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0, 2010

这个年头,不鸟政府一下都不行

最近阿武叔的部落不是很劲爆,因为忙,也因为烦。

阿武叔不是靠写部落维生,最近旧家没得住,新家没有装修好,生意又不好,暂租的公寓又限定月中一定要搬,所以,跟装修佬吵架都够忙够烦的了,那还有闲情逸致顾到没有收入的部落有没有劲爆。

但今天接到同事邓国忠的SMS:“武叔,婊子要显示处女矜持:-),你懂啥意思吗?”

阿武叔回复说:“就是自以为很纯洁,其实也是烂货色,对吗?”

洋名叫Alan的国忠回复说:“不是啦...提示:又爱又怕...!写博客写到船头怕鬼,船尾怕蛇...闪闪缩缩的:-/...令我伤心得不再崇拜你了;-(,以前敢敢diao的武叔阳痿了?”

阿武叔傻了一下才回复:“我还以为越鸟越过火喔!连基督教也鸟了。”

国忠好像很不满了,回了个发火的SMS:“老大,你写到这样没种虚无都算鸟呀:-@?”

吓得阿武叔赶忙回复:“对不起!不敢了!”

谁料到国忠不接受歉意,更火了:“干脆收皮逻;-)...”

国忠是阿武叔的好同事兼好朋友,这下惹火了他,过意不去,於是请教:“不如你来鸟给我看,我从中学习。”

国忠真的马上不吝赐教,教起阿武叔来了:“大鼻狗內政部长天天大喊十要喊打喊杀...不写啦!”

阿武叔看不懂,但想这种鸟法应该很特別创新,於是回复他:“哈哈!骂得好!”

国忠的回复有点飘飘然:“你看你看,林北随意的鸟两句你就拍烂手掌了,不懂是你要求低还是我水准高:-P。”

这不是国忠第一次SMS来叫阿武叔鸟人,珍惜友情起见,阿武叔答应他:“今晚得空就把你鸟的照抄上部落。”

国忠满意了,虽然只是SMS,也感觉到他语气上放过了阿武叔:“我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就是...我只会死鸟乱鸟,但...不会设计自己的blog,又如何放上网呢:-D?”

阿武叔趁机捧他大脚:“没问题,我帮你。”

应国忠要求,以免部落收皮,阿武叔在这里补多一句:“大鼻狗內政部长天天大喊十要喊打喊杀...我鸟告你!”

但阿武叔真的不知道,“大鼻狗內政部长天天大喊十要喊打喊杀”到底是甚麽意思,鸟的到底是甚麽东西?

转载:本南学童需要一把援手,你能帮帮他们吗?


本南人是我国东马纯朴的民族,他们被称为热带雨林的守护者,但是却没有办法守护自己的命运。目前,本南人的人口只有1万多人,大多数本南人已经改变迁居的生活形态,只有3%本南人仍维持迁居的生活形态。

住在深山内的本南族,学校离家园太远,加上缺乏交通到学校上课,导致很多的适龄儿童都没有上学。而由于本南人的住处距离学校很远,自七岁开始,本南小孩就要离开父母,到寄宿学校就读。

然而,并非所有本南家庭都有能力让孩子就读寄宿学校。若他们走路到学校,则需要至少两天路程,但是靠伐木工人载送,只需要两个小时至四个小时,所以本南人都需要依靠伐木公司的交通工具。

因为没有交通,许多上中学的本南学子都要依赖伐木公司的车辆载送。结果就衍生了本南女子被性侵犯的问题,就从此处开始,木山公司的驾驶员就是在载送的过程中,性侵犯本南女中学生。

不过这个消息却遭到警方、伐木工人的否认,并指说这只是纯属谣言,所幸的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去年108日,成立了一个包括政府官员和非政府组织的特别专案小组来调查这项“谣言”。

在今年98日,在非政府组织和在野党的施压下,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终于公布报告,并且承认本南女子的确被性侵犯,因为执法不严,这些问题依然没有获得解决。该报告显示,确认目前最少有10个女生被侵犯,最小的只有10岁。

目前,本南族的领袖们正在尝试把这些孩童们从部落村转移到几个靠近Ulu Baram的市区如:美里等地,在当地设立一家家的本南人之家,让供这些孩子能够安全上学。同时这间中心也将会充当本南族的医药援助、辅导与联络中心。

而你的助养费将会辅助这些贫穷家庭本南小孩们的教育费用。

看到这里,想问大家几个问题:

你有想过一年会吃几顿快餐呢?一个月会买多少件新衣呢?或一年有多少天会消费超过5零吉吗?

你知道吗?

假如一个月少买2件价值RM20的新衣,少吃5顿快餐、少花费的话,你可以协助一个本南族小孩安心上学,免除被侵犯的危机,解决升学的烦恼!

因为助养一个本南族小孩的教育费只是一年RM500,目前他们有超过500名中小学生需要你的帮助,这五百块只是足够来负担他们一年的校服、作业簿、参考书、文具等。

所有助养者将会获得你助养小孩的一张照片、地址与联络方式,以便能够知道他们的学业进展或确认汇款成功抵达他的手中与否,而那位小孩则只会得到你的地址或电邮(依据个人要求而定)来跟助养者联络。而假如助养者不愿提供任何联络的话,那可以通知我,以做个别处理。

基于我并非任何法定机构,只是纯属想要做好事而已,所以我会要求当地的本南族领袖提供所有孩童的银行户口号码,让助养者直接汇入。而假如不方便者,才交托我来协助处理。

为了确保该助养孩童是真的是需要之人,我已寻求本南族支援小组成员的协助,来确认本南族领袖所提呈之名单人选,以便他们能够帮对人,而非好心做坏事。

然而,很多人可能会想说,那我也可以助养中国、非洲、南美洲等地的贫穷小孩啊,为什么是本南族呢?

试想想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捐助贫穷的外国小孩,但是这些身在国内、非常需要别人帮助的小孩们、每天活在恐惧中的少女们,会有多少人听到他们的问题,想到要资助他们呢?

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他们,而这些费用是你们负担得起,他们却非常需要的。

而经过一天的简讯努力,今天已有19位人士答应参与这个助养计划,其中包括:著名博客林放、988电台首席执行员黄莉娥、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团长柯新庆等人。

任何有兴趣者,可以将你的中英文名字、联络方式(电邮、手机号码)地址电邮tehyeekeong@gmail.com,我将会尽快与你联系。同样,你有任何疑问的话,也可以电邮方式联络我。

谢谢你们!

而想知道更多有关本南族的人士,也可以游览风云焦点:本南族的悲歌


















Friday, January 8, 2010

教堂为何被攻击?

建国以来,我国一直坚守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向来相安无事,教堂被掷汽油弹乃第一次发生,前所未闻。

正当朝野都在谴责滋事者的暴力行为,认为这行为将传播仇恨的种子,却未见有那方面进行探讨,攻击教堂的事件,为何终於在马来西亚这个向来各族和谐共处,全民互庆各宗教庆典的国家发生。

虽然宗教信仰自由,允许各宗教自由进行传播教义的行为,过度狂热於传教的组织,仍有必要加强敏感度,对於不同宗教信仰者,最低限度仍须给于基本的尊重。

上门传教的事例,在大马社会几乎是每日可见的平常事,尤其某一个激进狂热的宗教组织,上门传教除了宣扬本身的神论,总不会错过机会对不同信仰者的原本宗教加以贬低抨击。

正如马来西亚多元社会民俗,去到华人家里用餐,用筷子是一种对民俗的尊重,去到印度人家里,用手吃饭也是对印度民俗的尊重,不表示你必须改变原本吃饭的方式,你可以不懂得持筷子或不懂用手吃饭,你可以要求用自己的方式吃饭,但不可对人家的民俗指指点点,要求別人放弃自己的风俗,改信你的风俗。

维持多元社会和睦共处的最主要因素,正是互相尊重,入乡随俗,进庙拜神,不能说成鼓吹迷信,而只是显示你懂得尊重人类的涵养。

人类对於宗教信仰的接触,全在於个人因缘际遇,勉强不来,强行要求別人入教,或仅仅在数分钟的仪式,就强行要求人们改变原本的宗教接受另一种信仰,除了不可思议,甚至很霸道,很缺乏教养。

宗教信仰必须是潜移默化,因缘和合,顺其自然产生,当每一种宗教信仰者,都企图以狂热激进的方式,影响其他人加入自己的宗教,唯一的代价就是仇恨的产生,而仇恨,绝不是任何宗教的所宣扬的教旨。

尤有甚者,一些宗教组织甚至以直销的方式,强行规定每一名教友都必须完成所定下的招收会员固打,虽然我不介意这个组织的招收会员方式,但每一次成为被招收的对象时,我总会反感到混身不自在。

当自由被侵犯时,尊重与仇恨,已经被混淆。

对教堂抛掷汽油弹,是一种不应该受到尊重的暴力行为,对別人的宗教信仰极尽贬低的能事,也是一种不应该被尊重的精神暴力行为。

祈愿马来西亚国民,永世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互相尊重。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蝴蝶






搬家那天,整理屋外花盆,太久没有注意,长了许多野花草。

飞来一只蝴蝶,在野花间翩翩起舞,飞来复往,恋恋不舍,正像将要搬离的心情。

於是放下心情,拿起相机捕捉蝴蝶的踪影,让即将搬离的那杀那,留做永恒。

第一次拍到蝴蝶,虽然欣喜,却有愁绪。

拍完以後,赶走蝴蝶,拔了野花草,践踏一番,然後掉过头去,不再回头。


蔡细历:三月或同时举行党庆及代表大会


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推算,已搁置多时的2009年度马华中央代表大会,有可能会在今年三月与马华党庆同时举行。这似乎意味马华中央重选也可能会在三月举行。

蔡细历医生1月6日与蒲种区会中央代表晚餐交流时说,党庆与中央代表大会同时举行,可以省时省力省钱。

他不肯定三月会否同时举行重选,但认为可以的话最好。

他说:“根据英文版党章,须有21名中委参与总辞,才能促成重选,目前只有13名提呈辞职信,我们也不确定还有谁会不会辞职,我们也不能够指定中委应该在甚麽日子辞职,那是不对的!我们为甚麽要根据廖中莱给的时间表?但我们不敢猜测谁会在甚麽时候辞职,也没有这个必要。他们要几时辞职,是他们的自由,阻止是不对的。”

询及有没有设定重选时限,以免拖拖拉拉没完没了,蔡医生表示到目前为止,未曾讨论过时限问题。

虽然社团注册局已基於恢复党籍即恢复一切党职而确认其署理总会长的身份,但蔡细历看来仍决意重新寻求中央代表的委托。

他说,若不重选,马华领导层肯定会被攻击为恋权,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双十特大对翁诗杰投不信任票的提案已经通过,而恢复蔡细历党职的提案也没有通过。他不想听到人说,代表已经不要的,我们还抱着不走。

针对双十特大多此一举的第三提案,蔡医生解释说,讨论提案时,他是被开除党职,因此认为必须恢复党职,後来改为冻结党籍4年,错在没有收回第三个提案。

而蔡细历坚持的是,若马华中央领导层重选,马青及妇女组也必须重选。

提到党务问题时,蔡细历直斥副总会长廖中莱擅自与华团举行对话会是不对的。

蔡细历认为要与华团对话,必须是整个马华领导层进行,因为对话的效果如果不好,後果是由整个马华来承担。

蔡细历医生已有一段相当长的日子,未曾与蒲种马华进行类似交流,双十特大之前忠坚挺翁的区会主席黄福安以及顾问叶炳汉,也终於再次与蔡细历医生同台共餐交流。

蒲种区会三机构主要领导人皆出席上述交流会,包括4名副主席包括兼任雪州马青团长的高祥威博士、汤木、郑天健、陈迦维,财政李贵芳、秘书刘有福、区团团长李韶彬、妇女组主席陈亚荫等。

蔡细历一贯的幽默能言善道,场面气氛轻松融洽。

交流课题包括马华党务,中央领导层直选制度,华小与独中课题,下届大选的策略、华社的问题、汽车政策、以至即将推行的销售稅和白糖起价的问题。


Tuesday, January 5, 2010

挺蔡灭翁,让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搬离住了10年的温暖窝,忙了一段等同寄人篱下,又碰到网络有故障的日子,今天充当校车司机将孩子送上学校起得早,总算恢复上网的习惯,才惊觉新年伊始流行的话语,不叫新年快乐,而叫“挺蔡灭翁”。

追溯源头,发现“挺蔡灭翁”这句新年口号,出自林放前辈与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偶遇畅谈之後。

然後,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说好笑不好笑,蔡细历本来就已经过党选的“洗礼”,辞了副总会长及卫生部长,然後卷土重来中选为署理总会长,当时不见得怎样受到尊重,今天魏家祥说,蔡细历如果经历重选“洗礼”而当选总会长,他会尊重与支持。

想着想着,我没法子控制自己,又停下来噗嗤一笑。

经过了这年多如此多屁话真假翻转的实例,如果蔡细历已经变成智障的话,他一定会相信,原本的挺翁倒蔡,真的已经变成挺蔡灭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