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1, 2010

马华大厦楼下的一个下午

前几天下午,与姚伟豪及波力拔克在马华大厦底楼的Secret Recipe喝咖啡,一个老翁驱前询问:“请问从这里搭的士到海南会馆,大概要多少车资?”

我反问是否在天后宫的海南会馆,老翁耳朵不大灵光,几番放大声量之後,发现他连天后宫是甚麽也不清楚,正不知如何是好,老翁突然转开话题发起牢骚:“刚才我走进马华,想叫马华帮忙传达个讯息,叫纳吉来见我,他们却叫我去张天赐那边,讲了大半天,他们说不知道要怎样传达这个讯息。马华那麽大,传个讯息叫纳吉来见我都做不到,搞甚麽的?”

我们错愕不已,波力拔克细声相问:“你要找首相有甚麽事?”

老翁答:“我从柔佛州搭车来,有事情跟纳吉讲,马华连这个忙都帮不上,还敢讲代表华人。我人虽然老,听觉不大好,可是我身体很壮,一天可以走几十公里。”

波力又问:“到底你有甚麽事要首相来见你?”

老翁反覆用手掌托在耳边叫波力重复数次,终於听到波力的问题时,露出不悅的表情说:“我要跟他讲的事很秘密的,你问酱多干甚麽?”

波力只好跟他说:“那你应该去首相署找他啊!”

感觉到这老翁好像头上出现了一个灯泡似的,兴奋不已的说:“对HOH!首相署啊!你给我的这个意见非常宝贵,谢谢你!谢谢你!唉!马华的人,连这个意见都给不到我!”

说着,老头走向安邦路,但走了没几步又掉回头向波力说:“你今天给了我这个意见,留下个联络地址吧!日後向你答谢!”

波力都还没有机会开到口,老翁就露出不屑的表情,带点轻视的语气说:“哎呀!你这种人,一定会担心我不知道要拿你的地址,会不会用来害你,不会给的啦!”说完,又走向安邦路。

没几秒,老翁又走回来,波力很有耐性的尊重老人家,却被缠上了。老翁拿出张纸,叫波力把“首相署”写下,以免遇到马来的士司机,没法子沟通。

波力在纸上写下“Jabatan Perdana Menteri, Putrajaya”,老翁很满意的又露出感激的表情,然後抬头望一望马华大厦,喃喃自语:“代表华人?叫纳吉来见我都办不到,马华,拿来抹屁股啦!”说的时候,手上拿着的那张小纸条,被放到屁股後,就像大便完毕抹屁股的那个动作。

等这老翁朝安邦路走去不再回头时,波力还保持着傻愣愣的怪表情,姚伟豪耸耸肩头,我搖搖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5 comments:

allan thin said...

老大, 不用傻愣愣的,也不用耸耸肩,更加不用头搖搖头.....

因为投票成绩显示, 70%-80%的大马华人根本要马华"瓜柴"....有因就有果呀!!

抱歉,真话是很难听的,不过这是事实呀!!

阿辉 said...

波力应该叫他去找赛夫,见首相轻而易举。

丘仲尼 said...

阿武叔,这名老伯肯定是马华最“坚强”的支持者,他可能受到“马华代表华人”的口号误导,所以要见首相,也找上马华。

对这名老伯而言,马华口口声声代表华人,那么,华人(老伯就是华人)有事就一定找马华,包括要见首相。

可惜,马华没有人(包括张天赐)能够带他见首相,难道说,马华不再代表华人。。。?

不要怪老伯,我一样想不通。。。!

落花先生 said...

马华是找女儿,儿子,报大耳窿的,找首相她们自己也找不着,不要说你这个老阿PEK。

朝廷关聊 said...

这种阿伯在槟岛见怪不怪,大可不用吊他。
没事靠火箭,有事烦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