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8, 2011

掉泪


叫我如何不伤心掉泪,教了那麽久,吉打那几棵蕃薯总是教不乖。

唉!说了那麽多次,千万不要再露出马脚,总是讲不听。

雅阿拉!我无颜面对。

只好掉泪!

5 comments:

Lawrence Teh said...

叫我如何不伤心掉泪,教了那麽久,巫统那整班蕃薯总是教不乖。

唉!说了那麽多次,1Malaysia千万不要再露出马脚,总是讲不听。

雅阿拉!我无颜面对。

只好掉泪!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LAWRENCE,GIVE ME FIVE!LIKE!

yeo said...

回教党的老头们也真是皮,
别人立的恶法,已多年不用!
还拿来玩!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初一,十五的月亮总是放特别的不一样的夜光,此一时彼一时。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是啰!真的是蠢到X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