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8, 2010

饶家兄妹带我欣赏武吉免登夜景

右起:JOHNNY NGAU、振国、饶莉莉和阿武叔在BUKIT BINTANG街头留影。

其实我很讨厌把BUKIT BINTANG翻译成武吉免登,BUKIT是山,山就是山,用武吉会比较传神吗?BINTANG明明就是星星,却被说成“免登”,星光灿烂的山,变成一座不必登的“武吉”,大杀风景。

从乡下来到吉隆坡二十多年,每次经过BUKIT BINTANG,总是匆匆忙忙,要不然就是被堵塞的交通情况搞到心烦气躁,偶有闲情逸致,也总是避开热天气,躲在冷气广场内,从来没有认真的看一看这里的夜景。

那天怡保饶家兄妹来到BUKIT BINTANG,接到振国通知时,夜已深沉,但这缘份彷彿上帝的指令,怎麽也抗拒不了赶赴会面的喜悅冲动。

饶家兄妹不喝酒,於是我们进了PAPPA RICH餐厅,谈了一阵,跑到路面上看夜景,突然发觉自己在这里穿梭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在这里拍过照片,这夜景也彷彿初见,然後在二十多年之後才发现,细心观赏的话,BUKIT BINTANG的夜晚,也有美丽的感觉。

饶家兄妹住在怡保,很少到来KL,若不是一番孝心使然,恐怕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在KL见面,若非如此,真的不知道,何时才会真正停留,细心的看一看霓虹灯在这里交炽的夜景。


饶家妹妹莉莉,在BUKIT BINTANG街头散步。

原来在BUKIT BINTANG,还有当街按摸的服务。

然後,我想起上帝让我带蜗牛去散步这个故事: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得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每次只是往挪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 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著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了全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著汗,喘著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吧!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甚么?任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突然闻到花香,原来这边有个花园。我感到微风吹来,原来夜里的风这么温柔。
慢著!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以前怎么没有这些体会? 我忽然想起来,莫非是我弄错了!

原来是上帝叫蜗牛牵我去散步。。。。。
 
上帝叫我带蜗牛去散步 。

我匆匆地走,她慢慢地爬。渐渐的我觉得她爬得太慢了,跟不上我奔放的脚步,于是我找来根绳子将她绑上,拽着走。但无论我怎么用力,蜗牛永远那么慢。我很生气,用恶毒的眼光瞪着她,我骂她,抱怨上帝为什么如此对我。

蜗牛默不作声,继续缓缓地向前挪。过了许久我开始打她,踹她,发泄我心中的愤怒。蜗牛伤痕累累,她依旧默不作声,她用那幽怨的眼神望着我,我知道她很委屈。但我更委屈,我干脆坐在地上,不再理她。也许过了一个世纪,她终究会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四周寂静,我开始静下心来思考。清风拂面,我突然听见了蛙鸣,闻到了花香,我环顾四周,原来这是个花园!景色迷人!如浴后美人!赏心悦目!为什么我先前经过这里都没发现,总是顾着赶路去呢?

我终于明白,其实上帝知道我太庸庸碌碌,要我放慢脚步,於是要蜗牛带我来散步,缓慢的,悠闲的观赏这些美景。我开始怀念蜗牛了,后悔当初那么对她。她走到哪去了呢?虽然速度很慢,但她一直在走,也许,她现在已经到了幸福的彼岸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上帝出现在我面前,他对我说:“小伙子,记住,那个被你伤得最深的人永远是最爱你的人,只有她对你毫不设防,你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有可能伤她很深很深……”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对不起。”上帝接着说:“不要说对不起,有些人用言语道歉是因为他们不打算用行动道歉!”于是我跑了起来,想追上蜗牛,但上帝叫住我,摊开了手心,蜗牛正在他手心里对着我微笑。

一段新的旅程开始了。

什么?我们到哪了?我也说不清,不过我知道我们在一个叫伊甸梦乡的地方,对着彼此傻笑………

3 comments:

啊利 said...

那次回家不久就想着要跟阿武叔拿照片,我相机拍的都蒙了,不能用。没想到今天还有幸上名部落格“头版”啊!话说......前辈就是前辈,那张bb park前的照片,说是试镜随便拍拍没想到都这么美啊。不过,怎么阿武叔现在都不叫啊利而是连名带姓了 -.-" 汗颜。

我喜欢上帝牵着蜗牛散步的这则故事,您贴的每则小故事都很有启发性。

啊利 said...

真的很感谢阿武叔请我们到paparich, 虽然怡保新年时开了一间但山芭妹都还未去过,倒去了星星之山,还让您破费了。

当博客最感动的事,除了是有人回应文章,更难得的是不管住的地方多不顺路,即时天色已昏暗,都还专程驾车跑出来。多谢阿武叔和振国叔啊。by the way, 云吞面吃了没?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啊利,其实我家已超过半年没有网络服务,这些照片被耽搁太久了。前两天带相机到办事处才抄出来上载。你两兄妹真不错,就是太匆忙了,没能让我好好招待。我以为叫你莉莉比较亲切。你不说我可也忘了云吞面这回事,要赶快补救,是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