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0, 2011

是谁褪去了马来人的优越感?

25年前,离乡背井来到都门时,这里大多数华人跟华人讲广东话,大多数马来人跟华人讲英语。

初时蛮不惯的,但这种环境,使不会讲英语的山芭佬也被逼学起英语。

25年後,这里的大多数华人改跟华人讲华语,大多数马来人也改跟华人讲马来语。不论在政府部门办事,或到银行柜台询问事项, 或到超级市场买东西,或在麦当劳享用汉堡饱,以前讲英语,现在都转台说马来话。

资讯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通讯公司的客户服务代表,也只能以马来语沟通,尤其是号称天地通的,英语不是不通,只是几句通。

25年前,大多数马来人讲的一口流利英语,多教人惊羨,25年後,大多数马来人讲英语,都是2句英语3句马来语,多教人惊愕。

25年前,马来人讲起英语,充满了优秀民族的优越感,被当成优秀人士来敬重与看待。

25年後,马来人讲起英语,当年的优越感已经褪去,一些时候只看到闪闪缩缩,鬼鬼祟祟。

25年前,法庭审案,要讲英语就讲英语,要讲马来国语就讲马来国语,大部份的马来律师、法官、推事,英语讲得就跟英国人一模一样。

25年後,法庭审案使用几句英语,必须先说memohon keizinan。

25年以来,马来政治人物极力宣扬和维护马来语,本来,维护国语也不是坏事,但马来政治人物却完全豁出去,让马来同胞以为,只有马来文至高无上,即使有很多词汇,只不过是把英文字马来语化。

过度维护国语的代价,终於使马来人的英文水准每况愈下,当年的优越感已不复见,渐渐在国际舞台失去优势,在国际经济科技商场失去优势。

华人同样受到国语化政策的深远影响,今天有很多华人大学生,英语程度和25年前的SPM程度,并没有显著的差別,和之前的MCE程度相比,却是天渊之別。

是谁造成大马的英文水平降低?是谁让马来人25年前的优越感褪色?

可怜的是,当大部份华人必须靠课馀时间恶补英文、马来文、华文,以便维持竞争力,大部份的马来人仍浑然不觉,乐在享受维护国语之中。

所以,贵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的慕尤丁说,他对我国学生在完成两年学前教育,6年小学教育及5年的中学教育之後,仍然无法掌握英语感到费解,如果小学目前每周300分钟的英文节数,仍然无法提升英文水平,教育部将建议在周末开办英文补习班。

贵为囯家教育政策的最大决策人,也做如是想,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国民不知道应该哭好,还是应该笑好。

马来政治人物比较热衷的,还是搞政治,搞教育嘛!只属低能水平。他们甚至不懂,只要回溯25年前的种种制度,就会知道大马的英语水平日渐低落的原因,就会知道马来人会日渐失去优秀气质的原因。

25年来的种种国语化政策,受害最大的,其实是马来人。

8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所以说,我们在后退而不是在前进!!!2020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新怡 said...

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刚好25年前读小一,3M制度,UPSR第三年考生。

新怡 said...

opps! 好像不是3M,KBSR是吧?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我的英语也很烂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对马来嘟,这叫自食其果!!
对华裔嘛,就叫殃及池鱼!!
最近又要把用英语教数理废除了,可能有想搞别的名目了。

btw, 武叔 如何把twitter加到你的blog里面,看起来很鸟cool.. 请email: drmiketeoh@gmail.com

谢谢。。

Mister Leaf said...

我的英文也是很烂啦。
我也是受害者咧。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卖博士,少上TWITTER,忘了,摸摸吧.

一介草民 said...

我也是受害者,但是幾年的美國生活,我的英文沒問題了。

記得剛回來時,爬山遇到一個母親帶著一個女兒,滿口破碎英語和女兒對話,天哪,這種程度的英文教出來的孩子,英文會好到哪裡去?可憐的是,孩子的英文亂七八糟,華語又不會,兩頭不到岸。。。

我的英文還可以,可是我還是把兒子交給水準較高的幼稚園去教。兒子的第一語言是華語,在家裡,我們講華語。在學校,我們講英文。

馬來西亞的華人最大的問題就半桶水教半桶水,結果兩頭不到岸,孩子的前途堪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