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9, 2011

禁的满腹疑问

回教党吉兰丹州政府禁大彩售卖,偏偏选在两场补选期间作文章,似乎向高难度挑战。

若是这高难度挑战过关,补选胜了,大彩经营者有难,所有博彩经营者有难,不禁赌博的国阵也有难。

可幸这高难度动作勾到栏杆,回教党人仰马翻。

有人还在固执的坚持,回教党的政策不会影响国民的自由,可却连回教党的盟友民主行动党,也对回教党颇有微言起来了。

为甚麽要禁止大彩?民间莫衷一是,各种各样的说词搞到满天星斗,眼花撩乱。

满腹疑问,像洪水般狂泄出来。

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度立法禁止骂粗口,可以说世界各国都鼓励骂粗口吗?

世界上只有一个不理人民穷困却管人民放屁的非洲小国马拉维,建议立法禁止放屁,难道就可以说世界其他各国都是放臭屁国家吗?

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立法禁止售卖香烟,可以说世界各国都鼓励抽烟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没有禁酒,可以说这些国家人民都不圣洁吗?

世界上也有一些国家不禁止同性恋婚姻,可以说这些国家提倡同性恋吗?

亚洲国家只有新加坡合法化娼妓业, 可以说新加坡政府鼓励嫖妓吗?

泰国娼妓并没有合法地位,但泰国政府向来对娼妓业一只眼开一只眼关, 可以说嫖妓是泰国的文化吗?

新加坡一口气建了两间赌场,可以说新加坡政府要塑造赌国的形象,要建立赌博的文化吗?

泰国没有合法赌场,地下赌场却比比皆是,可以说泰国是禁赌的国家吗?

以回教之名搞政治,连彩票都禁止售卖的回教党,要是强大到可以执政马来西亚,云顶赌场肯定有难?

云顶要是没有了赌场,股价还会那麽高吗?

关闭了云顶赌场,关闭了万字票行,马来西亚就会强过到处窑子到处地下赌场的北方?就会强过还有两个合法赌场和一个芽笼温柔乡的南方?

4 comments:

林季 said...

看完。哈哈。
回教党禁赌,不是很及时吗?
我个人不赌;但是知道赌博是一个方式。禁止万字,还是禁止不了人的本性。
但是,爱赌博的人,思考变通的办法就好啦!说没有办法卖到字,好像财宝从自己身上溜走?
如果稍微变通,网上可以买万字,你说回教党禁赌万字禁得了吗?
太多一国两制;太多赌徒说自己没有的赌博的牢骚,大可不必像禁止烟客抽烟;他们就死喷二手烟!!
把万字馆开在不可进的人身旁,就像禁嫖妓,却容许妈妈桑拉客一般,这些人总有些顾忌。问题是,如果妈妈桑会不赚他们钱,还是你想尽办法继续搞一国两制!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林季,能为你制造4声笑,2声在我这里,2声在你那里,甚感荣幸!

没有一个允许吃喝嫖赌的国家,是为了鼓励吃喝嫖赌,允许,只是为了更有效的控制。

贩毒者死的极刑已经推行了很多年,还是有人贩毒。但贩毒者危害他人,处死活该。

香烟合上的恐怖照片,没有吓死烟民,照抽不误。槟城消费人协会的刊物,列举很多很多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用品,说这些有毒,那些会致癌,同样也吓不了许多人。

要是把这些有害的日常用品都禁了,这世界或许会乱了一些秩序。

我们也经常劝导孩子,不要喝太多汔水,因为汔水太甜,有害。但这个世界就是禁不了可口可乐的售卖,为甚麽?

禁赌、禁酒、禁烟、禁嫖对全世界大部份人来说,无关痛痒,但对一小部份人来说,会带来危害。

我们能够做的,只有教育,提防。

马路如虎口,很多很多人死在公路意外上,我们能做的,应该是宣扬公路安全意识,不是禁止驾车上路避免意外。

很现实的一个事实,回教徒有太多的禁忌,禁赌禁酒禁色禁男女独处禁猪肉禁行乞等等等,很残酷的是,国內的非礼强奸乱伦滥交鸡奸案件,还是回教徒的数目最高,吸毒者也是,抽烟者也是,求神字的回教徒也不少。

这是需要检讨的地方。

一张琴,弦太松了,会怎么样?弹不出声音。弦太紧了,会怎样?会断掉。

中庸,始终比较容易拿捏。

有个叫“歌女乞牛” 的故事说:从前有个歌女,向一位富翁讨一只牛,富翁无意给她,故意为难她道:“你能日夜唱歌不停,唱满一年,我便给你这只牛。”歌女道:“这个很容易,但不知你可能听。”富翁道:“我能够”。说罢,歌女便唱起来,一连唱了三日三夜,富翁也听了三日三夜。再听几日,富翁疲倦不堪,实在不能再听下去了,立刻将牛给了歌女,教她不要再唱了。

林季 said...

原本不在你这留言的,但是马新边界赌风实在太盛了!却没有人理,做一些事情;像你说的控制控制也好。

阿武兄!本来你向来的道理,我姑且还可听听;但是既然人家是做了好事情,给他做吧!好人不容易当。

在道理上,我可以赢你;但是在选票上,选民不会喜欢;不过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我还是写一文回驳你!盼见谅。

至少,我们不应该教下一代得过且过。

Fair仔 said...

回教党禁大彩是莫名其妙啦!大彩的"杀伤力"是最低的。禁赌球禁赛马赌马还可以接受。

国内赌博种类繁多,不应该完全禁止,而是应该管制及减少。我们合法赌博的种类比香港本岛还多,这种并不是个好现象。

老话一句,回教党顶多只能在他们回教徒居多的老家实行禁赌,到了全国的层面,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