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转载:重選後的馬華

星洲日報/一心不亂‧作者:林瑞源‧

重選後的馬華


2010-03-28 18:38

馬華重選流傳著一則笑話:中央代表不聽區會主席指揮,最終投選翁詩傑,因為老翁創造了紀錄,半年舉行3次大會;有重選、有特大,就有飯吃、有零用錢拿。卜基和餐館老闆也希望老翁蟬聯,這樣才能開盤、才有數不清的飯局。
重選終於落幕,但從過去8個月的黨爭、競選情況來看,黨內問題不會那麼快了結,可能還有得鬧。

這次重選可說是一場醜陋的選舉,充斥了惡質的文化,包括賄選、互揭瘡疤、利用家事和私事來攻擊對手。

從葉新安辭去知知丁宜州議席,到候選人被哥哥指控私吞財產、匿名短訊和謠言滿天飛、性愛光碟重現及金錢政治,反映出所謂的君子之爭,和候選人的承諾一樣,都經不起考驗。

有3點可證明馬華政治水平有待提高:

一、格局太小:高職候選人談論的課題狹隘,都是和黨有關。他們可能都忘記華社的福祉、政府轉型及新經濟模式等國家課題。

攻擊對手、骯髒的競選手段反而成為了焦點。候選人應該公開辯論,只是請吃飯,中央代表不知道他們的斤兩。

格局太小,暴露政治水平低,這也是黨的困境。

二、金錢的入侵:根據報導,一些候選人通過代理人派錢給一些區會,一個區會可獲得1萬至2萬令吉的“零用錢”。前中委王乃志也揭露,他接到中央代表通過短訊投訴,有人獻議5000令吉收買一張選票。

馬華有189個區會,如果30%或57個區會接獲2萬令吉賄賂,就是114萬令吉;假如逾20%或500名中央代表用5000令吉售票,就是250萬令吉。

候選人用百萬來購買選票,他們當選後勢必要刮回至少三倍,最終將使黨鬥爭精神變質。馬華金錢政治如此嚴重,證明她還沒有擺脫“頭家政黨”的形象;民眾看在眼裡,也懂得打分。

金錢政治是一顆毒瘤,巫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巫統修改黨章遏止金錢政治,馬華應該學習。

三、選舉制度的落後:以前科技不發達,可能無法讓數萬名支區會代表投票,在解決技術問題後,直選已經成為民主的潮流。

2000多中央代表決定一切,很容易演變成中央代表予取予求,或“討好政治”。

馬華新領導層誕生後,就必須立即投入工作,包括改變黨員在黨爭時期的對峙心態、派系思維;心態不改變,黨就會長期不穩定。此外,還要應對新經濟模式的公佈、烏魯雪蘭莪補選等等。

新領導層任重道遠,前路也崎嶇。

Saturday, March 27, 2010

你会选择怎样的英雄?

一伙人在谈论马华重选,话题绕着谁将是马华的救世英雄,小儿子突然天真的问:“爸爸!如果有得选择,你要当Super manSpider Man,还是 Bat Man?”

不忍拂其兴致,我思考了一下便说:“如果非当英雄不可,那我会选Bat Man。”

儿子很开心的说:“咦!爸爸!你的选择跟我一样咧!”

我有点诧异的问:“噢!是吗?为甚麽你会选择Bat Man?”

儿子说:“你先讲你的理由!”

我不假思索就说:“Super man要穿红底裤在天上飞,Spider Man要在高楼大厦吊来吊去,翻来覆去,我又没有力又畏高,还是 Bat Man比较好,驾那麽酷的蝙蝠车,轻轻松松松,好不威风。”

儿子说:“哦!那我的理由跟你不一样!”

我急忙问:“那你为甚麽喜欢做 Bat Man?”

儿子说:“因为Bat Man最有钱!Super manSpider Man很穷,尤其是Spider Man,穷到要去送Pizza。”

我对这个答案意外又开心,继续问下去:“为甚麽有钱比较好?”

儿子说:“同样是除暴安良,可是Super manSpider Man只有在遇到坏人时,才能做英雄,Bat Man就不一样,没有坏人时也可以做英雄。”

这回答让我感兴趣极了:“哎!没坏人时怎样做英雄?”

儿子说:“比如说,遇到穷孩子没有钱读书时,可以给他钱读书,遇到穷人生病没有钱医治时,可以给他钱治病。”

我兴奋极了:“哇噻!单凭你这样的分析能力,就值得老爸请你吃汉堡饱!好儿子!好样的!你要好好记住,不一定要逞英雄才是英雄,心胸宽阔,就是英雄!”

不禁把明天就要一决生死的马华重选,和这三个英雄连想在一起,中央代表会选择怎样的英雄呢?要展示红底裤硬给你看的Super man?要清清白白当英雄以致生活都成问题的Spider Man?还是拥有跨国业务,有钱的 Bat Man

Thursday, March 25, 2010

抢夺位子务必争先,抵抗外敌不妨落后

玻璃市州和吉打州近在咫尺,两州文化相近,互相学习的效果,自是奇佳。

上回吉打民主行动党假意宣布退出州民联一下,宰猪场课题马上找到下台阶,还赢得铮锵锵骨气的美誉。虽然没两下子就悻悻然重投回教党怀抱,预想功效已见好。

这一次,轮到玻璃市马华的叶新安玩这一招,假意辞去州议席一下,行政议员官职问题马上有了下台阶,连首相也紧张了一下。同样没两下子就悻悻然收回辞意,也已赢得预想功效。

尽管桥段本就出自民主行动党原厂制造,林吉祥还是如获至宝,趁机数落。

各位看官,我们睁开眼睛看,101条声称爱党救党,争夺位子的好汉,有多少条在这课题上,维护党誉,抵抗外敌。

Tuesday, March 23, 2010

婚礼与葬礼、党选与重选


年前的婚礼,两年後的葬礼

今天的心情极度沉重,接了一个简讯,处理好工作事务,便赶赴蕉赖孝恩园殡葬馆,出席安德鲁夫人的告別仪式。

两年前,安德鲁传来简讯:“我和艾美要结婚了,希望你能出席为我们祝福。”婚礼隆重温馨,两人交杯恩爱的情景,历历在目。

两年後,安德鲁传来简讯:“艾美的追思会定於今明晚,後天下午出殡,请你出席给艾美做最後的探访!”

安德鲁夫人芳年三十二,两个星期前代表公司出差苏门答腊,完成任务赶赴棉兰准备回国途中遇车祸当场香消玉殒,没有留下遗言。

安德鲁的悲痛不可言喻,灵柩旁摆放着的旧日恩爱欢乐照片,映出两股极端的写照,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唯祝愿艾美安息主怀,安德鲁坚强面对。

X                       X                       X

一年半前的党选,一年半後的重选

今天的心情极度紊乱,接了糊涂侠客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出席马华重选的提名大会,因工作繁重再加上要与安德鲁夫人诀別,有感心情将不得安宁,於是我说不去了。

一年半前,还看到一股雄心壮志,给于翁蔡组合无限的希望在明天,当时的改革、转型、三拼、一个马华一个团队,种种甜蜜的口号和诺言,言犹在耳。

一年半後的今天,马华重选的提名日,嘘声呜声响彻云霄,攻讦谣言满天飞,提名竞选的名单,长过春秋战国诸侯的点将录,都还在吹嘘着甜蜜却不着实际的口号和诺言。

回味黄家定问责引退後感慨万千的欢送会,回想翁诗杰新中选总会长时的那股不羁傲气以及身边诸侯气势如虹的团队,还有蔡细历被挤压在边缘仍然顽强抗斗的斗志,再回头看提名大会台上台下,各走极端互不相容,涌上心头的万般滋味,正如出席婚礼又出席葬礼的滋味。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唯但愿重选不是马华葬礼追思仪式的开始!

Sunday, March 21, 2010

蔡细历正式问鼎总会长

今午在一轮比双十特大更大阵仗的声势拥护下,蔡细历正式宣布,明天将提名竞选马华总会长。

蔡细历的宣布,粉碎了一股暗力企图游说翁蔡退选,让黄家定无条件重任总会长的努力。

来自全国超过千人,专程赶到Corus Hotel,出席蔡细历的新闻发布会,包括超过四十名区会主席,以及不计其数的妇女支持者。

Saturday, March 20, 2010

2008遗失的黄蔡大战

接受NTV7访问时,阿武叔戏说,马华重选若由黄家定对垒蔡细历争夺总会长宝座,局面正如林丹对垒李宗伟的羽球赛,让人期待。

不论是多角战,或者一对一单挑,黄蔡之争一度是万众期待的重头好戏,却因为2008年的政治海啸,战事被始料不及的残烜败瓦淹埋。

若非2008年3月8日全国大选领军受到重挫,导致时任马华总会长的黄家定被逼问责引退,若非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的性爱短片,导致蔡细历退而竞选署理总会长,黄蔡一争天下的烽火,早应在同年点燃。

随着开除蔡细历引发双十特大,以致後来越演越烈的纷争,未料到黄蔡战事,却在屎尿乱沷当中无意出土,有望重见天日,怎不叫人拍案叫绝。

之所以形容黄蔡战事如同林丹对垒李宗伟,除了王对王冦对冦的级数相同,也在於两人的树敌渊源,早就令人津津乐道,此外,黄蔡攻守能力兼具,旗鼓相当,宿敌相逢,场上撕杀使出的浑身解数,必然精彩万分。

浪花淘尽,双林引退後,和平方案涌现了黄陈组合的风云时代,黄家定一直引以为荣地炫耀整合AB两队的功绩,但黄家定至今仍未察觉,原有A队却也是在他手中出现裂痕。

原属同一阵营的黄家定与蔡细历,在黄陈组合叱咤风云不久之後即传出不咬弦,蔡细历以卫生部长职之便,不断全国跑动拢络基层扩张势力之说甚嚣尘上,让黄家定开始产生威胁感。

就在坊间窃窃耳语相传,黄蔡各怀鬼胎,势同水火,战事一触即发之际,网络突然流传“貌似某部长”的性爱短片,甚至印制成光碟免费派发,蔡细历过後承认为短片主角,并迅速辞掉职位。

蔡细历性光碟事件的幕後主使者,至今仍然藏身暗处,好事之徒却无不把此事件与黄蔡纠纷联想在一起,翁诗杰去年冬至与十名中文部落客喝下午茶时也揭露,蔡细历曾经怀疑黄家定牵涉偷拍其性光碟事件。

黄蔡的恩怨情仇,随着308风暴而凋零沉寂,黄蔡大战遗失了一段时期,会不会重新风起云涌,或许要等到3月22日下午5点之前才能揭晓。

若双方已到要战就战,懒得说废话的阶段,期望那是一场坦荡荡,高素质,让历史尊重的一场大战。

小广告NTV7访谈将在今明两日,分两个阶段播出,播放时间是3月20日下午5点半及晚上9点半,以及3月21日下午5点半和晚上9点半。NTV7记者陈毅杰访问的中文部落客,包括曾聒、波力拔克及阿武叔。)

Friday, March 19, 2010

李宗伟,黄木良,王乃志

我忍着睏盹的眼神,等到子夜的钟声敲过,坚持看完全英羽球赛男单决赛,心中着实期待李宗伟兴奋高捧全英冠军杯的那一刻。

那一刻的对手不是林丹,心中已有缺憾,我不想错过这场决赛带来的更大缺憾,再疲倦,也要默默的为他打气,加油,紧张,捏汗。

球赛落幕的时候,李宗伟是赢了,我却没有兴奋,裁判裁定李宗伟拿下致胜分的那一刻,疑惑掩盖了兴奋,尤其重复数次的电视慢镜头显示,那的确是界外球,李宗伟的胜利,不是真正的胜利,而是误判的胜利,心里极不是滋味,遗憾超越了兴奋,虽然我委实盼望这场胜利。

那不是李宗伟的错,司线员也许是无心的误判,但裁判没有在重看电视镜头後,推翻司线员的决定,已导致一番艰苦奋斗迎来的胜利,少了光采。

我还很傻很天真的一厢情愿希望,李宗伟能主动提出那是误判,要求一场更公平的决赛,但李宗伟没有。所以,当官爷还有臃肿的贵夫人锦上添花大赞李宗伟了得之际,我还是萎顿,懒得兴奋。

马华党争形成翁蔡廖三足鼎立时,我不能没有立场,只好坦率的承认自己倾向蔡派,同情翁派,歧视廖派。

可是,当廖派的黄木良和王乃志因为技术问题而被取消重选资格时,我为整个马华感到羞恥,重不重选已经无所谓。

Thursday, March 18, 2010

別让自己变成北极熊

午休後和同事邓国荣吹水大话马华西游,猜测杀出程咬金的总会长之争,最後鹿死谁手,赢了会怎样,输了又怎样,最後结论是,摸头、抓头、搖头,然後异口同声说:继续斗。

过後接到邓国荣传来的一则电邮,內附一则故事,蛮有意思的,抄录下来稍做修改,与大家分享,也备日後参考。

在北极圈里,北极熊可是没有什么天敌的,但聪明的爱斯基犘人,却可不费吹灰之力将它轻易逮捕。

用智慧,强如北极熊,也只能任爱斯基犘人鱼肉。他们先杀死一只海豹,把海豹的血倒进一个水桶,用一把兩刃的匕首,插在血液中央,因为气温太低,海豹血立即凝固,匕首就结在血中间,像一個超大型的冰棒,之後把冰棒倒出來,丟在雪原上就可以了。

北极熊有一个特性,就是嗜血如命,掌握北极熊的特性,爱斯基犘人就掌握了它的致命要害。

北极熊的鼻子特灵,可以在好几公里之外就嗅到血腥味,一闻到爱斯基摩人丟在雪地上的冰棒,即迅速赶來觅食,舔起血冰棒,舔着舔着,舌头渐渐麻痺了,还是不愿意放弃美食,然後,血的味道将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新鲜,越来越温热,北极熊就会舔得越起劲,却不会发觉,原來那是自己的血。

事实是,北极熊舔到一个程度,已经舔到冰棒的中央部分,匕首划破了它的舌头,血冒出来,但因舌头早已麻木,所以没感觉,但它的鼻子还很敏感,知道新鲜的血来了,加紧舔食的结果就是,舌头伤得更深,血更多流失,通通呑下自己的喉咙里,最後落得失血过多,休克暈厥的下场,爱斯基摩人就走過去,几乎不必花力气,就可以轻松捕获北极熊。

在生命中,在政治圈,很多人都会不断追求想要的东西,然後像一只北极熊,在人们设下的陷阱中,不知不觉迷失在追逐之中。

Tuesday, March 16, 2010

他们都不爱马华了

他们都知道,马华有难!

可是除了一个黄家定,他们都置身度外。

像这个林苍佑,我知道他已经离开马华几十年,但总还健在,假意问候一声也没有,亏他还当过马华总会长。

李三春可就更加不应该了,当年一粒屁都不响就离开,就算当年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都已过了几十年啦!现在党难当前,他竟还是和当年一样一粒屁都不放,真怀疑他良心过意得去。

梁维泮不出声我倒可以原谅,毕竟他当年已经输清光,出来和孙辈争当总会长,不大好看。

可是陈群川就不对了,当年赢得那么壮烈风光,这次党难当前,好歹都出手相扶,为党再战一场,反正我们一定明白,你只是为党,不是为自己。

林良实也是,不管怎样,你都领导过一段最安稳辉煌的时光,现在党乱七八糟,正需要你展示给他们看,家和万事兴的领导方式。更何况,你还有两个孩子还在党内努力耕耘。

李金狮,林亚礼,陈广才也是,以前做不到总会长,不代表现在也做不到,反正我们一定会明白,都是为了爱党,尤其是林亚礼,会叫黄家定出来,自己又不出来,马华就是有太多这种只要别人做,自己不做的人,才会搞到乱七八糟。敢敢试试看嘛!

要是历届总会长在马华纷乱当儿,本着爱党的心,来一场公平健康的竞争,都出来竞选总会长,在乱世之中向后辈展示模范,这党会有多温馨?

只是我知道,他们一定都不爱党了。唉!老的都不理不看了,叫我们做孙的,情何以堪?叫陈祯禄父子在九泉之下,情何以堪?

Saturday, March 13, 2010

急急如律令,救世黄家定归位

如果把马华当前乱局归类为电影,那一定属於宝莱坞印度大戏类,剧情包罗万有,有情爱,有伦理,有诙谐,有血泪,有心计,有斗争,有无间道,有英雄救世,有爬树草地打滾的情爱歌舞片段,尤其精彩的是,歌舞片段的背景,可以瞬息万变,从田园跳到城市,从高山草原唱到山涧瀑布,所唱到所跳到之处,前後左右皆有群众配合,同歌共舞,煞是豪迈奇观。

马华的印度大戏从桃色奇情演到道德斗争,演到变脸背叛,再演到敌人朋友角色反覆大对換,爱恨纠缠不清得观众心灵难以承载之际,剧情再次进入另一个迭起高潮,这一次,救世英雄粉墨登场。

听说最新的剧情是归隐田园的黄家定要回来救马华了,阿武叔乍喜还忧,反复思量後终於忍不住,把原本尘封高挂的电脑键盘再次打开来,居然也感觉到有点像久退沙场的超人无奈再把红色底裤穿在外面,蜘蛛侠翻箱倒箧,把橡皮面具重新打开来,无奈准备再战江湖的那种沧桑感,够酷又够帅。

喜的正是童年看咸蛋超人在乱世时划破黑暗天际,幼小心灵为地球有救而振奋不已的那种情怀,忧的是英雄再现的前奏曲,怎麽还一如孩童时代学杨贵妃那一套,阿武叔担心赶不上时代的超人这次要受伤,地球人会心碎得更厉害。

把各年代的英雄形象放在脑际好好的温习一下,发现从咸蛋超人到懞面超人,闪电骑士,穿着红色底裤的超人,蝙蝠侠,蜘蛛侠,现身救世的前奏曲,总是千呼万喚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外如是,老土得可以。

黄家定以救世姿态重出江湖这一幕,看来已经別无选择,开拍入戏的成份极高,即使不中,不远矣!却叫一班政棍喽啰千呼万喚,搖旗吶喊,制造“没有你不行”或“只有你能带来希望”的堂皇理由,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以慢镜头画面姗姗出来,像阿武叔这种超级大政棍都为这种老土情节感到失望,不知道为何那些有头有脸有职位的高级政棍,反不觉得肉麻。

甚感庆幸,没听说马屁精要求陈广才也和黄家定连袂划空归来,重新塑造马华党史最强盛,最受人民爱戴与支持的《黄陈组合》。

妖魔噬虐,人心不安的年代,往往先让人们产生无力感和无助感,然後救世英雄的形象才能求之若渴。无疑的,今日马华乱局让人对超级英雄充满了期待和盼望,安插黄家定以救世姿态出现,可使闷戏取得更精彩的效果,进入振奋人心的状态。

只是身负救党重任的黄家定,复出之後将使现有的三国鼎立,变成一个马华一统天下,或是变成四派四分五裂四脚朝天一起死跷跷,却是很令人关心的。

怀念黄家定或厌倦现有纷乱者,都向媒体放话说,目前唯有黄家定重新领导马华,才能重新获得华社支持,才能重拾旧山河,才能恢复党威信和稳定等等等马屁精大话,阿武叔这个混饭吃的政棍不懂事想先请问:“黄家定未下台时,何以不能取得马屁精所说的各种功效?何以首次带队保卫江山就落得弃甲而逃,下台请罪的窘境?”

第二个问题,黄家定果真众望所归,重新中选为总会长,要用甚麽招式摄服各派重整马华?是更圆融的容纳还是更高明的挤压或者更无情的砍杀?

阿武叔真的不相信,翁蔡廖会在黄家定一出马,马上手牵手展现笑容一家大团圆开心谢幕,然後前嫌不记的心连心一起迈步向前改革,这是这麽多年来阿武叔还只沦为混饭吃的大政棍的最主要原因。

既然无法容纳,只好挤压和砍杀,但乱局的根源,本来就是挤压和砍杀而引发,周而复始,反反覆覆演了再演,別说黄陈组合叱咜风云时如此,陈祯禄以来岂曾破例过?只是曾经一度也被当成超人救星看待的翁诗杰,演得比较过了火。

308後黄家定问责引退,的确显现超级英雄风范,马华党史应该记载歌颂。但残酷的现实是,黄家定一决定引退,当时许多马屁精马上转方向,精神寄托都放在翁诗杰身上。还记得2008年党选期间,黄家定还是总会长未退位,马华主办的活动,都只向群众介绍翁诗杰,黄家定是谁都给忘了。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之後,曾经感慨“尸骨未寒”,不孝子已开始无情分家产,阿武叔这个混饭吃的政棍,却早在黄家定还是总会长时,便为这一幕无情的煽情戏,为之鼻酸。2009年的党庆,只见到三几个天真无邪的可爱基层党员,要求与前总会长合照,不见任何马屁精上前婆烂葩,让人几乎掉泪。

所以,黄家定若真的打算为党忍辱负重卷土重来,须得确定千呼万喚的个中原因,到底何所为而来?

纸上谈兵,黄家定的城府手腕,的确比翁诗杰婉转,不比翁诗杰疯狂,但翁诗杰之所以失掉许多婆烂葩之手,归根究底乃是无法干净俐落的一举铲除蔡细历,又自视过高轻敌导致滑铁炉被通过投不信任票。若非如此,今天的翁诗杰在马屁精眼中,还不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华社支持的民族救星一颗。

黄陈组合的时代,马华失民心而受重挫,黄陈引退了,挽民心的工作未开始,争权夺利的斗争反而剧烈无比,许多人己不认为重挽民心是必须优先处理的事,却把时间都耗费在自家斗臭斗奸,原因无非是,即使民心尽失,还有20亿党产可以控制,那就够了。

黄家定要回来,理论上是几时都可以,权利不容抹煞,但若要以救星的姿态王者归位,还得下一番功夫思量,如何安顿蔡细历派系至目前为止无坚不摧的顽强斗志,如何说服三派放下恩怨,枪口一致对外,一切先赢了民心,收拾了山河再说。否则,重掌马华之後又反覆的重演宝莱坞印度大戏的精彩內容,下届全国大选终究是烂葩葩烂的票房毒药,到时又再问责引退,那又何苦来哉?

更何况,要是重演翁诗杰微差票数阴沟翻船那一幕,後果就不只功亏一溃那麽简单,党史的记载又不一样了。

Thursday, March 11, 2010

翁诗杰出席蒲种团拜,拉票活动开始啰!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将於明晚(3月12日)出席马华蒲种区会举办的新春团拜,适逢中央重选,原本纯为节庆活动的节目,想必将引起关注。

蒲种区会三机构新春团拜将在蒲种喜来登酒家举行,入席时间为七点正,筹委会也邀请雪州马华联委会顾问、联委会主席、21个区会主席、蒲种区各社团、5间华小三机构及蒲种区会属下各支会领袖,参与其盛,预计宴开至少50席。

蒲种马华团拜是由该区会三机构及金銮州选区协调官联合主办,并以区会主席黄福安之名拟定团拜主题,即:福虎贺岁、安喜呈祥,筹委会主席为该区会妇女组主席陈亚荫。

翁诗杰将受邀在会上发表演讲,同时见证颁发拔款予5间华小及3个社团。

蒲种区会共有18名中央代表,再加上雪州另21个区会 主席皆中央代表,相信有意在重选中提名竞选者,必会争相前往拉票。

Wednesday, March 3, 2010

纳吉急召马华巨头,好戏又来啰!

马华中央代表大会即将於本月7日举行,人人都在猜测大会上会发生甚麽事之际,首相纳吉突然召见马华领导层,为代表大会增添了一点点神秘感。

早几天前传闻,周日的中央代表大会将有掀起高潮的精彩剧情,翁诗杰宣布引退,安排蔡细历在一场没有竞选的重选中,接过总会长的领导棒子,闻者无一相信传言的可靠性,但今天突闻纳吉急召见马华高层,令大家又不禁满头顶灯泡:莫非来真的?

可靠消息说,明晚被首相召见的,包括总会长翁诗杰、署理蔡细历、以及四名副总会长廖中莱、江作汉、黄燕燕、陈国煌。

其实不想走的翁诗杰在此时突然求去,基本上没有人愿意相信,因为廖派的“还党诚信”斗争,基本上已经走到“保住官职就好”的穷途末路。

此外,大多数领袖相信,翁诗杰如果萌生退意,何必多此一举安排诸多亲信出任足以协助扩张势力的职位。

翁诗杰刚在不久前安排刚辞去政治秘书职位的林圣财出任组织秘书,同时又兼任自立合作社基金会董事,而翁诗杰未担任总会长前的机要秘书廖朝骥,也受委出任工作性质和总部行政主任相同的Chief Operating Director,总部行政主任是由林清海担任,传说林清海是前朝保黄派的残存份子之一。

无论如何,周日的中央代表大会,肯定不会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