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转载:《透视大马》的本来面目

转载之前小注:

之所以再转载杨善勇君的文章,是因为其引述的论据,合理化他所提出的逻辑,而这些逻辑令我服气。

我喜欢和人家分享以理服人的文章。

转载自《东方日报》2009年9月29日

楊善勇

9月23日我在《東方日報》「名家版」發表〈透視大馬透視馬華公會〉,翌日友好轉告承蒙n位挺蔡馬華博客轉載之後,當事的《透視大馬》也在9月24日選刊梁冬西的〈楊善勇,居心莫測!〉抨擊:

「對於楊善勇在《東方日報》寫的那篇攻擊《透視大馬》的狗屁文章,我們都心感悲哀!

看他寫的東西就知道不懷好意,雖然他在文章里批翁挺蔡,然而應該不是蔡細歷的槍手,反而好像是最近鬧得很火紅的『第三股勢力』派來的殺手。

《透視大馬》自開業以來都不曾踩到此人的尾巴,無端端來開炮,想要出名也不是,那肯定是另有圖謀。

通常我們看報紙、看新聞,喜歡看的就看,不喜歡看的就不看,像他這種亂吠的動作原本沒有人會去理會他的,只是像他這種別有居心的動作,實在教人吐口水。

第三勢力另有圖謀?

《透視大馬》的新聞,不見得每則我都喜歡看,不見得每則報道我都認同,我只是一個普通黨員,沒有派別之分,不會去追究,因為我還看其他報紙,我還看《當今大馬》,我也看其他網站新聞。

馬華黨爭是內部的事情,外來勢力干預就不應該,像楊善勇的行為就更加莫名其妙,幹嘛去罵《透視大馬》?」(引文完)

說真的,我連誰屬馬華公會「第三股勢力」都搞不清楚狀況,也從來沒有興趣瞭解;我徹底不能明白什麼時候,我成了「第三股勢力」派來,而不是第一股勢力的殺手?

蒙著臉皮的梁冬西,顯然還摸不著翁詩傑目前面對的是十面埋伏。按照合理的推測,翁詩傑的政敵,至少有十股勢力,為何來人那麼肯定我一定是屬於「第三股勢力」?

我實在不能明白,純屬普通黨員的梁冬西為什麼那麼介懷我「教人吐口水」的「狗屁文章」?就算我是「第三股勢力」,那又怎麼樣呢?為何「第三股勢力」一定是居心叵測,而《透視大馬》的讀者來函就肯定是沒有「另有圖謀」?

〈透視大馬透視馬華公會〉不過是我在《東方》發表的系列文章之一,梁冬西喜歡看的就看,不喜歡看的就不看;反正批判對像又不是梁冬西,而是《透視大馬》開業以來一系列報道、內幕和評論的弄巧成拙。

如果〈透視大馬透視馬華公會〉引述的舉例,還不足透視著這一切的本來面目,讀者不妨再度張眼細看《透視大馬》特約作者邱仲尼發表的〈馬交公會成立於十月十日〉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論述:

「若雙十節特大「捧」蔡細歷做馬華總會長,則意味著馬華公會就是接愛通姦、偷情、嫖娼文化的政黨;……讓蔡總會長及全國口交愛好者可以天天通姦、天 天偷情、天天口交;……到時候,『馬來西亞華人公會』(馬華公會)自動易名『馬來西亞華人口交公會』(馬交公會)。」(引文完)

顧念我海南同鄉的一面之情,我要在這里坦率明白正告翁詩傑,如果他或他的代理人繼續默許類似的論據見諸這個網站,他其實正在自找麻煩;至少,總會長將成功加劇民間上上下下的反感。

馬華領導應有常識

翁總應該懂得,儘管蔡醫生那兩片出街,兒童不宜的DVD情節,要是確實觸犯了我國刑事法第377A和377B條款中界定的「違反自然性行為」;但是,同情蔡細歷,並不意味主張「馬來西亞華人口交公會」。

時到如今,馬華公會最高領導理當對口交有點常識;至少聽聞新加坡內政部行將廢除《刑事法典》第377節「違反自然性行為」條文,並建議兩個成年異性(heterosexual)私下同意口交或者肛交不再是違法行為?

即便《刑事法典》沒有修法,設定「口交確是違反自然的性行為」,我黨領袖應當知道,新加坡三司對1996年關光榮的案例,曾經裁決「一對男女兩廂情願,把口交當性交前奏,才不會受到法律制裁」。

算計這些,《透視大馬》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大古典稱以「含陰」或「吹蕭」的口交,甚至要提出把堂堂正正的「馬來西亞華人公會」自動易名為「馬來西亞華人口交公會」?

格局決定結局,翁總當是聰明上智的材料,心里想必明白,為政之道,在於近攻遠交:口交和外交,同樣都是一股勢力。《透視大馬》這一股勢力為何偏要冷嘲熱諷「全國口交愛好者」?

就算一心要在辛亥紀念日特此易名,從而反映一個馬來西亞當下的政局變遷;不管小弟的狗屁文章到底如何居心叵測,《透視大馬》也不能自限於「華人」口交公會,而完全忽視本邦多遠族群萬眾一心的集體需求;對嗎?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大家赶快去看CHAOJIBAI翁诗杰

两年前的国庆日,电话简讯收到以下笑话,笑到我眼泪直飙,肚子痛到不得了。

小牛从小鸡家乡哭喊着跑回来。

老牛吃惊问:“为甚麽哭?发生何事?”

小牛哭诉说:“鸡妈妈打我,然後全村的鸡都跑出来追着打我。”

老牛不明究理再问道:“为甚麽要打你?”

小牛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开心的向他们道別,鸡妈妈就很生气的追过来打我,然後全村的鸡跟着追过来打我。”

老牛问:“你是怎样道別的?”

小牛说:“我只是开心的呼喊,小鸡BYE!老鸡BYE!全村鸡BYE!鸡BYE!全部鸡BYE!”

当时的短讯结尾这样说:《50国庆明言:保持敏感度,互相尊重,国家子民才能和睦相处。》

今天,国庆日刚过不久,在阿武叔的部落文章看到一个留言,又再让阿武叔笑到眼泪直飙,肚子痛到不得了。

马来西亚国庆日真开心,总是可以听到笑话。

留言的博主叫做“超级拜翁后援会”,网址为chaojibaiong.blogspot.com,自称是由一批把翁诗杰当着刘德华来捧的粉丝所创立的俱乐部,摆明目的是要挺翁倒蔡。

这批粉丝很別出心裁的把翁诗杰吹捧到天上有地下无,还取了chaojibai翁诗杰这麽贴切传神的名称,值得世界人民捧场。

阿武叔特別强力推荐,不论多忙,每天一定要看一下chaojibai翁诗杰的粉丝,如何够够力的挺翁诗杰,換取精神振奋的一天。

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支持陈势安


马来西亚新一代当红歌星陈势安,今天约了阿武叔在Desa Park City见面,让阿武叔沾点红星的荣耀,感到实在威风!

Andrew还先後大方的与小女小悠及阿武叔合照,不用说,都是阿武叔刻意安排,目的除了丰富部落內容之外,也不外要向人炫耀阿武叔也跟得上时代,虽然年齡不小,还不至於只认识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蔡琴和苏芮,年轻人喜爱的,阿武叔也喜爱。

来自大山脚的Andrew陈势安,认识阿武叔已有3年,当时经过蓉儿的介绍,成了阿武叔的客户。

陈势安曾於2006年参加ASTRO新秀大赛,获得亚军,但随後代表马来西亚到香港参加TVB8全球华人新秀大赛,一举拿下冠军及金麦克风大奖,为马来西亚争光。同一年,他也赢得第一届 COOL 杂志舞台争霸赛冠军,是一个能唱又会跳的实力派歌手。

2007年正式进军歌坛後,陈势安越来越红,忙得不可开交,今年8月4日推出新专辑《天后》,2天就卖了1千张。

支持本地歌手,也支持陈势安吧!

陈势安的部落格

陈势安的FACEBOOK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竟然有蠢过猪的拿督斯里

CELCOM电讯公司的中文译音,应该称为“傻戆”比较恰当,潮州话或者福建话的发音为XIAO GONG,就是无脑蠢蛋的意思。

这里免费为CELCOM送上一句商业口号:“XIAO LAN,TOK GONG!”唯一小小条件,就是这口号必须用潮州话或福建话发音。

CELCOM的网络线路瘫瘓,让用户白痴般的白白付费,享受无能的服务一天後,该公司只讲了一声“致歉”,就当事情就此了结,你说是不是很白痴?

要是政府肯把这张打抢执照让给阿武叔,发生这种事情,二话不说,全国用户免收费一个月,以示问责,以示有商业道德。当然,发完白日梦之後,阿武叔只能做的是写封信,要求XIAO LAN公司赔偿无能通讯带来的损失,必须一个月免收费。

多希望全体用户响应,齐齐施压,伸张正义。

可是,一大早看到傻戆公司的发言人讲的一番话,阿武叔知道,要叫这种公司赔偿,比叫猪八戒赔偿还难,转台是唯一可以慰藉心灵的方法。

这个发言人有拿督斯里的衔头,照理应该是很聪明的才是,可是他的智商除了以为讲一句SORRY就很了不起之外,还把故障归疚开斋节惹的祸,说是佳节期间的的通话量剧增5倍,导致数个网络接口节点超载,导致失去讯号。

拿督斯里的意思是说,佳节期间,请不要打太多电话。(倒自己公司的米,傻戆公司的薪水白发了)

拿督斯里还说,出事当天只有通话服务有故障,其余服务如文字简讯、电邮、GPRS、流动寛频等未受影响。

阿武叔不算太聪明,但也敢拍胸膛告诉你,这个拿督斯里,拿傻戆公司的钱,没有用傻戆公司的服务,否则不可能不知道,事出当天根本就是甚麽鸟服务都不能用。

如果这个拿督斯里驳斥说他有用傻戆的服务,那肯定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原来也有蠢过猪的拿督斯里。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肚烂事又一桩,天地不通的天地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华党争太吵的关系,马华大厦旁边有一间分行的天地通(CELCOM),从早上到傍晚都是天地不通,挂彩了。

直到晚上8点半,打完羽毛球,这天地通才终於打通,亲朋戚友通通都打来了,都担心阿武叔是不是因为党争,被绑架了还是被请去喝咖啡了,怎麽一整天都联络不上。

说来就肚烂,手提电话一整天在手中,功能居然只是玩游戏,打不进,拔不出,这种废柴开的残障通讯公司,追账就厉害过人,服务却是九流差劲过人,早点“执笠”LELONG掉算了。

阿武叔原本使用明讯(MAXIS)的通讯服务,但後期不知道为甚麽,总是要走到马路旁大大声喊喂喂才能把话说完,路线不清,又常中断,有时候在楼上房间收得到,有时候在厨房就收不到。

最离谱的是,最後一个月的账单,上网费竟然莫名奇妙的高达两千多,还假好人的无端端给予60%折扣,最後收费仍然是要命的打抢,折扣後的网络浏览费还要800多,电话费300多,我们的政府,怎麽会发出这种打抢的执照?

被打抢後心有不甘,还以为自己好精明,马上转台,那里知道送走了明讯这个汪洋大盗,迎来了“天地通”这种白粉仔似的小流氓,才收到账单不久就嫌太迟付账把你的线割掉,打电话付账时,才发现天地通所请的职员都是那麽没教养,讲话的语气真的好像大耳窿追债。

正在忧愁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再次转台时,这猪脑学校毕业的智障公司竟然给你来个天地不通的一天,打热线询问到底发生了甚麽事,打到公鸡啼了还没人接听,只有一个录音留言告诉你,天地通今天全国不通。

马来西亚甚麽事都讲BOLEH,智障企业之多也实在是天下一绝,讲口号就一流,服务差劲到给孟加拉外劳笑还不知道。

阿武叔旅游过几个国家,很肯定的是,全能马来西亚的通讯服务,最令人吐血。

三年前到云南旅游,在九乡的一个黑压压的深山洞里面掏出手机,不由得惊叹,中国电讯在山洞里面的线路,清澈到可以小小声讲悄悄话,上到4563米高的玉龙雪山,中国电讯的服务,还是让你感觉到打电话真享受,後来在昆明街头看到中国电讯的广告牌,很骄傲的向用户保证,在中国任何角落都得到最满意的通讯服务,是他们的使命。

在日本这种注重生活品质服务品质的国度更加不必讲,从蒲种打来的电话,比面对面讲话还要轻松清楚。

而在越南胡志明市的古芝地道,越战时期炸得处处崛窿的乡区,电话通讯设备之优秀,都让人惊讶。

印尼的情况我比较不清楚,但最邻近的新加坡及泰国,我们的天地通,肯定只到跟人家拿脚的阶级。呸!

以前在蒲种买房子,就是被甚麽“多媒体超级走廊”这种高级堂皇的先进国口号骗到,搬来这里十年了,没有享受过甚麽多媒体超级走廊的爽快,血倒是呕了不少,尤其蒲种山庄和蒲种市中心这个网络服务地盘被明讯拢断的地方,只要有谁敢说在这里上网很愉快,阿武叔切掉。

2020还剩下10年吧了,我们就要成为先进国的先进公民了,只不知道,那时会不会只是一个智障的先进国?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转载:透視大馬透視馬華公會

转载自《东方日报》

透視大馬透視馬華公會
楊善勇

2009年8月26日馬華公會開除蔡細歷醫生後,馬華中委會9月19日那則蹩腳中文的公告不知所云地說,「議決對會長理事會的決定做出適當的量刑,因此做出以上凍結黨籍與黨職的決定」。

經過n小時的冗長思考,儘管我們仍然一知半解中文版本的「量刑」是什麼意思;親翁的《透視大馬》已經迫不及待地發出所謂的內幕消息說:「判刑改為凍結4年,蔡細歷支持率狂跌。」

問題當然不只是蔡細歷支持率是否真的狂跌,而是內幕消息的這段耐人尋味的描繪:(蔡細歷人在蔡派的聲援大會上)頑強笑臉就表示出他內心的不安。因為,他已經收到消息,中委會將會減他的刑法。

不論作者如何判斷蔡醫生的笑臉是「頑強」的,我還是不能明白為何顯露一張頑強的笑臉,就表示出他內心的不安?按照同樣的一套邏輯,翁派正副部長的笑臉是不是也表示他們心底的焦躁?

中委會的獨立性自主性

無論如何,此非重點。關鍵所在,乃是《透視》的線人怎樣知道這一位(前)署理總會長蔡細歷醫生在9月18日的晚宴上,「已經收到消息,中委會將會減他的刑法」?

如果《透視大馬》9月20日發出的內幕消息所揭露的內情確實可靠,我們怎樣評估我黨領導自言的「(中委會)向來是中委們集思廣益的決策平台。中委會成員皆有發表意見及獨立思考的空間」?

倘若由廣大基層同志所票選出來的中委會成員,皆有自己「獨立性與自主性」,不管這種「獨立性與自主性」是何性之有;蔡醫生如何預知「中委會將會減他的刑法」?

反之,設想蔡醫生在18日已經掌握「中委會將會減他的刑法」,可見這個依據黨章,在黨僅次於代表大會的決策機構之中委會各個成員,一早已有了初步的共識和判詞。

這麼推敲,倘若中委會所表達的意見是以黨的利益居先,「展現了由廣大基層同志所票選出來的中委會成員的獨立性與自主性」;《透視大馬》的內幕,又有多內幕呢?

這個道理,就像《透視大馬》特約作者邱仲尼一再把總會長翁詩傑形容為欲做「孤臣」的那番苦心,不幸的是,也同時顯見了這一位堪稱是馬華第一健筆的No.1,其實還沒有建立自己的一支團隊。

恰如孤臣與團隊的關係,真相和中委會一樣,也只有一個,萬萬不會因為《透視大馬》的內幕消息,有所變動。何況,瞭解了我黨向有的作業模式,誰會完全深信中委會的「獨立性與自主性」?

1998年8月30日翁詩傑在後來收入《打造新政治文化》(吉隆坡:大將;1999)的〈團結聲中看「表態」文化〉的文章,對此「獨立性與自主性」已有睿智的銳見:

「執掌權柄的當權派,挾其欽點團隊的威勢,往往都不會平白放過要人表態的機會。一些有志要在主子面前獻媚承歡的小頭目,當然也會掌握時機好好表現其忠貞嘴臉一番。」(頁106)

為了好好表現忠貞嘴臉一番,翁詩傑跟著在〈從水滸看「投名狀」〉說,那些充當急先鋒的角色,手法是多樣化的:從會議上的圍剿聲討、組織上的圍堵孤立,到指使僱傭嘍囉對打擊目標鬥垮斗臭,抹黑污蔑……(頁136)

把權位當作黨罰工具

經歷了這種討好,翁詩傑在〈威權下「政黨再造」的迷思〉不禁感慨萬千:領導班子非但要悉數變成唯命是從的「凡是派」,而且更要處處凸顯領導舵手的智慧超凡與豐功偉績,才能打造英明領導,空前團結的偉大領導形象。(頁146)

馬華公會的「凡是派」如今是「空前團結」嗎?從紀律委員會,會長理事會到中委會,強調都是一致決定和集體負責。難怪蔡醫生當初接受《當今大馬》專訪忍不住抨擊那些圍繞總會長身邊的受委領袖皆是「盲從之母」(Mother of Yes Man)。

一旦讀多了類似《透視大馬》的feel good報道,說真的,對照了翁詩傑當年修理的表態文化,我想起翁詩傑1991的名句:在官場的權術政治中,畸形賞罰標準的另一對孿生兄弟,便是任意把權位當作賞罰的工具。

算計這些,中委會成員即便各自皆有自由發表意見的空間,他們真的可以保持「獨立性與自主性」?何況,《當今大馬》的報道引述蔡醫生的話說,他收到匯報指翁詩傑「在同一個選區里,私下答應三個人(在來屆大選)上陣」。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总辞等於不尊重中央代表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出席鹅唛区会举办的“马来西亚日”团结晚宴时表示,如果10月10日的特大通过投他不信任票,他个人肯定会下台。

这种高风亮节,实叫人赞叹。

不过,翁诗杰也提到,一旦特大通过第二及第三项提案,恢复蔡细历的党籍及党职,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全体成员,必将总辞,这个说法,就不是一个位高权重,有高尚道德观念的领袖应有的言行。

如果会长理事会因为中央代表决定恢复蔡细历的党职而总辞,意味着在翁诗杰眼中,中央代表只能接受翁诗杰,必须排除蔡细历,这种唯我独尊,罗密欧必须死的封建心态,也如小孩玩游戏,实在幼稚。

这样的话,翁诗杰同意召开特大或努力促成“一个特大”,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

这种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观念,清楚摆明了,翁诗杰在特大举行之前,便已准备不尊重中央代表,不尊重特大是解决党內问题的最高决策管道,除非中央代表的想法和翁诗杰一样。

纷争不断,根源就是缺乏尊重。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恭贺黎秀珠出任首相新闻秘书

黎秀珠今日正式走马上任,担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新闻秘书。

黎秀珠是继钟启章之後,第二位来自南洋商报的媒体人员,出任首相新闻秘书。

钟启章曾在马哈迪医生担任首相期间,於2001至2003年出任其新闻秘书,直到阿都拉首相继位为止。

马哈迪医生退位後,钟启章重返南洋商报出任总编辑,目前担任南洋商报总经理(文化产业)。

受委首相新闻秘书之前,黎秀珠担任南洋商报副总编辑。

恶势力也赶一场特大



那天阿武叔生日,一股恶势力集资600令吉搞一场特大。

恶势力来头不小,从砂拉越州民都鲁越过吡叻州金宝,杀到雪州八打灵再也,和传闻中的外来恶势力入侵有九分像。

在JAYA ONE吃了一餐300多块的泰国餐,恶势力便在附近的Horgarden召开特大。

这特大真的很大,活了几十年,第一次看到这麽“特大号”的啤酒杯。

第一眼见到“特大”啤酒,阿武叔眼睛睁得特大,再瞄一瞄肚子,怀疑着怎麽可能装得下。

还是年轻的恶势力了得,当真干了它,然後跑进跑出厕所十多次。

恶势力说,一杯特大,相等於10杯普通杯,一杯百多令吉。

阿武叔未被恶势力污染,不与恶势力同癫,只干了杯小特大。

在九月大限搞这种特大,还真新奇好玩。

只是,特大伤肝伤胆又伤心,別搞那麽多,一年一次倒无妨。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诗翁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呵!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已年过80的诗人余光中,被台湾文艺界尊称为“诗翁”,他创作的诗超过千余首,但提起余光中,许多人都会立刻联想到他的名篇《乡愁》。

诗翁超过一个甲子的创作生涯中,最流行,最多人懂,传遍华人世界的作品,正是《乡愁》,人们甚至因而称余光中为乡愁诗人。

罗大佑的《乡愁四韵》,歌词正是余光中的手笔。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1974.3

诗翁的《乡愁》写于1971年,那时候,海峡两岸尚未开放,两岸人民不相往来,当时台湾人想要回中国探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且那时中国又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大家都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到中国去,他是在十分绝望的情况下,写下《乡愁》。

骂人的代价


塞丽娜威廉斯在美网半决赛的最後冲动,带给她的不仅是一次尴尬和一场失利。

无法忍一时之气,黑珍珠遭美网组委会发出了一张1万零500美元的罚单,在辉煌的网球生命留下污点。

这就是骂人的代价。

美网半决赛,卫冕冠军塞丽娜对上刚复出一个月的比利时妈妈选手,战得难分难解,却在关键时刻,塞丽娜不满司线员的判决,出口辱骂。

这口舌之快,让比赛的赛点分无须进行,主裁判直接处罚,使塞丽娜戏剧性的丢掉了晋级决赛的资格。

美网官方在周日做出了最终的处罚决定:“塞丽娜因为在半决赛中的过激行为,被处以最高的1万美元罚款,这是对没有体育精神的处罚。针对她在第一盘结束後的摔拍行为,则另处罚500美元。

塞丽娜的罚款直接从她在本届美网所获得的35万美元奖金中扣除,但是这场闹剧并没有就此结束,大满贯委员会将华对该事件进行跟进调查,黑珍珠媭有可能会继续受到更严厉处罚,很有可能影响到她的澳网参赛资格。

根据大满贯的规则,塞丽娜的行为可能被认定是:恶意破坏大满贯的举行,并且是:无法接受的过激行为。

阿武叔喜欢体育节目和活动,就是因为体育精神。

拼摶、尊重、遵守游戏规则,三者的汇聚,体育精神才会形成。


结婚生子後复出网坛,Kim Cjlister第一个参赛就神奇的夺下2009年美网大满贯冠军,与儿子分享夺冠的喜悅。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翁蔡终於碰到美丽的意外

马华党争翁蔡两派代表今午举行长达5小时的协商,出人意表的和气收场,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几乎无人愿意相信,双方可以达致共识,当权派愿意搁置翁诗杰原本的一个议案,并以大局为重,全盘接纳蔡派所提出的5项议案,成全两派特大「二合一」,皆大欢喜。

不知道別人怎样想,但阿武叔这个小人物,对总会长翁诗杰以党利益为大前提,决定让步妥协的举动,终於找到一个诚心称赞他的理由,也对双方各3名代表成功达致「二合一」特大,免除中央代表的左右为难,感到无比的骄傲。

翁派的3名代表是颜炳寿、蔡金星和林圣财,蔡派的代表则是陈财和、卢诚国及张日洲。

阿武叔辈份小,却忍不住要衷心向他们祝贺,终於做了一件让党员开心和安慰的事,再接再励。

接着下来,只期望双方都能秉持这种以党为重的气节,尊重中央代表在特大所达致的一切议决,失败的那一方,能够二话不说的接受,不要再让党蒙羞。

如果中央党选的决定被推翻,特大的决定又不被服从,这个党,丢进巴生河淹没算了。

不论谁胜谁败,阿武叔向双方敬礼。

当然,阿武叔的最大心愿,还是翁蔡齐步向前。

美网球迷与大马的君子政客


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半决赛,美国球手塞丽娜威廉斯,对垒一度退休结婚生子,刚刚重出江湖不久的比利时球手克里斯特斯,由於两人皆是状态大好的夺标热门,这场半决赛赛前被视为变相的决赛。

双方势均力敌,打得难分难解,在克里斯特斯以6比4拿下首盘後,第二盘两人各2次破发成功,一路持平至5平,战情之吃紧度,可以理解。

克里斯特斯保发成功以6比5领先後,塞丽娜处於不得不保住最後发球局的情势。但就在塞丽娜不成功即成仁的关键劣势时,司线员向主裁判投诉,遭到塞丽娜的辱骂,结果,主裁判直接判处塞丽娜骂人失一分,输掉比赛。

这一幕发生在美网一个美国球员的身上,看看美国人对这事件有甚麽样的反应。


美网裁判长布莱恩厄利赛後发表声明解释:“小威被叫了发球脚误(foot fault),然後她对司线员说了一些话,这句话导致司线员向主裁汇报,最终导致小威被罚掉一分,虽然罚分这一幕恰好发生在赛点上,但这是对没有运动精神行为的处罚。”

厄利没有说小威当时究竟做出怎样的言语相辱,但美联社稍後报道,当时情绪失控的塞丽娜放狠话说:“如果我可以,我真想把这球塞进你的喉咙里,杀了你。”

如果这一幕发生在大马羽球公开赛的大马球员身上,还来不及思考大马球迷会如何应对,美国球迷的表现已让阿武叔在心中暗暗喝采。

一直被视为美国球迷心中英雄的塞丽娜,被全场球迷一致的以嘘声“送別”,让塞丽娜以难堪的方式结束美网卫冕之路。

塞丽娜本身又如何看待这处罚呢?

她说:“我认为,那时机是不幸的,你知道,在赛点这个时候被罚分,是多麽的不幸,但你也该知道,这就是规则。”

美国人从主办当局到裁判、球迷、新闻社、以至犯错的球员本身,对於违反体育精神的举动,都能够秉持泱泱大度的精神,这到底是为甚麽?

而我们这里,即使是一些位高权重者,情绪失控辱骂人时,虽明白自己犯了规,也必自我辩护一番,试图把辱骂的词句,解读为圣人的言语,把被辱骂者,羞辱为听不懂圣人道理的愚鲁之徒。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最近被投诉辱骂蔡细历是一条狗,若把此事比喻美网半决赛的情节,情况将是如此:

沙巴州马华几个区会主席是司线员,向裁判投诉,球员翁诗杰辱骂对手蔡细历是一条狗,裁判看看情势,虽然翁诗杰看来接近输球边缘,但场外情势比人强,於是沉默是金別理会,不敢采取行动,球迷则分成两大阵营互相丢瓶子鼓噪,一方说:“骂人无罪!”一方则喊:“骂人犯规!”

球员本身则说:“对手是外来人,语言水平有问题,我是有说到狗,但他听不懂,我说的是鹰犬,狗腿子,你知道吗?”

这球员知道骂人是狗是不对的,可能会失掉关键一分输了比赛,所以即使有证人,也宁死不招,还把鹰犬狗腿子,当成圣人风范。

马来西亚的政客,与美国球迷相比,差別的级数,居然是天与地。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想一个有创意的新党名称

马来西亚政党的名称近来充满了娱乐性。

先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当上槟城首长不到一年,智慧顿长,将马华公会的英语缩写MCA,用马来文取笑成Mau Cari Angpow(要找红包)。

槟州马华妇女组比较斯文,用行动党的英文缩写DAP,以马来文说成Dapat Ang Pow(已经得到红包)回敬。

槟州马华署理主席翁协文人比较大只,气量比较大,所以气到一粒大一粒小,喊着要上衙门申冤。

阿武叔却倒乐坏了,这些大人耍起儿戏,真的比我家两个小孩玩得精彩,尤其林冠英更是非常有创意,“要找红包”堪称当上槟州首长以来的最佳代表作,林冠英真的进步了,儒子可教,必成大器。

後来,听说半岛又有另一个新政党,在三个月前已经在槟城悄悄成立,取名“爱马党”,马来文名称为Parti Cinta Malaysia,简称PCM。

时值马华翁蔡党争闹翻天,由於翁诗杰曾经爆料蔡细历和张庆信內外勾结,集资一亿筹组新党要倒翁,倒马华,倒国阵,所以翁派对PCM之注册,看到的是鬼影幢幢,纷纷搖旗吶喊:“你看你看!贼诡计露出狐狸尾巴来了!”

PCM到底是为了倒翁诗杰而注册,或是为了取代马华在国阵的地位而来,抑或是为了亲民联倒国阵,以便在大马政局变天之後,成为另一个代表华裔的政党,对阿武叔都是事不关己,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只是PCM这个简称,使我想起去年308政治海啸後,手机流传这样的一个说法:

“印度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输了大选,决定退出国阵另起炉灶,成立另一个以印度人利益为政纲的政党,新党的马来文名称是Parti Untuk Kaum India Malaysia,简称PUKIMA。”

阿武叔当时傻傻的还信以为真,引颈长盼国阵没有三美威鲁的日子,许久以後,又看到三美威鲁如既往的紧抱党主席位子不放,一如既往的臭骂跟他一下子要好,一下子不要跟他好的苏巴马廉,才知道三美威鲁这PUKIMA,实是无中生有,刻意抹黑。

无论如何,看到PCM如此容易就申请到新党注册,阿武叔一时好玩,也想成立另一个新党,过一过当总会长的瘾,说不定下届全国大选搞搞震一下,也可以像某些提着相机的,做脚底按摸的,当跳童的一样,突然搖身一变成为“令人尊敬的”议员。

到时,看那一个阵营执政就靠拢过去,说不定还可以捞到一个甚麽部长做做,那可光宗耀祖啰!想到这里,阿武叔就暗自欢喜,学学当年想做槟州首席部长想到半死的林吉祥,口水都流出来了。

只不过,为这新党取名字,可伤透了阿武叔的脑筋,要是取得不好,又给越来越聪明的林冠英拿来唱,那可羞死了。

阿武叔现在就內定的新党总秘书萧高母献上一计:“要克林冠英这种有智慧的人,一定要用像他一样的智慧,所以,咱们的新党简称,也叫DAP,这样一来,他唱我们就等於唱他自己!”

阿武叔大喜,给萧高母一个亲吻,赞他聪明得很像林冠英。

只是阿武叔又烦了,因为萧高母提的新党名称建议太多了,一时难以取舍。

谁读了这篇文章的,帮帮忙给一下意见,建议包括:Duit Anggapan Party; Duit Angkat Party; Dog Activities Party; Dua Ayam Punya Party; Don't Agree Party; Dirty Angel's Party; Dosa Action Party; Dogol Angin Party....................

唉!烦!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天使与魔鬼


Angels & Demons

正眼看,天使是天使,魔鬼是魔鬼!

侧眼看,天使是魔鬼,魔鬼是天使!

天使与魔鬼,只是一念之差!

漫长的三天假期,沉醉在惊慄大师Dan Brown的著作《天使与魔鬼》之中,虽不如《达文西密码》般高潮迭起,容易消化,却也着迷的紧追剧情。

结果两天的故事內容,花了三天才看完。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又一个资深报人加入网络论坛

受林放前辈之托,一定要看郑钦亮的部落。

郑钦亮目前是光明日报副总编辑,和阿武叔有过一面之缘,在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郭清江的新居入伙派对上,由南洋商报副总编辑黎秀珠介绍。

资深报人的角度,看透现实世界,尝尽人情冷暖,不一定拳拳中的,却一定值得参考。

谨此向大家诚意推荐。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清流变成魔鬼的诅咒


国庆日当天,是小儿的13岁生日,一家到谷中城“三藩市”西餐厅享用了丰富又经济的午套餐,然後上电影院看戏。

都有一段长时间未带家小上电影院了,一家议决由寿星公子选择要看那一部戏,结果寿星公子选择了Pixar动画片《UP》,这戏名有点怪,单看戏名实难理解其中涵意,本以为只是带给小孩子欢笑的动画片,结果是两个小瓜看得津津乐道,反而老爸感动到泪洒衣襟。

实在是一部难得好片,值得推荐。


後来才知道《Up》的中文译名是《飞屋环游记》,讲述的是一个78岁的老人和一个一窍不通的小游侠结伴探索仙境瀑布,终於实现延迟了大半生的梦想,并与怪兽和坏人战斗的故事。

影片的导演Pete Docter曾经执导过《怪物公司》(Monsters, Inc.),Pixar元老Bob Peterson作为共同执导并负责剧本创作。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一个名叫卡尔的,从小就被英雄偶象蒙滋的影响,梦想冒险探索仙境瀑布的怪鸟真相,在织梦的过程中,卡尔遇到了和他一样热爱探险的艾丽,然後结为连理。

卡尔向艾丽承诺,这一生一定要带艾丽一睹仙境瀑布的壮丽,在瀑布之巅建造他们的房子。为此,艾丽还编订了自己的探险记录簿。


只是,生活中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辛苦的积蓄总是被一些生活烦琐事耗尽,艾丽的探险记录簿一直空白,未曾填上甚麽。

直到艾丽过世了,卡尔始终未曾踏上仙境瀑布的探险旅程,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彷彿命运的安排下,他在78岁时面临屋子被拆除,将丧失一切的困境,才毅然决定运用他的智慧,以万千汽球制成飞行器,吊起他和艾丽渡过一生的小屋子,带着艾丽的照片,与8岁的罗素一同踏上了冒险的旅程,寻找梦中的仙境瀑布。


这期间卡尔一直紧抱艾丽留下的探险记录簿,每每翻到“我的探险旅程从这里开始”那一页,卡尔总是没有勇气翻下去,自责,怨叹,伤悲,无奈,布满了心情。

历尽艰辛,卡尔终於找到仙境瀑布,如愿把小屋子立在瀑布之巅,股起勇气翻开艾丽的探险记录簿,准备为她填上延迟实现的梦想时,才发现艾丽一直都没有间断的充实着探险记录簿。

记录簿里面贴满了两人一起走过风雨,应付生活的照片,从年轻一直到老,一直到艾丽死前一刻写着的两行字:“和你渡过的一生,是我生命中最精彩的探险,感谢你陪我渡过一个精彩的生命探险旅程。”


煞时间,卡尔如梦初醒,这一生只为难以实现的梦想而自怜自叹,却忽略了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幸福。

这一幕极具煽情的功力,我不敢环目四顾,深怕纵横的老泪被小女儿取笑。

我们不也如此吗?一生庸庸碌碌,目光常常看着遙不可及的梦想,却常常忘了珍惜,就在身旁的幸福。

自觉平庸的幸福,却原来是最实际的幸福。

岳飞在《满江红》里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一直让自己在夜阑人静之际悄悄悲叹,念及此,望着身旁妻子和一脸天真烂漫的两个孩儿,不禁愧疚。

一般的故事,都过於着重人在年轻时的努力,注定了後半生的结局,《UP》这部动画片,却传达了人必须为後半生而自我改造的讯息,大多人都为垂垂老矣而望梦想兴叹,《UP》却一反传统的让人看到迟暮也能辉煌灿烂的希望。

故事中,未实现的梦想构成新生活的开端,贯输人们在不如意事件中,逼使自我改造的精神。而卡尔在汽球逐渐漏气 ,小屋无力再飞起时,毫不犹豫的把屋內所有旧家具一并丢弃,使减轻重担的小屋终於可以飞向仙境瀑布之颠,也很贴切的阐释,人们常因为背负着沉重的感情或心理包袱,以致梦想无法起飞,徒自老来怨叹。


《UP》另一个发人深省的一幕,在卡尔确实到达梦幻之地时,遇到了儿时崇拜的英雄蒙滋。

蒙滋也曾是一个穷一生寻找梦想寻找真理的人,但他在这个过程中,却因为人们对其成就产生的怀疑,变成了一个迷失自我的可怕人物。

卡尔的那句对白:“我遇到了从小崇拜的偶象,但他却想要杀死我。”正是一个深刻的缩影:“当你寻找真理,最可怕的是你找到它的时候。”

我们活着的真实世界,也有许多人不断的寻找真理、梦想、英雄,又不断地对找到的真理、梦想、英雄大失所望。以至于人们偶尔会觉得,某些人,若能永远保持在某个阶段的形象,或许更永恒的美好,就像英年早逝的李小龙,至少在人们心目中,永远气宇轩昂,武功高强。

某些人的英雄形象,也许不苛求更好,留在记忆中永远清高,那种寻找而不可得的过程,反倒更让人欣慰,因为一个不惜一切、不择手段想达成目的的人,不论他的目的曾经多么崇高,他的手段都会使他异化为一个令人憎恨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