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4, 2011

当没有球品的人渣指点你打球的时候

国家羽球单打教练米斯文突然辞职,引来国宝拿督李宗伟抨击羽总,再次暴露羽总非三日之寒的內部丑态。

米斯文并不是第一次与羽总意见不合而选择辞职,早在其胞弟拉锡西迪还如日中天期间,便有一大群表现不俗又处当打之年的羽球国手,断然挥挥衣袖,加入由米斯文另起炉灶的奴沙玛苏里球会,包括拉锡西迪、惹兰尼与拉昔夫、罗斯林、苏明强、王友福、哈菲兹等。

后来,由於奴沙玛苏里旗下球员表现更胜国家队球员,羽总在換了会长之後,才谈妥条件召回米斯文及一众奴沙玛苏里球员,重投国家队怀抱。

米斯文也不是唯一与羽总闹僵後辞职的教练,从92年夺取汤杯前的方凯祥、到後来的韩健、杨阳、弗洛斯特、谢全新、朴柱奉,李矛、那一个可以跟大马羽总取得好聚好散的下场?

长期以来,教练球员无法与羽总领导层一条心迈向更卓越,这情况并不难理解,因为,羽总向来都由一群没有球品的人渣来领导,这群赢球至上,却毫无长远大计的人渣,控制了大马的羽毛球运动。

要是这些没有球品的人渣,也能栽培出世界冠军,岂不猴子也可以参加大马羽球公开赛?

甚麽是没有球品的人渣?最近阿武叔正好遇上一个,虽然这人渣不是甚麽大有来头的人物,却是当今羽总领导层对待教练及球员的活生生例子。

到拿督汤木的球友场地客串打羽球,一个叫DAVID,据说一个星期打五天羽球的球痴,不知道为甚麽,很喜欢主动搭档阿武叔,跟別人挑战。

赢球的时候,DAVID眉飞眼笑,称赞自己了得,输球的时候,DAVID脸黑黑的,一幅冤屈的样子。

其中一场战役,DAVID没有经过阿武叔的同意,一上场就很严肃的说:“这一场打五十块,打好来。”

阿武叔打了几十年的羽毛球,还没试过吃鸡蛋这回事,这一战竟然初尝鸡蛋的滋味。整场战局完全没有默契,阿武叔每打一球,总換来挨骂:“都叫你不要这样打了,你还这样打!不要打给青衣的,打给白衣的!哎哟!这样的球死定了!”结果,输得落花流水,不好意思,因为争球,还打烂了DAVID的一支名贵球拍。

输了五十块,DAVID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场边一直听到他在埋怨:“妈的!找个小孩子来配搭更好!妈的!差到死!妈的!我一个打你们两个都不会吃鸡蛋!不知道打甚麽鸟球,干你娘!”

DAVID经此一败,脫鞋收拾球拍,很不爽的走了,临走前看到阿武叔配搭另一人还在打球,居然跑前来,不看阿武叔,却对阿武叔的搭档说:“吶!你这场会打得赢,我切掉!”

球打完时,这个DAVID走掉了,要不然,肯定要赏这人渣一拳。

输不起,把小小奖金看得好像牛车轮那样大,输球之後发烂揸,一味要求別人拿分,却从不检讨自己是否尽了本份,从不承认自己也有过失,这个DAVID,不正是大马羽总的写照吗?

当打羽球只为了赢球的时候,羽球还有值得享受的乐趣吗?

阿武叔告诉拿督汤木,不会再去你的场跟人渣打球了。

正如米斯文忍痛伤心呈上辞职信,李宗伟也忍不住批评羽总,这种心情,没有球品的人渣那里能够体会。

5 comments:

allan thin said...

本人因为找不到搭档,被迫退出羽坛五年了,事关全部球友被我鸟到惭愧退役了!!!! 所以我坚信我和DAVID搭档肯定会"插"出火花.........

汪锦贵 said...

阿武兄别来无恙吧?久不见您在你的园地涂涂写写了,一见就是你的大炮猛射猛轰的,哈哈!发泄发泄也好!其实,我以前打羽毛球时也遇见这样的搭档,搞到自己都没好心情打球,所以,决定封拍不打了,改换跑道,挑战长途赛跑,属于很个人性质的运动,不必怪谁表现不好,一切都要靠自己!顺祝阿武兄新年快乐,健康愉快!

壞友 PoWKilLeR said...

我有进场的机会吗..,,=_=,,

孙文部落 said...

不会打球的人做头,打球的人肯定跑路~

只要赢得球赛的人做头,打球的人更要走路~

什么也不会,更不要管,却想上台的人带队。。。不打也罢!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allan,看了你的留言,笑告死我。哈哈!我记得跟你打球的日子,欢笑声是比较多的。

锦贵兄:別来无恙!感谢你的祝福。不好意思,心情坏透,让你见笑了。

坏友: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打球?来吧!开心就好。

孙文:你说对了,不懂羽球的人,在领导羽球。哈哈!怕输的话,不用打就不会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