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可以上网啰!

守候了大半年,今天终於成功在家里申请到比较像样的上网设备。

纳闷吗?这个时代,在自家申请网路供应,竟然坎坷崎岖得比登珠峰还要艰难万倍!

写到这里,那句被我们喊到滚瓜烂熟的口号,自然映现脑际,噢!Malaysia Boleh!就不知为甚麽,一听到这句马来西亚国宝口号,总会想起黄明志。

不久前从黄明志那边学会一句话,那时起,只要有人喊Malaysia Boleh,我就会习惯性把黄明志的这句话加在前面:“懒叫!Malaysia Boleh!”

後来看了阿牛的《初恋红豆冰》,撩起儿时许多回忆,我又喜欢学曹格那样,在Malaysia Boleh後面加多一句:“切掉!”

懒叫这东西,我不知道为何会被用来骂人,只是听到黄明志用气冲冲的马来口音骂国家能源公司时,就是觉得分外亲切贴切舒服。

至於曹格开口闭口说的“切掉”,那是童年乡下熟悉的口头禅,只是太久没听到,忘了到底是切掉甚麽,可是看完戏後回家跟朋友练习一下,又觉得爽口无比,一个说懒叫,一个说切掉,礼尚往来,不亦乐乎!

离题了,话说回来,搬家5个月,从马来人比较多的地区,迁到华人比较多的地区,当大家都在兴致勃勃谈甚麽两线制时,家里却连一条电话线都没有,你说气不气炸?谷到太紧,有点“痴线”语无伦次,大家莫怪啊!

问一个在马来西亚找不到吃,去到新加坡找吃的建筑绘图师,新加坡的房子交锁匙时,有没有规定一定要有电话线,他说新加坡其实也和马来西亚一样,有水有电有沟渠就可以交屋,正感到没瘾的自讨没趣,他又说:“虽然没有规定,但是交锁匙8个月才有电话打,就太过份了。”一听到终於有理由可以骂人满足当今读者,我才心甘情愿的称赞他专业。

这朋友很醒目,知道我要吹毛求疵,就扮内行的搬多几个很懒叫的理由出来,他说,新加坡要跟马来西亚买水,所以,建屋子时先造好排水沟渠,以免下雨天时,雨水流回马来西亚,但是马来西亚的发展商,为了突显马来西亚很有水,就是不先造沟渠,以便下雨时,黄泥水可以从吉隆坡越过新柔长堤,流到新加坡去。

他用很专业的语调指出,当新加坡人必须给高水费时,雪兰莪免费派水,吉隆坡淹水,这才叫威水。

这朋友把我从离题中拉回来问,马来西亚又不是只有一间网路供应公司,为何偏偏要选给两条线绑住的那种,我几乎口吐白沫的瘫痪在地,叹息马来西亚人一越过长堤就会变质忘本,以为马来西亚到处都是乌节路。

离开马来西亚太久的人怎会知道,我现在住的地方,虽然靠近曾经让我们引以为豪的共和联邦运动体育场,以後要用来申办奥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的场址,靠近Technology Park Malaysia,附近有轻快铁,最近连取代富都车站的临时长途巴士站也搬到这边来了,可是,所有名牌手机不论使用那一个名牌无线电讯服务公司,都必须走到马路上才能享受比较清晰的通话,那些一直问人割了没有的网路供应商,当然早就被人割到懒叫了。

跟大家报告一下,今天终於可以上网了,我的心情既兴奋又激动,只是懒得再叫!Malaysia Boleh?

5 comments:

睡猪----------Kelvin Chong said...

阿武叔,恭喜你可以上网了,又可以时常欣赏到你的文章了!

只是阿武叔,我比较喜欢“切掉!”多过喜欢“懒叫!”。

还有,多关心孩子,尽量多陪陪他们,他们就不会沉迷网络游戏咯!

唉!大马的交通能让我们尽量抽出多点时间吗?如果可以,“我切掉!”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武叔,你好。
怪不得那么久没看到你的大作。原来如此。加油吧!

allan thin said...

武叔,现在没借口了,要敢敢鸟哟...

维雄 said...

敢敢批现在才敢敢讲的马华。

其華 said...

阿武叔,不只你一人面對這樣的的問題,看看Patrick Teoh在他的部落格Niamah如何鳥這家 "Malaysia Boleh"!
http://niamah.blogspot.com/2009/12/9-working-days.html
http://niamah.blogspot.com/2009/12/any-problem-call-us-ya.html
http://niamah.blogspot.com/2009/12/tm-callin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