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3, 2011

砂拉越州选,孔老夫子也驾到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砂州补选,大抛儒家学问,把孔老夫子带到砂拉越,赢得许多华人的喝采。

他用马来国语引述《礼记·檀弓下》中《苛政猛于虎》一文说:孔子路过泰山旁边,见到一个妇女在坟墓前哭的很伤心。孔子叫子路前去询问,为何妇女哭得那么伤心。妇女说:“以前我公公被老虎咬死了,我的丈夫也被咬死了,如今我儿子又死于虎口。”孔子便问:“这里那么多老虎,为什么你不离开这里呢?”妇女回答说:“这里没有苛政。”孔子对子路说:“你要好好记住,苛政比老虎还要凶猛啊!”

除了以《苛政猛于虎》的故事,痛批国阵导致民不聊生,并暗喻国阵带来动乱,人民活在危殆之中,安华也不只一次学孔子的语气,用华语把国阵诸帅批评为“小人”。

在街头讲座会上,安华悲情述说被警方逮捕及瑯珰入狱时所受的种种不仁道对待的经历,并指曾有不愤者要他推翻国阵政府之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他“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不跟小人一般见识。

安华说,他们虽然对我施于残忍,我绝不还诸于残忍,这是不好的行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孔老夫子的各种理论如提倡"礼"、 "仁"等,都可以说是一种政治纲领,然而,他在政治上的表现,却被后人定论为失败。

孔子在五十六岁时当上鲁国宰相,在行使权力的第七天,就杀掉了并无实际罪行,也是大夫的少正卯。孔子说他 犯了与私德有关的五宗罪,说少正卯是个爱搬弄是非、没有才学的小人。

其后三个月,鲁国政客被新宰相的严厉刑法吓住了,都不敢贪污。鲁国的另一大问题是权臣的势力过大,对 此,孔子的策略是拆毁三位大臣封地的城墙。但这些城墙乃是防御所需,因此最后只拆毁了一家城墙,权臣势力过大的情况并未改观。

孔子仅仅当了三个月的宰相,看不惯鲁定公爱好女色,就自己辞职了。

孔子思想流传千年以後仍为民间所赞颂,但参考孔子执政期间的表现,很难说孔子是个出色的政治家。

砂拉越选民在评估政治人物的从政手法时,三不五时会吐露说,政治是肮脏无情的。意味选民老早看透,仁者何以当政?在尔虞我诈的政治氛围中,单纯以儒学治国,终究难以成气候。

孔子曾说:"君子道者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我无能焉!"

所以,尽管孔夫子学说被带到砂拉越州选,人民簇拥倾听作为投票参考的,还是骂人的话够不够辣,够不够凶,够不够爽,够不够真。

比较容易引起注意的,还是诬赖与指责是不是真的,网络上流传针对候选人的桃色纠纷,是不是真的。

我参考各报两天了,果然,安华的孔子论没有报导。但却想起前来古晋时,在飞机上阅读史杰鹏所著《赤壁》长篇小说的一段,仅摘录分享:

刘表正与夫人蔡氏,对构成威胁的孙策大发唠叨:

三年前,孙策和他的部下周瑜进攻皖城,捕获了前太尉乔玄的两个孙女,惊为国色,当即就把大乔留给了自己,把小乔赐予了周瑜。至于二乔的父母宗族,则故意让他们死在乱兵中,之后还假装慨叹,说自己没有留心,未能保护好他们。孙坚父子,就是这么无耻的。

蔡氏听到刘表如此絮絮叨叨,蔡氏不耐烦了:“什么叫做无耻?生逢乱世,怎么也不能用儒术那一套来治理国家。有道是,治御臣下用申韩,打仗要学孙武,儒术那一套在太平时刻,用来骗骗百姓是可以的,在今天,可就不适用了。”

刘表愣住了,没想到蔡氏会如此粗暴打断他,想发脾气,毕竟非常宠爱,拉不下脸来,只能恨声道:“你这个妇人,懂得什么?我汉家立国四百年之久,不就靠儒术感化人心吗?”

蔡氏见刘表急了,也舒缓了语气,道:“妾身说实话,主公且不要生气。妾身幼年也曾请人教过几卷史书,据说西京的时候,孝宣帝就说过,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岂能独用儒术。后来继位的孝元皇帝纯用儒生,果然法令不行,国家衰敝。西京之亡,肇端正在孝元啊!”

刘表暴怒了:“你给我滾!”

哈哈!怪不得孔老夫子也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孔子也说过,君子无所争,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但今天的选民都说:宁投真小人,不选伪君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