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1, 2011

朱兴义一家返马:少震1秒 捡回6条命

(光华日报槟城3月19日讯)“我们这6条命是捡回来的!”刚从311日本地震海啸重灾区仙台回来的朱兴义,在家中接受《光华日报》独家访问时感慨地说,他们这6条命都是捡回来的,因为当时多那么一秒,都会让他们永远无法回来,或不幸成为灾民之一。

北海喜来登餐厅东主朱兴义是与姐姐朱丽梅、朱舜兰、朱舜华、三哥朱信权及侄儿朱允勤,于3月10日抵达日本,准备一游仙台,不料却遇上这次的地震。他心有余悸说:“我们是在3月11日,当地时间下午2时38分抵达仙台新干线车站,等待2时58分开往松岛的班车。”

差几秒就永远回不来

“那时,我们就趁着空余的20分钟去洗手间梳洗,准备轻轻松松地到松岛,享受泡温泉的美好假期。但是,当姐姐从厕所出来后就天摇地动,那时我就知道这次是遇上地震了,不过,万万想不到是遇上世纪大灾难!”

他说,那时大家纷纷地靠着月台上的墙壁,才能避免因地震而无法站稳脚步。“那些没有靠着墙壁的当地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地震震倒在地上,一些小档口的瓦斯也因为地震而受损,更引起大火,情况非常骇人。”

“但是,我们靠着的墙壁也因为地震而裂出小缝儿,可以看到月台下的情况了。我想,若当时地震时间多那么的5秒钟,或多摇5下,我们一定就没命了。”

“我还记得发生地震的时间是下午2时46分,距离我们乘搭前往松岛班车的时间只是相差12分钟。同时,因为日本新干线班车非常准时,若当时我们迫不及待地走到候车处,一定会被因地震而塌下来的月台压伤,甚至是死亡。”

他说,就是那么短短地几分钟,甚至是几秒钟就让他们保住性命,而且还能顺利地回国。他在接受访问时不时强调:“我们的命是捡回来的!”

“在我看到当地的新闻报导时,才知道前往松岛新干线的月台及候车处已经完全倒塌。然而,准时开往松岛的班车也因为海啸而遭冲走,覆盖在一堆烂泥中。啊……我们真是非常幸运,若我们准时到候车处,或进入该车厢准备前往松岛,我们就在那堆烂泥中!”

如6人站在小盒子内 “巨人”举起大力摇晃

朱兴义形容,地震发生时,就好象6个人站在1个小盒子内,然后有个巨人举起那盒子然后大力摇晃。

曾经在日本留学,且12年不间断都回到日本观光的他也坦言,在311日本地震海啸事件前,本身很喜欢享受地震的感觉,但这次“有幸”感受到世纪大地震后,他决定近年内不会再踏足日本。

为了留意地震后的最新情况,朱兴义“卯足全力”地凭着本身多年前在日本留学时所学的日文来阅读当地报纸。“当我看到当地的报导,才发现前往松岛的月台已经完全倒塌,情况非常骇人。我不敢将这份报导给家人看,避免担心。”

仙台“逃难”到东京 庆幸遇到贵人相助

从仙台“逃难”到东京一路上,朱兴义与家人庆幸遇到很多日本贵人的热心相助,不然他们全家人现在可能还处在仙台呢!让他们顺利离开东京。

朱兴义告诉记者,在这次“逃难之旅”中,他非常感谢日本人沿途的协助及礼让的精神,才让他们成功从仙台进入东京,然后顺利地飞往香港。

经过这次另类旅程后,他非常赞赏日本人的礼让及助人的精神。“在面对地震的第二天,无论是当地人或游客都急着离开仙台。由于没有计程车愿意载送我们到山行县,所以我们唯有乘搭巴士离开。”

“但是,我们在当天早上9时多到车站时,需要等候4小时才能轮到我们上车。不过,日本欧巴桑却发挥令人感动的礼让精神,他们都愿让外国人优先上巴士离开,而自己则等候下一趟巴士。这真的是让我们非常感动。”

感谢日本男子渡边 素未谋面仍沿路协助

在从仙台直到东京的路程中,朱兴义也要非常感谢一位名叫渡边的日本男士。
“尽管我们素未谋面,但是对方仍然沿路协助我们,包括订酒店、德士、进入东京的资讯等,都是他默默地协助我们。”

他还说,从仙台进入山行县机场时,由于机场已经关闭,而事先乘搭的计程车也离开。“在我们空着急时,就有一辆相信是机场贵宾的士出现,穿着制服的司机表示愿意载送我们到酒田车站。啊,真的是非常感谢他们。”

“到了酒田车站后,我们也在渡边的协助下,乘搭班车到新潟,并协助我们订酒店住宿。我们在新潟人生地不熟,都是在渡边协助下,才顺利地找到房间,然后进入东京。”

每年到日本游玩 首次到仙台遇震啸

尽管朱兴义每年都到日本观光游玩,不过未曾到过仙台,岂知首次到访仙台,就面对311日本地震海啸。

他从1999年开始,每年都到日本旅游观光,都是到著名的旅游景点、如新宿、北海道等地方,而这次是首次到仙台观光。

“我们原本是计划到青森,但是基于那边天气比较寒冷,而只有在秋天才能享受摘苹果之乐,所以选择取消而到仙台去观光,并进入松岛泡温泉。松岛是日本三大景点之一,除了可以享受温泉,也可以品尝当地美食,可说是全新的体验。”

他说,这次会选择到仙台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日本新干线开办新路线,所以才能轻松从东京进入东北部的仙台。

餐厅21日照常营业

尽管对日本逃难之旅仍心有余悸,但是朱兴义仍不忘交待,他所营业的餐厅在本月21日会照常营业,所以已经预订酒席的顾客可安心了。

没想到情况那么严重

在仙台新干线车站面对地震突袭的朱兴义,不曾想到这情况会那么严重,且根本没有预料到会有海啸袭击,更不曾想过会是一趟的“逃难之旅”。

他说,尽管在车站面对二度的大地震,但是那时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局面。“我们从车站出来后,就到仙台市Montery酒店求住宿,因为我们原定的住宿是12日,而因地震受困在仙台市则是11日。”

“酒店的系统也因为地震而发生故障,对方也不敢轻易地让我们进入住宿,只安排我们在酒店大厅等候。虽然那时我们不是他们的顾客,不过酒店员工非常贴心,提供被单、热茶及饭团给我们。”

他说,在11日晚上拿到快讯时,才看到311地震为日本带来那么大的灾害。“我在那时才知道这次地震在仙台市区不远处,而且还引发海啸,摧毁沿海一带。这时,我才感觉到不安,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尽快逃离仙台市。”

“那晚,我甚至不敢睡觉,即使是要打盹都是“全副武装”,穿好一切服装以准时随时逃生;我还记得,当我们从车站进入酒店时,我的侄儿根本不敢走进去酒店内。那时的他,真的被吓坏了!”

失望大使馆无法施援手

在这次的“逃难之旅”,马来西亚驻日本大使馆官员无法在最艰难时施予援手。

在地震发生后,网络电讯完全中断,朱兴义在几经辛苦后,通过本报协助才联络到大马驻日大使馆,但是官员的回应真的是令人心寒。“当对方知道我们安全无恙后,态度就即转淡,一直说无法派车进入灾区,更说我们不是乘搭马航,无法派遣马航专车到仙台接走我们。”

“在国外发生意外时,我们只能向本国大使馆求助,但是他们的态度则让我们感到失望。到最后,我们只能靠当地人或自己,才能顺利地离开仙台及东京。”

“埃及动乱时,大马政府即刻遣回当地学生,但是日本发生大地震后,大使馆却无法第一时间施予援手,真让人失望。”

东京情况让人更害怕

“我原以为进入东京后,情况会比较好,岂知东京情况却让我们更害怕!”

在东京,要买支矿泉水都非常困难,走了多间便利店都无法顺利买到。“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感到更慌张,就知道要即刻离开东京才是上上策。”

朱兴义多次到日本都会先到东京,繁华东京都让人感到拥挤。但是,在发生地震后,东京街道上不见人影,空荡荡的街道给人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他直言:”我不曾看过这样的东京。”

菩萨保佑顺利返马

从仙台市辗转到顺利进入东京,朱兴义直言一切都是菩萨保佑!

也是虔诚佛教徒的朱兴义说,这次另类旅程真的是菩萨保佑,才能让他们顺利回到大马。“我们从仙台市乘搭多个小时的巴士才到山行县机场,但是却面对机场关闭的问题。”

“那时,幸亏遇到机场专用德士,才能进入酒田车站乘搭班车抵达新潟县。人生地不熟,幸亏有当地人帮忙,才让我们能在新潟留宿一晚。”

在14日抵达东京时,原本是事先订购进入机场专用巴士,但是却面对停载的问题,而需要等到隔天(15日)清晨才能知道巴士是否再次复载。“那时,我们真的感到非常无助。”

“所幸的是,我在14日凌晨时再向酒店询问处询问,得知机场专用巴士在15日有载送到机场时,就即可订购抵达机场巴士的位置。”

“我们沿途都遇上难题,但是都顺利迎刃而解,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种善因,得善果的机缘。这也显示,大家需要时常做善事,而不要寻求回报。”

他也非常感谢慈济佛友,并会与他们分享这“难得”的经验。“那时,当他们知道我们在仙台受困时,就即刻停止作课为我们祈福。”

用最多日语的一次

从仙台进入东京路程上,朱兴义自嘲地说:“这是我从日本留学回来后,在日本用最多日语的一次!”

尽管时常到日本旅行,但是却鲜少用日语沟通,不过,当遇上大地震时,让朱兴义的日语“温故知新”。“仙台市是个刚开发的旅游区,当地人只会讲日语。当我们需要协助时,只能用日语沟通,所以我必须用那“有限”的日语与他们沟通。”

关注震啸新闻进展

在接受本报访问时,朱兴义仍非常关注日本地震、海啸及核泄漏的新闻进展。“我希望日本人能坚强地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不过,当他得知静冈县发生地震后,更为日本担心了。他说,富士山非常靠近静冈县,虽然是个死火山,但是也担心因为这次地震而复活。“富士山对日本人来说是座神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我想,若富士山真的是复活,相信日本人都会垮掉。我真的希望这永远不会发生。”

2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出门遇到贵人相助。真的太恐怖了,这次日本的地震。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沈兴,近日游古晋,可惜没有你的联络电话,要不然,肯定会一会你。

朱兴义是我的学长,原本,这个月尾还会由他带领游东京的,现在他不敢去了,我也不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