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3, 2011

砂拉越州不禁赌,吉打州不捉赌



在古晋一小贩中心用餐歇息,二男二女公然拿起扑克牌,就在人来攘往的公众场所,玩起“尖那米”。

开始挺错愕的,別说吉兰丹,即使在吉隆坡,谁敢?

但转念一想,便即豁然,砂拉越州不禁赌,除了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消遣也自由。

岳父从家乡来,谈起回教党执政吉打後的情况,他说:“一样的啦!谁做政府还不是一样,在峨仑,吃猪肉的人照吃猪肉,喝酒的人照样喝酒,赌博的人照样赌博。 ”

但说起赌博,岳父说在峨仑越来越凶了,好像都不捉赌博了。跑马机虽然越来越多架,但跑马机已是落伍的玩意,现在流行的是轮盘、“峇兰该”(译音),还有几种我就是背不熟说不出名称的赌法。

岳父说,没有換政府前,峨仑流行赌球,现在赌球也不流行了,赌轮盘,赌峇兰该,赢得快,输得也快。

说到马来人最喜欢玩“峇兰该”时,我才被吓到。

3 comments: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uncle boo,什么是“峇兰该”???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卖博士,峇兰该只是我自己的译音,北马读为BALANGKAI,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种玩意是以一个刻有鱼虾花蚧的骰子转动,至於如何玩法,我也不会.

allan thin said...

鱼虾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