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 2010

风下谈马华

在 Pulau Sapi 潜水後,留连促使抵达亚庇码头时,错过了开往 Karambunai 酒店的巴士,下一趟是在3个小时後。

我当然不允许自己在码头发呆3个小时,而李少荣当时必须携带孩子去游泳,我於是打电话给朱刚明,他二话不说便“拔车”相助,不好意思让他载送到Karambunai去,却感激他即刻拨出3个小时,请我喝咖啡吃面包,陪我消磨了等待巴士的时光。

朱刚明还蛮大阵仗的,把必打丹马华区会副主席陈永华也请了出来,这个下午,咱们大谈风下之乡的马华。

陈永华劈头第一句话,令我汗颜,也产生很大的想像空间。

他说:“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就好像我们对联邦的事了如指掌,联邦对我们却是一无所知。”

我愕了一下,想想也是的,至少我对沙巴州马华的印象是模糊的,除了朱刚明,就只见过叶庆华和唐梧强。对於沙巴,除了潜水、神山、海鲜和李少荣,我看不到更深入一点。

308海啸之後,有很多人都说,巫统不看马华民政了,只看东马,所以东马各政党一夜变成天之骄子,除了马华。

当大家都说下届大选要靠东马吃糊时,做为沙巴州的基层,感受却还是,中央从沙巴拿了很多,给回的还是很少。 沙巴人和砂拉越人一样,买东西还是必须比西马人多承担一点交通费。

陈永华说,马华党旗在沙巴州风下飘扬了19年,除了一个州议席,甚麽也分不到,沙巴州的4万党员,连目标都看不到。西马人厌倦马华再提“争取”两个字,沙巴州马华可从来不曾提到“争取”两个字。

问陈永华,沙巴州那麽多政党,为何选择马华?

他说,马华毕竟是华人的政党,19年前把党旗插在风下时,毅然加入只为浓浓的情意结使然,做为基层,认为马华有4个中央內阁部长,7个副部长,至少应有11个部门,能更关注沙巴华人所面对的问题。

他说,种族问题在沙巴州并不复杂,各族间几乎没有磨擦冲突,沙巴华人关注的,也不外是公共设备、医药福利、就业生活、教育机会等等问题。然而,领导人的短视只顾自己的政治地位,往往导致许多问题被忽略,一个庞大的政党,功能却没有被善用。

朱刚明意兴阑珊说,曾经一度在沙巴马华州代表大会呈上要求卫生部协助尽快解决一间医院问题的提案,却被认为会损害马华形象,被要求撤回,只因为卫生部长是由马华领袖出任,担心多生事端。

陈永华补充说, 解决医院问题对沙巴人对马华都是好事,处理好来大家都受惠,想不通会有甚麽问题,就算有问题,也应该在大会上不通过,那有要求撤回之理?

询及沙巴州马华19年来最大的政绩时,陈永华与朱刚明异口同声说,拉曼学院在这里设立分院,是我们唯一的骄傲。

听了一席话,我感慨发出疑问,莫非沙巴马华唯一扮演的角色,只是投票?陈永华和朱刚明振奋喝道:“我们就是这样形容自己的!”

他们2人,都是中央代表。

提到新任总会长蔡细历时,陈朱毫不掩饰的表明都是蔡细历的支持者,对蔡细历当总会长後的沙巴马华,却是面带苦涩,尤其对双署理的委任,不必谈得太多,无奈都写在表情中了。

3个小时的畅谈,恍如片刻,告別前,陈永华与朱刚明紧握我的手说:“一定有缘在首都相见,但不是10月10日,我们不去了。”

沧桑的告別方式,让我看到一丁点星星之火,正在闪烁。

2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武叔,你好。
都是兄弟。。。。。。。开心旅程!加油!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多谢沈兴!都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