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09

请投西巴丹岛一票

位於马来西亚沙巴州的西巴丹岛(SIPADAN),获提名竞逐最新世界自然界七大奇观。


按此,投西巴丹岛一票。

西巴丹岛是位於沙巴州东部的著名潜水景区,是马来西亚唯一的深洋岛,也是世界定级的潜水胜地之一,多次被评选为世界最佳的潜水场之一。


这是一座深海岛屿,面积约4万平方米, 从600米深的海底直接伸出海面,水下部分状如烟囱,又像一棵600米蘑菇,一柱擎天,仅菇头浮出水面。所以在西巴丹岛边缘,只要多跨出一步,水深就直接从3米变为600米。


初次在西巴丹岛潜水,由於初学,只敢在3米处游荡,每望向就在身旁黑压压的600米深处,就如同在高楼望下,岂敢向前跨一步。


西巴丹另有一个“海龟巢”的称号,只因这里的海龟数量,数全世界之最,下水之后,可以看到的不是一两隻海龟或几十隻鱼,而是同时最少都有20、30隻海龟以及成千上万的鱼,这些梭鱼甚至形成如颱风眼风暴,在海裡穿梭飞舞,让人目眩神迷。这就是马来西亚沙巴最傲人的资源,也是其被喻为最佳潜水场地的主要原因。

西巴丹岛的水下世界无疑是迷人的,由于水深处置分布可以看到从浅水岛深水形状各异的珊瑚,海葵,海绵,以及有成千上万条白鱼和苏君组成的巨大鱼群!


整个海底拥有近3千种不同种类的鱼类与数百种珊瑚生态,许多海龟更聚集到此蕴育小海龟﹔生物种类例如有身长超过1米的海龟,有成群的小丑鱼和隆头莺歌、娃娃鱼、海狼、狮子鱼、Jack Fish、与栖息许多小生物的倒吊珊瑚区﹔珊瑚暗礁的顶端平台约从水面下6公尺开始陡直垂降,而在平台顶端也藏匿着缤纷多彩鱼群如蝴蝶鱼、天使鱼、松鼠 鱼、boxfish、sweetlips和groupers鱼,偶尔也可看龙虾踪影。


梭鱼更是西巴丹一大重点。在这平均深度约10尺的潜点,总有上千隻金 梭鱼习惯于此觅食,成群结队席捲而来,形成一股金梭鱼风暴,相当震撼。而无攻击性的鎚头鲨和礁鲨也经常于水深约16尺的巨型软硬珊瑚区穿梭。


夜探鹦鹉鱼睡觉,是潜水者最爱的活动之一

Sunday, June 28, 2009

莱斯雅丁,橘生淮北而为枳?

《晏子春秋》记载: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吏二人缚一人旨王。王曰:“缚者曷为者也?”对曰:“齐人也,坐盗。”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晏子避席对曰:“婴闻之,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味实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

大意是说,晏子代表齐国访问楚国,获得楚王赐酒相待。

酒喝乾之後,有两名官吏绑了一个人到楚王面前报告。

楚王问:“绑住的是甚麽人?犯了何罪?”

官吏回应说:“捉到一个齐人,犯了抢劫罪!”

楚王转身望向晏子问道:“你们齐国人都爱打抢的吗?”

晏子站起身来回答道:“我听说,橘子如果种在淮南,就会成为味道甜美的橘子,如果把橘子迁到淮北去种,就会变成味道酸苦的枳子。橘子和枳子,叶子果实完全相似,只是味道已变质。这其中到底有甚麽原因呢?其实,那是因为淮南淮北的水质和土质不同。齐国人在齐国从不做强盗,一到了楚国却去打抢,会不会是因为楚国的风气,容易让好人变坏人?”

橘子味道甜美,而枳(又名枸橘,俗称臭橘)果肉少味酸。橘和枳都属于芸香科,但不同种,橘不会变成枳,古人观察不周,因而造成误会。後世因此以“逾淮之橘”成语,比喻一个人在环境改变之後,本性也变质了。

拜读中文报界前辈林放的博文“猪流感岂能乱乱感”之後,对於新闻部长莱斯雅丁,深感橘生淮北而为枳的无奈。

莱斯雅丁早年在巫统党內也是典型巫统领袖,追随东姑拉沙里的阵营与马哈迪对抗,革命不成逼上梁山,成为新门户四六精神党的支柱之一。

离开巫统的日子,莱斯雅丁的言行就像不久前离开巫统加入公正党的赛益依布拉欣,往往叫人泪涕俱流,好不感动。

後来姑里率队回巫统老巢,始终被冷藏,反而莱斯出任部长。一当上部长,莱斯又原形毕露打回原形,逾淮之橘,不无道理。

曹操也自比周公

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译文:

面对美酒应该高歌,人生短促日月如梭。
好比晨露转瞬即逝,失去的时日实在太多!
席上歌声激昂慷慨,忧郁长久填满心窝。
靠什么来排解忧闷?唯有狂饮方可解脱。
那穿着青领(周代学士的服装)的学子哟,你们令我朝夕思慕。
正是因为你们的缘故,我一直低唱着《子衿》歌。
阳光下鹿群呦呦欢鸣,悠然自得啃食在绿坡。
一旦四方贤才光临舍下,我将奏瑟吹笙宴请宾客。
当空悬挂的皓月哟,你运转着,永不停止;
我久蓄于怀的忧愤哟,突然喷涌而出汇成长河。
远方宾客踏着田间小路,一个个屈驾前来探望我。
彼此久别重逢谈心宴饮,争着将往日的情谊诉说。
明月升起 ,星星闪烁,一群寻巢乌鹊向南飞去。
绕树飞了三周却没敛翅,哪里才有它们栖身之所?
高山不辞土石才见巍峨,大海不弃涓流才见壮阔。
只有像周公那样礼待贤才,才能使天下人心都归向我

Friday, June 26, 2009

迈克杰逊逝世


一代天皇巨星迈克杰逊(Michael Jackson)突然逝世,一大清早,心情之沉重,直如巨石下崖。

享年50岁的迈克,是於美国时间星期四下午3点15分,在洛杉矶医院逝世。他於当天中午12点半,因为陷入昏迷状况而由救伤车紧急送进医院。

随着巨星殒落,不知道早前困扰他多年的各种流言,会不会也随着烟消云散?

1958年出世的迈克,1967加入其兄弟所创设的Jackson 5乐团,1970年以12岁之齡,便声名大噪,当红时期享有King of the Pop的称号,统领和疯蘼世界乐坛一段长时期。

上世纪80年代,因为Beat It和Billy Jean等歌曲,让全世界的年轻人为之疯狂,其装扮和独特的舞姿,也成为年轻人争相追仿的对象。

也就在这个红得发紫的年代,迈克开始迷恋整容,甚至把黑皮肤漂白。

迈克建立过自己的梦幻王国,在人世间发出耀眼璀灿的万丈光芒,但生命如此之短,尤其在生命的最後阶段所遭遇的各种负面事件,叫人感叹万事成败转头空。

少年时代,身边朋友都迷上Beat It和Billy Jean,阿武叔却最喜欢迈克的One Day In Your Life,最喜欢那个时候的迈克杰逊,黑皮肤,大眼睛,短头发,真鼻子,帅气到那麽纯朴。

好花不长开,好景不长在。

One day in your life
you'll remember a place
Someone's touching your face
You'll come back and you'll look around you

One day in your life
You'll remember the love you found here
You'll remember me somehow
Though you don't need me now
I will stay in your heart
And when things fall apart
You'll remember one day...

One day in your life
When you find that you're always waiting
For the love we used to share
Just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there

(Oh-oh-oh-oh-oh...)

You'll remember me somehow
Though you don't need me now
I will stay in your heart
And when things fall apart
You'll remember one day...

One day in your life
When you find that you're always longing
for the love we used to share
Just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there

(Ohh...)

池里的鱼、海里的鱼

池里的鱼很快活!

池里的鱼吃虫,吃泥,吃青苔,这是生活。

池里的鱼也吃小鱼,然後又被大鱼吃,大鱼吃小鱼,也是生活。

老鹰有时会直扑而下捕捉池里的鱼来吃,螃蟹吃鱼,鳄鱼吃鱼,人类吃鱼,最可怕的是,鱼也吃鱼。

所以找吃是生活,怎样避免被吃,也是生活。

海里的鱼很快活。

找吃,游泳,睡觉,就是海里的鱼的生活。

有时候,食物会从天上掉下来,但大多数时候,要靠自己努力找吃。

大家都努力找吃,所以有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吃掉了,也是生活。

海里的大鱼也吃小鱼,螃蟹也吃小鱼。

珊瑚也会吃小鱼。

所以不管生活在池里或者生活在海里,找吃和避免被吃,就是每一天的工作。

有人感叹大鱼吃小鱼太可恨,有人说这叫作大自然法则。

Tuesday, June 23, 2009

1981年新民中学的《爱莲说》与《爱菁说》

看过拿督韩春锦拍的荷影,印象深刻。

刁曼岛上碰巧有一个人工小池,莲花芳华正茂,也学起韩春锦拍莲影,自以为也有了大师般的格调。

回家打开韩春锦的荷影比一比,心头泛起明朝诗人梅之渙的一首诗:

采石江边一堆土,
白之名高千古。
来来往往一首诗,
鲁班门前弄大斧!

方知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高人总是淡定,唯阿武叔半桶水的三脚猫伎俩,就爱炫耀。

拍莲花的时候,很自然的在心头背诵周敦颐的《爱莲说》: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然後又很自然的回忆起少年时代,1981年双溪大年新民中学有一个年方15,名叫甘德添的,把周敦颐的《爱莲说》,改编成打油诗《爱菁说》。

新民中学之花,可爱者甚蕃。阿吕辉明独爱娟。自去年来,男生多爱玉华。予独爱菁之出淤泥而不染,化点妆而不妖,口快心直,不慢不妖,香远益清,亭亭玉立,准你欣赏不准你亵玩。

情窦初开的陈年旧事,偶尔提起,依然裂开嘴开怀一笑。

Sunday, June 21, 2009

《号外周报》之“背脊骨落“

《号外周报》自从接到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的律师信後,主编萧宏隆及撰稿人林中和李小飞红起来了,《号外周报》的销路也提高了。

自从我的学长胡锦昌离开《号外》,回槟城老乡担任《光华日报》总编辑以後,阿武叔就因为经济负担的理由,停止订阅《号外》,反正胡锦昌也不硬硬推了,但被翁诗杰起诉之後,好奇心起,忍不住少吃一顿早餐去多买了一本。

无意中看到其中一篇阿武叔有份参与的活动的报导,却让阿武叔羞惭不已,标题说“王赛芝约博客,全场吃到背脊骨落”,阿武叔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背脊骨落”是甚麽意思,於是回想当晚的吃相,到底那个动作可以和“背脊骨落”连贯在一起,天啊!人老不中留呀!没印象。

看到陈治平的部落有提到这件事,阿武叔留言追询“背脊骨落”是甚麽意思,这个沙场老将不知道自己也不会还是甚麽的,竟然不回答我,真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惨处境。

本来阿武叔以为,只有网络中与阿武叔同辈的政棍,才会不允许部落客和他们不喜欢的人物吃饭,没有想到《号外》这样重份量的中立媒体,也有“一场晚宴就想博客乖乖听话”的感觉。

这篇文章没有署名作者,以阿武叔当过韩新传播学院院长林景汉徒弟一年3个月对新闻学的认知,没有署名又登出来的文章,就是刊物的立场。

阿武叔虽然半途出家,未得林景汉真传,却对这种处理新闻的手法有些浅见,总觉不当,因为作为一家刊物,旗下主管、记者或者撰稿人,不管是过去现在和将来,还须出席无数次的各类型饭局,不管饭局是受邀或者混进去的,为的都是建立更广的新闻来源网络,以便拿料,那麽饭局到底是享受或是苦差,对一个记者一个撰稿人来说,照理应该早已习以为常。

阿武叔当记者的年代,如果有人说记者混饭吃贪小便宜,阿武叔会很不高兴,绝对相信现在的记者和撰稿人也一样。

如果角色对換,报章或杂志社设宴款待商家,希望以後多多支持关照登多一点广告,却被说成想靠一顿饭換我三年广告,主人家发现招待不周引起厌烦,又会作何感想?

阿武叔的一个公司同事受命负责搞一个颁奖晚宴,不小心听到一个出席嘉宾吃到泄肚子,还有很多人嫌弃食物不好,虽然餐馆才是始作俑者,他却难过到不得了,还让阿武叔担惊为难起来,将来娶媳嫁女,不知道节目食物,能不能够让每一个赏脸出席宴会的座上宾都赞好?

为王赛芝说句公道话,中文博客之约我有受邀,名单是在受邀者主动确认有意出席之後才呈上,不明白为甚麽有些受邀者在会上好像不是很愉快,气到要跟《号外》报料。

我本身除了跟协助召集博客的吴健南确认会出席,突然接到王赛芝机要秘书吴秋花的电话时,喜见当年并肩在新闻事业前线冲烽陷阵,却已十多年不见的老同行,原来当了王赛芝的秘书,更是急不及待赶往现场与老朋友见面。

会上还碰到另2位同样至少十几年未见面的老同行林伟强和陈圆凤,以及古跡专栏作者兼建筑讲师张集强,久仰的凌国文也得以在会上一睹真身兼合照。

基本上,阿武叔在这个宴会上,社交收获不少,其实也没有理会到食物是甚麽味道。

一点浅见,希望萧宏隆不要介怀。

Saturday, June 20, 2009

招蜂惹蝶

蜜蜂和蝴蝶,都採花蜜。

但蜜蜂比较沉稳,蝴蝶比较轻浮。

阿武叔才盯了半个小时,就拍到了蜜蜂的照片。

而蝴蝶呢?守了三天都拍不到半张。

蝴蝶连飞的样子都是吊儿郎当的,忽闪忽现,忽东忽西,实在不专一到气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