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2, 2010

大马华人的分析能力去了那里?


日前接到一封电邮,网友传来以上剪贴文章,并附上以下留言:

这就是连续执政52年的后遗症(绝症),每个部长当自己是人民的主人,当委任他的首相是父母,和选民讲一些不是人讲的话,当选民是贱民吧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国阵倒一次.....

细读剪贴文章,只感到无力,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包括写作人,已经开始变态,连基本对人的称呼礼仪都不懂,连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也没有了。

66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可是我觉得是YB的态度有问题。

芊芊 said...

哇!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真是岂有此理?!!

从东方到西方国家, 我还没见过这么骄傲自大的人民代议士,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大马人民, 我们可以投票让她当上部长, 也可以合力用手中的一票把她拉下台!!! 大家加油了!

(我是根据所剪贴的文章,看不过眼而回应的, 不关那个留言的人, 谢谢!)

芊芊 said...

阿武叔:
想跟你确定一下, 请问这是报章剪报吗? 周爆是一份报章吗? 还是一则恶作剧?我离开大马很久了,除了当今大马和光华日报,我没看别的中文报章.

黄燕燕给我的印象实在太差了!上一回她在国会回答关于武吉公满山埃事件的提问时, 竟然说用山埃采金是安全的, 还随便说墨尔本有世界上最大的采金矿, 企图蒙骗大马人,真是胡说八道!!

还有在 BK 反山埃网站里贴的录像中也看到很多有关黄燕燕很无礼粗暴,嚣张的对待忧心忡忡的村民时, 让人咬牙切齿!! 还有她身为 BK 的代议士不可以逃避选民, 推卸责任,草草带过,因为那是她的责任.

从那次开始,一看到黄燕燕的名字, 她那一幅嚣张的模样就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

壞友 PoWKilLeR said...

http://blog.sina.com.cn/powkiller
Yang Berhormat,,

Mountebank said...

细读剪贴文章,只感到无力,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包括写作人,已经开始变态,连基本对人的称呼礼仪都不懂,连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也没有了。
--------------------------

見過黃燕燕的人都知道她和人對話的“禮儀”是如何

有人說她可能是English educated的,所以講話比較草莽一些,可是這種情形,在同是二毛子的蔡細歷身上,卻偏尋不著?所以我寧願相信這是和個人修養問題有關。

我實在看不出來,這篇報導為何會和“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有任何的關係,我只知道,作為人民公僕,你有沒有盡到本份,那才是重點;一味的把重點放在合宜的稱呼上,要大家尊重她本人,這種無厘頭的本末倒置,恐怕才是有點“非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了。

嘿嘿。

SPR said...

新加坡公民在面對他們心中最尊敬的老人時也不過是稱呼一句mr.lee,在稱呼老人的兒子時還是一句mr.lee,老人和他孩子好像不曾對此稱呼有過意見,人民對他們的尊敬也不曾減少過分毫。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芊芊,黄燕燕给人的印象如何,我无从评论。武吉公满的事我也不熟,所以不混作一谈。

我接到这电邮时有点火滾,因为,现在的年轻人,竟可以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

周爆如果没记错,应是号外周报的其中一栏。

我阅读後的想法是,黄燕燕是正确的,当一个领袖能坦率的纠正错误,才算尽了领袖的责任。

某人对YANG BERBAHAGIA和YANG BERHORMAT分不清楚,做为领袖的给予纠正有错吗?

反而一些人为了显示自己不计较称呼,不予纠正,结果是永远都没有发现错误。

马来西亚的称呼是比较累赘,只不过,我的看法是,当这些称呼文化还未废除前,我们还必须给予尊重。否则,拿督称为丹斯里也不必介意,TUN称为TAN也不用紧,见了苏丹最高元首也称MR,这像话吗?

我接受的家教是,当人家对你的错误给予指正时,一定要说谢谢。

然而,坦率纠正称呼的错误,也可以被时下年轻人当成反政府的理由,你觉得这样的分析能力正确吗?

龙 said...

uncle boo, 只有你会“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其他人不可能全部都是猪吧????还是你本身的观点已经是错了??

人,往往以为自己最对的论点其实是最大的盲点!!

uncle boo, 共勉之呀!!!!

黄燕燕这样嚣张跋扈的指正记者,我认为网友附上的留言没说错呀!!看她怎样对待山埃的选民??

黄燕燕的嚣张跋扈是否令人反感??看大家的comment 就知道啦。。。。

路过的 said...

指正是没错,重点是四个字:嚣张跋扈

没有必要这样超级淋屎LCLY.....

Mountebank said...

我繞完整個地球,發現只有bolehland 發明了最多的稱號,什麼敦(還是那種會貪污會被控上法庭的敦),拿督斯里(還是那種會拿C4讓別人從地球消失的拿督斯里,或者上酒店搞婚外情的拿督斯里),TanSri(還是那種貴為第二高職卻以馬來人為先的Tansri )。。。當然,最搞笑的就是那個“準拿督”~~一種華人自己發明好讓自己可以向自己華人社群顯威風的無厘頭封號。

封號最長的大概是那些統治者或皇族吧,封號是長長的,連他們也背不出來一大串,長長封號的背後,我看到的是濫權(南馬的),枉法(中馬的),爭權(北馬的)的,不知人民疾苦的各統治者們。

反觀貴為世界已發展國家如世界超強美國,見到obama, 就是一句簡單的“Mr President ”就搞定。人家國家發達就是因為注意到人民真正要的是什麼,自己應該在國家角色裡扮演的又是什麼(而不是無謂的,一般人也搞不清楚的封號),這才是民主國家的真諦。

然而在大馬,我們的政治人物就是像古代的那種老百姓快餓死了,還在說:‘何不食肉糜?’ 的晋惠帝,或如法國 18世纪后期,人民没有面包果腹,却说:「就让他们吃蛋糕吧」的玛丽皇后;今天的黃燕燕,在山埃采金問題讓村民受難之際,卻還在計較合宜的封號,那麼,大概以後可以和上述兩位東西方歷史人物齊名了。

明 said...

阿武叔

我同意你的分析能力,指正是没错,但是,客气些,不要这样鸟.....

你分析能力这么强,黄燕燕的指正方式的确是嚣张跋扈令人反感,这一点不到你否认吧??

中立者 said...

个人觉得当官者应当更注重自己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只在乎口头的称呼而不礼貌的纠正别人,(个人觉得YB应该在对方说完后才纠正而非拿起麦克风打断对方的话),则有失妥当。

kenny said...

指正他人是对的,但用词也很重要,旁观者清,从剪贴文章来分析,黄燕燕指正记者是对的,但态度的确是嚣张跋扈,令人反感,引起网友围剿是难免的...

说到是否当了太久的官而目中无人呢?这个我无从评论。

至于附上的留言嘛,是过火了一点,但也不是完全没根据的。

龙 said...

“现在的年轻人,竟可以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

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值得你深思呀!!

陈真 said...

或许各人的诠释不同,或许一些人先入为主,我在现场,反而不觉得黄燕燕过分,她只是很直接,而且还尝试以Yang Bodoh自嘲,让场面轻松。

Mountebank said...

芊芊,黄燕燕给人的印象如何,我无从评论。武吉公满的事我也不熟,所以不混作一谈。


然而,坦率纠正称呼的错误,也可以被时下年轻人当成反政府的理由,你觉得这样的分析能力正确吗?

我接到这电邮时有点火滾,因为,现在的年轻人,竟可以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

我阅读後的想法是,黄燕燕是正确的,当一个领袖能坦率的纠正错误,才算尽了领袖的责任。

反而一些人为了显示自己不计较称呼,不予纠正,结果是永远都没有发现错误。

我接受的家教是,当人家对你的错误给予指正时,一定要说谢谢。
------------------------
噢,請大家不要怪罪阿武叔了,308後還在沉睡的人物大有人在,看東西只看表面的人物還是很多。

其實做人單純一點也不錯,把自己的IQ調低一些也是自樂,不要把事情搞得太複雜,想東西時千萬不要聯想太多,這樣的話,日子比較好過一些, 只要把別人的稱號搞清楚就好了,一些牽連到的細節就不用去管它了。

所以,當福明的遺書突然出現時,我們也不要很陰謀論的,把壞壞的國陣想得更壞,千萬千萬不要政治化,雖然這些都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老百姓的身上,大家只要很禮貌的對大馬檢方說:謝謝你,坦率的纠正错误(雖然遲了那麼久的證物) ,你真的是尽了领袖的责任—-- 這樣就好了,整個社會一片安詳和樂,阿武叔的子女們也受到了禮貌和樂的熏陶,這是很好的身教例子;反正不熟的不去談它,不去想它,不要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做人要有禮貌,這樣差不多就對了。

只是我有點不太明白:当大家对阿武叔的错误给予指正时,我怎麼到現在,還看不到阿武叔對大家说谢谢呢?

玲 said...

"现在的年轻人,竟可以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 为什么会这样呢?武叔,值得你深思呀!!"

我同意龙以上的评论,武叔,值得我们大家去深思。。。。

黄燕燕是否嚣张跋扈?这个问题留给下一届大选武吉公满的选民吧!!

kenny said...

评论一面倒,结论是:黄燕燕指正记者是对的,但态度的确是嚣张跋扈,令人反感,这是无可否认的。


(以上结论是从剪贴文章来分析,如果文章记者错误引述那又不同讲哟)

aru said...

路经此地,惊见所谓马华枪手博客超高的分析的能力。不得不服得五体趴地!

国阵有此类能人,是国阵的大幸!假以时日,不必走后门,也能当大官。能閃,能缩,能托大脚就行了。国家又会多了一间超大的’阿武宫‘。

谢谢你提醒,我的分析能力不比你高。以后我就不再来了,以免浪费时间。

may said...

我是外国刚回来的,但看majority的评论,这个黄燕燕好像蛮烂的

sang said...

是从剪贴文章来看嘛,答案很明显,黄燕燕指正记者是对的(part1 ),但态度的确是嚣张跋扈,令人反感(part2)....

阿武叔是吗?你口口声声说分析力是吗?

为什么你只分析到part1?完全忽略了part2???

这样明显都看不到??我对你所谓的分析...唉

崖 said...

阿武叔,没人说黄燕燕指正记者不对,但是全部人说态度的确是嚣张跋扈,令人反感

芊芊 said...

阿武叔:
谢谢你回答我的提问...
哇! 门庭若市,卧虎藏龙,你家太热闹了!
我同意你说的,人家给于指正时, 要说谢谢, 这是礼貌.但是,身为公众人物,态度不能太傲慢了. 选民是政治人物服务的对象,得罪了选民纳税人, 那只会引起公愤,自砸饭碗,自毁前途!
至于为何现在的年轻人很容易把小事情联想成倒政府,我只能说,"物极必反" ~~ 现在时代不同了,选民对于政治人物的要求已经不再停留在古时候的皇帝时代,只有人民感恩,奉献的时代,因为那是跟民主走相反的路, 不合时宜,过时了.
高手云集,看了很多精彩的留言,公道自在人心,黄燕燕是龙是虫,就由选民自己做决定吧! :)

人客 said...

看了阿武叔对部长和记者之间的分析,让我再次感到犹如巨石下崖,五内翻腾啊!

蔓 said...

看了阿武叔对部长和记者之间的分析,感想是:哇!!这也叫分析呀??甘都得?(粤语)


黄燕燕看了马上封他做锦衣卫的头领呀!!

Mountebank said...

就奇怪阿武叔今天突然暴紅,紅過那個“猶如巨石下崖,五內翻騰”的馬華活寶董董小姐; 周遊列blogs,終於知道為什麼了,哈哈。

http://donglim.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12.html

西西留 said...

同意阿武叔的看法。

现在的记者不知道是压力太大还是什么的,在礼仪和称呼方面都很差,至少和友族比起来真的差很远。

有人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们赶时间交稿……这个理由很牵强,称呼和礼貌是待人处事的一个原则,连原则也没有,哪里些得出好文章呢?

时下年轻人 said...

阿叔啊,我们恨透了贪官污吏,看到他们就会让我们失去理性,我们明白你不会了解我们,就好像我们也不能谅解为什么有人愿意与他们狼狈为奸一样。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芊芊,难得你身在国外,仍然关心祖国局势。

大马的政治环境,目前是复杂变态得令我厌倦,这也是我许久以来不再谈论政治课题的主因。

今天让我有点过激的反应,是因为传电邮过来的网友,已多次私底下与我讨论国阵必须倒台的课题,而这一次却借黄燕燕纠正称呼的动作,诠释为“把人民当贱民”,并分析为国阵必须倒台的理由。

其实我也希望大马的政治环境能够改变,不论改变的方式是国阵倒台,或者国阵化腐杇为神奇,但我常一厢情愿的希望,改变政权不能以抹黑攻讦的形式,而是以理服人,以理至上。

今天这篇博文的重点,不是剪贴文章,而是针对这篇剪贴文章的评论:“这就是连续执政52年的后遗症(绝症),每个部长当自己是人民的主人,当委任他的首相是父母,和选民讲一些不是人讲的话,当选民是贱民吧了!”

黄燕燕如果傲慢,我们批评她傲慢,我们不投票给她,都是合乎常理的,但是,以此诠释为“把人民当贱民”有点吹毛求疵,把这分析成国阵必须倒台的理由,合逻辑吗?这和升旗山的阿末依斯迈、乌雪的诺奧马、PERKASA的依布拉欣阿里,有甚麽分別?

我对国內年轻人关心政治感到鼓舞,却真的很希望,年轻人不要学习巫统或回教党的极端分子,更摆事实讲道理,尤其是华青,更应理性的证明,我们不使用下三滥的手法,我们更有水准。

顺便回答其他留言,嚣张跋扈,是这篇博文发了之後才出现的字眼;黄燕燕纠正的不是记者,而是一个旅游业者。

感谢所有留言参与讨论者,特別是芊芊,还有西西留大侠的同意观点。

让我们共同创造,更健康,更有见地的环境。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偽善 said...

其实你不了解年轻人很正常呀,如果年轻人会跟你一样见到贪官污吏就高呼万岁那国家就真的没救了。偽善的傢伙!!

Mountebank said...

避開攻擊火力重點,再講點老和尚出世的道理,緩頰緩頰一番,這一直是阿武叔的金蟬脫殼好計,屢試不爽,受教了。

當然,理性點成熟些,那是大同世界裡面的常態,我們當然是希望我們的整個環境可以提供這些營養; 可是,今天周遊各論壇部落格,呼籲各造理性點,就好像是緣木求魚了。

大家脾氣怎麼會那麼火呢,這的確是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問問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火,唉,也不用問了吧?不公平,不公道,沒天理的戲碼是打從我們從娘胎出來就天天上演;

阿武叔的小孩可能也會納悶為什麼我的小學像雞籠那麼擁擠,校舍那麼的舊,隔壁的國小卻是那麼的新,像牧場那麼的大。大家一路成長的記憶都是那麼的心酸,打開報紙打開電視,觸目而來的是讓一再複習讓我們一再燃起火種的記憶。

本來,馬華公會可以在以前就做得很好,起碼幫我們過得像個人一樣,讓我們有點生活下去的尊嚴,有點人類的基本權益,這個好像就是馬華的創黨初始目的;我的祖父母我的父母親也曾經都寄予馬華厚望,問題是,一甲子走來,馬華就一直脫離“理性”,一直很無厘頭的只是對大大小小的官位更有興趣,馬華從一致雄獅,變成了一頭哈巴狗,已經和它的理想脫軌,一切言行,已經讓我們不能對他理性。

所以,當馬華首席文膽告訴我們:今天大家會中文要感謝馬華,大家很火。

所以,今天阿武叔貼上這婆娘的剪報,讓後要大家要有禮貌要有理性的分析能力,大家更火。

所以,以後請阿武叔務必像黃阿叔一樣的“逃離政治”,部落格裡就貼貼一些帶小孩子去沙灘走走,和朋友去pub/bar喝喝小酒的怡情小事就好; 千萬不要不要再談政治,然後要大家假裝是活在理想國的子民一樣要“以理服人,以理至上”,最後還希望“让我们共同创造,更健康,更有见地的环境。”

畢竟,公開撩起大家的傷痛,然後再一副無辜的一頓搶白,是相當無濟於事的。

請記住了。

大米 said...

阿Boo,我觉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There are many things not worth to debate.

heng said...

may be the title should read as :大马华人部长的最基本对待人的态度去了那里?

纠正点到为止就好啦!
干嘛要当众humiliate 他人呢?

部长大人是不是又骄傲又。。。。snobbish? i am the first Malaysian Chinese lady became Cabinet Minister, and i can say what i likes!
on what basis to equate YB = yang berusaha, yang bekerja, yang bodoh, she gave a wrong equations for younger generation to follow, very irresponsible!!

may said...

武叔,现在的年轻人,竟可以把任何小事情,都牵连到倒政府!!!

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值得你深思!!!!

michael said...

i agree with uncle boo that most of the chinese youth barking like mad dog when mentioned about BN government , BUT , why they act like that ??

uncle boo , do u think deeply about this question????
why they act like that ??

uncle boo , THINK!!!

阿难多 said...

阿武叔,看开吧!变态不容易医的。千错万错都是国阵种下来的因,令到许多年青人失去理智,脑袋烧了。

新手上路 said...

原来不PLP的年轻人就是头脑烧坏,这就是老马华的思维,呜呼哀哉。

芊芊 said...

阿武叔:
坦白说, 我已经不是真的关心大马的国家局势, 不然也不会做无声的抗议,早早用脚投票了. 当一个人或一家人要放弃家园的一切, 到一个一切是个未知数, 无法预测未来, 没有亲人朋友的国外, 从头开始生活, 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坦白说, 有血有泪, 很不容易. 若不是情非得已, 谁会忍心离开那个生于斯, 长于斯, 血浓于水,熟悉的亲人和家园!?

我还看大马报纸, 因为我爸爸喜欢听我的声音, 喜欢跟我聊天尤其是聊政治, 如果他跟我聊起大马发生的事情, 我不能随便敷衍他或避开他, 我做不到, 也不忍心让爸爸误会我不再爱他了. 老人家其实要求并不多的, 这也是唯一我能做的.

大马和澳洲同是联邦共和国, 大马也标榜为民主国家, 但我们的民主是镀金的, 别人的是纯金的, 远远看过去相差无几, 但是实际上, 在很多方面, 南辕北辙,相差悬殊, 有些就真的差得太离譜了! ! 很多在这里的大马人都拒绝再看大马新闻, 说看了会 气死, 眼不见为净, 我常常被大马朋友笑成是个傻瓜, 吃饱不干正事, 却看大马新闻自寻烦恼……

我同意也很欣赏你说的, “改变政权不能以抹黑攻讦的形式,而是以理服人,以理至上” ~~ 我们已经忍受, 期待了 53 年, 可我们等到了什么? 霹雳州的政权可是用野蛮暴力, 比攻讦狠过百倍而易主的呀!!?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用个老套的方法看看国阵治国53 年的成绩单吧! 经济科不及格,成绩差过印尼, 泰国, 越南,..治安科成绩也以红笔书写, 人权科节节后退即将垫底, 教育科惨不忍睹, 司法公正 天昏地暗, 臭名远播, 就业科外劳泛滥成灾, 国民到处跳飞机, 贪污腐败成绩最标青, 连死要脸的都已经承认 我国2019 即将破产, 真是前途无亮! 滥权舞弊名列前矛, 欺压歧视无一不精, 贫富悬殊天南地北, 治国透明程度黑厢作业, 伸手不见五指, 愚民政策独领风骚, 内安法令天下无双, 品行一栏更是嚣张跋扈, 目中无人 ~~~ 黄燕燕就是当中的佼佼者, 所以 ”嚣张跋扈” 是我给她钉的标签, 国民安乐冻过冰水….. 这些都是大马人民姑息养奸的后果, 说得不客气一点, 其实这么烂的政府早该倒台了啦!!

一般的人都会把不满跟环境和政治互相联系挂钩, 这是很自然的, 那个给你寄电邮的年轻人只是抒发了自己的闷气而已. 我是个不注重形象的人, 也无党无派, 没有顾忌, 所以不平则鸣, 畅所欲言了!

时下的年轻人 said...

在马华党员眼中,不喜欢国阵的就是变态,不喜欢贪官的就是失去理智脑袋烧坏,可怜的老马华,悲哀。

名称 said...

aboo,

头脑进水的因该是你吧。

1。我们应该想,如果称号不是侮辱性的,或太大太高你受不起的话,那么你会在乎别人如何称呼你?mr, tan sri, dato, yang ....?

2。那么,如果一个yang-tidak-lanci能够接受别人直接称呼她mr,那么她会在意别人称她是yang berhormat 或 yang berbahagia?
(在非官方式场合如议会或内阁)

3。另一方面,同样的,(在非官方式场合如议会或内阁), 一个人是否必须100%遵守官方对官员的称呼?
现在的时代,就算直接称呼mr.najib也没有什么不妥,也不是什么不尊重。
反而,只有那些迷恋并非常在意名利地位的人才会计较别人如何称呼她,怕死别人不知道她的“地位”。

4。回到主体,
yang-bahagia有什么问题吗?难道yang-bahagia不比mrs更尊重?
如果没有觉得被冒犯,只不过要更正对方,需要如此lanci吗?
难道不是因为yang-lanci觉得被冒犯,觉得被侮辱,才会对yang-bahagia如此反应过敏。


最后的问题是,为什么bn当官的都是那么lanci?难道人们不能因为不爽yang-lanci,认为bn上下都是yang-lanci的,而要求换政府,换成yang-tak-lanci?



那些觉得别人不对,认为别人《基本对人的称呼礼仪都不懂,连理性做出分析的能力也没有了》,难道他们不觉得他们自己可要检讨了?

路人 宫本武藏 said...

阿武叔是马华党员,所以为其领袖说句公道话是对的。
看了uncle boo的blog很久了,我觉得有兴趣的反而是看到阿武叔立场的改变。
从以前的反政府到现在比较倾向与支持政府。

这种改变,一定不是偶然的!

路人 宫本武藏 said...

阿武叔是马华党员,所以为其领袖说句公道话是对的。
看了uncle boo的blog很久了,我觉得有兴趣的反而是看到阿武叔立场的改变。
从以前的反政府到现在比较倾向与支持政府。

这种改变,一定不是偶然的!

Mounteban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ountebank said...

芊芊說:

大马和澳洲同是联邦共和国, 大马也标榜为民主国家, 但我们的民主是镀金的, 别人的是纯金的, 远远看过去相差无几, 但是实际上, 在很多方面, 南辕北辙,相差悬殊, 有些就真的差得太离譜了! !
-----------------------------------
我在澳洲呆過一段歲月,拿比之大馬,差矣;執政者水平固然是一個分叉點,人民的水準又是另外一個課題。

我住的那個城市很奇怪,每次地方選舉,選民一定是用鐘擺原理,交替的,在兩個政黨(工黨和自由黨)來回選擇,就是第1,3,5屆選舉選工黨,第2,4,6屆選舉選就一定讓自由黨執政地方議會。

剛開始我很納悶,問了local aussie :是因為這屆政府做得很爛,所以你們才唾棄它?
結果我得到的答案是:mate!不是很爛,其實是做得太好了,我們才把它踢開!

我 用“很大馬的思維”想了很久,就是想不通這個道理,結果住久了, 才知道,當地地方議員都很賣力討好選民,選民真的是人民議士的老闆,讓他們再連接著做下去,難免驕傲的老大議員們就會產生,為了享受更好的政策,大家都有 志一同的讓兩個政黨輪替著,讓各方都提供最好的福利給居民們,讓自己也享受著人民老闆的好處。這個在我國早期國陣恐嚇選民情況下,馬華會說換政府=513 重演,所以改朝換代一直在大馬很不容易。也就這樣,位子坐久了,早已忘了人民才是你的老闆,所以稍有不滿意之處,就可以用麥克風打斷別人的提問,果然禮貌 十足。

澳洲人民都和清楚他們的權益,知道有示威遊行的權力,就如世界最大的同性戀嘉年華會"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就是每年悉尼二月份的重頭好戲;在大馬,不要說示威,連穿著黑衣在kopitiam喝茶,枉法的警察都會過來逮捕你,兩個所謂民主國家,簡直就是天堂和地 獄之分。

阿武叔如果還有關於澳洲的問題想問,可以問問燕燕姐姐,畢竟人家曾經是哪裡的PR咧,嘿嘿。

may said...

"一般的人都会把不满跟环境和政治好互相联系挂钩, 这是很自然的, 那个给你寄电邮的年轻人只是抒发了自己的闷气而已"

好!!芊芊这句话真的是够超级精辟!小妹五体投地!

武叔,43个评论一面倒的围剿黄燕燕呀!!!你再怎样避開重點,再怎样好文采都撑不下去了!!

是否43人都没水准,没理性!没分析力???

只是你有水准,有理性!有分析力???

come on lah , uncle boo !!还要撑咩??

蔓 said...

武叔,我并不认为你那网友是什么大问题...
武叔,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华青,看见任何小事情(类似黄燕燕这剪贴文章),都会发狂失去理智牵连到倒政府!!!
补选的票房分析了80%的华人不惜任何代价包括投票给回教党都要政府倒!!

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为什么会这样呢??
武叔,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不好那样没水准的说:他们变态没水准没远见!

他们乱乱fire我并不认同更不鼓励,但是...
情有可原!!!错不在他们!!!

路见不平 said...

你...你...你们...怎么可以对一位文采如此出众的长者作出如斯围剿,这...这...这还有天理吗?呜..呜..呜..呜..呜。

欧阳 said...

武叔!!哇!!!!!战情超级惨烈哟!!!被四十多人群殴呀??还可以撑??服了你!!!!

好了好了,武叔没错,武叔的网友没错,大家都没错,错的是超烂的政府,搞到大部分的华青都犯上了"听见BN就发狂"症....

好了好了,没事没事,这课题到此为止...
大家去喝杯冰水下下火...

"听见BN就发狂"症是308后才有的新病毒

Yan Cheng Cheok said...

来呀!你这个愚忠的部落客,是弃暗投明的时候啦!

http://dapmalaysia.org/cn/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芊芊,看了你的留言,我也觉得心酸。

关於马来西亚的一箩筐问题,我在早期还很有心情经营部落格时也写了不少,你的心情我感受得到。多想告诉你,不要回来了,偶尔回来看看这里的亲人就好,却不知道这样讲对不对。

也不明白为甚麽,连我13岁的儿子,也对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不满,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跟他解释,所以一直以来只能跟他讲,好好用功,将来才有能力到你喜欢的国家去。

但我只希望我的孩子,不要恨这个国家,不要忘了,做甚麽决定都必须讲理。

我喜欢你这样子的表达方式,我接受的。

那个传电邮过来的,是我的同事兼朋友,我当时打了电话给他,表达我对此事的看法,即不能凭一个你本身也不懂实际情况的例子,就指责人把人民当“贱民”,我当时给他的劝告,也是骂人要讲理。

他後来传了简讯和我说抱歉。

我对这篇博文做了反省检讨,也觉得自己有不对之处。这篇文章在上班时间查业务电邮时,帖得太匆忙太烂,没有把原意表达清楚,甚至违反了自己原先已做的决定,不要再谈政治课题。

结果导致许多留言都乖离我的原意。

之所以对政治课题灰心,是因为觉得现有的双方,都缺乏理性。

感谢你在国外一直都留意我的部落,我一度以为人们都不看部落了。

中年人 said...

武叔啊,我想您的孩子就算将来要移民也不会恨这个国家的,也许他就象现在的一般年轻人一样,要恨也只会恨把这国家搞的乱七八糟的政府,他不会糊涂的把政府的错当成是国家的错啊。

芊芊 said...

阿武叔:

人们怎么会不看部落了呢? 不然你的家怎么可能留下那么多脚印呢? 还有你的跟随者人数之多,就是你的人缘和才华的证明.

我曾经说过,也许你忘了, 你才华横溢, 文采不凡, 中文造诣高超, 你其实能用你的才华改变这个国家,你有那样的能力, 那以后你的小公子和我喜欢的可爱小悠公主就不用离乡背井,到国外去了.


我其实不恨我们的国家, 只是对领导和治理国家的人感到无比的厌倦和无力罢了.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对国家有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一部车子因超速撞了路人被抄牌,错不在车子,是那个糊涂没责任感的司机的错,司机该为错误负责而被控,这不关车子的事.

一间大公司,在市场上生存了 53 年,亏损连连, 不是公司的错,是那些管理公司的 CEO, managers 等人办事不力,吃里趴外, 公饱私囊, 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 导致以为捧了铁饭碗的员工常常得意忘形,对默默付出的幕后股东老板们加以愚弄践踏,气焰嚣张,出言不逊给股东黑黑臭臭的脸色看,还预测公司将在 2019 年面临破产倒闭, 你说身为股东的投资者会不着急吗? 所以我个人认为该炒掉那些没有效率的庸才,重新选一批有才华贤能的人来领导这间公司,以免到时股东大伙们血本无归,民不聊生,遗憾终生!

差点忘了, 你在忙碌的情况下没有时间把原意表达清楚, 是可以理解的.既然你的朋友道歉了,事情就这样告一个段落吧! 你们是同事,再提起会让大家都很难堪的,也会影响工作情绪与合作关系,那对公司不好也不公平合,谢谢!

至于我还会不会回去长住, 目前是不可能的,因为澳币和马币的兑换率差太多了,很多人都千方百计违法到这里跳飞机,我如果回去不是太傻了吗? 哈哈,等挣满袋子才考虑回去吧! 可能会考虑在 Penang 买间房子度假, 但这要等到其他大马的股东重整公司以后的事,希望美梦可以实现. :) 因为曾经经历过的太痛苦太恐怖难忘了,败坏的治安把我们一家逼走了....

好了,真心希望你不要对政治课题灰心,埋没了自己的才华和潜能, 我跟很多人一样,有空会去你的部落溜哒, 你要写关于政治课题不要让我们失望咯,谢谢! ( 你那篇用福建话的 gua si ji jia du 太幽默了啦, 每看一次就大笑一次,太棒了, 喜欢喜欢!!)

如果在交流中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原谅,谢谢!

加油加油了, 阿武叔!! :)

芊芊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芊芊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芊芊 said...

对不起,阿武叔, IT DDummy 贴了三个一样的留言,浪费你部落的版位. 之前出现 两次 file is too large to process, 我以为file 太大没办法贴,结果做了重复的动作,还分成 part 1,part II, 哈哈....真不好意思. :)

Mountebank said...

辯論已經到了尾聲,我想可以做個總結了。

當初阿武叔貼了這個文章,我想他可能沒想到回應會那麼劇烈,居然衝破50大關,始料不及。

我看了阿武叔的部落格很久,沒和他見過面,不過幾次的交流,讓他相當不快。據我的觀察,他可是說是個思想非常老舊的馬華黨員,雖然以前他企圖用很開明的方式來和粉絲們交流,不過他的目的也僅僅是為了迎合整個“部落客環境”的需要,表面看起來,他是一個明白大是大非的人士,其實並不然,他的思想還是相當的“馬華”。
雖然他有提過馬華的不濟,巫統的無能;可是當蔡銳明过檔PKR時,你可以看到他言語中的憤怒。
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阿武叔其實就代表了“老馬華”,就是不管天崩地裂,時代如何改變,馬華還是他的最愛,呵呵,馬華公會是應該以他為榮了。

至於寫那篇報導的以及email給他的那位老弟,甚至這發表言論的大部分網民們,確實代表了除在野黨,一般民眾的看法。

這件事情上,阿武叔很”單純”的,看到了是位記者的”不專業”,看到了寄email者”很變態”的想法(小事情竟也連上反政府),他認為黃燕燕沒有錯,他認同舊制度的一切,認為得到名銜者是實至名歸的,所以這些大人物我們一定要給予尊重,所以就算”大人物”們很不禮貌的不讓別人話說完而插嘴指正對方,阿武叔也並不認為有錯(起碼他一直避開大家的這個質疑,選擇不回答),這是很老舊的士大夫觀點,就如今日就算巫統大人物做了什麼滔天大罪,馬華的部長們,也不敢質疑這些事實(或選擇迴避問題),阿武叔還一直提家教家教的,那更佐證了我提到的,阿武叔是代表了“很士大夫”“很舊思維“的那種“老馬華”人物.

反觀,相對的另一方,確實顯得很激動( 你終於可以明白為什麼蔡添強會成為街頭英雄了,哈哈),聯想到的事情也比單純的阿武叔多了很多。

那其實就是我提到的,從小到大,大家一直把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都記錄起來;所以當同樣背景的小人物受到“略劣”(那位被黃燕燕兇的業者)對待時,大家的感同身受就來了。明福事情引起的共鳴就是基於這個簡單道理。

老馬華永遠不會明白這些道理,所以他們愚忠愚得很可愛,不管世界是如何的改變,對於馬華他們永遠不離棄。所有逆他們意思的,統統都被歸類為“反對黨”或是“被反對黨一時迷惑了”的民眾。

這種不會了解外界看法的,對老百姓的感受完全受不到刺激的“政治植物人”在國陣當中,還真的很多,多得你匪夷所思,難以相信。

就像我聽到蔡細歷要成立網絡槍手隊,要和“反對黨”在網絡上開戰的消息時,我的頭腦第一時間浮現的就是唐吉訶德要向風車開戰一樣的畫面。那是多麼的滑稽呀!

老馬華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最後也會老死於自己的世界中;那是定律,也是這啟事件最好的寫照,你無法改變這個趨勢,所以你只好被時代淘汰掉。

與阿武叔共勉之。

千千阙歌 said...

MOUNTBANK:
你就别在这里老气横秋来总结这次各路好汉表述的观点,你算老几?

你的留言多过本身部落格的文字,巡回表演到处说教,图什么?

阿武叔只是贴了百多字,你却用数千字参战,离题地估算人家是什么"老马华",你可以不喜欢马华,但不要给人套上绳子。

不要为了宣扬你的政治立场,不容许别人有立场。你有种的话,就在你的部落发表吧。

Mountebank said...

噢,樓上這位老馬華,排謝排謝,經你提醒,我回頭一看,自己還真的在別人的地方放了蠻多的大便。

下次我會多加注意了,哈哈。

Mounteban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ing said...

现在大部分的青年一提到当权的,不管对错三七二十一的就发飙开炮狂轰那些所谓的YB!!!!国阵YB讲错一句就被狂鸟祖宗18代....什么理由/分析/对事不对人的道理他们统统都忘掉了,总之就开炮狂轰!!!

虽然我不认同这种谩骂的方式,但.....

这都是国阵52年来所造的孽.....活该!!!

谩骂过后千万不要忘记登记为选民...投你的一票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芊芊,感谢你!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也感谢大家的留言,做得不好的,阿武叔会改进。

Serene said...

阿武叔, 你對自己所写的勇於承担, 又能公開道歉, 這種負責到底的態度, 很值得大家學習與讚嘆。

zui-jia 的我 said...

说真,以前初次接触blog时,还对这“武叔”有一些好印象,至少比那个不知所措的“玻璃坝”有些“言之有物”,但,久而久之,哈!

只能以“zui-jia”来形容。

对不起啦。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洋人叫父亲的姓名,甚至小名,他们认为这叫平等,我不知道对不对,但我家不适用就是了。

别人的东西可不一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