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婚礼与葬礼、党选与重选


年前的婚礼,两年後的葬礼

今天的心情极度沉重,接了一个简讯,处理好工作事务,便赶赴蕉赖孝恩园殡葬馆,出席安德鲁夫人的告別仪式。

两年前,安德鲁传来简讯:“我和艾美要结婚了,希望你能出席为我们祝福。”婚礼隆重温馨,两人交杯恩爱的情景,历历在目。

两年後,安德鲁传来简讯:“艾美的追思会定於今明晚,後天下午出殡,请你出席给艾美做最後的探访!”

安德鲁夫人芳年三十二,两个星期前代表公司出差苏门答腊,完成任务赶赴棉兰准备回国途中遇车祸当场香消玉殒,没有留下遗言。

安德鲁的悲痛不可言喻,灵柩旁摆放着的旧日恩爱欢乐照片,映出两股极端的写照,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唯祝愿艾美安息主怀,安德鲁坚强面对。

X                       X                       X

一年半前的党选,一年半後的重选

今天的心情极度紊乱,接了糊涂侠客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出席马华重选的提名大会,因工作繁重再加上要与安德鲁夫人诀別,有感心情将不得安宁,於是我说不去了。

一年半前,还看到一股雄心壮志,给于翁蔡组合无限的希望在明天,当时的改革、转型、三拼、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种种甜蜜的口号和诺言,言犹在耳。

一年半後的今天,马华重选的提名日,嘘声呜声响彻云霄,攻讦谣言满天飞,提名竞选的名单,长过春秋战国诸侯的点将录,都还在吹嘘着甜蜜却不着实际的口号和诺言。

回味黄家定问责引退後感慨万千的欢送会,回想翁诗杰新中选总会长时的那股不羁傲气以及身边诸侯气势如虹的团队,还有蔡细历被挤压在边缘仍然顽强抗斗的斗志,再回头看提名大会台上台下,各走极端互不相容,涌上心头的万般滋味,正如出席婚礼又出席葬礼的滋味。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唯但愿重选不是马华葬礼追思仪式的开始!

2 comments:

mp1000 said...

老蔡,黄八蛋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一定要拼他噢!他比起老 翁强多了,懂得以退为进,争取另一个9年。他在位时太软弱了,完 完全全的 Mr.Yes,像他这种人我们华社不需要! 老翁总以前所說的十面埋伏的幕后黑手終於現身了, 馬华中央代表,醒過來吧! 這次是你們最後的机會, 好好的運用手中那一標, 除魔斬妖, 靠你們了. 背后的黄家军,要让他们溃不成军!

Alicia said...

已婚的妇女,为爱情的女人请真心告诉我,你们真的那么愿意原谅出轨的老公吗?你真的那么愿意与他人分享老公吗?

你希望老公出轨是“正确”的吗?

我心寒了,我对婚姻开始有恐惧感。

请正面回答我。迷失的阿丽霞。。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0/03/1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