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8, 2011

砂拉越人民求变也求不变

砂拉越州选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反风,也只让12支火箭成功射入州议会,竞选49席的公正党只赢得3席,竞选5席的回教党全军覆没,只证明一个事实,砂拉越选民,仍然排外。

所谓排外,就是西马的政党,別想把西马的政治文化,带到东马来。

民主行动党在砂拉越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而且,所有候选人向来都是本土制造,再加上民行一直揭发令人民不满的白毛疮疤,才能被接受。公正党在古晋区截获峇都林当,是因为强烈的华人反风加上候选人施志豪也是本土制造,并得到民主行动党大力护航,至於公正党在土著区另外斩获两个州议席,对砂州人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在古晋听民主行动党的讲座时,询问一名当地资深报人,如果林冠英到来砂拉越竞选,情况会怎样?西马的记者马上抢着答:“我看他会大胜!”资深报人面带迟疑的表情说:“这可不一定,不一定会赢!”

西马人到东马竞选,好像不曾有过的事,像民主行动党这种调派候选人如同家常便饭的,也不曾派遣西马人到东马竞选过。

问资深报人,为何不能接受西马人来竞选?他说,砂拉越人民是很单纯的,除非他很清楚你的底细,否则他不会信任你,同样的,除非他很确定你有做不对的地方,否则他不会反你。

再问308政治大海啸会不会也对砂拉越人的求变造成影响,他说会,当然会,308政治海啸也让砂拉越人思考本身所受的种种不公平对待,包括丰富资源所換来的不平等回报,土地权限的不公平对待。

古晋的傍晚,7点就入黑了,让我想起东西马时间未统一的二十几年前,也曾在这样的时间,摸黑放学走路回家。 对了,这个时间,就是这个天色。

我和同伴都认同,古晋的生活,和时间未统一前没有太大差別,好像停留在二十年前的西马,当地一些居民也认同这一点。

今天,砂拉越华人都在求变,但有一些事,是砂州华人无论如何不能妥协,不能轻易改变的,就是他们目前享有超越种族超越宗教的和谐。

如果连林冠英前去竞选也未必赢,巫统、马华、民政,若强行东渡砂州,结局和回教党全军覆没的情况不会有丝毫分差。

一个华人选民说,他儿子很担心他听了国阵的讲座,会被影响而支持国阵,他反劝告儿子思考,砂州国阵若倒了,会是什么情景。

很诧异的,这个华人选民极痛恨白毛,极不爽人联党,却坚持土保党不可以倒,他担心土保党一垮,巫统就进来了。

所以,西马政党东渡砂州,是民间极度敏感的课题,他们担心西马的政治风气,将纯净的砂拉越污染。

总结对砂州选举的观察,虽然华裔选民求变的心态和西马的政治海啸有些许相同,也不能用西马的眼光来看待砂拉越选民。

西马华人可以为了求变,不惜把票投给回教党,这是砂州华人不能接受的。当地人说,连回教徒也不会接受,毕竟回教党的政治目标,与砂拉越人追求的宗教自由与和谐,相去太远。

另外一个重点是,不管黑毛或白毛,忽略人民感受的,终究要尝到恶果。

砂拉越华裔求变与求不变的心态,基本上和西马华裔有一个共同点,求变的是一个更廉洁更可信赖的政府,求不变的是宪法所赋于的各族平等。

3 comments:

Chu Kong Ming (朱刚明) said...

你的评论一针见血,也写出我们东马人的看法,心声和感受。

Jessyca said...

First time Buaya visit your blog : )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东风吹。。。。。一浪高过一浪!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