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1

你还记得学校的体育节教甚麽吗?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中国政府将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并保证中小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

马来西亚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4月19日率领大马代表团,参观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的运作模式,了解该校上课及运动情况後说:

教育部也将全面重组体育课程,鼓励学生注重体育项目,确保学术及体育平衡发展,达到“一名学生,一项运动”目标,希望能栽培出运动及学术表现皆杰出的学生,更重要的是培训一流的运动员,协助马来西亚在国际体坛争光。 

但当问起温家宝的一日一小时体育活动的目标时,慕尤丁说说,马来西亚目前做不到。

看了这样的报道,我召来两个孩子问道:“体育节教甚麽?”

读独中的女儿说:“我的体育老师是体育系毕业的,当然是教我们做运动啦!”

读国中的儿子说:“我的体育老师不是体育系毕业的,所以,体育节通常是自由活动,我们可以选择打球,甚麽球都可以,或者谈天,或者发呆!”

我再反问:“你们知道甚麽是奧林匹克精神吗?”

两人一起回答:“四年一次!”

我再问:“马来西亚拿过几面奧运金牌?”

女儿耸耸肩,儿子随便回答:“应该有9 面了吧?”

然後,我努力的回忆,以前读华小及国民型中学时,体育节教甚麽?

有时候,老师会任由我们打篮球,踢足球,或者踢Sepak Raga(藤球),有时候会叫我们帮忙到学校空地搬石头。

我们的学校没有草场,也没有羽球场(到今天也没有),有些人拿着羽球拍在藤球场打羽球,风吹得大一点的时候暂停一下,等风停了才继续打。

大多数时候,体育老师不知道在忙些甚麽,只叫我们自己温习功课,自由活动,或者谈天,或者发呆,和我儿子说的情况雷同,几十年不变。

看着参加校队的同学,穿着威水的球衣在打排球、篮球,都有教练含着口哨在一旁教授,只能又羨又妒,为何那个教练不教体育课,为何体育课不教扣排球灌篮球。

年少时候,我们认识默迪卡杯足球赛多过世界杯足球赛,因为家里没有电视看,体育老师没有提过世界杯,邻家的电视也只能看到默迪卡杯看不到世界杯,所以同学之间经常讨论莫达达哈里、苏进安、山督星、阿鲁姆甘、仇志强 

当时,母亲以为运动是玩耍,打篮球踢足球打羽毛球,都被她担心会躭误学业, 总在打到半路,被她老人家扭着耳朵拉回家。

1987年出来社会工作以後,我才知道1986年世界杯有一个叫马拉多那的,用一招上帝之手震惊天下,我才知道甚麽是奧林匹克运动会,甚麽是亚运会,甚麽是汤姆斯杯。

妈妈听我说去到吉隆坡当记者月入才几百,在吉打州踢足球最烂的那个,月入都有几千,睁大眼睛问我:“做么老师以前没有教你踢足球?”

打羽球扭伤腰,找到一个中国师父做推拿,他说:“羽球有甚麽好打的?太容易受伤了,改打乒乓吧!你知道吗,中国每个学生的书包里,都藏着一把乒乓拍,容易带,去到那里就打到那里。”

怪不得不论甚麽级的乒乓赛会,总是看到中国人穿着不同国家的球衣在对打。

我告诉中国师父:‘在马来西亚,羽球是NO 1 嘛!开羽球馆好赚过摆乒乓桌!羽球馆的学习态度,认真过学校的体育课,因为要另外缴学费。”

就是不好意思提起,马来西亚羽毛球最威水的拿督级球员,也只不过拿了奧运银牌,摸不着金。

慕尤丁先生,你当副首相又当教育部长,你还记得中小学时体育节教甚麽吗?

体育部长阿末沙比里先生,你又记得中小学时体育节教甚麽吗?

你们有去自己的学校看看,当今体育节在教甚麽吗?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Lexus said...

哈哈!我以前的学校也是酱的。

Hello 吉蒂 said...

你女儿较幸福,独中体育节很有系统。想当年上体育課前的十字操热身运动,球類,田径等样样都能学到。。。。。。。

无为者零零壹 said...

以前体育节的时候,总找借口不要上,就是不喜欢~也不知为何?!考试考体育,也痛苦,因为会拉低分数!呵呵~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武兄,发表一下你对myemail的看法,喜欢看你鸟人。。。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卖博士,我觉得myemail只是一个无聊又无良的游戏。我看到你鸟的已经够够力了。

四月 said...

我目前也在修关于教育的,也有关体育。

现在教育制度太可怕了,实在没时间上课,很多时候体育节都拿来上其他科目的课。多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