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4, 2011

遇见17岁

在面子书遇到梅慧妮,离別已是27年前的事。

许多回忆已经模糊,依稀记得1984年,她匆匆离开双溪大年,随家人搬到居林。

双溪大年和居林距离不太远,在那个年代,却是天涯。

当年没有面子书,没有电邮,没有网络,没有手机,连公共电话也是奢侈,所以那个年代的离別,很容易转眼就27年不见。

昨天她传来手机彩信,竟是27年前我在她的纪念册的留言:

“人世间只有同情与爱恋,人世间只有互助与匡扶;
深山鹿儿陪伴着兔子,海底长鲸廻护着珊瑚。”

17岁年少轻狂的笔迹,还充满吊儿郎当不修边幅的稚气,虽非生花妙笔,却也心情澎湃的撩起17岁的记忆。

17岁时还没见过珊瑚,怎麽可能写得出这麽令人迷恋的词句?

上网一查,意外发现冰心的《往事》,也在27年後重现。

17岁那年,资讯不发达,通过华文课本,迷上冰心的《寄小读者》,通过校园的刊物,迷上冰心的《往事》。

那一年,冰心还在人世,对冰心所知却不多,就是喜欢冰心美丽的词句和委婉真挚的心情。

十七八岁时,两手空空也是轻松,在猛烈太阳底下打篮球,渴了就咬着校园的水龙头猛灌自来水,不像现在,容不下一点氯的味道,容不下一点尘。

当年的夜晚没有太精彩的活动,最常倚在窗前,沿着橡胶树叶的缝隙寻找星星的影踪,或者跑到附近的菜园,仰望月光㳽漫的夜空,猜想到底是月亮在飞,或是云在动?

十七八岁的暗恋和崇拜是纯真诚挚的,不像现在互联网上的仰慕,大多取决於信仰共同处,同情带着虚伪,爱恋带着装诬。

朋友之间没有太多的猜疑,有的只是互相匡扶。当年的友情,不必理会政治因素,梁维泮的疯狂大开除,我们都能够视若无睹。

意外找到17岁的痕迹,意外遇见冰心的往事,恍然惊觉某个人曾说的,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不堪回首。

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冰心说的一个盲者,突然遗失了领路的孩子。

突然想对27年前的那个17岁少年吶喊叮咛:孩子,你缓一缓脚步,让我歇在这凉荫的墙隅。孩子,你别走远了,你与我,仍旧搀扶!。。。。。

冰心散文集《往事》序:  

我是一个盲者,
看不见生命的道途,
只听凭着竿头的孩子,
走着跳着的引领,
一步步的踏入通衢。

心头有说不出的虚空与寂静,
心头有说不出的迷惘与胡涂;
小孩子,你缓一缓脚步,
让我歇在这凉荫的墙隅。
 
听人声喧哗着四面,
对我在不住的传呼;
我起身整一整衣袂,
擦了擦脸上的汗污。
 
小孩子你别走远了,
你与我仍旧搀扶!
摸索着拾起琵琶
调着弦子,
我整顿起无限的欢愉。
 
第一部曲是神仙故事,
故事里有神女与仙姑;
围绕着她们天花绚烂,
我弦索上迸落着明珠。
 
我听得见人声哗赞,
哗赞这热闹的须臾;
我只是微微的笑着,
笑着领受了这无谓的称谀。
 
第二部曲我又在弹奏,
我唱着人世的欢娱;
鸳鸯对对的浮泳,
凤凰将引着九雏。
 
人世间只有同情和爱恋,
人世间只有互助与匡扶;
深山里兔儿相伴着狮子,
海底下长鲸回护着珊瑚。
 
我听得见大家嘘气,
又似乎在搔首捋须;
我听得见人家在笑,
笑我这般的幼稚,痴愚……
 
失望里猛一声的弦音低降,
弦梢上漏出了人生的虚无。
我越弹越觉得琴弦紧涩,
越唱越觉得声咽喉枯!
 
这一来倒合了人家心事,
我听见欣赏的嗟吁。
只无人怜惜这干渴的歌者,
无人怜惜她衣汗的沾濡!
 
人世间是同情带着虚伪,
人世间是爱恋带着装诬……
我唱到伤感凄凉时节,
我听见人声悄悄的奔趋。
 
第三部曲还未开始,
我已是孤坐在中衢,——
四围听不见一毫声息,
只有秋风,落叶,与啼乌!
 
抱着琵琶我挣扎着站起,
疼酸刺透了肌肤。
竿头的孩子哪里去了,
我摸索着含泪哀呼。
 
小孩子,你天真已被众生伤损,
大人的罪过摧毁了你无辜,
觉悟后的彷徨使你不敢引导,
你茫然的走了,把我撇在中途!
 
我拚着踽踽的曳着竿儿走去,
我仍要穿多大邑与通都!

第三部曲我仍要高唱,
要歌音填满了人生的虚无!
 
一九二九年六月三日夜。北平

4 comments:

小鬼零零壹 said...

五点正,你十七岁的字体很美一下~!

抄名句也抄得“深奥”,不像本人来去只有万丈高楼从地起或者天上有个扫巴星之类的,哈哈!原来十七岁的你如此感性哦!

现在这篇文也有感性到~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哈哈哈哈!小鬼,给你搞到笑出眼泪,万丈高楼从地起。。。。哈哈哈!

新怡 said...

我爸就是喜欢冰心,而将我们的名字都取了个”冰“字。 但,我们没有一个读冰心的作品。

我也突然怀念我17岁了。

sabun said...

人人都有17岁,只可惜还留在脑海的17岁又是什么呢?

感谢阿武叔的17岁,却让我在回忆里寻找失去的17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