愿意以全副身家性命担保曲洋性命安全,宁死不肯出卖朋友,却被定罪为叛逆无道德之入魔人士。曲洋是魔教中人,无一丝一毫魔教的邪恶之气,性行高洁,出淤泥而不染,在正派人士假道德之名行凶之际,顾全情义舍身而出,最终也不为高道德情操之士所能见容,捱了几刀,丢了性命!

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练得一手道貌岸然的君子剑,城府之深,心胸之毒辣,连亲生女儿也可以出卖,却永远因为头顶上的假道义光环,永远被归类为正派人士。正派盟主左冷禅,使手段利用各正派来消灭日月教,以便完成自己一统江湖的霸业野心,是伪君子岳不群之外另一个活脫脫的真小人。

伪君子,真小人,至今还乐此不疲自定位为名门正派,千年不变的追剿着被冠上道德污点的邪派人士,趾高气昂的宣扬邪不能胜正。

只是故事未到大结局,谁正?谁邪?谁能分晓?

要战就战,懒得说废话


《赤壁》电影里的一个情节,曹操下书东吴招降,结果孙权遣使者回覆了一张白纸。

曹操接到白纸後冷笑,马屁精不解询问:“甚麽意思?”

曹操说:“哈哈哈哈哈!意思是说,要战就战,懒得跟我说废话!斩了!”


传言中马华亲蔡细历派准备发动召开特大,投总会长翁诗杰不信任票。

翁诗杰接到消息後冷笑,回复了一句:“我不怕围剿!”

政棍群不解询问:“甚麽意思?”

“哈哈哈哈哈!意思是说,够胆就放马过来,懒得跟你们说废话!”

斩了!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华小董事部如果没教养,怎教学子?

苏启文在马华当红的年代,从政及从商的手法虽颇引人非议,私底下却也做了不少好事,譬如捐助穷苦人家,领养穷学生。

蒲种新明华小也是苏启文威风得意之时,曾经特別照顾的好事项目之一,蒲种未蓬勃开发之前,新明华小除了学生来源短缺,校舍更是简陋几成危楼,苏启文毅然负起领养重担,带领新明华小走过一段风雨飘搖的路。

我不记得苏启文是否担任过新明华小的董事长,但很肯定的是,苏启文过去的恩情在新明华小董事部心目中牢不可破,地位崇高。苏启文与林良实决裂之後,出国避风头了一段时日,再回来时的马华景物依旧,人事已非,苏启文後来投靠了与他颇有交情的安华依布拉欣,成了公正党人,与国阵打对台。

新明华小本月22日举行新校舍落成典礼,破天荒大阵仗邀请民联领袖包括安华主持仪式及见证,却把正副教育部长当透明,国阵与教育部官员联同校长教师皆不见踪影,实属罕见。出席的民联领袖包括安华、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等,不可谓不隆重喧耀,报章上虽不见苏启文的影子,但大家心里有数,若非苏启文,谁干得出如此好事。

包括安华即席挥毫,写下「四海之內皆兄弟」7個字,拍卖为新明新礼堂筹得15万令吉,也像极了苏启文威水时期的豪迈作风。

难得有机会灭国阵威风,安华得势不饶人,在开幕礼上妄套罪名,指因为邀请民联领袖出席,新明华小的拨款已被教育部拉回。这一招无中生有的嫁祸手法,表面看来甚是高明,但恐怕弄巧反拙,未必就让民联占了便宜,盖因家长一般上并不同意把莘莘学子吸收新知的温床当着政治擂台。

我个人不反对学校董事部成员具有各自的政治立场,但对於新明华小董事部不知轻重尊卑不分的处事方式不表苟同,用这种没教养的方式来管理学校,恐怕会教坏小孩子。

学校毕竟还是归中央政府管而不是州政府管?需要发放拨款就紧追魏家祥,校舍开幕礼不请人家就算了,还刻意划清界线把人家当透明,又邀请对手无的放矢羞辱一番,这不只不敬,简至就是没有教养。

我个人也不相信魏家祥会为了新明华小董事部倾向民联领袖,而刻意“收回”给予该校的拨款,但如果我是魏家祥,我就敢敢以牙还牙,学习该校董事部没有礼貌,刻意视而不见,不懂得甚麽叫尊重的态度,把该校列为最後一个获取拨款的学校。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一个总会长一种装修

马华总部新装修後被解读为边缘化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翁诗杰连斥三声“无聊”。

翁诗杰没有亲和力的性格以及尖酸的口吻,早在他决定竞选总会长时便司空见惯,撇开对翁诗杰的个人成见,阿武叔认为,三声无聊所言甚是,没有反驳的空隙。

不过,马华总财政郑福成对此事的回应,就没有翁讨杰的干净俐落,反为九楼装修留下更多话柄。

郑福成做生意真的没得顶,做财政照理不是问题,搞政治嘛,看来有待恶补。

郑大老板对南洋商报记者宋秀英说:“由於总会长与总秘书经常要讨论党务,因此,办公室放在一起恰当。”这句话让人联想,总会长不需要和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总秘书也不需要与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

郑大老板也说:“署理总会长没有官职,其办公室对着职员,更方便指示职员办事。”阿武叔被搞糊涂了,马华已经修改党章了吗?此後所有署理总会长都没有官职,只负责指示职员办事了吗?还是这次的办事处装修,只为蔡细历量身度做?或是郑大老板也学了一般官僚习性,故意留一条尾巴,以便蔡细历有官职时,或没有担任署理总会长时,或总会长准备与署理总会长讨论党务时,有机会再重新装修办事处,制造商机?

办事处装修让人联想起边缘化蔡细历,的确是很无聊,但郑福成的回答,才最无聊透顶。

林良实担任跨世纪总会长时,马华总部数次装修,黄家定上任时,也花了不少钱装修总部,每一次的装修,都说是为了更舒适,更适用。

但是,郑福成却批评前总会长的装修如鸽子笼,到处都是拐角,让人兜来转去,十分不方便,怪不得黄家定是总会长时,不委任郑福成做总财政。

更令人心痛的是,装修工程完成後,郑福成说马华职员都很开心的迁入,难道马华职员很不开心了这麽久?

一个办事处装修,居然引来这麽多无聊的话柄,授命负责马华总部装修事务的,应被罚拉耳朵。

而更重要的,別忘了让党员知道,总共花了多少钱装修。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恶毒的冒名中伤

今日社会已臻乱世之境,炸尸、习屁股、收买、背信、跳槽、偷拍裸照等等,种种令人咬牙切齿的行为,一一呈现,搞到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而最新的一种乱世恶举,叫着冒名中伤,无耻无胆的匪类,冒用別人的名誉在网络上发布令人憎恨的言论,图破坏当事人的名誉。

最近阿武叔的部落接获一个叫ANDREW TAN的公正党员留言,针对黄洁冰裸照事件,大骂马华的新闻局主任李伟杰。

ANDREW TAN说,李伟杰批评黄洁冰胡搞一夜情,应辞职谢罪。

初时也想,李伟杰怎会愚蠢至斯,不过,翻了很多报纸都没有看到李伟杰针对黄洁冰事件发表任何评论。

隔天,再收到一个署名“马华新闻局”的评论,澄清那是冒名的恶言中伤,李伟杰不曾发出那个具争议性的言论。

与此同时,在卖博士的部落,也有这类网络老鼠,冒用《路见要鸣》及《啊利》的名义,发表一些令人看了会不高兴的言论。

《路见要鸣》怀疑是某人,但某人说不是他所为,於是,网络老鼠的奸计得逞。

严厉谴责这类冒名的网络老鼠,这种行为和偷拍人家裸照然後放上网的行为一样,恶毒而且会遗祸下一代,此世必遭报应。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收费站取消,买路钱没有少

今早到BANDAR SUNWAY办事,突然想起,新班底大道宣布取消PJS2朝吉隆坡方向的收费站至今未曾光顾,於是破例驶进NPE,首次使用这条大道从双威镇前往吉隆坡。

阿武叔可够倒霉了,原以为取消了一个收费站,从双威镇到吉隆坡应该只须付RM1.60,结果经过的2个收费站,都必须使用“触碰一下才能走”,查一查结存,共不见了RM3.20。

原来NPE的收费站还挺多的,从双威镇那儿进入的不是已取消的PJS2收费站,阿武叔没有查清楚自己摆乌龙,浪费了RM1.60怪不了谁。

但这RM1.60也算花得有点价值,因为得以领教买路钱大盗公司的聪明之处,把它记录在此,让大家一起来讨厌一下聪明的大盗公司。

阿武叔之所以误解可以省RM1.60,是因为下雨的下班繁忙时刻,阿武叔曾经使用过这条大道,从吉隆坡去双威镇,路线是从孟沙路经过PANTAI DALAM的收费站,再经过PJS2收费站(没有取消收费的那一边),才朝向双威镇。

不过,从双威镇前往吉隆坡,原来早在PJS2收费站之前便绕道另设多一个收费站,怪不得聪明大盗的老板,舍得拆除朝向吉隆坡的那个收费站。

也就是说,PJS2朝向吉隆坡方向的收费站拆除,其实没有多少驾车人士受惠,包括住在附近的驾车人士,也仅仅是偶尔受惠而已,从大盗公司也懒得再收费便看得出,即使那边的居民,也没有多少人在这个收费站给钱。

若不是那个收费站每日所收的买路钱,不够支付玛拉大学毕业的收费员的薪金,这大盗怎会舍得取消收费站,只要他敢讲一声“舍得”,阿武叔自己切掉。

阿武叔少用NPE,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不过,对於影响阿武叔很大的白蒲大道(LDP),如果在下届大选前还没有取消,就算蒲种国会议席割让给阿武叔亲爱的马华最高理事黄福安同志上阵,阿武叔照样号召亲朋戚友,用吐口水来划票。

不过,阿武叔最期望的,还是工程部长有胆到来蒲种竞选。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政客与部落客


一个难得机缘,与公正党全国宣传主任YB蔡添强国会议员同台吃饭。若说吃饭是因为蔡添强要拉阿武叔跳槽公正党,这太抬举了阿武叔这个小卒仔。若说阿武叔要拉蔡添强跳槽马华,那也是太过份的抬举了阿武叔这个小卒仔。

同台吃饭是一种缘份,百年才能修得同船度,那最少应该修两百年才能修得同台吃饭吧。既然同台吃个饭的缘份要修这麽久,切记別把饭桌给弄翻。

初次见面是在饭桌上,蔡添强给阿武叔的印象甚好,感觉他不是一个容易惹人翻台的政客,虽然饭桌以外,他从政的作风,已习惯在街头把天翻转。

虽然各属不同阵营,但阿武叔感受到蔡添强在饭桌上是一个乐於分享的政客,一顿饭时间的交流,他的话题除了民联的理想和策略,也估算国阵的理想和策略,像一个在棋盘上步步为营的将领,思考着自己的後三步,也思考着对手的後三步。

政客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忧国忧民,为安宁富强的邦国折腰,为人间乐土而奋斗,另外一种为权为利,为荣华富贵口是心非,勾心斗角。

饭後阿武叔有点感触,部落客也有很多种,其中一种为社会公义不平则鸣,为霸权欺凌怒吼,为美丽新世界提供建设性意见,另外一种。。。。。?!

忽然阿武叔很想知道,自己属於那一种?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从黄洁冰与蔡细历,看民联与国阵的道德战争

黄洁冰的遭遇与蔡细历的遭遇当然有共同点:都是在不知情下被偷拍,然後上网传播出去,两个受害人也果敢的承认是自己。

两人的遭遇当然也有不同点:黄洁冰是女性,蔡细历是男性;黄洁冰未婚,蔡细历已婚;黄洁冰不是公正党的党魁,蔡细历是马华的老二。

对於女性比较维护是人之常情,一男一女在同一间房里,却只有女的裸照传出去,男的四両肉不见踪影,肯定是臭男人欺负女人。

阿武叔以前当记者采访法庭新闻,带少女接客的男人称为姑爷仔,接客的少女称为被推入火炕的受害人,但在休庭後与少女闲聊,她们却一点也不含蓄的告诉你,跟她睡一晚要多少钱。

蔡细历与黄洁冰大不同,因为蔡细历是男人,已婚男人不管是偷吃或是有准证的泡滾,很难叫人称他为受害人,尤其有图为证,或有片为证。

而两人之间最明显的不同,是在案发後所受到的待遇,黄洁冰不管在民联或在公正党內,得到强有力的声援与支持,甚至得到敌对阵营支持者的鼔励、安慰、打气,只有3名智商低过白痴的国阵领袖,叫她必须为被偷拍而辞职。而蔡细历事件暴发後,敌对的民联下令不能以蔡细历光碟事件攻击国阵,反而是马华自家党內,到现在还在声讨着蔡细历应不应该再辞职的问题。

当然,蔡细历最大的问题,是他在人们预算应当消失之後又出来竞选,又中选为为署理总会长,如果蔡细历选择退隐,所谓的道德问题早就已经不是问题。

一部分马华党员担心蔡细历的床上功夫,会致使马华失去谈判的筹码,民联的领袖及支持者却不担心黄洁冰裸睡的姿势,会使民联蒙上阴影,相反的从上到下,对黄洁冰力挺到底。

大部份还有人性者,都对黄洁冰事件寄以同情,并怒斥偷拍者及散布裸照者为无耻之徒,这对蔡细历摆脫光碟困扰或许有利。

民联各政党不曾斥责被偷拍的蔡细历,此番偷拍事件发生在民联本身,民联在维护黄洁冰方面,显得自然有理得多,反而是马华党內自家兄弟,此番最好沉默是金,维护黄洁冰会換来双重标准的批评,攻击黄洁冰的话,黄冠文已经演示了後果是甚麽下场。

雪州女议员裸照上网

在阿武叔部落的LIVE FEEDJIT TRAFFIC FEED,突然发现许多游览者,通过谷歌搜寻器进来,搜寻目标是“雪州民联女议员祼照及短片”。

只要稍有名气地位,不论是在家脫光光纳凉、与男友做爱後留影纪念、与情妇酒店做爱、甚至夫妻间的房事,一旦被偷拍上载至网络,就是这样的结局。

因为大家都同意,人有强烈的好奇心,言论自由的社会,人人都有知的权利。

好奇心与知的权利,驱使了一宗又一宗隠私事,成了比刀还利,比子弹还要凶猛的武器。

而遗憾的是,许多人情愿把焦点放在被偷拍者的身体、姿势、情节,却鲜有人对偷拍者,在网络上行凶者加以鞭鞑。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婆兰爬之神,KELVIN LOK!

一个擦鞋擦到出汁,却一直此地无银三百両指自己不靠擦鞋吃饭,尤其不是翁诗杰支持者的婆兰爬客,在《当今大马》耍婆兰爬功,本来连阿武叔这个超级政棍也认为不值得理睬,但在卖博士的部落了解到,这个自称为奇云貉(译音)的婆兰爬客,竟然劝一群被蔡细历用一餐饭买回来的部落客必须醒醒,与他一起婆翁诗杰的兰爬,阿武叔才勉强到当今大马,看一看此婆兰爬客的文章。

经奇云貉的提醒,阿武叔才恍然大悟,原来阿武叔吃了蔡细历一餐,已被收买,罪过!罪过!以後天天跟谁吃饭一定要先问清楚是不是一餐饭就想收买我的人格,最好呢,学一学民联的手法,吃饭前先签约,保证不是收买。

奇云貉这个擦鞋仔婆兰爬客的文章,不看则已,一看吓得屁滾尿流,原本阿武叔还无知的以为他顶多只是一个和阿武叔一样,容易被收买的政棍界精英,岂料,当今之世,政棍界竟然出此英才豪杰,婆兰爬功夫挥洒自如,姿势如此纯熟美妙,叫人叹为观止,只惜没有照片,否则阿武叔定当下载印制,放在释迦牟尼佛像旁,天天早晚上香膜拜念诵:至高无上婆兰爬之神,婆兰爬喂婆兰爬,婆兰爬喂婆兰爬。

阿武叔和一群部落客,辛苦经营之下终於博得蔡细历一餐,从此成为蔡细历的宣传工具,这麽隐密的最高机密,竟然也难逃婆兰爬之神的法眼,可见此婆兰爬客已到神的境界,有料到!有料到!

尤其婆兰爬之神的高尚情操,令阿武叔羞愧不已,无地自容,因为阿武叔还要吃一餐才成为蔡细历的宣传工具,奇云貉不但没有要求一餐,甚至在翁诗杰也不削的情况之下,不求任何代价的自动献身伸出双手三根手指,婆呀婆兰爬!

各位兄弟姐妹记住了,像这一类的婆兰爬手法,才是有品味的高尚品牌,不会让人感觉到被收买,让你在政棍界更充满自信,更受爱戴,不像一般俗不可耐的下三滥捧大脚手法,姿势容易伤到身体,也容易伤害名誉,奇云貉婆兰爬功,让你婆兰爬的手法身形矫捷,美妙无比,而且不焦,不燥,不会太甜,不会太酸,不会太苦,对身体名誉都有益,日练三招,可以延年益寿,辟邪除魔,政棍小人不近,官场得意。今天开始,大家一起学“奇云貉婆兰爬功”啦!电话:XXX。(对不起,未有联络电话!)

奇云貉婆兰爬之神呀!阿武叔成为政棍多年,一直无法出人头地,今日看了你的奇文,茅塞顿开,愿追随您的门下,还望你夜夜托梦,传授婆兰爬功和心法,让阿武叔将您的婆兰爬功发扬光大,请接受弟子一拜!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我的情人节礼物

阿武婶还真浪漫,在情人节送了个让阿武叔感动的礼物。

那是一把木梳子,梳子上刻了“相思”两个字,制造商为它取名叫“相思梳子”。

相思梳子的包装,附上一首诗:

如果我是你心爱的梳子
让我就像一把梳子
梳理着你为爱分岔的心事
我只在乎能够在你手中
整理一缕的情丝

让我就像一把梳子
装扮你被泪水打湿的样子
我不在乎你是否注意我
这样默默爱你的一种方式

如果我是你心爱的梳子
我愿意跟随一辈子
当你寂寞
在你耳边陪你渡过漫长的相思

如果我是你心爱的梳子
我情愿跟随一辈子
日日夜夜
永远就放在你的左右

无言的爱就算无法开始
只愿让我疼你一生一世。

阿武叔收到这个情人节礼物,真的很感动,感动阿武婶已发现阿武叔少了一半头发的头,感动这个相思木梳的制造商,真的很有脑。

点给情人的情人节的歌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Who travelled in and out my door
I'm glad they came along
I dedicate this song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To all the girls I once caressed
And may I say I've held the best
For helping me to grow
I owe a lot I know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The winds of change are always blowing
And every time I try to stay
The winds of change continue blowing
And they just carry me away

To all the girls who shared my life
Who now are someone else's wives
I'm glad they came along
I dedicate this song
To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To all the girls who cared for me
Who filled my nights with ecstasy
They live within my heart
I'll always be a part
Of all the girls I've loved before

The winds of change are always blowing
And every time I try to stay
The winds of change continue blowing
And they just carry me away

To all the girls we've loved before
Who travelled in and out our doors
We're glad they came along
We dedicate this song
To all the girls we've loved before

To all the girls we've loved before
Who travelled in and out our doors
We're glad they came along
We dedicate this song
To all the girls we've loved before

把渣滓当情人节礼物的白痴部长

新班底大道PJS2往吉隆坡方向的收费站拆除,再次显露官爷黔驴技穷,掩耳盗铃的白痴本色。

不知道是不是风水问题,任谁担当马来西亚工程部长一职,上帝一定会给他換一个家禽的头脑。

白痴部长说,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政府决定拆除新班底大道的收费站,真的是比智障脑残的人还要废的头脑。

智障的都知道,真心减轻人民负担的话,应该是废除全国收费站,而不只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废除一个本来都没有甚麽人路过的收费站,却自圆其说为以民为本,把人民当白痴。

智障的都知道,废除那个平时少人问津的收费站,得益最大的不是附近居民,也不是大道使用者,而是大道公司,因为未来30年“保证赚取”的盈利,全部得由政府一朝赔足,一朝胜万年呢!

智障的都知道,只有白痴部长不知道,大道收费造成的民困,不只是甘榜美丹、甘榜拿督哈仑和灵南成功花园的居民,而是有收费站的地方就有民困,蒲种被5个收费站包围,难道不叫困?猪脑才不认为这是民困。

只拆除一个乏人问津的收费站,就想赢得体恤民困的美名,猪脑等久一点啦!果真不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而是为了体恤民困,那就拆除所有城市內收费站吧!

新班底大道由於路线让人感觉到付费真白痴,阿武叔唯有在下雨天塞车时才情愿一当白痴给点钱大道公司花,而刚好就是被拆除的那个收费站,平日是阿武叔宁愿塞车也不会付费当白痴的。

真没有想到猪脑也会有精明之处,还懂得把渣滓包装成礼物,在情人节这天送给人民,工程部长应获颁予白痴中的超级大白痴奖,有没有人愿意报效奖杯?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潮州屁股,海南风

朋友问起阿武叔的籍贯,阿武叔一贯一脸粛穆回应:“屁股红红的!”然後总是引起朋友一阵笑:“潮州人!”

世界各地华人都调侃潮州人脚床安安(潮音:ka c'ng ang ang,屁股红红),潮州人也乐於在人们的欢笑中,自嘲屁股红红,从来没听过潮州公会认为这是对潮州人不敬而要求调侃者道歉。

世人之所以说潮州人屁股红红,大概是因为在潮语,人(nang)与红(ang)音韵相近,讲起来顺口溜溜,纯粹开玩笑,绝无贬损之意。

然而,阿武叔从小接受潮州人屁股红红之说,却有一个与海南人有关的典故。

童年的阿武叔住在乡下,讲得一口流利的海南话,全拜邻家海南籍童年玩伴所耳濡目染,那古那古的腔调,连海南人都说讲到“惹然”(海南话,一模一样的意思),只惜少年时期开始离乡流浪,再没有对讲海南话的对象,海南话因此随风飘逝,大多已忘记。

童年玩乐时,屁股红红是乡下潮州仔用来讲海南仔的,还记得那首自创的潮州歌谣:

飞机放炸弹,
炸着(中)两个海南人,
入炎囊(跑进茅厕內),
放甘虫(疴出一肚子蛔虫),
脚床(屁股)红红。

有一天,小阿武叔正兴致勃勃对着邻家海南仔唱此歌谣,被父亲听到,提起一根电线把阿武叔的屁股打到红红,此後海南仔就反过来唱阿武叔:“潮州人,中打到屁股红红!”

那实在是令人缅怀的日子。

“海南癫”,“海南风”,“人不是人,鬼不是鬼”,“BONG KANG”,也是顽劣孩童时期回骂海南仔的话语。时光荏苒,红红屁股夹着海南风,飘逝了童言无忌,纯朴不知忧愁的童年。

长大以後来到都门,听到傻仔医生讲一句“好像海南鬼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搞到海南会馆群起轰炸,最後必须当众道歉了事。

而今,李碧真也发挥阿武叔般的童真,大庭广众讲了一句:“十个海南九个癫,我是第十个发神经。”也差点被海南人的口水淹盖,赶快惺惺然道对不住。

大人与小孩,就是如此分別。

其实,由於孩童时期与海南仔的交情,阿武叔虽然也唱过李碧真的海南歌,但阿武叔绝对不赞同海南人不是癫就是神经病,至少至少,童年的海南玩伴,真的很可爱到阿武叔今天突然深深想念。

马华前总会长陈群川解脫囹圄之後,阿武叔曾有一面之缘,那柔软到让人感觉舒服的手掌心,那谦虚有內含的说话态度,提到梁维泮恩愁时泯笑的风范,阿武叔深深钦仰,这个海南人真棒!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向沈慕羽最後致敬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送沈老一程,感谢您的一生!

Monday, February 9, 2009

三国明月,今日元宵


网际网络未盛行的年代,阿武叔便已经是电脑游戏高手,敢称身手不凡,後来一场几乎暴毙的经历,阿武叔才从电脑游戏世界急流勇退,从此不敢再碰高难度电脑游戏。

没有遗憾的是,受到暴毙惊吓之前,阿武叔经历2个月几乎不眠不休的连年厮杀,已经征服《三国演义》长篇电脑游戏,称霸全中国。

听说《三国演义》电脑游戏後来已经发展成美术画面和情节更加精彩的网络游戏,许多人经过连年征战,还陷於苦战之中,听得阿武叔心痒难搔,却仍痛下决心不踫,以免暴毙。

《三国演义》电脑游戏的精彩处,在於极度精彩的刻划人性,深入的描绘出战场上摸不着,看不清的人性,紧紧扣住人心。这也是让阿武叔每日不吃不喝沉迷在游戏中东讨西伐之後,在某个凌晨天旋地转扑倒在地的原因。

变天,在游戏里只是家常便饭,苦心栽培的身边猛将,会在胜利近在眉睫时,突然窝里反改变颜色,原本以为前来助阵的援军,也会突然改变颜色,倒戈相向。

领兵出征的将领,除了平日必须练兵喂马,还必须懂得如何拉拢猛将,并确保本身阵营的大将,不会在战场上反过来咬自己,所以,奖赏、贿赂、婚娶、升迁、粮草充足、造谣、远交近攻,都是《三国演义》游戏內的必须常用的策略,治水有方,解除民困,也常常是征兵的最有效良策。

某些将领只须犒赏马儿数匹,便足以令其誓死卖命,某些贪官则尽管平日补给丰衣足食,甚或赐婚当驸马,也依然临阵叛变,令人摸不着头脑。

有些人变节是为了女人,为了利益,为了官位,有些人变节是为了家庭情义,有些人变节只是为了一口气,有些人变节,永远不知道是甚麽原因。

有人变节後,可以成为万古豪杰大英雄,有人变节则成了遗臭万年的汉奸走狗,命运虽然不同,却没有甚麽新意。

政治和电脑游戏一样,令人沉迷之处,在於许多尔虞我诈,分分合合,令人惊叹的情节和手法,不容易抽身而退,三国时代如此,今日也是如此。

霹雳州变天的情节,只不过在重演恒古至今仍然轮回的政治把戏。

加巴星与安华的关系,从政敌到成为其辩护律师,再转变成为盟友,然後再度决裂,也只是印证了《赤壁》电影里的经典对白:“今天我们联手退敌,明天我们又成为敌人了!”

今日元宵,天文家说可以看到52年来最圆的月亮,月圆月缺,终究是同一个月亮,曾经照亮三国,至今一样的运转,一样借助太阳的反射,给人间带来许多遐想。

如果月亮绕着地球运转是不变的定律,如果政治的玩法从三国时代到现在也是不变的定律,像阿武叔这类的政棍,面对变天时的哀号狂嘨,真的,并没有甚麽不一样。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原本不属於自己的东西,失去了也会痛苦

阿末在路上行走。

前面走来一个老头,突然倒地。

阿末趋前扶住:“阿伯!你怎麽了?”

老头手按胸口,口吐白泡:“我不行了,跟你有缘,这包东西送你!”

语毕,老头抽搐,双眼翻白,心脏病发瘁逝。

阿末召警把老头送进医院停尸间後,打开老头所给包包,发现里面数十粒亮晶晶的钻石。

阿末伸伸舌头,心跳加速十八倍。

“老头说给我,无功不受禄,凭甚麽给我?应不应该还给他的家属?”

昱日,阿末发现藏在衣柜底下的整包钻石不翼而飞。

阿末气极败坏,暴跳如雷,翻遍一屋墙瓦,还不甘愿,翻到天黑,还在翻一遍又一遍。

老婆从外家回来,阿末追问:“是不是你拿了我的钻石?”

老婆变脸:“哦!你还藏了钻石吶!怎麽老娘身上从不见你挂上铜片铁片?”

阿末一巴掌盖下去:“去你娘的,老夫没心情跟你瞎扯,你把钻石藏到那里去?”

老婆不甘被巴,顺手拿起桌上的手提电脑丢过去,丢到阿末身後的电视机,电脑和电视机一起希巴烂,还冒起浓烟。

阿末七孔生烟,拿起桌上的花瓶,砸在老婆的头上,头破血流之後,赶紧把老婆送进医院。

去到医院,老婆失血过多呜呼哀哉!

阿末向警方自首後,警方以误杀罪名提控阿末,控状上的犯罪动机写着:为了一个未证实是否存在或属於谁的钻石。

本来不属於自己的东西,突然失去也会感觉到痛苦可惜。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那不是青蛙


吡叻州波打区州议员纳沙鲁丁才负心琵琶別抱不久,马上悔恨回心转意重投巫统怀抱,神乎其技的跳槽功不像青蛙,青蛙不可能跳那麽高,不可能跳那麽快。

阿武叔想了很久,只想到两个形容词来形容这个蛙坛怪杰,此蛙若不是具飞簷走壁特异功能的神蛙,必是学得一身障眼法神术的老千蛙。

谁还敢再说井底蛙没有见识,己丑年後的青蛙,也能插上翅膀飞了。

人家都以为青蛙只会跳,原来我们才是井底蛙,纳沙鲁丁让我们开了眼界,青蛙还会飞哪!

外面的世界太阔,不插上翅膀,几时才能海阔天空任翱翔?只要飞得起,身价也马上不一样。

神蛙一飞,当然就有比较多东西吃,吃饱饱的日子才舒适,別扮清高了,有得吃你就吃,对不起祖宗被人看不起只是小事一桩。

青蛙飞吧!虽然一插上翅膀,你很快就会掉回地面去,摔破肚皮。

女蛙许月凤如果真的支持国阵,阿武叔求你不要加入马华,也恳求马华不要接受许月凤,因为这只会害了马华,人民会对马华更加反感。

不过,阿武叔愿付50令吉红包,跪求神蛙与另2只色蛙加入巫统。

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吡叻变天

初九拜天公之际,喧天炮竹声吡叻叭啦,结果传出吡叻变天。

说起来,吡叻州应该有比较多民联议员拜天公,国阵仅有一个马汉顺医生不知道有没有拜,结果天公反而给民联脸色看,天空开起泛起灰雾。

刚刚收到《愚公移山》涂医生的简讯,九洞州议员许月凤也已退出民主行动党,过年过节在吡叻州真是热闹。

马青署理总团长马汉顺医生是吡叻州唯一的马华州议员,看来他最牛气冲天,最後一支底牌已是同花,是不是同花顺,就看天公显不显灵了。

春意荡漾在吉打家乡

杀到亚罗士打,左起糊涂侠客、霞记、振国、ENG PAK、美馨、阿武叔、志忠。

夜袭十字港,左起陈志忠、糊涂侠客、王孙文、阿武叔夫妇、振国夫妇。



这或许是阿武叔在家乡度过最长的一次春假,不是阿武叔上岸了不用做,而是因为阿武婶的弟弟太兴奋了,春节第八天就春心荡漾娶老婆,阿武叔只好乖乖的,年初八喝喜酒,年初九拜了天公才回来。

过去十天,喜气洋洋的,没有网络磁场侵脑,没有政治丑态破坏心情,虽然实际年齡已经四十有三,感觉现在才四十,那零散的三岁就不用算了。

阿妈说,过年过节,最好不要生气,於是阿武叔尝试不要理政治,只是开台赌占那美,心情果然大好。

翁诗杰说的令波力拔克脑火的话,阿武叔当做是黄百鸣贺岁片的应节对白,民联那两个引起政坛新焦点的吡叻州行政议员,玩失踪,玩辞职,玩跳槽,玩补选,被形容成春天的青蛙到处跳,阿武叔却当它是春节的舞龙舞狮节目,做戏罢了啦!哗!好精彩。

朋友问吡叻州会不会闪电变天,阿武叔平淡的用英语回答:“Don't worry lah, they will settled one!”

舞青狮头的改舞红狮头,会不会比较好看?管你青狮头红狮头,最重要是能够赢得观众掌声,采青红包才会比较大包嘛,对不对?

男人四十,要是能够保持好心情,真的是一条龙,过去十天就是证明,阿武叔赢了亲朋戚友几百块钱哪!要是再赢多几千块就好啦,派出去的利是全部回本,过了年还可以再去沙巴州潜水,多好!

双溪大年同学会,25年後依然相聚。

过去十天,在我的家乡,吉打州的双溪大年,见了好多老同学,大家说起来,尖叫声四起,原来,从1984年离开新民国中,我们的同学会已经被称为离校银禧纪念,25年了哦!时光飞逝,真的是吓死人。

除了旧雨,新知也在吉打州会合,为这个新年增添喜悅,蒲种区团团长李韶彬特地赶到峨仑会合,一起品尝时下最流行的鱿鱼蕹菜,振国夫妇还有糊涂侠客也专程跑到亚罗士打与陈志忠密谈,內容全部与春天有关。
蒲种区团团长李韶彬杀到!

更厉害的是,接近午夜十一点半,接到振国的线索後,我们夜袭十字港,炸到吉打州新团长王孙文那边去,喝了他的几罐汽水,见了他可爱俊美到不怎麽像他的宝贝儿子,回去後才想到忘了派红包,又省回一点。

只是有一点,一直令阿武叔就是无法强颜欢笑假假开心,1984年中学毕业後开始到处闯荡,25年来,家乡的许多东西,还是一样,一样的蛙鸣蝉声,城市街上的树还是长不高,要找个荫凉的地方停车也难。

本来想高唱罗大佑写给苏芮的《一样的月光》,只可惜初一到初八都不能看到月亮。

一样不是不好,但25年後仍然感觉到家乡一样的落後,一样的没有进步,心里就想鸟,那些在大选时一直说要繁荣,要进步的人,这25年到底是干了甚麽鸟?

这是甚麽鸟?干了甚麽鸟?

幸好今天已经初十,可以暴点粗了!但一句暴粗又让一切还原,又恢复43岁了!

春节的心情也还原了,现在的阿武叔,既期待明年春节快来,又担心明年的春天太快来,很快就会老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