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0, 2010

海啸之後,马华官场依旧

2008年3月8日,马来西亚的政治气候刮起史无前例的政治大海啸,国阵在全国大选中蒙受重挫,一连失去5州政权,雄霸超过半个世纪的国会三分二绝对优势也击破。马华也因此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败仗,千疮百孔,哀鸿遍野。

308政治海啸袭击两天後,阿武叔按原订计划携带家小到泰国普吉岛旅游,就住在2003年圣诞节前夕受印度洋海啸侵袭的海边附近,发现那儿经历浩劫洗礼不超过5年,可以看到多了一些防范海啸的建设,却看不到海啸曾经吞没的痕迹。

导游引述说,海啸发生时,当时的搭辛首相,亲自到场指挥,连续2星期驻扎普吉岛,感召国人共同救灾,搭辛除了亲身到场与灾民一起奋战,紧急时刻为了节省开会消耗的时间,也果断的拨出私人财富做救灾及重建用途,激发普吉岛民共同抗灾的决心,以致短期之内便抚平海啸劫後的伤痕,重展天堂般的样貌。

时隔2年後回顾政治大海啸,饱受风暴噬虐後的马华,还停留在茫然若失,浑然不解的状态,和普吉岛的救灾重建情况大相径庭,狼藉依旧。人家的劫後救灾及重建是分秒必争,马华经历政治海啸之後,却是分秒不停的党争。

马华全党上下,还相信巫统的嚣张霸道是引发政治海啸的唯一原因者仍大有人在,却鲜有人相信,巫统仅是推波助澜促成海啸狂噬的其中一个原因,比较大的因素,在於马华自称代表华人,却无能压制少数讨人厌的巫统政棍肆无忌惮的向华社撒野,此外,调兵遣将的失策,误把廖化当先锋,受委官职者给于华社的贡献,不是战绩平平就是越帮越倒忙,也是浴血战场的主要元凶。

托308海啸之福升正部长的廖中莱,准备放下马青总团长职责,寻求更上一层楼竞选副总会长时,就曾经自承是一名战绩平平的败军之将,说明仅剩15名国会议员的马华,已陷入极度困窘的人才危机当中。

此後勉强接替副部长的人选,在过去2年的表现,虽不敢说令人失望,却肯定只是一片死气沉沉,没有带动马华的威信,308後连场的国州议席补选,包括最近由国阵重夺的乌雪国席,都不能协助挽回渐失的华裔民心,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奇怪。

适逢内阁即将改组,马华妇女组新领导层已开始鼓噪,要求保留前主席周美芬留下的副部长“固打”,马青也已发出声音,要求“人才济济”的马青,分多一杯羹。这情景让人慨叹,救灾重建的考量人人落後,争取官职的行动却是人人争先。

争得了一官半职,救得了劫後馀生的未来吗?且看看308後受委代表马华出任副部长官职者,在马华的“政治救灾及重建”工作上,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现有的马华副部长,职司教育部的魏家祥,算是比较勤奋称职的一个,问题是华裔对教育政策的不公平,已到无法容忍的程度,不管表现怎样,加分是绝对不容易的事。大学预科班学额分配,大学科系选修分配,优秀生不被珍惜,华小入学等等问题,仅能让一小部份华裔感到满意,大部份的失意者,都协助减低了大量投给国阵的选票。

唯有说服巫统修改对全民更公平的教育政策,否则,建多几间华小,都无法争取更多的华裔选票。乌雪国席补选拔给叻思华小300万,到底换到多少张华裔选票,认真去研究并不难找到泄气的答案。

黄家定时代便被重点栽培的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黄日升,不论在青年或体育领域,要赢得可怜掌声也怕太难,许多华裔青年在申请区区5万令吉的青年创业基金时,也落得怨声载道,大吐口水的下场,黄日升何曾明了个中愤懑,足以让这些饱受摧残的青年申请者,产生换政府的想法。

阿武叔手上就有两宗绞尽脑汁,花足时间精神,备好被部门官员认为“超级好”的计划书,却仍然不被批准的案例。


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学者论政,理论强过实践,比较容易触动华裔选民神经的独中统考文凭受承认问题,任职以来,不曾有过真知灼见。即便近日在乌雪补选期间宣布,由蔡细历宣布的独中生可凭统考文凭申请高等教育基金决定,也不是何国忠扮演主动角色。

何国忠的学术资格甚至地位,从来不曾受到质疑,问题是,出掌高教副部长这些年,要找一个足以让华社感激的战绩,着实乏善可陈。

李志亮在308後受委出任外交部副部长,虽然是好好先生一个,又以最高票中选中委,但据说受语言能力局限的劣势,外交手腕略为逊色,在外交事务上,说不上有任何“救灾”成绩。

凭上议员资格出任新闻部副部长的王赛芝,看得出很认真很诚恳很努力的工作,毕竟还稚嫩,未有经典代表作。

总结马华各副部长的表现,虽然残酷,却是事实,要找出任何经典代表作都已太难,若要说扮演救灾重建,起收复失地的作用,那是更稀微得难以着目。

听说决意改变的纳吉首相,将不会再像历朝国阵主席,对成员党所推荐的正副部长人选照单全收,而会深入过滤其背景及能力,只不过,不论是纳吉或是马华新任总会长蔡细历,如果在委任官职时,依然不脱离昔日按党职高低,按臂膀固打,或按派系势力论功行赏的框框,而不是以称职能力绩效为考量,不但救灾无望,重建也只不过是痴心妄想。

马华现有的15名国会议员当中,翁诗杰、廖中莱、江作汉及黄燕燕4人当了部长;曹智雄、魏家祥、黄日升、李志亮、何国忠5人出任副部长;黄家定复出受阻再度归隐,不可能再当官;黄家泉败选後没有再当部长,也不可能降级当副部长;冯镇安当过资深部长,受三届九年的限制,复出官场已无望;剩下3位未曾当官的国会议员是同样来自柔佛州的邓文村、曾亚英和蔡细历的公子蔡智勇。

就像国家羽毛球队的汤杯阵容面对的人才危机一样,如果现有的副部长人选被替换,具备势力上阵的人选已经不多,更需要大刀阔斧做出果敢的决定,启用新人是一种方法,强制现任者在固定期限内完成预定目标,展示成绩,否则自动退下,也不妨一试。

蔡智勇代父出征,保住拉美士国席後,频频受到重用,更凭其学识受国阵委托负责消费税结构的筹备草拟工作。

但蔡智勇有两个弱点,第一是太年轻,第二是现任总会长蔡细历的儿子,在这两个包袱的牵拌下,蔡智勇能否受到重用,还看新任总会长蔡细历,在黄家定担任总会长时重用亲哥哥黄家泉,而受到党内反弹指要设立黄氏兄弟有限公司的前车之鉴下,还敢不敢仿效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扶持亲儿子李显龙成为新加坡总理的勇气。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