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0, 2011

白毛的爱与恨

古晋华人有一个很普遍的想法,在砂拉越要发达,一定要和首长有一些连系,他们都相信,已在位30年的白毛首长很有影响力,很有权力,很有钱,身家几十亿。

他们都相信,一些土地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了一些财团,和首长的财富有一定的关系。他们也相信,砂拉越州有最丰富的石油、木桐、棕油、但丰富的天然资源没有让他们获得应有的回馈。

所以,民主行动党用了最大的力度,视白毛为死穴猛攻,企图让砂拉越人相信,是白毛促使富有的砂拉越州变成最穷的一州,让他们相信白毛不倒的一天,人民必须吃草。

而把枪口对准白毛,也的确有比较强的反应和说服力。

其他课题,虽然也轰得如雷贯耳,都只是陪衬,不是很在意。

但若说土地被便宜卖给朋党或自家亲属,就把古晋华人气到半死,那倒未必,卖地用途的承诺没有兌现,才是他们心中更大的伤痛。例如位於STUTONG的一大片土地,说将被用以兴建一座大菜市场,但赶走了这片土地上的大量木屋居民後,只建了一个小小菜市场,其馀极大部份的土地,被辙換成商业地,兴建大量价格不菲的店屋出售。

他们有受骗的感觉。

尽管对白毛的财富有所保留,古晋人对於白毛,却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激。

至少,白毛当首长的漫长30年,没有让西马马来政客无知与无聊的举止,引进砂拉越。

古晋是马来西亚的主要城市之一,但对於西马人来说,古晋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有不少的习俗文化,和西马有很大的差別。

到来这里采访州选的各报记者也同意,若要强调一个马来西亚,古晋是最好的例子。各族各宗教信徒,真的就是那麽融洽和谐自由的打成一片。

在食肆,和一些看似华人的小贩讲华语,他笑笑告诉你他是马来人,而貌似原住民的茶室工人问你要点甚麽饮料时,用的却是华语。

没有人会理会有回教徒光顾的地方有没有卖猪肉,没有人理会你爱把招牌上的华文字放成甚麽面积。

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在华人区演说时,很高调的宣扬308变天後的槟州政府,很得意的列举民联在雪州给予的免费水、乐齡福利金,甚至已滑溜脫手的霹雳政权,也仍旧眉飞色舞的赞颂一番,就是对回教党执政的吉兰丹州和吉打州,几乎绝口不提。

问一个受英文教育的古晋华人有没有注意到这点,他说那是当然,谁敢在古晋渲染种族或宗教课题,无疑是在服毒,他今年21岁的儿子在一旁点头附和。

他说,砂拉越州的猪肉档是可以和回教徒的档口毗邻而卖的,砂拉越州不是免稅区,但啤酒卖得很便宜(哗!3HEINEKEN,在小贩中心只卖10令吉),各族都喝酒。

然後我想起在一间杂货店里,看到一个土著在买大彩的画面。

我告诉他,西马有很多华人已不介意回教党把大马变成神权回教国,他说这种事你不必跟砂拉越人讲,连回教徒也没有兴趣。

1 comment:

Lim C W said...

沙巴州也是一样
林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