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6, 2010

寿险保单

有对老夫妻年逾五十,经济条件不错,理当安享退休生活的时候,却相偕到律师那儿要办离婚。原因是自从结婚以来,两人争吵不断,老是意见不合,个性上又南猿北辙十分不和谐,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要不是为了孩子着想,早就劳燕分飞了。好不容易总算盼到孩子们成年,再不需要父母操心,为了让彼此在晚年能自由的生活,不用再忍受那麽多无谓的争吵,决定办离婚。

这一刻在律师面前,让律师也面有难色,律师费都有点不好意思收了,于是他提议办完手续後,三人一起吃顿饭。老夫妻想了想,虽然离了婚,两人又没有甚麽深仇大恨,吃顿饭总可以吧!餐厅里三人气氛非常尴尬,正巧服务生送来一道烤鸡,老先生挟起一块鸡腿给老太太说:“吃吧!你最喜欢的鸡腿。”

律师眼睛一亮,心想事情也许有了转机哦!

未料老太太红着双眼说:“我很爱你,但你这个人就爱自以为是,甚麽事都自己说了就算,从来不管別人的感受,难道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吃的就是鸡腿吗?”

这时老先生也有点哽咽的说:“你~~~~总是不了解我爱你的心,时时刻刻我都在想,要如何讨你的欢心,总是把最好的留给你,你知道吗?这辈子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鸡腿!”

律师看在眼里,不免鼻头一酸,两个如此深爱着彼此的人,却因为沟通出了问题而面临分开的局面。这一晚两人心中都有着无限的感慨,这麽多年的感情却要面对如此残酷的结局。

老先生整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阵阵如火燃烧般的痛在心㡳无情的煎熬着。他考虑了很久,强忍着痛苦打电话给老太太,想要表达他內心的後悔,他想告诉老太太,他是多麽的爱她。

电话声响了,老太太知道一定是老先生打来的,但是她心中充满了恨,她觉得是老先生负了她一生,她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

电话不知道响了多久,老太太就是不接,婚都离了,面子重要,怎能接电话,她甚至把电话线都拆了。

老先生手握着冰冷的话筒,听不到老太太的声音,心中有如刀割一般,久久无法释怀。

其实这一天晚上,老太太也是在伤心中辗转难眠,而且她忘了...,老先生他有心脏病。

隔天,老先生被发现死在自己家客厅,手里还紧握着电话筒。老太太知道这个消息後,简直无法相信,为了赌一口气,竟然让自己深爱的人在心碎中死去,这时候,她如何大声也喚不回老先生回眸一笑。

老太太柔肠寸断的整理老先生的遗物,突然发现抽屉里的一张保险单,投保日期就是当年他们俩的结婚日,受益人当然是老太太的名字,虽然金额只有一百万元,但是当中夹着一张字条---“亲爱的,当你发现这张保单时,也许我已经不在这人世了,但我爱你的心不会改变,照顾你的责任更不会终止,这些保险金将代替我,继续给你无微不至的爱与关怀,一如我仍然在你身旁,永远爱你的.......”

看到这里,老太太早已泪如雨下,她真的没看走眼,他是真心愿意照顾自己一辈子的人。

千万不要让生命中有这样的遗憾,早早放下心中无谓的面子、成见,用爱与包容,真心的对待,否则你可能错过这一生深爱你的人最後一次所说的:“我爱你!”

5 comments:

allan thin said...

纳吉提三大理由捍卫涨价,人民同意?

忧国者
2010年7月16日
下午 4点28分

分享

4

削减人民的巨额津贴真的是上策吗?

早前有位首相署部长(依的利斯)说如果再不削减津贴的话,国家将在2019年就会面临破产。今天,我们的首相以三大理由来支持该政策是势在必行!试问:

(一)国债的源头是源于人民的津贴吗?
(二)津贴数额上涨是人民所导致的吗?
(三)试问削减津贴后会带来多大的冲击呢?
(四)现在是否是“良辰吉日”实行的时候呢?
(五)部长的他国物价调查,是否有综合了他国的生活水平与市场需求,而进行评估呢?

这位部长的“上策”可有在先考察与慎重思考以上几点。首相更说“此举可让更多国家收入用在可以为全民带来长远益处的投资。”

所谓国债的源头,人民都知道政府的贪腐风气与滥用公帑是到了病入膏肓的阶段。四十亿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国防部每年的数十亿或过百亿的超乎预料的“疯狂购物,“一个大马”F1车队的“烧金镬”运动,滥用国库拯救官联公司的“补镬行动”,政府官员的挥霍本性难移的本性屡听不绝。试问身为部长的你是否得先亡羊补牢后再谈呢?

(二)至于津贴数额上涨,主要源于汽油。国家在迈向进步,人口也就不断的拥挤起来。各处都可见到交通也不断地繁忙起来。可是,我国的公共交通设备有改进过吗。试问大马的公共交通是否完善呢?从巴士,德士,轻块铁和火车那个不是已被官联公司或朋党公司已迫进了垄断市场的局面:LIMO (机场德士服务),TRANSNASIONAL,RAPID KL,METRO,PUTRA , STAR (轻快铁)。以上的设备都是过去十年至今的公共设备。无增无减,都以垄断式的!试问它们有进步过吗?有理所当然的改善过吗(迟到,超载拥挤,擅自更改行程)?都还是原地踏步的。试问有尝试招入新的有力竞争者去提高公共设施的质素吗?槟城,新山,蒲种,巴生也算是就业机会多和人口流动量频多的繁华都市。请问巴士设备完善吗?更连轻快铁都没有。请问要准时上班和方便的上班族不“骑”自己的车,难道会“骑”什么上班呢。

(三)削减津贴真的可为政府带来充裕的财力去进行发展吗?(可别想那么远叻,先解决问题(一)吧)!但是大家肯定可以立竿见影地先看到负面影响。试问人民的平均收入有依通货膨胀率而提升吗?人民当今的平均收入可以承受得了这样的冲击吗?导致百物涨价的时候,各门市生意,房产业,购物商业,旅游业还生存得下去吗?人民的皮带都勒紧了,还会有多余的储蓄去花吗?如此多的种种问题真的有被慎重考量过吗?所为物价一旦上升,就不会下降的了。这步棋怎可如此下得马虎!

(四)所谓实行任何政策可要先考量“黄道吉日”之时和国势状况。如果国势属于多事之秋,百物通膨,朝政贪腐,国库亏空。试问人民是否还会接受如此的“上策”吗?政府在做,人民在看。滥用公帑的事件屡听不绝,“报大数”的疯狂采购更是 “日日新鲜,镬镬‘金’”。试问国库不就是已有了人民的血汗钱吗。如牛毛般的贪腐乱政和滥用公帑的事件屡次三番发生,难道还会是黄道吉日去实行这“良策”吗?再多的削减津贴后所得到的金钱,都也只是等于“迟早完”的冤枉钱!因为破洞的袋子是永远都无法被填满的。

(五)每个国家的生活水平和架构都有所不同之处。物品价格永永远远都离不开市场经济学的影响。油价和物价怎可拿新加坡,泰国或索马里来相提并论呢。重点一,它们都不是汽油生产国。如新加坡和泰国,它们的石油需求可不少于我国。试问需求高又不是生产国,价格可以与我国相提并论吗?至于索马里,也只是一个贫穷兼生活水平低的国家;它也不是生产国,交通工具与有烟工业如珍珠般少得像寥寥可数,汽油难道会从远道而来到这里贱卖吗?至于菲律宾的糖价,它虽然是糖的主要生产国;可是它们的天然资源也只寥寥可数。糖可说是它国的主要收入;一方面要出口赚取收入,另一方面又要供应给人民。价钱当然不会便宜吧!我们的国家可说是天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有石油,又有食油,工业更在亚洲的榜内前十名叻;如此有资源,又有相当的需求量的国家怎可与以上的国家相比。我们的“天真”首相署部长怎会拿这些如此可笑的方法来相提并论。还是再三屡用不厌地同个理由来劝告人民,来博取人民的谅解。但是,提高糖的津贴来减少人民的需求,相信人民都会赞成。因为吃得糖多,对健康不好。但是也是不可离谱,因为餐饮业涨价还是殃及消费者。

理论上,削减津贴的确是可减低国家的负担;提高国家的国库去进行发展与惠及人民的政策。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国家现在朝纲贪腐败坏,国库又残遭政府滥用来满足各自的欲求。滥用公帑于补选区的拨款,滥用公帑于发展“白象计划”般的四十亿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常用超出市场价格的费用去进行“疯狂采购”,官员不断的“报大数”采购更是屡屡发生。但是,以上的祸首被绳之以法了吗?米缸里的老鼠还没捉出,你们还会放米进去吗?如此般的“上策”会有多数的人民支持吗?更“耻”能说官民支持呢?就算今天的首相以什么三大理由来支持;也只不过是有outcome(结论),没(output)结果的政策!

简戈 said...

感觉上,这只是一个想象的故事,真实的人生恐怕不会是这样的。

TG said...

非常感动。

我选择相信现实人生中会有这样的事。别让爱存遗憾。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简戈& TG,现实人生里,这样的故事太多了,真的太多。

简戈 said...

现实里, 故事的前半段真的很多,但是后半段我想会很少,太多的人到死都没有发觉他们错过了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