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5, 2010

大马医院为何那么好赚?

几年前,我曾聘用一个办事处助理,上班不到两个月,某个星期一早上,她没有来上班,中午时分接到她的电话:“Boss! Hari ni I tak sempat datang ke office, I masuk hospital!”

问她那里不舒服,她说:“Tak teruk sangat lah Boss! Problem perempuan aja!”

我说要去探望她,被拒绝了:“Tak perlu lah Boss! I dekat kampung, agak jauh lah!”

为她担心之馀,嘱咐她要好好照顾身体。

隔天她如常上班,精神煥发。

两个星期後,她又在星期一没来上班,同样在中午时分打电话来:“Boss! I masuk hospital lagi!”

我叫她好好保重,要多喝水,早点睡觉。

隔天她又如常上班,气色很好,同时对我的关心表示很感动!

过了几天,她临下班前跟我请假:“Boss! Besok Jumaat, I tak mari kerja, I nak balik kampung, ibu I masuk hospital!”

孝顺是难以被拒绝的,我批准了假期,对她家人的健康感到担忧又同情,却只能献上衷心的祝福。

此後,她断断续续都会拿假期,其中一次是bapa masuk hospital,一次是nenek masuk hosptial,一次是kakak masuk hospital,一次是pakcik masuk hospital,数次是makcik masuk hospital。

某一天,见她在办事处甚清闲,虽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便叫她提早下班,我独自留在办事处整理文件,几分钟後,隔壁的同事也因为得空,跑过来聊天,见这个助理提早下班,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明天请假,允准她早回,我说她没请假,同事奇怪的说:“刚才她来我这里谈天,明明说明天要balik kampung。”我想这个同事一定是听错了。

那天半夜,接到她传过来的电话短讯说:“Boss! Besok I tak datang kerja, tuk I masuk hospital!”

我没有回复她的简讯,等她回来上班时才跟她说,公司业务近来不怎麽好,为了节省开销,你做到这个月底就不必再来了。

X                    X                    X

两个星期前,为了一点小事,跟一个好朋友伤了点感情,有点内疚。

之前因为家里厨房天花板漏水,这个土木工程师好朋友介绍了一个漏水专家,还帮我洽了个好价钱。

补好屋顶,为了测试是否不再漏水,我暂且不处理为了修补漏水而必须撬开的石膏天花板,厨房留着个大洞。

等到某天下起大雨,果然发现还有少许漏水,便打电话告知这个补漏水专家,专家说他当时比较忙,要常出外坡,叫我等他回来。

等了一个多月没讯息,再打电话追问,他说再等一个星期,我两个星期後再打电话催他,他答应在两个星期前的星期二到来检查,可是两个星期前的星期三,我老婆追问这天花板要几时才能处理,我才省悟专家又再失约,气呼呼的打电话过去,专家没有接电话。

我一连给他打了几十个missed call,他终於接电话时,语气有点颓丧:“Boss! Sekarang saya ada sikit problem,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我气上心头,老实不客气的说:“Hey! Sudah berapa kali you janji nak datang tapi tak datang?”

他说:“Boss! I tahu I patut datang kelmarin, tapi I betul betul mengalami problem,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我是气到有点失态的说:“Anak masuk hospital ke, anak mati pun, you kena beritahu! You dah janji! I dah lama tunggu!”

他还在说:“Boss! I tak tipu, anak saya sekarang masih di hospital....”

我不等他说完便插嘴说:“You tak tipu, you bohong aje! You janji datang semalam, tapi you tak datang pun tak beritahu...”

这次轮到他不等我说完,便盖了电话。

一直到现在,漏水还没有补好。

X                    X                    X

昨天晚上,我还在参加组织的训练会时,接获家具厂打来的电话,一把很彬彬有礼的声音,用华语跟我说:“郑先生!上次你投诉 TV cabinet垫脚爆裂,我们已经帮你补到货,明天我们的技术人员会到你家帮你換一个垫脚,你可以安排在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在家等吗?”

我回答:“那段时间我不在,但我会安排我太太在家等待,感谢你!”

今天中午出门前,交代我儿子协助妈妈把TV Cabinet上的摆设品搬开,等待換好新垫脚再重新摆好。

傍晚六点半,在PJ开会中途,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响了三次,开完会後回覆电话时,对方用印度腔的马来话说:“Halo Boss! Ini hari saya betul betul mau mari punya, tapi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15 comments:

新怡 said...

哈哈。笑翻了。 (抱歉)
其实,不是医院好赚,就只是借医院过桥吧?

之前在新工作,也有好几位马来同事(新公民),他/她们都爱请”病假“。 偶尔,有病假单,偶尔没有。 可能,是环境造成的态度问题吧?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社会病了,医院成了最佳借口,避风港。

Frank C said...

下次你因该说:

You mahu masuk hospital? bah, cari lah tempat untuk saya juga.. saya pun mahu masuk hospital..

beabetter said...

ah ne ne 也时常说 pergi tokong 的。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本文所有对白句句实情,情节也没有加油加酱。

昨天听到那个家具技术人员又因为孩子进院不能完成任务时,激发本文的灵感。

但这次我的情绪控制得比较好了。

他其实讲得很多一下:“Boss,tadi petang saya sudah mau mari, tapi anak saya......”

我很平静的阻止他继续说:“Tak pa lah, awak cuma beritahu, bila awak boleh datang.”

他说:“Saya ingat minggu depan lah!”

我说:“OK啦!”

维雄 said...

他们的确是很喜欢生病与进医院,特别是星期一和星期五。

话说回来,医院股,我首推KPJ。

001 said...

讲他们的家人进医院已经是他们的“传统”,小case,有些更厉害,常常有亲人归西的呢!

朋友说,她见过的是讲
这个星期乜乜水死,下星期又乜乜水死,真的佩服他们的大家族,死都死不完!

蒲种马青仔 said...

世界杯期间,更多人病进医院。更加多人死。。不要紧啦,死的都是那些人。社会多出来的。呵呵

雅征 said...

以前我有一个同事更绝,他的xx谁一年死几次,进院还算小儿科。

路見要鳴 said...

我的马来工人和印度工人也是如此,
亲朋戚友总是死不完!

Anonymous said...

Uncle Boo, 请问我可以把这篇文章share在我的FB吗?

Jenna

sam said...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在医院晚上oncall,时常可以看到一个人生病,整个kampung的人一起来。。然后全家一起高高兴兴的办入院手续不然就是浩浩荡荡地来我柜台拿药。。。。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哈哈哈哈!看了各位的留言,我终於确定,家人进院和家人去世,竟然是马来西亚的一种特殊文化。

维雄:我不熟悉股票,不妨过几招来。

JENNA:欢迎转载。

Lexus said...

有同感,他们的族人是酱的啦,我也遇上不少次了。

云之站 said...

我发觉,比较黑肤色的人都有这样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