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9, 2011

砂拉越州选举红绿灯

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东马州选举,这一次,我来了古晋。

虽然只是此生第二次,也是一个月之內第二次拜访猫诚,竟然也隐隐感受,古晋和以前有点不同了。

两个星期前,这里的天空还很蓝,现在有点灰茫茫,晚上还下起好大的阵雨来,时停时袭的,好不撩人烦。

友善的砂拉越人也说,砂拉越变了。

怎麽变 了?一个年53岁,在这里出生,除了旅行公干没有离开过砂拉越的华人说:“即使在5年前的州选举,也不见得这里的人这麽敢!”

所谓的敢,是听街头演说的人越来越多了,说出不满的声音越来越直接和大声了,给予反对党的捐款更大手笔了。

他说:“以前那里有人敢这麽大声回应?以前捐钱给反对党最多几角几块,现在是五十一百。以前逢选举满街都是警察,现在没有警察了。”

我游目四顾,这两次到来古晋,还真的未看过砂拉越州警察。

民联举办的多场街头演说,都得到民众捐助基金过万,民主行动党的“乌巴”吉祥物,每晚都卖清光,火箭报也卖清光。

他说,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

其实我感觉到,砂拉越华人很念旧,不轻易贪新。原本的译名砂劳(月部首,居然打不出这个字了)越,一早已统一更改为砂拉越,但这里的华人,称起砂拉越,仍旧是劳劳声的。

但对於某些旧东西,他们看来有点惆怅犹豫。

选举活动使咖啡店的生意好多了,一对与我差不多年齡的夫妇找不到位子,过来跟我搭枱,就这样搭起讪来,因为福建口音不同,一下子就被认出是西马人。

我问:“怎样?这里的政府管理得还好吗?”

夫妇俩不是异口同声,语气比较迟疑,却说了同样的话:“也不能说做得不好啦!只是。。。。!”

我抵不住插嘴说:“在这里两天了,好像听到很多人不喜欢白毛!”

夫妇异口同声了:“是啰!”

砂拉越州的所谓华人区,华裔选民比例都很高,比如浮罗岸区超过90%、朋岭区89%、峇都林当区83%、哥打圣淘沙区69%,所以,出来听民联街头演说的,只见华裔。

民联领袖所谈的课题,不外是“白毛不倒、人民吃草”、贪污舞敝、赵明福冤案、走狗人猿、连环扣、拿督T等,听说连小孩都已经听了很多次,但除了一些较具煽情功力者,偶尔迎来阵阵掌声喝采,大部份时候,大部份群众对任何课题基本上反应都嫌冷淡与不介意。

只不过,每一个民联领袖上台演讲前後,获得的掌声鼓励,足让对手不寒而栗,即使下着滂沱大雨。

国阵此番面对的挑战,必是有史以来最艰钜,这绝对不是山雨欲来前的宁静,但是不是海啸欲来前的怪异,要看选举成绩了。

当然,我只在华人区活动,指的只是华人区。
  



1 comment:

林季 said...

我还是觉得除了行动党可以保持原有议席或更少外(张健仁换一送一),未来出现的变化应该不大,砂国民党与公正党直接碰的没多大胜算,还让回教党5席陪跑;与你一样去过古晋,那边的人真的很念旧,不过他们比西马人爱马华更爱人联党,甚至比喻为砂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