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8, 2009

求人不如求自己

《节录自2009年5月28日南洋商报登彼岸》

有一天,苏东坡与佛印禅师在杭州同游,东坡看到一座峻峭的山峰,就问佛印禅师:“这是什么山?”

佛印说:“这是飞来峰。”

苏东坡说:“既然飞来了,何不飞去?”

佛印说:“一动不如一静。”

东坡又问:“为什么要静呢?”

佛印说:“既来之,则安之。”

两人走到天竺寺,苏东坡看到寺內的观音菩萨手里拿着念珠,就问佛印说:“观音菩萨既然是佛,为什么还拿念珠?”

佛印说:“拿念珠是为了念佛号。”

东坡问:“念什么佛号?”

佛印说:“观音也是念观世音菩萨的佛号。”

东坡又问:“他自己是观音,为什么要念自己的佛号?”

佛印说:“那是因为求人不如求己呀!”


人生到处知何似,
恰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鸿飞那复计东西?

-----宋。苏东坡


人生似乎如梦,倏忽转眼即逝。凡事皆会过去,再努力回忆也无济於事。常人亦会过去,从暂时的分离到永久的別,谁都无法避免。

你人生中的一切,难道不像是泥上偶然留下的爪印吗?人总要往前走,日子总要过下去,你又有何办法能够留住那曾经拥有的一切?坏好迷悟都会过去。这才是最可怕的。

禅宗能让人得到的顿悟,但顿悟之后呢?人的各种执着心还是会泛起。所谓的高僧大德,只不过有过领悟的瞬间,领悟之后,依然只是一常人。他们的悟,如同泥上偶然留下指爪,而他们的生活,则是那只远去的飞鸿。

Wednesday, May 27, 2009

婆懒爬婆到出汁

望着他那张五十开外依然俊俏的脸,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弄到我太欢畅了,还喷了一桌子鼻涕和菜渣。

失态了,不好意思。

上次他说.....他说.....他说....(掩嘴笑到抽筋),

他说,他老大要当.....要当.....要当那个...........华裔第二副首相。(又掩嘴笑,弯下了腰)

这次,他说,(哇哈哈哈哈,等下等下,让我喘一下)他说...........

他说他老大告《号外周报》是为了捍卫民众权益,包括民联政治人物的权益。

太滑稽了,笑到我肚子痛。

毒烂事之十:猪脑当专才

阿武叔从事的是保险营销行业,为了提供客户更全面的服务,我们也代理汽车保险。

我们都知道,开得起马赛地宝马的人只占少数,平均每辆汽车的保费少於1千令吉,几十年来,国家银行都规定车险的总佣金不得超过10%,意味着每辆汽车能给代理带来不超过100令吉的佣金,一些接近报废车齡的汽车,车主若选择投保3号保,同样的工作可能只给代理带来7块半的佣金。

虽然不是很好赚,但服务周到时,往往讨到客户欢心,其他新保单就此签下。

所以,为了讨客户欢心,以前我们喜欢送些实用小礼物给客户,包括雨伞、锁匙扣、遮阳片等等。

相安无事了多年,最近一个疑团却困扰着普通保险代理界,送一把雨伞给客户,对人民会造成甚麽影响?对国家会造成甚麽损失?对保险业会造成甚麽不方便?

阿武叔用人脑来想,当然想不出个所以然,只是国家银行的猪脑专才,就是不想解开谜团疏通梗在胸口的一股闷气,害到咱们闷闷的很不舒服。

近年来,国家银行保险总监便陆续推行各种削减代理员福利的措施,从禁止保险公司提供代理国外旅游奖励,到国內旅游奖励也被禁止,再到禁止提供代理一切便利,包括上网费津贴、促销津贴、电脑津贴、推行电子保单给代理增添的电脑打印纸津贴,後来连送小礼品给客户也不可以了。

现在,国家银行问都没有问过代理商,便已铁定从7月1日开始实行,客户若选择自行向保险公司投保,即获取10%保费回扣,骑劫掉原本给予代理的佣金。

阿武叔的人脑转动得不比国家银行保险专才的猪脑,所以只能傻傻的问:“为何不干脆取消代理制度,就规定车主须自行向保险公司投保算了。”

隐隐约约好像听到猪脑专才说:“不可以!取消代理制度会造成至少5万人的生活失去依靠。”

我们的猪脑教育培养了不少猪脑专才,这些专才充斥在各政府部门,用着猪的观念提出一罗罗的猪政策,结果就是,把民间搞到猪竂般脏乱。

或许猪脑认为,给予自行向保险公司投保者10%的保费回扣,只会饿死5万代理,所有车主却可以多吃两餐,囯家富强就靠这两餐了。

车主们,7月1日开始,拿一天年假上保险公司排队为汽车投保吧!5万代理拿起屠刀改行杀猪去啦!

Sunday, May 24, 2009

马来兰岛民主义

(注:此稿经编者修改後刊登於马华蓝天快报2009年第2期,以下原文写於2009年3月30日巫统大会之後)

如果,England叫作英格兰,Ireland叫作爱尔兰,Holland叫作荷兰,Malayland应该叫作马来兰。

如果Iceland叫冰岛,Greenland叫青岛,Malayland也可以叫作马来岛。

Thailand叫作泰国,Malayland当然也可以称为马来国。

有一些马来人真奇怪,在这个太空时代,还在费神想把马来西亚改名。

当他国的太空人,为了征服太空而上太空,马来兰岛民主义守护者,只期望太空人把拉茶和印度煎饼带到太空便感到无上光荣;当全球国度在拼天空,拼网际网络,拼经济的时候,一小部份马来政棍组成的马来兰岛民主义者,声嘶力竭只想把Malaysia这个美丽的字眼,拼成Malayland。

当美国人都为首个黑人总统的领导感到骄傲时,马来兰岛民主义者,却建议立法限定只有马来穆斯林可以当首相及各州大臣或首席部长,把非马来人当成威胁。

这就是巫统党员的思维,还停留在林肯解放黑奴被暗杀的那个年代。

2004年圣诞节前夕,印度洋海啸发生後,一些心智未开的民众,接到海啸警报时,跑到海边等待观看海啸到来,这叫作不知死活;去年308大选政治海啸之後,巫统地位日渐式微,巫统的中央代表却一如既往的嚣张,拔剑、吻剑、废除马来西亚,建立马来兰、这情况也像到海边等看海啸的人一样,心智未开,不知死活。

巫统大会上,卸任巫统主席阿都拉巴达维,在告別演词上,语重心长劝勉巫统党员不要走回“旧秩序”(order lama),若继续奉行高压政治路线的马哈迪主义,将加速巫统的灭亡。阿都拉劝告巫统党员在维护马来人权益时勿奉行种族极端路线,歧视非马来人。

候任巫统主席纳吉,在巫青的开幕演词也一改当初担任巫青团长时的形象,鲜少触及种族主义,将本届大会的主题定调为“改革”。

然而,巫青代表的岛民心态,始终脑残不改本色,主张将马来主权 (Ketuanan Melayu)与社会契约(kontrak sosial)纳入国家教育课程,主张应把Malaysia改名为Malayland,提醒非马来人这是马来人至上的地方,甚至建议中央与州政府修改宪法,规定只有马来穆斯林能出任首相、州务大臣与首席部长。

安逸是组织的安眠药,没有危机感将把组织带入昏死的境界,巫统代表在308後依然处於安逸状态,坚称巫统没有失败,失败的是巫统以外的国阵成员党,於是巫统代表继续发表极端言论,以便在这个国家追求更安稳的舒适和安逸。

阿都拉大势已去,其言也善,但包括他的女婿在內,会不会听他的话是一个疑问,而候任首相纳吉想要改革巫统马来族群的思维,看来还得延续马哈迪未流完的眼泪。

毒烂事之九:考获11A还算不算是快乐的事?

一开始,我以为考到好成绩是件快乐的事,尤其是不论考甚麽科目都拿A的那种。

香港的佛爷也许会看得满头雾水,在马来西亚,甚麽都拿A的好成绩却是一件苦恼的事,成绩越好越苦脑。

当然,这里指的只是非马来人,考到好成绩的如果不是非马来人,就有天渊之别。

我的好朋友杨升通英年早逝,激发起他儿子更发奋图强,终於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考到11A的好成绩。

我以为他母亲看到儿子如此成绩,一定会很快乐,但他母亲今天摇了电话过来,语气让人感受到失望、颓丧、无助、悲愤,就是没有快乐。

我原本也以为考到11A叫着好成绩,但今天我迷糊了,那真的还算是好成绩吗?

他申请不到奖学金,借不到贷学金,没有能力出国留学,他是大儿子,还有2个弟妹要靠单亲妈妈养育,於是他申请进入预科班,以便省下一年时间进入大学,却被拒绝。

看来,11A和11B,也没有分别。

我曾经以为,读书就是要考到好成绩,今天才知道这是一个错误,马来西亚的优秀生太多,只会让政府为难,现在,马来西亚教育部亡羊补牢,忍住悲痛修改对策,求莘莘学子不要考到太好的成绩,可以拿A但不要拿太多。

期望我儿一定要好好求学,但大可不必考到11A,反正,老爸有能力的话,一样可以送你到外国读大学,老爸要是不争气没有能力让你出国,你不是马来人,还不是和考到11A的人一样不快乐。

写到这里,阿武叔也懵了,太多事,不是用脑就能了解的,听首歌吧!

罗大佑的《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无聊的日子总是会写点无聊的歌曲
无聊的天气总是会下起一点点毛毛雨
笼中的青鸟天天在唱著悲伤的歌曲
谁说她不懂神秘的爱情善变的道理
一阵一阵的飘来是秋天恼人的雨
西风将也追来像是个老规矩
给我一个不变的爱情不朽的温情
这样的事情我到底想不想
丢一个铜板 轻轻地盖着 猜猜她爱我不爱
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荒谬的世界总也会有点荒谬的乐趣
荒谬的天气总也会下点小小的及时雨
天空中一群群飞来的雁儿成群又飞过去
神秘的翅膀展开了像是梦幻的气息
一阵一阵的飘来是秋天恼人的雨
如此潇洒的幻想会不会来不及
砍去我那万能的双手给我一对翅膀
这样的事情我到底想不想(敢不敢)
摊开我双手问问我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陌生的人们会向你说点甜言蜜语
微笑的面孔隐盖了一层未知的暴风雨
墙上的镜子讥笑我如此幼稚的心理
熟悉的面孔隐藏了最难了解的自己
一阵一阵的飘来是秋天恼人的雨
刷掉多少我青春时期抱紧的真理
如果没有缤纷的色彩只有一片黑白
这样的事情他应该不应该
拿一枝铅笔画一个真理 那是什么样的字
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Friday, May 22, 2009

毒烂事之八:学马来文来做甚麽?

今早拜读《东方日报》蓝志锋的一篇报道,有一群自称“提倡团结”的部落客,发动“单一源流学校,单一语文;一个民族,一个马来西亚”的联署活动,质疑华小和泰米尔小学的存在。

这一批学多一种语言都懒,或者没有能力的人,又激起阿武叔心中的毒烂风,有一个问题阿武叔自问了很多年,今天就且公开问吧,看看有谁能够给阿武叔满意的答案。

除了在马来西亚搞政治,精通马来文还能够做甚麽?有甚麽行业可以靠马来文发达?

那天和董董在双溪龙吃晚餐也讨论过这个问题,点食物的时候,看到侍者皮肤黝黑,很像马来人,便用马来语和她点食物,可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她是外劳,听不懂马来语,要讲英语。

学会马来文,今天到马来西亚各城镇食肆用餐,也未必有机会用到。

最近阿武叔要请一个书记,收到很多电邮,面试了很多人,98%是马来人,2%是印度人,华人一个都没有。

面试的时候,发现到当中90%是大专生资格,讲起英语时,本来阿武叔这个SPM程度的都嫌自己太烂,没想到这些马来大专生更烂。

因为英语差,华语又不会,这些讲得一口流利马来文的大专生,当阿武叔的普通书记整理文件接电话都不配。

华校生和淡校生是很可怜的,除了必须学三种语文,还必须用不是自己最擅长的马来文学习其他如历史地理的知识,而马来学生只须学习两种语文,竟然也无法掌握好英语,甚至用马来文来作答的学科,也为了牵就马来学生的程度,搞到55分就可以拿A,最後搞到华裔优秀生满街都是,又申请不到奖学金,害到国家领袖现在伤透脑筋,不知道有甚麽办法可以减少优秀生。

这些不求长进,希望全世界民族和自己一样落後没鸟用的废柴,反对国人学习其他语文,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囯家领袖也拼死拼活维护马来文的地位,我其实是很迷惑的。

这些废柴和废柴的领袖,脑袋腐朽的程度已到了香烟合上的照片的地步,他们基本上都不学无术,虽然也会上网学人家当部落客,但是,连在谷歌搜寻全世界有多少人使用马来文这种华印裔小学生都会的事也不会,应该是因为只会马来文而看不懂吧。

美国出版的《世界年鉴和事件》统计显示,全球十大语文里,北京普通话的华语已经成为全球使用人口最多的语文,共有8亿7400万人,印度语以3亿6600万人排名第二,英语则以3亿4100万人位居第三,马来语,嗅都嗅不到。

大学生用马来文写毕业论文,毕业後发现马来文用不着了,商场上连马来人都不跟华人讲马来话,我们的大学教育,也只不过是种族主义的玩意而已,最重要是争取民族的心显得爱护民族高高在上,至於民族落不落後聪不聪明找不找到吃,根本都不是政治人物的问题。

曾经有一个马来女歌星说了一句,I sound stupid if I speak Malay,在她的族群里,几乎被口水浸猪笼,最後悻悻然道歉了事。

不论用甚麽语言来教学,一加一都是等於二,有人就是不愿意让人民用自己最擅长的语言来学习,而坚持认为用毕业後就不再用到的马来文,才算爱国。

新加坡的国语是马来文,但在新加坡,你不常听到马来文,新加坡照样比马来西亚先进。

阿根廷人以西班牙文为官方语言,澳洲人以英语为官方语言,奧地利全国使用德语,巴西的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喀麦隆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和法语,古巴用西班牙语。

马来文,真的使马来西亚光荣吗?

上苍保佑,署名Kijang Mas的部落客,以及参与联署的所有人,整个族群世世代代,千秋万世,只听得懂看得懂讲得懂马来文。

Wednesday, May 20, 2009

叶成万也可以当政治教练

听说印尼羽球名宿叶成万七月开始来马来西亚当教练,阿武叔激动不已。

大马羽总虽然成功开出令叶成万满意的条件,招揽到一个受羽球界尊敬的英雄成为马来西亚的教练,只是,大马羽总看来还是没有看到叶成万的真正优点。

2001年,全世界喜欢羽球的人都知道,叶成万拿下了世界冠军。但不是很多人知道,叶成万在镜头前激动向全世界展示世界冠军金牌的隔天,凌晨六点钟就起床继续训练,晚上十点钟闭眼就入睡。

没有想着如何庆祝,没有兴奋到不能睡,不因荣耀而忘了保持水准,忘了还要继续向前。

叶成万不是天才型球员,所以他的世界冠军梦想迟在29岁才实现,不像道菲,25岁之前已包揽奥运冠军,世界冠军,以及亚洲冠军於一身。

因为不是天生冠军,叶成万靠严格的自律以及坚持不懈的奋斗精神,赢得了世人的尊重。

和马来西亚第一个共和联邦运动会羽球女双冠军洪俪萍谈起叶成万,她也肃然起敬,她说,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闭眼就睡,是叶成、万当球员时期坚持的习惯,包括周末和假期,包括在印尼拿下任何赛会冠军的隔天。

马来西亚球员比较难做到像叶成万,因为马来西亚球员如果拿到世界冠军,国人会抢完他们的训练时间,一下去柔佛州签名,一下去吉打州签名,一下要接受电视访问,一下要接受报章访问,一下要给政治人物半路抢走,一下又要为补选站台。

像哈菲兹拿下全英赛冠军以来,一庆祝就庆祝了好多年。

马羽总只希望叶成万能提升羽球员的实力,阿武叔却希望国人包括政治领袖都能够学到叶成万的态度。

以前看叶成万和大马球员比赛,总希望他打输,但不管他打赢或打输,赛後都会打从心里向他致敬,这个人不骄不躁不会讨人厌,总是很努力的表现真正的体育精神,懂得争取却不会摔球拍,懂得嘶喊自我激励,却不会像吃了迷幻药般歇斯底里。

能学到叶成万的心态就够了,球员如此,全民如此,阿武叔也是如此。

希望马羽总珍惜这份机缘,既然请了人家当教练,就让教练自己决定教导的方式,让教练决定球员的庆祝方式,而不是让政治人物教导教练应该怎麽教。

Tuesday, May 19, 2009

一屁打过江

宋朝有一个大才子,名叫苏东坡。

苏东坡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却好练爱现。

尽管好练,对於人家的批评,苏才子却可以接受,怪不得留芳百世。

苏东坡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职,和江南金山寺只一江之隔,他和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经常谈禅论道。

有一天,苏东坡写了一首诗,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 端坐紫金莲


(注:八风指的是生活中的八种境界,称、讥、毁、誉、利、衰、苦、乐,这八种境界会影响人的情绪,故称为风。)

苏东坡非常满意这首诗,自以为修持有得,於是派遣书僮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好练一下。

佛印禅师从书僮手中接过看罢,拿枝笔批了两个字,就叫书僮带回去。

苏东坡以为佛印禅师一定会赞赏自己修行参禅的境界,急忙打开来看,却只见诗上面写了“放屁”两个字,不禁灰头土脸,无名火起,气冲冲就乘船过江去。

船未到金山寺,已见佛印禅师在江边等待,苏东坡远远就气呼呼霹雳叭啦骂了起来:“枉我一直酱崇拜你,把你当成知交,你不欣赏我的诗就算了,干嘛骂我?”

禅师若无其事的说:“骂你甚麽呀?”

船一靠岸,苏东坡就把“放屁”两个字拿给禅师看,脸已红过关公,而且已胀到好像鼓一样。

佛印禅师呵呵大笑说:“这那里是骂你。我看你说自己已到八风吹不动的境界,不是放粒屁试试看啰,那里知道一粒屁就把你吹过江来,还说甚麽八风吹不动。”

苏东坡惭愧不已,道歉了事之後,继续和佛印谈经论道做好朋友。

後人把这段趣事戏称为:“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

你有多好料,不必嘴上逞强,做得到给人家看才叫赞。

Monday, May 18, 2009

看谁呆得比较久

这是真的发生过的故事,如有雷同,那太不幸了。

马来西亚友邦保险公司以前的最高领导人,都是美国人。其中一个最高领导人,来马上任後即施行苛政,强调恐吓才会出精英。

一个每年都必须续约的资深代理社主管,一次在代理员大会上发表了对领导人不满的牢骚,被领导人听到了,叫资深主管进入办公室。

领导人说:“艾柏先生,你在公司里好像不太开心!”

资深主管说:“不开心也过了50年啦!”

领导人说:“你在公司服务了50年,应该知道我的权力包括取消一个主管的代理权。”

资深主管说:“先生,这里是马来西亚,不是美国。我想你并不知道,我在这里50年,看过很多像你这样高职位的人,表现比你好的都做不了几年,50年来,你这个职位换了几十人,我依然稳稳的站在这里。你不妨放眼看下去,看我们两人谁先离开这里。”

领导人应该是气到一粒大一粒小,却无言。

不到一年,公司政策改变,最高领导人的职位由本地人担任,美国人调走了。

那个资深主管,今天在公司还健在。

X X X X

以下故事,人物情节都是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某个政党的最高领导人,中选最高领导人之後即实行苛政,强调不必向任何人交代,唯有把有威胁的人逼走,党才能团结有尊严。

一个每三年都出来投票的基层领袖,有一次在部落格上发表对最高领导人不满的牢骚,被领导人看到了,叫基层领袖进入办公室。

领导人说:“波力,你在党内好像不是很开心。”

基层领袖说:“不开心都过了几十年啦!”

领导人说:“你在党内几十年,应该知道,我有绝对权力不委任甚麽职位给甚麽人做。”

基层领袖说:“先生,这里是马来西亚,不是缅甸。我想你忘记了,我在这里几十年,看过很多像你这样高职位的人,表现比你好的都做不了几年,几十年来,你这个职位换了很多个人,我依然稳稳的做我的基层领袖职位。你不妨放眼看下去,看我们两人谁先失去自己的职位。”

领导人应该是气到一粒大一粒小,却无言。

因为还不到三年,党内未举行选举,最高领导人的职位没有改变,但基层领袖下一届的职位肯定又是不战而胜,因为代表都是自己人。

X X X X

再来一则故事,人物情节也是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某个反对党的最高领导人,在一场政治海啸大胜,当上首相之後虽然实行了一些廉政,却开始骄傲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强调不论甚麽时候举行补选,必然大胜,还叫对手不必派人上阵了。

一个每五年都出来投票的选民,有一次在部落格上发表对新首相不满的牢骚,被新首相听到了,叫选民进入办公室。

新首相说:“Uncle,你在这个国家好像不是很开心。”

选民说:“不开心都过了几十年啦!”

新首相说:“你在国内几十年,应该知道,讲我坏话的都是走狗,讲我的对手好话的也是走狗。”

选民说:“尊敬的,这里是马来西亚,不是缅甸。我想你忘记了,我在这里几十年,看过很多像你这样高职位的人,表现比你好的都做不了几年,几十年来,你这个职位换了很多个人,我依然稳稳的每五年出来投票一次。你不妨放眼看下去,看你做首相比较久还是我出来投票比较久。”

我们都曾经年少

《歌词 一九八三》
  词曲:侯德建 演唱:侯德建
  
   
  我们都曾经年少
  什么都不知道 却只是爱笑
  笑爷爷和奶奶为什么会那么老

  我们都曾经爱笑
  笑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却笑得月亮都弯下了腰
  却笑得大家都莫名其妙

  我们都曾经年轻
  什么事都不相信
  什么话也听不进
  只是漫不经心
  小小的年纪
  却总是喜欢说曾经 曾经 曾经
  
  我们都曾经爱恋
  也曾相信什么都不会改变
  虽然我们也曾经哭泣
  我们的眼泪却曾经比蜜糖还要甜

  我们都曾经很穷
  总是两手空空 却更恋爱这一份轻松
  直到有一天
  我们开始有了一点点
  才发现样样都还差得远
  
  曾经有一天 早已记不得是哪一年
  我们开始喜欢说从前
  说起从前仿佛没好远
  想要说清楚 却又怕没时间

  说从前
  天总是望不穿的天
  路总是走不尽的远
  想要的总得不到
  却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抱怨
  
  那时候 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危险
  那时候 我们只知道拼命向前
  那时候 我们的汗水曾经比海水还要咸
  
  想当年 我们曾经一起渡河 也曾一起过桥
  说从前 我们曾经一起上学 也曾一起坐牢
  
  我们都曾经一齐东征西讨
  也曾经就快要一起走到
  
  想当年 谁不是
  为了理想而理想
  
  说从前 谁愿意
  为了抬杠而抬杠
  
  想起当年 谁又不是
  站在不同的立场 望着相同的方向
  
  说到从前 谁又愿意
  只是为了不一样 就拼了命的不一样
  
  回想起当年
  没问完的问题很不少
  只是到如今
  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
  
  关于我从何处来 要往哪里去
  关于可去不可去 能来不能来
  关于有与没有 以及够与不够
  关于爱与不爱 以及该与不该
  关于星星、月亮与太阳
  以及春花秋月何时开
  关于鸦片战争以及八国联军
  关于1840 以及1997

以及关于曾经太左而太右
  或者关于太右而太左
  以及关于曾经瞻前而不顾后
  或者关于顾后却忘了前瞻
  以及或者究竟关于哪一年
  我们才能够瞻前又顾后
  或者以及关于究竟哪一天
  我们才能够不左也不右
  
  一次 再一次 永远 总是
  同样的故事演了再演
  
  同样的叮咛,劝了又劝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
  总有一天
  我们会把所有的栏杆拍遍
  
  只是不知道 那究竟要等到
  哪一年
  哪一月
  那究竟要等到哪一天  
  ---------------
  
  一九八三年九月于新疆
  九月七日于石河子
  侯德建

新鞋子旧鞋子


(老人家):
新鞋子还没有缝好以前,先别急忙着把旧鞋子脱,

旧鞋子还没有穿破以前,先别急忙着把新鞋穿上,
老先生老太太都这么说呀,从前的生活就是这么过,
老先生老太太都这么说呀,现在的孩子们不会过生活。

(年轻人):
旧鞋子穿过了留它干嘛?还不如光着脚凉快得多。

新鞋子缝好了不穿为何?等等等过两年又穿不下。
小弟弟小妹妹都这么说呀,青春的好年华不能错过,
小弟弟小妹妹都这么说呀,老先生老太太他们太罗嗦。

(合唱):
旧鞋子还不是新鞋穿破,新鞋子也会有穿旧的时候。

老先生老太太也这么说呀!青春的好年华也不能错过。
小弟弟小妹妹也这么说呀!新鞋子旧鞋子都是过生活。

上一篇文章提到甘地丢鞋子的故事,又让我想起一首背熟了25年的歌,1984年侯德建的作品--《新鞋子、旧鞋子》。

政局纷乱的现在,或许这首歌会撩起许多人的想像空间。送给大家。

那年我18岁,在双溪大年新民中学读中五,常常穷得只能穿破鞋,上学穿没有鞋带的破鞋,平常穿V型日本拖鞋,总是穿到套住鞋垫的头带断掉为止。

虽常两手空空,也辛苦筹钱买了这个卡带专辑,而且是正版的,一直保存了21年,直到新车子找不到工具听卡带,才不知道藏到那儿去了。

我记得专辑里面有一首很长的作品,侯德建是用朗颂的,“.......我们都曾经爱笑,笑甚麽自己也不知道,却笑得月亮都弯下了腰,却笑得大家都莫名奇妙。........我们都曾经很穷,总是两手空空,却更爱那一分轻松.............,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只希望到时候,我们依然爱笑。”

写到这里,不自禁的想起25年前的君伦,我记得那年,在SP的Taman Melati,“热裤小姐”风波之前,我向她推荐了这个专辑。

18岁听新鞋子旧鞋子,真的不懂侯德建在放甚麽屁,只在农历新年穿旧鞋时自我安慰。

43岁重看歌词,心情,突然难以言喻起来。

25年前,对新鞋子,新生活,充满殷切的盼望。

25年後,对旧鞋子有一点怀念,对旧生活有一点怀念,对一些故人,十分想念。

虽然回不去了,却终於知道侯德建在唱甚麽了。

那真的叫做生活。

Sunday, May 17, 2009

他们都不是甘地


上篇写了甘地的一宗家事,有人联想到政治事,今天干脆就写甘地的另一件事,不必瞎猜,就是要说政棍的事。

大家都应该知道在印度搭火车是怎样的一回事吧!

有一天,火车已经缓缓开动,一个迟到的乘客匆匆跳上火车,情急之中不小心,掉落了一边鞋子。

火车当然不会停下来给人捡鞋子,跳下去捡的话又肯定来不及了,这人尴尬片刻,便急忙把另一边鞋子脱下,朝掉鞋子的方向用力丢过去。

车上有人问他为何如此做,这人说:“鞋子掉了一边,已经没有用了,捡到一只鞋子的人也没有用处,倒不如让两只都还在一起,不管谁捡到它都还可以拿来穿。”

火车上有人问起这人的名字,这人说:“我叫甘地!”

鞋子掉了一边之後,作用和价值已失,甘地脱下另一边丢过去,还原了鞋子的功能和价值,虽然受惠的已不再是自己,虽然自己的损失也已无法补偿。

甘地的一生就是如此,不想自己的损失,只顾及别人是否得到好处。

308霹雳州政权更迭时,国阵掉了一只鞋子,千方百计只想冒险跳下火车捡回鞋子。

许月凤及另两个公正党议员成为支持国阵的独立议员後,霹雳执政权又拱手让人,民联掉了一只鞋子,也千方百计只想着如何冒险跳下火车捡回鞋子。

解放黑奴的林肯最终被暗杀,解放印度的甘地最终被暗杀,於是,没有人愿意解放霹雳。

大家都说,鞋子是我的。

於是,一人死抱一边鞋子,留下僵着的人民。

Friday, May 15, 2009

如果你是对的,何必生气


印度圣雄甘地虽然已到圣雄阶级,却原来偶尔也会和老婆顶顶嘴。

有一天,甘地两夫妇为了一事件闹意见,甘地夫人讲不过甘地,气嘟嘟耍起脾气,用力把房门关上,发出巨响。

圣雄就是圣雄,没有因此火冒三千丈,默默在房门外静站了很久。

等到甘地夫人终於走出房门,甘地平静的说了一句:“如果你对,你无须生气,如果你错,你无权生气。”

英语的说法比较传神:If you are right, you don't have to be angry, if your are wrong, you don't have the right to be angry.

Wednesday, May 13, 2009

莫因忿怒及仇恨,诅咒希望他人痛苦


慈经

欲获得寂静的善行者,应如是修学:堪能、诚恳及正直,谦恭、柔和与不慢。
What should be done by one with skill in good, the state of peace to have attained is this: He should be capable, upright, perfectly upright, obedient, gentle and not proud.

知足、易供养,少世俗务,生活俭朴,诸根寂静,谨慎和谦虚,不攀求於俗家。
Contented, easily looked after, with few duties, simple in livelihood, serene in senses, prudent and modest, not fawning upon family.

不应做任何违戾事,免遭其他智者所谴责。愿一切众生皆幸福,安稳和快乐。
He should not do even the slightest thing, which other wise-man might deplore. (He must contemplate thus). May all sentient beings be cheerful and be endowed with happy and secured life.

凡有生命者,若强、若弱、若长、若大、若中、若短、若粗、若细,尽一切无馀。
Whatever living creatures there be, with no exception, weak or strong, long, huge or middle-sized, or short, minute or bulky.

或可见或不可见,或远或近,或已生或未生,愿一切众生都快乐。
Those seen (visible) or those unseen (not visible), those who live far or near, those who are already born or to be born. May all these beings be happy.

不要欺骗他人,或於一切处蔑视任何人,不应出於忿怒及仇恨而诅咒希望他人痛苦。
May no one deceive another nor despise anyone in any place, through anger and hatred. May not one desire suffering for each other.

对一切众生应修习无限的慈爱心,犹如慈母用生命保护自己唯一的儿子。
Just as a mother would protect her baby, the only child with her own life, even so towards all beings, let one cultivate the boundless spirit of love.

让无限的慈爱心遍照於十方世界,上、下、右、右,不受阻扰,不怀仇恨,不抱敌意。
Let thoughts of boundless love pervade the whole world, above, below and across without any obstruction, without any hatred and enmity.

无论站着、走着、坐着、躺着,若不昏昧,应确立此念,能如是住者,即云“梵住”。
Whether he stands, walks, sits or lies down, as long as he is awake, he should develop this mindfulness. This, they say is the Brahma (holy) living.

不陷於邪见,具有戒德,具有智见,及断诸贪欲,当决不再入母胎。
Without resorting to (false) views, being virtuous, endowed with insight, removing greed for sensual pleasures, he will surely come never again to be born in any womb.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Sunday, May 10, 2009

民联的匿名支持者很流氓

网络上,有很多匿名老鼠。

以今天民联的声势,奇怪的是仍有许多支持者还需要自我鬼祟。

以民联如此强调不要贪污,不要暴政,不要滥权,不要乱捉人,不要炸蒙古女郎的作风,难以想像支持者却极度文字暴力,网络行凶,民联强调要公平,要清廉,要效率,要各族一视同仁,这些鬼鬼祟祟的支持者,却污言秽语,霸道无礼,行为和炸死蒙古女郎者无异,和烂仔流氓无异。

希望亲民联的领袖以及博客,能够和我一样谴责匿名匪类。

请到这一篇文章,以及这一篇文章,看看支持民联的匿名匪类,如何大庭广众干下暴行。

卫塞节浴佛的由来


释迦牟尼佛降生人间,于四月初八日,诞生之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走了七步,口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之后就恢复一般婴儿的常 态。

就世间的常态而言,婴儿出生时哇哇大哭后,接着就是洗澡,当佛陀初降生时,亦是如此。

所以,为纪念佛的诞生,才有“浴佛”的仪式,但浴佛是有 其代表意义的。

佛陀出生后在被沐浴之前曾走了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个“我”并非指五蕴假和的肉体,而是指我们人人本具的佛性,可是因为还未实证,所以只是宣告:“佛性将因为我的出现而被一切人所知!”所以说“天上天下唯我”。

《法华经》上说,佛陀点尘劫以来,已经 来此示现无量无数次了,《梵网经》依别教义亦说,佛陀已经来此世界八千返了,这次之所以再来,是因为以前的佛法都灭尽了,所以只好再来示现弘扬一次。

佛向世人宣告完毕他的任务之后,就恢复为一般小儿的常态而被洗浴。所以,浴佛所代表的意思应是:“从这时候开始,我将走向成佛之路”。洗这个身体其实正是洗出佛陀的慈悲、洗出佛陀的示现、洗出佛陀想告诉我们的“佛性”,这正是“浴佛”的深义。

Friday, May 8, 2009

乱人的故事

小女儿问阿武叔,为甚麽霹雳州议会那麽乱?到底谁才应该做议长?

阿武叔正烦躁,就叫小女儿自己上网找。

小女儿嘴嘟嘟说,她不知道要怎样找。

阿武叔烦不胜烦,随口就叫她到谷歌搜寻。

大约过了一句钟,小女儿打印了一篇文章过来。

阿武叔问她怎样找到的?

小女儿说:“我也忘记了,总之就是很乱很乱!”

文章如下:

一位自杀者在他的遗书里讲述了他自杀的原因,听起来实在让人头痛。

遗书这样写道:

我和一个寡妇结了婚,她有一个已成年的女儿,我父亲跟我妻子带过来的女儿结了婚。所以我父亲就成了我的女婿,女儿就成了我的后母,我管父亲叫爸爸,而我父亲也管我叫爸爸;我女儿管我叫爸爸,但我却管她叫妈妈;我还得管我妻子叫姥姥,因为她是我后母的母亲。不久我女儿,也就是我后母生了一个儿子,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也得管我叫姥爷,因为他也是我的外孙。

后来我妻子,也就是我姥姥生了一个儿子,他是我后母的弟弟,我是他的外甥,所以儿子管我叫爸爸,我管儿子叫舅舅。

另外我是我妻子,也就是我姥姥的外孙,同时也是我姥姥的丈夫,所已我也是我的外祖父。又因为我妻子是我的外祖母,我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舅舅是我的弟弟和我女儿的弟弟,所以我……

我的天哪,这么复杂的关系实在让我伤透了脑筋,我只有一死才能得以解脱。

政棍的孩子,你学好好来

政棍的孩子,你要加倍的努力
年纪轻轻的时候,吃点苦不用紧,好过长大以後被人欺负

首先,你一定要背熟黄舒骏的少年狂想曲里说的
要精通数学物理,将来拿个诺贝尔奖学金,
还有英文一定要流利到吓死你
还要多念哲学、历史、社会、经济
政治、法律、心理、健康、教育
以后才能在电视上和别人骂来骂去

虽然这首歌的背景,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台湾
但今天马来西亚的政治文化,已经变成二十多年前的台湾
议会已经变成拿来吵架的好地方

政棍的孩子,今天你有看到霹雳州议会的情形吗?
紧紧记着,好好学习
这就是先辈教育你们的方式
他们打生拼死,就为了你们这一代,
能有更轰轰烈烈,青出於蓝的议会方式

孩子你要记得,马来文一定要学好好来
虽然长大後找吃没有甚麽用到
在马来西亚搞政治,马来文一定要好到可以狡辩的境界
这样才可以像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样
把议会搞到轰轰烈烈,全球关注
当然,如果甚麽语言都会一点那就更好
偶尔抛几句英语,淡米尔语,广东话,潮州话
狡辩就会变得比较有理,比较有趣

政棍的孩子,要好好的锻练身体
降龙十八掌、蛇形刁手、醉拳、乾坤大挪移,都要学一点
以後才能在议会里面,连人带椅把政治敌手抬走
说不定,以後你们的议会,还得拿椅子跟別人丢来丢去
不多练点力气,将来怎样搞政治?

政棍的孩子,赶快把书读好来
考到好成绩,将来可以赚多多钱
赚了钱,搞政治才可以请多几个保镖,保护自己的安全
就算请了保镖
有能力的话
就买几件避弹衣吧
我不确定以後你们的政治文化,会不会发展到用子弹的程度
但小心一点还是比较好

政棍的孩子,你的父亲这样教你搞政治
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会把这样的搞政治方式发扬光大
以後,你的孩子读历史的时候,一定会读到你。

Wednesday, May 6, 2009

这篇文章,送给说要改革的领导

以下文章,转贴自小女悠悠的部落,她从书本上读了此文章,很是喜爱,便贴在部落欣赏。

有一个卖米的商人,他的粮仓里常常有老鼠来偷吃他的米粮,令他非常苦恼。

于是,他买了一只花猫,把它养在粮仓,并保证只要它能捉到老鼠,就会给它奖赏。

第二天,花猫捉到了一只小老鼠,把它交给主人。主人把吃剩的鱼骨头丢给花猫,说“大老鼠吃了我较多的米粮,小老鼠吃得较少,捉十只小老鼠也比不上一只大老鼠的贡献。所以你的功劳小,只能吃鱼骨头。”

第三天,又有一只小老鼠来偷米粮。花猫心想:“捉了它也不能领功,只能吃别人剩下的鱼骨头,不如把他养在粮仓里,等它肥大时才把它交给主人。”

于是,花猫便任由老鼠在粮仓里偷吃米粮。

过了一段时间,这只老鼠吃得又肥又大,花猫便把它捉去见主人,说:“这只大老鼠吃了你大量的米粮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捉到它。”

主人见老鼠的体型像花猫那么大,非常高兴,立刻奖赏了花猫两条大鲤鱼,并鼓励它说:“你的功劳真大!希望你以后捉更多这样大的老鼠。”

从此以后,花猫继续在粮仓里养老鼠。大老鼠一只又一只地交给主人,米粮却一天比一天少,主人却始终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有时候我们容易被表面的东西所欺骗,以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我们要把事情弄清楚,不要一味的听信别人所说的话。

阿武叔评:

米商是政府,花猫是部长,老鼠是贪官。

就是因为花猫般的态度,贪污问题越来越严重,官僚问题越来越猖狂,政府永远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

米商是政府,花猫是政府部门的首脑,他们都不处理无功赏的小问题,只等小问题变成灾难时,才来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在政坛在官场,老鼠总是越来越肥,花猫总是领奖。

Tuesday, May 5, 2009

草禾刀点给阿武叔的歌

看着草禾刀传来的歌词,感触良深。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阿武叔才二十开外,血气方刚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四十开外再细读歌词的含义,又是另一番的滋味。

。。。。。多少义气风发的少年,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最后却变成了魔鬼。。。。。。

那少年是谁?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惊鸿一瞥
潮来潮去,洗去多少足迹,一切都是缘
多少人曾经轻轻掠过我的眼帘
多少人曾经闯入我的内心世界
多少人曾经用思念将我撕裂
多少智慧才能忍下我的离别泪

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静看人间 是与非
我们的祖先,在这土地繁衍,岁岁年年
多少人默默挥下他们的汗水热血
多少人只是贩卖台面上的谎言
多少人随时准备远走高飞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义气风发的少年,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最后却变成了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却响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惊鸿一瞥
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惊鸿一瞥

Sunday, May 3, 2009

总会长或政棍?

南洋商报今天报导,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盛传受招揽跳槽一事,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受询问时,很惊讶的这样回答:“是吗?哎呀!真是没眼看咯!”

政棍如阿武叔,就惯用这种语气。

Saturday, May 2, 2009

邓章钦不会和邓章耀对骂

某天有缘和民主行动党的雪兰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同台吃饭,阿武叔只顾着问:“您老弟现在干啥?”

邓章钦的弟弟邓章耀一定不知道阿武叔是甚麽水,问候他的目的,只是八卦想知道,不同政治背景的兄弟是如何相处的。

邓家老爸邓文业,是马华柔佛州惹美拉东区支会财政,育有三男二女,邓章钦是长子,现任民主行动党雪州双溪槟榔州议员,章耀是次子,前任槟州议会行政议员,曾任民政党青年团团长,若不是308反风高涨,差点就当了槟城州首席部长。

去年308大选,盛传邓章耀是槟州新首席部长的黑马之後,老爸从柔佛赶到槟城给次子助选,竞选雪州双溪槟榔州议席的邓章钦,不获老爸助选,却没有说老爸偏心,完全服从民主自由的胸襟,直叫阿武叔赞叹不已。

邓章钦说,虽然各奔南北,每年的农历除夕和清明节,一家必定聚首团圆享天伦。

阿武叔很想知道,邓家一家团聚时,会不会因为政见不同而互揭疮疤,一个骂“国震的走狗”,一个骂“民敛的流氓”,然後翻桌子掀起衣袖想打架,不欢而散。

但老邓说,他们一家和气到不得了。

他说,做为民主社会的一份子,应该懂得政治和家庭必须分开,家庭是很重要的,民主也是很重要的,一家团聚的时候,我们不会谈政治,我们都尊重彼此。

阿武叔就是欣赏这样的气慨,即使不同阵营,都应互相尊重。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对於邓章钦,阿武叔要用一个英文字来形容,Stubborn!

对於他坚持的理想和理念,很Stubborn的坚持,所以他敢跟老大争执,一度成为民主行动党里的独行侠,敢把州议会常规丢进垃圾桶,一度被驱逐出州议会。

尽管目前当上了雪州议长,民联声势似乎锐不可当,邓章钦说话也不会目中无人,给人感觉他不属於谩骂型政客,尤其他懂得尊重对手,说起政治课题总是就事论事,不会人身攻击,谈起敌对党马华时,除了分析马华的困境,也会称赞一些表现好的马华候选人。

期望邓章钦的风范,能够成为政棍界的典范。



蔡细历会跳槽吗?

阿武叔的律师朋友拿督汤木闲谈起律师生涯时,对於近乎普遍的离婚案件最感无奈。

汤木说,结婚的时候,爱到对方入骨,离婚的时候,恨到对方入骨。结婚的时候穿西装打蝴蝶结租马赛地宴请四方高喊饮胜,离婚的时候穿短裤穿拖鞋马赛地不租了,结婚时来喝茶的亲友连通知一声都没有了,结婚时包的红包也不退回给人了。

更离谱的是,结婚的时候甚麽都愿意给对方,离婚的时候一毛钱也不愿多给,还想尽办法敲诈对方,挖苦对方,最好害到对方没法过日子。

阿武叔从懂事开始,就有一个被某些人认为不可理喻的想法,如果我是提出离婚的那个人,我没有资格再结婚,我无意批评已经离婚者,却把这想法当着座右铭,若我没有能力维持一段婚姻,我无法肯定自己就有本事处理好另一段婚姻。

阿武叔成为政棍的这些年,也发现不少人的从政态度,和结婚离婚的态度是一样的。

加入某个政党的时候,就像结婚时一样,充满了希望,容纳这个政党的所有错,不允许別人批评这个政党的错,有些还大阵仗的号召数千支持者,轰轰烈烈的举行入党仪式,当着传媒面前声嘶力竭高喊,为了党,我愿意。

要离开这个政党的时候,也像离婚者一样,极尽破坏的本事,非弄到对方患上绝症不可。

阿武叔当政棍这麽多年无法升级,也是因为有一个被某些人认为不可理喻的想法,申请退党的人没有资格再加入另一个政党。

安华和现任首相纳吉一样,被列为阿武叔不尊重的人物之一,安华被开除後创立公正党,这种做法不叫着背叛,阿武叔能够接受的,但创立公正党後一直挖揭当时给自己丰衣足食,还贵为副首相的老巢疮疤,这种行为就有点下贱。

如果当时不被巫统开除,安华顺利当上首相,他会希望巫统倒台吗?

拉了这麽远,才讲到主题,阿武叔这条棍有点锈了。

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最近接受一家网络媒体The Nut Graph访问时直言不讳,确实有人献议他跳槽。

蔡细历承认,自从光碟事件之後,尽管仍被广大的基层支持,高层斗争角力却使他走到徘徊的十字路口。

蔡细历说,他的个性是,如果无法将被授予的角色扮演好,他情愿辞职求去。自他在2008年1月辞官以来,就有人多番献议他过档,惟他心里一再拒绝跳槽的想法。

辞职和跳槽是两码子的事,阿武叔情愿蔡细历最终即使被逼上死角而辞职,也是坦坦荡荡的说:“感谢马华这20多年来赋於我的责任,虽然大功未告成,但死角难发挥,唯有身先退。”历史将会记载,马华负了忠臣蔡细历。

蔡细历若是跳槽公正党或民主行动党,阿武叔保证体谅不会恶言相向,心里只会说,看来你也和陈仪乔、许月凤,没有甚麽两样。

无论如何,阿武叔坚信蔡细历不会为了权利而出卖尊严。

侵犯私隐的光碟事件爆发後,蔡细历夫人没有闹离婚,证明这家人维持婚姻自有一套,曾经说过的要百年好合,不是装出来的。

虽然被当成威胁百般被逼入死角,蔡细历也不退党,证明这人一向来所谓的爱党,所谓的骨气,不是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