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5, 2011

人猿与贱人

民主行动党在砂拉越州选举把人联党说为“人猿党”,指多年来的不长进,人联党已经退化成人猿。

这人身攻击引起了国阵的强烈反应,副首相慕尤丁说:这太无礼;马华的翁诗杰说,这显现了民主行动党的低俗党格;人联党怒斥此举侮辱砂拉越人,不但率兵到古晋民行总部示威抗议要求收回言论并道歉,还在各大报章刊登启事说“痛心疾首”。

民主行动党却乐开了怀,在集会上更不亦乐乎的大谈人猿,甚至说示威的人联党员在示威时的表情,真的很像人猿。张念群还用拉得又长又尖又酸的语气说:“小小的一句讽刺的话就不能忍受,怎样搞政治?”

後来在人联党的集会上,听到人联党控诉被批为人猿时,声嘶力歇的说:“那个姓张的贱人......!”我傻了一下说,做么可以骂人贱人?旁边的人说,不是啦!他是说民主行动党的候选人张健仁。

选举文化沦落到如此人猿与贱人的流氓地步,真叫人嘅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