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6, 2010

Daulat 我的外劳 Tuanku!

阿武叔曾在《南洋商报》当记者7年,情意结促使订阅《南洋商报》已成习惯,多年来风雨不改,一路来相安无事。

去年尾搬家後,另找派报代理,面对了一点烦恼。初时,这派报人有个坏习惯,三两天就会错派《星洲日报》一次。

总是很巧,每次错派《星洲日报》时,阿武叔都正好已买了《星洲日报》夜报,其中一次,为了多看一份报纸,七早八早载孩子上学途中,阿武叔与阿武婶都各自多买了一份《星洲日报》早报,回到家发现那派报人又错派了《星洲日报》过来,那一天,《星洲日报》的报份剧增3份。

打电话向代理投诉,得到的回覆是:“这个派报人从印度来,沟通有点难!”

气起来,阿武叔抗议威胁:“既然难以沟通,那就停止订报,叫他明天起不必派了,我自己去买。”

接电话的是讲华人语言的华人,他说:“好的!好的!对不起!对不起!”

只不过从那天到现在,《南洋商报》还是风雨不改的,由同样的那个难以沟通的印度人送到。

莫非,长期和外劳难以沟通,华人与华人也变得难以沟通了?

还好,阿武叔一直威胁说再派错就不付报费,还有点效,派错《星洲日报》的情况,从之前的三两天一次,骤跌至一两个月才发生一次。

最近阿武叔举家回乡几天,阿武婶怕报纸没人收丢满屋外碍眼,便打电话通知这印度来的派报人停派几天,他说:“Ok Ok! No problem!”

几天後的半夜回到家门,车房一样丢满了报纸,被雨水沾湿得又黄又皱,无数被风吹过来的枯叶散布其间,让阿武叔的屋外充满了无限沧凉寒意。

阿拉的妈!原来他说“Ok Ok! No problem!”时,根本不明白阿武婶跟他讲甚麽。

服了他,我跟他下跪:“Ampun 我的外劳 Tuanku! Daulat 我的外劳 Tuanku!”


另一个清早,阿武叔刚睡醒,惊见斜对面屋外停放一辆引擎开动着的长途巴士,不时有印度人从巴士上上下下。

阿武婶埋怨说,巴士引擎已经从昨晚半夜开动到现在,昨晚制造的噪音,几乎吵死鬼。

阿武叔出外把巴士司机叫出来询问,原来印度新邻居新搬来这里太威水,北马的亲朋戚友包巴士到来参观新居入伙,新家无法容纳太多亲友留宿,所以任由巴士停在门外,整晚发动引擎开冷气让一车人在巴士上睡觉。

人家老远包巴士到来参观亲戚的新家,我们当邻居的,当然要忍受一下,所以阿武叔不怪责邻居,只是觉得保安人员严重失职,出门上班时,顺便在保安处停下来发一发火。

“Oi! Sini saya punya rumah, bukan bas station lah! Apa sal bas boleh masuk parking disini?”

保安头子一脸严肃,很尊敬的跑前对搅下车镜的阿武叔说:“Speaking English please!”

阿武叔气煞:“You not understand Bahasa Malaysia?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保安头子说:“I from India. What are you saying?”

阿武叔的英语实在够烂,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对他讲:“This is a guarded residential area, not bus station, how can you allow the bus come in and parking overnight here? Do you aware the bus did not stop the engin all night long?”

保安头子结结巴巴的说:“What? Bus parking? Ok ok! No! What?”然後对阿武叔展示一脸茫然!

阿拉的妈,他是保安员,职责是保护我们的安全,可是我们面对的问题,他听不懂,我讲不通,因为,马来西亚的保安工作,已经被讲不通的外劳占领。

阿武叔知道,找吃不简单,所以对外劳没有反感,只是对马来西亚的外劳政策很反感,对马来西亚的商家很反感,他们只知道要减低成本,连保安员的职责都可以打折扣。

搞不好有一天,咱们的政府內阁部长,也让外劳给外包掉!

全体大马子民,咱们一起跟最尊贵的外劳下跪:“Ampun 我的外劳 Tuanku! Daulat 我的外劳 Tuanku!”

马来西亚何时可夺世界杯?

世界杯足球赛正风靡全世界,痴等马来西亚足球队打入决赛圈的球迷流传一则简讯:

A Korean asked God: "When will Korea win the World Cup?"

God replied: "100 years!"

The Korean cried, because he wouldn't be alive to see it.

A Japanese asked God: "When will Japan win the World Cup?"

God replied: "200 years!"

The Japanese cried, because he wouldn't be alive to see it.

A Malaysian asked God: "When will Malaysia win the World Cup?"

God cried!

一个韩国人问上帝:“韩国几时可以赢得世界杯?”

上帝回答:“再等100年吧!”

韩国人哭了,因为此生已无缘见证这光辉时刻。

一个日本人问上帝:“日本几时可以赢得世界杯?”

上帝回答:“再等200年吧!”

日本人哭了,因为此生已无缘见证这光辉时刻。

一个马来西亚人问上帝:“马来西亚几时可以赢得世界杯?”

上帝哭了,因为祂恐怕此生也无缘见证这光辉时刻。

Friday, June 25, 2010

大马医院为何那么好赚?

几年前,我曾聘用一个办事处助理,上班不到两个月,某个星期一早上,她没有来上班,中午时分接到她的电话:“Boss! Hari ni I tak sempat datang ke office, I masuk hospital!”

问她那里不舒服,她说:“Tak teruk sangat lah Boss! Problem perempuan aja!”

我说要去探望她,被拒绝了:“Tak perlu lah Boss! I dekat kampung, agak jauh lah!”

为她担心之馀,嘱咐她要好好照顾身体。

隔天她如常上班,精神煥发。

两个星期後,她又在星期一没来上班,同样在中午时分打电话来:“Boss! I masuk hospital lagi!”

我叫她好好保重,要多喝水,早点睡觉。

隔天她又如常上班,气色很好,同时对我的关心表示很感动!

过了几天,她临下班前跟我请假:“Boss! Besok Jumaat, I tak mari kerja, I nak balik kampung, ibu I masuk hospital!”

孝顺是难以被拒绝的,我批准了假期,对她家人的健康感到担忧又同情,却只能献上衷心的祝福。

此後,她断断续续都会拿假期,其中一次是bapa masuk hospital,一次是nenek masuk hosptial,一次是kakak masuk hospital,一次是pakcik masuk hospital,数次是makcik masuk hospital。

某一天,见她在办事处甚清闲,虽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便叫她提早下班,我独自留在办事处整理文件,几分钟後,隔壁的同事也因为得空,跑过来聊天,见这个助理提早下班,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明天请假,允准她早回,我说她没请假,同事奇怪的说:“刚才她来我这里谈天,明明说明天要balik kampung。”我想这个同事一定是听错了。

那天半夜,接到她传过来的电话短讯说:“Boss! Besok I tak datang kerja, tuk I masuk hospital!”

我没有回复她的简讯,等她回来上班时才跟她说,公司业务近来不怎麽好,为了节省开销,你做到这个月底就不必再来了。

X                    X                    X

两个星期前,为了一点小事,跟一个好朋友伤了点感情,有点内疚。

之前因为家里厨房天花板漏水,这个土木工程师好朋友介绍了一个漏水专家,还帮我洽了个好价钱。

补好屋顶,为了测试是否不再漏水,我暂且不处理为了修补漏水而必须撬开的石膏天花板,厨房留着个大洞。

等到某天下起大雨,果然发现还有少许漏水,便打电话告知这个补漏水专家,专家说他当时比较忙,要常出外坡,叫我等他回来。

等了一个多月没讯息,再打电话追问,他说再等一个星期,我两个星期後再打电话催他,他答应在两个星期前的星期二到来检查,可是两个星期前的星期三,我老婆追问这天花板要几时才能处理,我才省悟专家又再失约,气呼呼的打电话过去,专家没有接电话。

我一连给他打了几十个missed call,他终於接电话时,语气有点颓丧:“Boss! Sekarang saya ada sikit problem,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我气上心头,老实不客气的说:“Hey! Sudah berapa kali you janji nak datang tapi tak datang?”

他说:“Boss! I tahu I patut datang kelmarin, tapi I betul betul mengalami problem,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我是气到有点失态的说:“Anak masuk hospital ke, anak mati pun, you kena beritahu! You dah janji! I dah lama tunggu!”

他还在说:“Boss! I tak tipu, anak saya sekarang masih di hospital....”

我不等他说完便插嘴说:“You tak tipu, you bohong aje! You janji datang semalam, tapi you tak datang pun tak beritahu...”

这次轮到他不等我说完,便盖了电话。

一直到现在,漏水还没有补好。

X                    X                    X

昨天晚上,我还在参加组织的训练会时,接获家具厂打来的电话,一把很彬彬有礼的声音,用华语跟我说:“郑先生!上次你投诉 TV cabinet垫脚爆裂,我们已经帮你补到货,明天我们的技术人员会到你家帮你換一个垫脚,你可以安排在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在家等吗?”

我回答:“那段时间我不在,但我会安排我太太在家等待,感谢你!”

今天中午出门前,交代我儿子协助妈妈把TV Cabinet上的摆设品搬开,等待換好新垫脚再重新摆好。

傍晚六点半,在PJ开会中途,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响了三次,开完会後回覆电话时,对方用印度腔的马来话说:“Halo Boss! Ini hari saya betul betul mau mari punya, tapi anak saya masuk hospital....”

Monday, June 21, 2010

別让別人偷走你的梦

美国某个小学的作文课上老师给小朋友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一位小朋友非常喜欢这个题目,在他的簿子上,飞快的写下他的梦想。他希望将来自己能拥有一座占地十馀公顷的庄园,在壮阔的土地上植满如茵的绿草,有无数的小木屋、烤肉区,及一座休闲旅馆,还要养马为乐。

除了自己可以住在那儿外,还可以和前来参观的游客分享自己的庄园,有住处供他们歇息。

写好的作文经老师过目,这位小朋友的簿子上被划了一个大大的红“X”,发回到他手上老师要求他重写。

小朋友仔细看了看自己所写的内容并无错误,便拿着作文簿去请教老师。

老师告诉他:“我要你们写下自己的志愿,而不是这些如梦呓般的空想,我要实际的志愿,而不是虚无的幻想,你知道吗?”

小朋友据理力争:“可是,老师,这真的是我的梦想啊!”

老师也坚持:“不,那不可能实现,那只是一堆空想,我要你重写。”

小朋友不肯妥协:“我很清楚,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不愿意改掉我梦想的内容。”

老师摇头:“如果你不重写,我就不让你及格了,你要想清楚。”

小朋友也跟着摇头,不愿重写,而那篇作文也就得到了一个大大的“E”。

事隔30年之後,这位老师带着一群小学生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度假胜地旅行,在尽情享受无边的绿草,群马奔腾,舒适的住宿,及香味四溢的烤肉之馀,他望见一名中年人向他走来,并自称曾是他的学生。

这位中年人告诉他的老师,他正是当年那个作文不及格的小学生,如今,他拥有这片广阔的度假庄园,真的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而那篇不及格的作文,就挂在庄园的大厅上。

老师望着这位庄园主人,想到自己30馀年来,不敢梦想的教师生涯,不禁感叹:“30年来,为了我自己不知道用成绩改掉了多少学生的梦想。而你,是唯一保留自己的梦想,没有被我改掉的。”

如果今天的你跟昨天一样,你永远保持旧有的态度,旧有的思想,永远在原地踏步,不肯前进,那你就像树上的苹果,成熟後掉在地上烂掉!

Friday, June 18,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