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5, 2011

握手尚且不能了,还能服务吗?

 贵为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可以跟男人握手。

 做为国內唯一的女性回教徒党最高领导者,旺阿兹莎可以跟男人握手。

 回教党丁能补选女性候选人诺玛拉:回教教义不允许女人与男人握手。

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是女人,丁能补选回教党女性候选人诺玛拉也是女人。伊丽莎白世二登基将近60年,与无数男人握过手,诺玛拉为何不可以跟男人握手?

原因只有一个,价值观不一样。

是回教价值观与西方价值观不一样吗?

这让人有点纳闷,马来西亚的回教徒女性那麽多,有些有戴头巾,有些不戴头巾;有些可以跟男性握手,有些不可以。

公正党主席安华夫人旺阿兹莎是女性回教徒,诺玛拉也是女性回教徒,旺姐戴头巾,诺玛拉也戴头巾,为甚麽旺阿兹莎可以跟男人握手,诺玛拉却不可以?

原因同样只有一个,价值观不一样。

回教徒也分很多宗派,各大宗派之间再衍生大大小小流派,各宗派各存些许不同观点,当然价值观也略有不同。

更何况,回教和各大宗教一样,有正宗教派,也有异端流派,思想行为价值观各异。

很多人游了迪拜、埃及、土耳其回来,都说那里的回教徒比较开放,说明了回教的本质一样,形式各有不同。

诺玛拉拒绝与男人握手的课题,在丁能补选被炒得沸沸扬扬,诺玛拉说这是鸡蛋里挑骨头,然而,这却已明显暴露出,回教党落伍的价值观,与文明社会的冲突,也是国內一些非回教徒对回教党的治国野心,最明显的担忧之处。

公正党女性回教徒可以跟男人握手,巫统女性回教徒可以跟男人握手,回教党女性却不可以,说明了回教党所信奉的回教价值观,与巫统及公正党的回教徒,属於不同宗派。

若回教党有朝一日实现其神权回教国的梦想,将对国人罐输的思想价值观,可想而知。

回教党令人担心的,并不是对回教的信仰,而是它的流派价值观,对国內的回教徒尚且会有深远影响,更何况非回教徒。

72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诺玛拉拒绝与男人握手的课题,在丁能补选被炒得沸沸扬扬,诺玛拉说这是鸡蛋里挑骨头,然而,这却已明显暴露出,回教党落伍的价值观,与文明社会的冲突,也是国內一些非回教徒对回教党的治国野心,最明显的担忧之处。
------------------------------

如果一位議員基於個人理由不和我握手,可是:~
(1)盡到議員職責,定期到議會開會,把重要的民生議題帶入議會討論。
(2)不貪污,不枉法。
(3)不會濫用權力,不會製造朋黨,收刮國家財富佔據為給人利益。

能做到簡單的這幾點,握不握我的手,又有何關係呢?

馬華的部落客一直上來網絡空間,不斷複製是項課題,是因為不敢談其他課題了,為什麼不談回复獨中的問題,為何不談最近生活費民生用品調漲的問題,卻來單挑這個回教教義的問題?

然後又都只敢躲在這裡的華語空間裡邊燜騷著,卻不敢把同樣的內容投書到馬來報或perkasa或巫統哪裡去。

吳建南被圍剿時,又不見你這個阿叔上來批判“回教價值”?

看來,馬來西亞也有很多個李永波,漸漸走入魔道,只求贏球,其他的體育精神早就和良心一起丟到溝渠裡去了。

我嘆。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阿武叔指的是服务性还是性服务?

小明 said...

马华总会长最大影响的价值观就是给第三者吃香蕉。。。。武哥有没给老总的价值观影响到啊?

教育,贪污,滥权,枉死都没关系,最重要就是要跟人握手,只才是武哥选人之道。

如一天马来西亚再无教育,贪污,滥权,枉死之课题弊病,代价是不能跟回教徒农性握手,我宁可不握手!!

但武哥就不同吧,最重要是能握到女的小手,教育,贪污,滥权,枉死都没问题。

老总怪媒体炒作这课题,你们这些网络汪汪如林放,月光光还在这儿不停炒作?你们的主人叫你们不要再吠了,怎不听话?等下罚你就知道。

Mounteban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ountebank said...

因為馬華一向以來的縮陽表現,自馬華公會創黨以後,功能一再的退化,逃離政治,無法在議會上/內閣內表現,立法議事,你和他們談什麼是“基本的政治需求”,他們完全語塞,最後淪落到NGO的角色,好像在哪裡才可以找到一片丘比特的天空,最後竟然以能夠“服務大眾”為榮。

幾十年來,馬華無法背負起教育民眾如何捍衛一個國民利益的教育工作,天天就是羽毛球卡拉ok跳土風舞討伐大耳窿姑爺仔等等服務服務服務。。。徒讓我國的民主觀念一再倒退,造成很多民眾在以前(現在還有一些)早早放棄參與政治,談論政治甚至改變政治。

虧這個自稱見過無數世面的阿武叔還在這裡振振有詞在大談服務服務,沒有握手沒有禮貌就不可以談服務? 我靠!那蔡細粒沒有戴套又可以和老婆以外的女人性交,那不是更沒禮貌?!還有臉談什麼服務?!

凌国文 said...

我多么希望当建南独自面对回教堂祈祷声浪风波时,他马华的同志们可以用坚持不戴套握手的同等勇气与智慧来声援他。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握手跟服务是两回事!!!不能相提并论!!!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看了你的部落多年, 这一篇写得让人失望

维雄 said...

没想到阿武叔也会把这课题搬进来谈谈,我认为握不握手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个普通人。

另外一点,我原本觉得搞婚外情的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两件事情拿来比较的话,后者肯定要浸豬籠,通奸罪对我们华人来说罪名不轻。

维雄 said...

话说当年村民捉奸在床,二话不说便把奸夫淫妇赤条条(或半裸)地塞进猪笼里抬着游街示众。为了提升宣传效应,游行队伍还要鸣锣开道。在村里转一圈后,直奔祠堂而去。族中长老已得到消息,来到祠堂组成“合议庭”。由于这类事件十分哄动,祠堂内容纳不下众多听众,庭审转移到广场上举行。犯人须跪在地上,如果他们呼天抢地或苦苦挣扎,便把他们绑在树上。庭审的主要程序是犯人供述作案经过,这也是村民最关心的内容。在众人的窥淫癖得到满足后,诸长老便商议如何发落。一般而言,如果有士绅出头说情,犯人可免一死,那些没钱打点又没人说情的犯人便难逃沉塘的下场。

看样子有人噩运难逃...

Mountebank said...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

願以這首詩偈,送給常常在部落格提到喜歡談佛談悟道,喜歡把自己標榜得很開明很清高其實骨子裡就是那種低素質老馬華思想的阿武叔。

此次風波的源頭,不就就是一心求勝,走入魔道的馬華高層給搞出來的,本來沒什麼的東西結果竟然被無良政客惹了一身塵埃。

真是造孽。

凌国文 said...

“反对戴套,坚持摸手”这种诉求,是只有老蔡这种道德水平才想得出来的。

阿澜 said...

阿武叔, 我支持你"可以摸手=良好价值观"的观念!
也支持你把价值观与你一样的老蔡,搞婚外情的观点
再向大众表明一翻 !

Fair仔 said...

一脱离教义就不是回教徒了。所以说污桶那群贪污的只能说是自称为回教徒,并以回教的名义捞取利益的败类。

你都会说神权国是个梦想,门槛也很高,需要2/3国席才能修宪成功,而且同盟也不会答应,更别说为数不少的西化中产马来人和非回教徒,那阻力就更大了。

阿武叔是怕我们没有得喝酒,赌博,吃猪肉,叫鸡吗? 还是男女不能手牵手?或是掠夺惯犯被砍手?被请说得具体点吧!

不是政府灌输什么思想价值观我们就会听进什么的,我们是懂得思考的个体。

如果我们连污桶都能推倒,我们还怕回教党的神权国吗?

Serene said...

诺玛拉拒绝与男人握手的课题, 那是她的宗教信仰, 處在多元种族的馬來西亜人, 怎麼不懂得尊重人家的宗教信仰呢?

我身為一個佛教徒, 非常注重五戒而且又吃長素, 所以在現實社會里有很多行業我是不能做的, 我也不會為了物質亨受而破戒, 只因為這是我的宗教信仰。 同樣的, 诺玛拉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而拒绝与男人握手, 她不會為了贏得選票而違背自己的宗教原則, 這種高尚的宗教情操, 贏不得你的掌聲嗎?

我實在很佩服馬來西亜人很有耐性, 到現在還沒有把CD和陳婦女拉下來, 像他們這种低素質, 沒有政治理念, 而又cultural insensitive的人, 在我們這里早就被民眾強迫辭職, 完全沒有退轉的餘地。

allan thin said...

武哥仔,这样没水准的课题你居然拿出来讲???
你没病吗???

wcheow said...

希望这篇文章不是你自愿写的,不然还真的是令人失望了。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水草 said...

赵明福事件你息事宁人
吳建南事件你当看不见
张念慈被砍鸡头恐吓你装聋作哑
哈达被马来前锋报无理停职你掂掂
武吉公满整村人被肥婆黄蓄意毒害你没秉持正义讲话
现在,你那个不忠于妻子的总会长带头攻击别人的宗教信仰,抹黑别人的道德价值,你竟然可以放下你心里的天平,去找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图片佐证(?)来合理化你那个白痴总会长的歪理????
以前,即使你是马华人,我也依然可以对你保有比较罕有的好感,至少觉得你还有一些正气
即使政见不合,还可以有意见交流
从你表明支持蔡细厉当总会长开始,我就少来坐,但也纯粹只是对支持的对象不同而有不满
可是,何以今朝的阿武竟然会以评论他人的宗教信仰来扶持本来就立不住脚的握手论?难道你的价值观竟然会和普罗大众出现那么大的差距?
真的很失望
虽然这句"失望"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感谢几位的提醒,我几乎忘了,民联诸党向来不屑服务人民,这标题打得不好,若改成“握手已不堪,何谈治国乎?”会比较恰当。

尤其害到大牛产生性服务的幻想,实在抱歉。

旺姐可以跟男人握手,回教党却说回教教义不允许女人与男人握手,要是回教党执政了,恐怕旺姐有罪呀!这困扰,才是我的重点,一些人却扯到蔡细历、吴建南、香蕉、性交、戴套、婚外情、甚至赵明福,都把我搞糊涂了。

ALLAN THIN,讲个故事给你听,那是阿叔我年轻时的亲生经历:

我们一车五个朋友,从双溪大年朝亚罗士打出发,当时是晚上九点多,刚下过一场大雨,途经美农时,远远就见到路旁有一人影,还以为这人在等过马路,谁知我们靠近时,这人影突然跳出马路。我驾车的朋友本能的一拐驾驶盘,闪过这人影,汽车却就此失控,旋转了约半分钟,紧接一声巨响,世界就此停顿良久。在车內吓呆了好久,回过神时打开车门,发现车子已转到路旁的果园处,把一棵红毛丹树的树干撞开两截,车顶都塌了下来。红毛丹树旁的一个石井,才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厘米之差,也许我们都没命了,所幸命大,一车五人,仅司机手背受了轻伤,其馀一身没少一根汗毛,只多了许多玻璃碎片。
寻找这神秘人影时,发现是一个印度人,正站在一旁对我们斜视,两人夹住他的颈项问:“你是不是MABUK(喝醉)?”他说:“我从站在马路旁一直到现在,都是好端端的,你们驾车驾到撞红毛丹树,到底是谁MABUK?”
一听有理,我们为之语塞,说不出话来。路旁居民说,这人是个疯子,叫我们不要跟他计较。
自叹倒霉之馀,我们还得在双溪大年警局忙了一个晚上,根据这疯子的目击口供,我们最後以鲁莽驾驶的罪名,被控上法庭,念在初犯,只罚五百块。

故事讲完了,才回复你的问题,按照那疯子的逻辑,你说我有病,是对的。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不过,ALLAN THIN,若干年後,报章传来的消息说,家乡发生一宗火车辗死人事件,报上那死者面容,赫然就是那理由堂皇的疯汉。

Mountebank said...

這篇回文,只有顯現了你的低俗,虧你還是個政治團體的黨員幹部。

沒關係,我本來就沒有期望太多。

下次記得佛陀的故事不要講過頭了,物極必反呀。

wsms said...

女回教徒究竟能否和男人握手, 这可能要问一问回教徒才知道, 就我所知道而言, 我过收费站的时候也会遇到戴手套的女收银员, 然而她们是不是回教党员或你所谓的异端流派我不得而知。

或许我用基督教来做个例子, 基督教的教义是不能婚前性行为, 然而却有很多基督徒并不能做到这点, 我们并不能因此而推论说, 那是保守派, 落后派, 甚至是你说的异端流派啊!

我想请问你究竟了解别人的宗教多少呢?
可以握手就代表能服务? 思想开明?
或许你可以建议所有回教徒学学我们的第一夫人,把头巾都拿掉啊!

ChongSiew said...

你的思想价值观告诉我,你还是喜欢已经用了N年的沙笼。

Mountebank said...

旺姐可以跟男人握手,回教党却说回教教义不允许女人与男人握手,要是回教党执政了,恐怕旺姐有罪呀!这困扰,才是我的重点,一些人却扯到蔡细历、吴建南、香蕉、性交、戴套、婚外情、甚至赵明福,都把我搞糊涂了。
----------------------------------

阿叔呀,不是我們把你給搞糊塗呀,而是你當年糊里糊塗參加的所謂政黨,讓糊塗的你更加的搞不清楚方向的糊塗下去呀。

馬華黨員最本事的兩件事是:
(1)當一百個人指責他的錯處的時候,他仍然相信他自己所信奉的,才是真理。

(2)只作出選擇性的指責,可以罔顧同性質事件的發生 -- 如果自己詞窮無法有力的為自己答辯的時候。

Mountebank said...

感谢几位的提醒,我几乎忘了,民联诸党向来不屑服务人民,这标题打得不好,若改成“握手已不堪,何谈治国乎?”会比较恰当。
------------------------------

一開始的豬腦袋沒想到會掀起後續的這場大波浪,後來不斷的被“淤”了,才知道已經闖禍不受落,才來想到要改變話題,怪這個怪那個的,來推卸自己當時的不智,這,不是某某豬玀的最佳寫照。。。?












阿武叔,表緊張,我是在說以前的廖仲萊,現在的蔡智勇啦。。。。

不過吼 。。我是真的寧願民聯議員多花點心思在國州議會殿堂內為人民請命申訴民聲,而不是所謂為民服務的天天看龍溝,搞越野車活動,到神廟拜拜,剪彩紅白事這些無法讓整個國家進步的無謂活動 。。。

咦,不知道你明白我在講什麼嗎?

hello ?。。。。

狼 said...

哗这边好热闹,我相信真理会越辩越明,相信武叔会明白的,我要给留言给意见者掌声(大大声)谢谢

陈真 said...

阿武叔,我支持你。

911事件对我的打击太大了,那个时后起,我对回教党这种类型,就有恐惧感。

我今晚又要飞纽约,想到当时的惨状,心里还很痛。

希望丁能补选,回教党输。

Fair仔 said...

踩牛头割鸡喉的类型比较适合支持国阵的"陈真"吧!?

Csiong Tan said...

话说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自从她拒绝向男性选民握手事件 爆发以后,网上更是指她在进入师训学院期间,曾经一脚踏两船,而且未婚先孕,当时腹中的孩子并非现任丈夫的骨肉。

根据资料显示,诺玛拉出生于柔北的麻坡,小学就读于昔加末一间国民型小学,中学时期不知何故三度转换学校,分 别在昔加末及丁能的国中就读。完成中学教育后,诺玛拉北上槟城一间师训学院受训,就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脚踏两船的故事。

除了中小学时期或少女时期的诺玛拉,丁能选民对她的认识应该是从她在丁能区执教开始,对于她在师训学院期间一脚踏两船的故事,可能完全不知情。在这种情况下,选民是否选择相信则不得而知。
添加照片说明
话说回教党候选人诺玛拉,自从她拒绝向男性选民握手事件 爆发以后,网上更是指她在进入师训学院期间,曾经一脚踏两船,而且未婚先孕,当时腹中的孩子并非现任丈夫的骨肉。

根据资料显示,诺玛拉出生于柔北的麻坡,小学就读于昔加末一间国民型小学,中学时期不知何故三度转换学校,分 别在昔加末及丁能的国中就读。完成中学教育后,诺玛拉北上槟城一间师训学院受训,就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脚踏两船的故事。

除了中小学时期或少女时期的诺玛拉,丁能选民对她的认识应该是从她在丁能区执教开始,对于她在师训学院期间一脚踏两船的故事,可能完全不知情。在这种情况下,选民是否选择相信则不得而知。
http://www.facebook.com/hocharngliou#!/photo.php?fbid=10150097069112847&set=at.178457837846.124650.669117846.1027656905

Mountebank said...

喔,是 “聽說”。。。

請問有沒有VCD video 錄影畫面可以觀賞?

會不會比蔡細粒的更精彩?

馬華的,來點證據好嗎?

Csiong Tan said...

http://tenangprk.blogspot.com/2011/01/pas-tidak-bijak-menjawab-tuduhan.html

Mountebank said...

樓上的,你怎麼會和阿武叔一樣的沒腦?

我問你證據在哪裡,你去找一些別人的文字來應對?

馬華的,為什麼你們的智商都超低的,tolong, 不要也把我們當成白痴看可以嗎?

還有,你這種行動,和笨笨的阿武叔一樣,叫做“倒米”, understand ?

网络法官 said...

Mountebank,你这个没有蛋的太监,吵什么鸟?你说人没有脑,你有吗?你根本是白痴,变态佬,你说马华的智商低,你却是没有智商的猪脑,你才是倒米,看了你的变态留言,本来中立的人都说不能支持民联了.有你这样的太监支持回教党,回教党,拿去喂猪啦.你是不是没有蛋的太监要不要Vcd来当证据.吥!自以为是的神经病,吃大便啦.

维雄 said...

马华能人一次一次地把真面目表露出来,真的顶不顺你们,怪不得选民遗弃马华。

Daniel Wen said...

哎!怎么没握手是大课题,而偷情且可以若无其事呢?

Daniel Wen said...

哎!怎么没握手是大课题,而偷情且可以若无其事呢?

Lawrence Teh said...

“我多么希望当建南独自面对回教堂祈祷声浪风波时,他马华的同志们可以用坚持不戴套握手的同等勇气与智慧来声援他。”

啊武叔一句“都把我搞胡涂了”就轻轻带过了,真是高手啊!

对了,当时你在哪里啊?

维雄 said...

从回教堂祈祷声浪风波,到现在的握手事件,可以看得出来马华鬼可以为了自己的钱途;抛开尊严、抛开当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当一位不择不扣的小人。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唉!恶言难能好言报。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

维雄 said...

人在做,天在看,千万不要不相信报应,以为躲在黑暗的地方做坏事,天就看不到。

Mountebank said...

唉!恶言难能好言报。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
---------------------

Pai-se, Pai-se,

我們這些反對國陣暴政的一介草民,都是粗魯人,不懂得講那些滿口仁義道德,自我模造脫俗和善海派的形象。

阿武叔,這一點,我輸你幾個馬鼻。

EDDIE PHANG said...

本人无党无派,路过来看看。觉得阿武叔的观点,是能够引人深思。但天时地利不对,仇恨盖掉一切时,道理很难听得进。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维雄:你说的这句“人在做,天在看,千万不要不相信报应,以为躲在黑暗的地方做坏事,天就看不到”,我心服口服。

Mountebank said...

馬華所謂的服務( 例子 No.1 )
http://mca-youthtemerloh.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html
----------------------------

宇珩文德甲签唱会

日期: 2010.12.18 (星期日)、

时间: 8pm-10pm、

地点: 文德甲中华小学繁华礼堂


主办单位: 马青淡马鲁区团

备注:现场也会有宇珩的专辑CD售卖柜台。

任何有关入场详情,将于日内公布,敬请留意。

Mountebank said...

馬華的所謂服務 ( 例子 no.2 )

http://mca-youth-kualaselangor.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25.html
-------------------------
马青瓜雪区团与沙沙兰体育俱乐部成功联办2010年国庆日羽球赛,并于昨晚在云河酒家举行慰劳宴,感谢全体筹委会通力合作,促使球赛圆满结束。

筹委会主席潘伟龙说,马青瓜雪区团向来都有配合非政府组织举办一些适合年轻人参与的活动,而举办羽球赛则是第一次,获得各族球员的报名参与,尤其是开幕和决赛当天,更是吸引了众多观众的出席观赛,这让筹委会有信心在来年举办类似的赛会。

Mountebank said...

馬華的所謂服務 (例子 no. 3)

http://mcakualakrau.blogspot.com/2010/09/3.html
-----------------------------
3大民族和村民参与马华吉道支会中秋晚会,为小村庄掀起中秋热潮。

配合昨日的中秋节,此支会也主办瓜拉吉挠国会议员杯中秋节华语卡拉OK歌唱比赛,场面欢腾。
支会主席卓志强指出,吉道民风淳朴,各民族村民安居乐业。大家共同庆祝中秋节,充份反映马来西亚3大种族的融洽。
他吁请人民继续团结一致,拒绝种族极端主义份子散播的不良和错误讯息,破坏大马人民的友爱。
马华吉道支会中秋节歌唱比赛成绩
冠军:梁玉妹
亚军:林方兴
季军:赖富有
殿军:林日辉
精英奖:潘美娇、劳赴强、苏玉珠、林茹英、郑仁德
特优奖:梁荣、余秀甄、郑东升、林亚財、刘美玲

Mountebank said...

馬華的所謂服務 ( 例子 no.4 )

http://wanitamcaperlis.blogspot.com---------------------------------

联办新春年菜糕点示范会

玻州马华妇女组三区会(巴东勿刹,加央及亚娄)联办新春年菜糕点示范会

日期: 2008年12月13日

时间: 早上九时正

地点: 加央广东公会

Mountebank said...

馬華所謂的服務( 例子 No.1 )
http://mcayouthpuchong.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html

-------------------------------

副团长陈德隆免费在每个星期五教团员打golf活動.

內有区团秘书典武(阿武叔)打golf 英姿照片

Mountebank said...

馬華所謂的服務( 例子 No. 6 )
http://mcawanitapulaupinang.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30.html

------------------------------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办“系出万种风情”讲座会》陈清凉:大马社会需要现代“花木兰”!

日落洞区会秘书范盈传授各类丝巾和围巾时尚捆法。
该区会妇女组主席陈华莹说,妇女在建立和维持幸福家庭,也需同时照顾本身形象,一边"系"住身边人。
是场讲座会共吸引36名学员参加,讲师为该区会秘书范盈,她于会上教导各类丝巾和围巾时尚捆法。#

Mountebank said...

馬華所謂的服務( 例子 No. 6 )
http://mcawanitapulaupinang.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30.html

------------------------------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办“系出万种风情”讲座会》陈清凉:大马社会需要现代“花木兰”!

日落洞区会秘书范盈传授各类丝巾和围巾时尚捆法。
该区会妇女组主席陈华莹说,妇女在建立和维持幸福家庭,也需同时照顾本身形象,一边"系"住身边人。
是场讲座会共吸引36名学员参加,讲师为该区会秘书范盈,她于会上教导各类丝巾和围巾时尚捆法。#

Doubles Gooi said...

安华夫人旺姐的上苍,一定跟聂老的上苍不一样,因为上回她来威南洗肾中心,她很热情的握住我的手,她也和在场的许多男士一一握手。而且握手之后,她并没有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阿葉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Doubles Gooi,刚刚出席X PRESS CLUB,和许多老同行提起你,许多人都还记得你。

Csiong Tan said...

Mountebank,
自己讲自己爽,TMD
你所谓的马华的活动,民联不都是在做着吗?为什么箭头总是指住马华?
马华做有错?民联做就对吗?

春天 said...

我在这里感谢我们区团的副团长很有耐心的教导我们这些本来对高尔夫球没什么认识又觉得那是上等人玩的运动。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运动。

春天 said...

谢谢Mountebank到我们区团网站去找资料。其实这只是我们区团其中一项活动罢了。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都说了,在民联诸党眼中,搞活动、服务人民,都是愚蠢事。

吉打回教党政府虽然有搞迎新年倒数活动,但是,重要的不是给人民搞活动,而是告诉人民:男女要分开坐。

Mountebank said...

阿武叔好像一直以為馬華是NGO嘢。。

hello,再點醒你一次,馬華是個政治團體,是執政黨的一員。

Mountebank said...

阿武叔好像一直以為馬華是NGO嘢。。

hello,再點醒你一次,馬華是個政治團體,是執政黨的一員。

春天 said...

Mountebank,在雪州,马华是反对党。
Uncle Boo,我记得我们的Golf活动男女都可以在一起打的,不用分开。

Mouth itching said...

hello, Mountebank,

马华搞活动都是地方区会在搞,搞的都是亲民活动,这是为地方搞活动,很多老人家,妇女,年青人,都因为这些活动,成为马华的铁票,怎可以不搞?

行动党不是不搞,是以前一直没能力搞,现在槟城当家了,没有搞?刘天球当权了,没有搞?还搞到被自家人说向国阵学习。

有本事,你也去民联的网站把搞活动的消息也搬进来,再用你最本领的刻薄,酸一酸民联吧!

还有,马华搞活动你看不顺眼,民联搞活动你掂掂,又唱歌,又筹款的,你不出声?

有本事,有蛋的话,民联搞一次,你鸟一次。我服你!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春天,这次回乡过年,我忐忑不安,真担心在公众场所,被逼跟我老婆女儿分开。

Mountebank said...

Mountebank,在雪州,马华是反对党。
----------------------------

當然,這個大家都不會忘記;

更不會忘記馬華的純粹為反對而反對,
也不會忘記這個反對黨為了反對雪州執政黨,而可以和perkasa勾肩搭背。

哦,兄弟們(化身?)都出來了,怪不得阿武叔瞬間膽子比較大,說話也比較多。

可喜可賀。

Mountebank said...

春天,这次回乡过年,我忐忑不安,真担心在公众场所,被逼跟我老婆女儿分开。
--------------------

阿武叔真是己人憂天, 先天下之憂而憂呀;

就不知道阿武叔有沒擔心過已經發生的事情,

不會擔心華人在教育方面繼續被巫統蠶吞?
不會擔心國陣的腐敗造成國家虧虛百物漲騰?
不會擔心老百姓一個個的怨死?
不會擔心各地大道不平等條約?
更加不會擔心自己馬華同志被回教極端人士圍剿?

哦。。阿武叔當然不會擔心以上這些啦,還是“男女分開,握不握手”這些課題比較重要;

是我太多心了,罪過罪過。

Mountebank said...

我在这里感谢我们区团的副团长很有耐心的教导我们这些本来对高尔夫球没什么认识又觉得那是上等人玩的运动。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运动。
------------

“高而富”當然是一項好的運動啦,要不然參加馬華這個政治團體做什麼?

反正巫統對你們的欺凌,你們也不懂要如何應對;

吃喝玩樂本來就是你們的專長,這個所有老百姓都知道的,謝謝你的應證,現在大家都知道“參加政治團體不一定就是要進行政治活動的”,嘿嘿。

Mountebank said...

马华搞活动都是地方区会在搞,搞的都是亲民活动,这是为地方搞活动,很多老人家,妇女,年青人,都因为这些活动,成为马华的铁票,怎可以不搞?
----------------------

對呀對呀,怎麼可以不搞,管它馬華是“當家不當權"的執政黨在國家政策制定上完全陽痿沒有說話的權力;

最重要的是把人民弄得越笨越好,藉由這些對於民族利益完全連不上關係的活動,徹底讓人民麻醉,最重要的不是人民要反省自我的權益,最重要的是把鐵票拿下來,讓馬華繼續生存下去,再搞幾場高官玩女人,逼宮權力黨爭的好戲,行有餘力再給他挖點國家的錢來用。。。

真的是謝謝馬華兄弟的捧場,說出你們的肺腑之言。

謝謝各位,祝福 新年快樂 永保鐵票!

Mouth itching said...

Mountebank,

你有病?问你的都没答,兜到那里去?民联举办活动你你有沒有鸟?

还是你不敢鸟?还是你有利益?

別以为人民不知道,像你这种懦夫,连支持回教党这种出卖民族的事,为的是什么?

假仁假义的是你,別把人民当白痴。沉默的还是大多数。

春天 said...

原来参加參加政治團體就一定只可以搞政治活動的,党员一概不可以有宴席(吃),不可以喝酒(喝,对了对了,这正符合一些政策),不可以打Golf(玩),不可以男男女女谈天开怀大笑(乐)。每天去听人家讲他们的政治、洗脑等等。
可悲呀Mountebank,你这样的思维不止可悲了而且可怕呀!

Mountebank said...

其實也不是說完全不可以啦,

不過,身為政治團體的,總要把正事搞好嘛,你說對嗎?

什麼時候,馬華才能在巫統面前抬頭挺胸一下?

什麼時候,大部分的華裔才能夠認同馬華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