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 2010

你知道死字怎样写吗?

今天阿武叔遇到保险业上线,蒲种哈古乐华小家教协会主席叶茂山,他掀起T恤展示大肚腩,腹部明显看到一条大约5寸长的划伤刀痕。

惊问情由,他心有馀悸说,星期日清晨遇到两个多馀的社会残渣败类,几乎夺去宝贵性命,只为抢劫手中提着的电脑笔记本。 

刚过的星期日,清晨8点多,叶茂山在蒲种山庄办事处楼下正开启铁门,突闻麾托车声在身後停下,下意识望了一眼,一个马来仔人渣,已经跃上走廊汹汹来至七八尺处,拔出插在腰间的一把长刀。

一见势头不对,叶茂山慌乱中拔腿就跑,但没十来步就被赶上,回头一望,这人渣不由分说已挥动长刀当头襞下,还好叶茂山平时有跟阿武叔勤练羽球,身手兀自不凡,虽如惊弓之鸟乱拍乱窜,脑子还清醒冷静的托起提着的手提电脑护架,头壳才得以悻免不必变成两片西瓜。

人渣可真凶悍,一招《力襞华山》被叶茂山的《葫芦托顶》化解之後,瞬即使出《横刀立马》往叶茂山腹部扫过去,叶茂山大肚腩一缩,险过剃头,仅肚皮被划了一条横线,大肠小肠没有被勾出来,却也已因剧痛而跌倒。

人渣趋前夺走电脑,便作贼心虚跃上另一个睇水人渣骑着的麾托车,扬长而去。

当时街道无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叶茂山饱受惊吓的心兀自砰砰剧跳不停了良久,方带着馀悸前往附近的警察局报案。

虽然恍如隔世,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接受报案的警官却也只是轻描淡写,很公式化的交差了事,彷佛只是司空见惯的小案一桩,激不起一丝激情。

听罢叶茂山的叙述,阿武叔咬牙切齿,气愤难当,和一班同事品头论足叽叽呱呱一番之後,发现我们能够做的,除了互相叮咛出入要小心之外,就只有咬牙切齿,气愤难当。

想到从来不知道“死”字怎样写的内长希山姆丁还有一批警官,最近还眉飞眼笑差点开香槟庆祝炫耀罪案率降低了多少多少,阿武叔心想,要靠这些出入有保镖护送的官爷,不如每天求神拜佛,多上几柱香祈求出入平安,比较实际。

再想到去年有个英勇女性,不甘手提袋被抢驾车追人渣却把人渣撞死,最後竟然面对检控的事例,阿武叔还是做了一个决定,有幸碰到这种人渣的话,即使知道要坐牢,也得先把他撞到烂烂,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不是你就是我,必会给他们砍到烂烂。

12 comments:

choonhong said...

除了出入要小心外,我们也无能为力,尽量不要露钱财

wcheow said...

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移民了。

Anonymous said...

1个马来西亚警队:40%是红头兵,40%是行政人员,20%在外捉贼。。。。。自己保重啦!!!!还有。。。如果你认为这个国家充满暴力的话,你可以选择离开(部长的语气)

Eng Pak said...

加巴星的儿子有甚麽了不起,308之前,认识他的人有几个?很多人都只知他是加巴星的儿子,不知他有甚麽翻云覆雨的本领,但是,他却中选为蒲种区国会议员。

就是因为这样的治安,国阵逼人民做了这样的抉择。官老爷们从不微服出巡,所以不知道民间疾苦,只见到经过涂脂抹粉的国泰民安、太平盛世!

感觉上,吉隆坡已经沦陷了,已经给敌人占领了!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夸大其词。不过,如果你们有兴趣,不妨随便搭一趟公交,亲身经历后,再告诉我这是不是你们的国家?

二十年前,谁家聘请印尼女佣?二十年前,商业广场聘请谁当清洁工?

不要怪政府(这个政府已经无可药救),自我检讨一下,你是否也是因为自己的贪婪,造成外劳泛滥的一分子?

发生在茂山身上的事情不会是最后一次,你身边的亲朋戚友时时刻刻都生活在这危机四伏的国家。

治安是国家的大敌,治安不靖=政权易手!这不是危言耸听。

雪山锺某 said...

武叔:你撞他之前要喊一个大马,不然又有种族课题了。

失败のman said...

叶先生是我同事,但已很久没联络,想不到会在这看到他的遭遇,我曾经也遇过马来人渣亮刀抢我电脑,庆幸没被砍,大马治安已不止是红灯这么简单,奉劝大家出门还是小心点。

题外话:如有遇到茂山,请帮我问侯他,我是KL-VISION 2 的 KEVIN。谢谢。

春天 said...

真的是危险。以后出入那儿真的要看清楚才可以下车。可能还要手里拿着一把棍才好。

HO WAH CHONG said...

我看以后有手提电脑也等于没有, 因为都不能带出门. 不然一定会被打抢.

Anonymous said...

哎呀......带什么棍啦.....不带电脑就没事啦...可能你会说那会碎镜呀..我完全同意镜子可能会被碎....但......可能被碎镜和可能被巴冷刀砍,你选那一个可能呢????

allan said...

因为我没练刀枪不入的金钟罩,又不懂神打,所以..........我选被碎镜的风险.....街上那些带着手提式电脑满街跑的大哥们,小弟真的佩服...佩服

Anonymous said...

妈的,这样我下次出门,左手拿电脑.右手不是要拿巴冷刀????

丘仲尼 said...

阿武叔,请代我问候茂山!

我们的社会病了,警察只会站在路边或躲在树底下捉好人,向摩哆骑士们索取喝茶钱,让匪徒们无法无天。

如果你不满意提出抗议,副内政部长还会大声说,你如果不喜欢这里,尽管走!

这就是一个马来西亚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