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8, 2011

谁剥夺了华小董事会主权?

引发华教团体争议的首邦市子文华小今日正式获得教育部撤回易名申请,并恢复原名。

表面上看,易名风波已皆大欢喜收场,而实际上,牵涉华小董事会主权的更大问题,也悄悄衍生。

严重的是,“华社”包括董总却未觉察,反而在为一场表面上“阻止易名”,实际上剥夺华小董事会主权的胜利,沾沾自喜。

风波关键人物谢富年及学校董事部,基於大局为重,果断迅速取消易名决定,教育部也在批准子文华小易名不久後,再次“批准”撤消易名。

从批准易名到批准取消易名,我们看到的是,有人趁势将风波的火头归咎教育部,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董事部做了易名决定,才提呈给教育部批准,教育部不批,就是违反华小董事会的意愿,有侵犯董事部主权之嫌;同样的,董事会呈上教育部的“撤消易名”申请,教育部敢不批吗?

批与不批,教育部都须扮演里外不是人的角色,批准了改名,得罪董总,不批准,得罪华小董事会。

现在的问题是,教育部成全了子文华小董事会,却因为董事会的易名申请,不能获得董总的认同,所以,教育部批准董事会的申请就是不应该。若董事会的易名申请得到董总的赞同,教育部不批准又变成不应该了。

批准易名又批准不易名之後,各方陷入了一个盲点,从此,华小的决策到底是董事部享有绝对决定权,或是家长反对就须撤消,还是一切须以董总说了算?

所谓华小董事的权力,是在各別华小董事部手上,还是在董总手上?董事部主权与董总的立场,到底谁比较应该得到尊重?

 华社向来坚持华小董事部主权不得受到侵犯,子文华小易名事件敞开来的,却是董事部主权竟可以如此轻易的左右。

子文小学易名为谢华小学的建议,起因乃建校工程拖欠承包商三百多万,正面对法律兴讼的困扰,董事部为了征求富商谢富年的捐助款项清还欠款,主动献议学校以谢富年命名,受到谢富年反建议以其父之名命名。

且先勿论献议易名举动是否恰当,但向教育部申请易名的决定,已得到学校董家教三机构赞成通过,方才提呈予教育部批准。

董事部主权到底是甚麽?为何全体董事会的议决,最後须落得委屈撤消的下场?

华小发展工委会说,宋子文就是宋子文,不能改成谢华,先贤办校的功劳,不能被抹杀。疑问是,宋子文并不是子文华小的创办人,虽曾经一度为世界首富,却未捐助子文华小一分钱,不能说是抹杀了宋子文的贡献,要说抹杀,也只是抹杀了当初一群仰慕宋子文,以其名办校的热心人士而已。

这些创校先贤有没有反对子文易名,谁知道?正如这些创校先贤有没有同意子文搬迁到首邦市,谁知道? 

子文易名事件也让人联想起,2008年正式从吡叻州爱大华搬迁到雪州蒲种开课的哈古乐华小,据说哈小也和子小同唱一首歌,为了感激IOI老板李深静的热心支持,董事部也曾酝酿改名深静华小的行动,未成事,却经子文风波,恐怕就此好事多磨。

若以“子文就是子文”的逻辑来看待,LADANG HARCROF就是LADANG HARCROF,去到雪州,LADANG HARCROF还是吡叻州的哈古乐园丘。

爱大华哈古乐华小当初是为园丘孩子而创立,蒲种哈古乐却不是。那麽,维护一个园丘的原名,对华小的发展来说,有甚麽实质的意义呢?

华小向来靠华社赞助支持,若说贡献,任何一个子文华小的赞助人,都大过宋子文,谢富年,李深静的贡献,当然也大过宋子文。

哈古乐华小在爱大华园丘內风雨飘搖期间,曾靠几个印度学生支撑了很多年,对印度园丘工人来说也有深厚感情,总不能说,是否要易名,也须得到印裔校友的赞同才行吧!

风波扬起,必有其因,但不能让不理性的情绪掩盖了理智,看不清其中盲点,对日後的华小发展,会有更深远的阻扰和影响。

只要有人反对,决策就必须撤消,华小董事会还有甚麽主权可言?

10 comments:

yeo said...

华小董事会真有命名的决定权?

更换全体董事部, 也只需两三年时间.
难道华小三至五年就得随新董事易名?

如果有一天,
又有一学校要求易名为林连玉华小,
你说这能成?教育部会批?

阿炳 said...

謝謝阿武叔的好文,幾點疑惑待解:

(1)阿武叔寫到:“子文小学易名为谢华小学的建议,起因乃建校工程拖欠承包商三百多万,正面对法律兴讼的困扰,董事部为了征求富商谢富年的捐助款项清还欠款,主动献议学校以谢富年命名,受到谢富年反建议以其父之名命名。”
可是報章上讀到,卻是謝富年不曾要求用父親名字。。

現任董事長丹斯里謝富年已表態,不允許使用其父親名字謝華,作為子文華小的新校名,且當初對方也沒要求董事會改用其父名字當作校名。”
-----這就有點羅生門了,到底是誰講的正確呢?。。

(2)從這件事項中,可看到董事會的權力規範還沒有定位好,沒錯董事會勞苦功高為學校籌錢而奔波,但是權力真的可以無限上綱到可以自行決定易名與否嗎?顯然,學校規章必須要有抑制的機制,就如上議院可抑制下議院的定案一樣,就這一點,我倒認為蔡細歷的公投建議倒是可行方法之一。

(3)阿武叔說:“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董事部做了易名决定,才提呈给教育部批准,教育部不批,就是违反华小董事会的意愿,有侵犯董事部主权之嫌;同样的,董事会呈上教育部的“撤消易名”申请,教育部敢不批吗?”

我看了很好笑,如果檳城有董事會感恩林冠英的偉大,把某某檳城小學改為“林冠英華小”,你說魏家祥會讓它過關嗎?阿武叔不是曾經說過反對黨的一切,國陣的是不會同意的,這麼現在自打嘴巴了?

(4)我們應該追究事情的根源,一切起源於國陣政府沒有如同對待國小般的公平對待華小,淡小;以至於非土著小學年年都要面對湊款的難題,才會衍生這種易名事件。
馬華公會身為執政黨,卻無能的無法一勞永逸的解決這項問題,完全就是一個專吃麵包屑的“陽痿”政治團體。
下一次大選,大家應該要考慮讓馬華輸到脫褲,一席也拿不到!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如果所说是事实,最无奈是谢富年咯。。。
帮人家买了3百多万的单,还要被这件事情搞到一身蚁,现在连纪念父亲都不成。。。

那些很淋大声反对,很淋义正词严认为不应该改名的老兄是不是应该发动一个"筹款运动"把那三百多万还给Jeffrey Chiah?

这样是不是比较公平?

让老谢可以那会三百万,在加多些钱,自己办一间新的以父亲为名的华小?
那就皆大欢喜咯。。。。

阿炳 said...

就算有千百個謝富年捐了上億的善款,問題是:~

國陣政府會發出准證建立嗎?

就算在大選前承諾發出准證,和批准建立國小的比例,差距確實非常非常的大。。

Puchong 那裡華小不是嚴重不足,難道當局沒有看到?

講到最後,還不是“種族歧視”在作祟?

所以,我才對馬華從滿懷希望直到大大失望,從投天平,到上一次投給月亮。

有人在朝好辦事? --我笑。

Mountebank said...

阿炳说:

(4)我們應該追究事情的根源,一切起源於國陣政府沒有如同對待國小般的公平對待華小,淡小;以至於非土著小學年年都要面對湊款的難題,才會衍生這種易名事件。
馬華公會身為執政黨,卻無能的無法一勞永逸的解決這項問題,完全就是一個專吃麵包屑的“陽痿”政治團體。
下一次大選,大家應該要考慮讓馬華輸到脫褲,一席也拿不到!
----------------------------------

這種思維,就是如假包換的政棍思維,民聯又有哪個政黨可以保證,執政中央就能公平對待華小,淡小?試試叫安華到馬來區宣佈,民聯執政,華小要多少有多少。我看輸到脫褲,一席也拿不到的,不是馬華,卻是人民公正黨。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炳兄,

对啊。。
除了种族主义,也实在找不出政府为什么不发准证建华小。。。

奶奶的。。。

马华的忍让与妥协,早就了污桶今天的独霸!

阿炳 said...

Mountebank 說:
這種思維,就是如假包換的政棍思維,民聯又有哪個政黨可以保證,執政中央就能公平對待華小,淡小?試試叫安華到馬來區宣佈,民聯執政,華小要多少有多少。我看輸到脫褲,一席也拿不到的,不是馬華,卻是人民公正黨。
-----------------------

當然,你講的沒有錯,我也不能保證未來的民聯會不會就是今天的國陣一模一樣。

但是也可能比今天的國陣好,至少,現在執政的幾州給人民一些信心,這些是聯邦政府所做不到的。

所以,就算是賭博吧,民聯執行好政策的勝率比較高,我會押給民聯。

至於國陣,算了吧,讓它下台,才是正道。

阿炳 said...

很多挺國陣的仁兄仁姐說:
不能保證民聯執政後,不會和國陣一模一樣(每次聽到這個就感覺好笑,那你也承認國陣是腐敗咯。。),所以民聯選不得;要不然就是說壓不下回教神權國的野心。

其實,民聯如果上台,就讓它起碼幹兩屆(一屆恐怕不能測試到),如果還是和今天的國陣一樣的貪污腐敗或行動黨壓不下回教國,那很簡單呀,就投票把民聯給拉下來,這本來就是民主的力量呀。

簡單道理,就是很多人不懂。

Mountebank said...

阿炳说:
當然,你講的沒有錯,我也不能保證未來的民聯會不會就是今天的國陣一模一樣。

但是也可能比今天的國陣好,至少,現在執政的幾州給人民一些信心,這些是聯邦政府所做不到的。

所以,就算是賭博吧,民聯執行好政策的勝率比較高,我會押給民聯。
------------------------------------

哈哈哈!阿炳哥,我看你的論點才笑不停,民聨未来會不會比國陣好,肯定不會啦。他們現在連假惺惺保證華小要多少有多少都不敢。

民聯執行好政策的勝率比較高?有算吉打州嗎?房屋固搭土著75%?廣告女模特必需包頭?

民聨執政,華小變成宗教學校我就相信。

如果還是和今天的國陣一樣的貪污腐敗或行動黨壓不下回教國,那很簡單呀,就投票把民聯給拉下來,這本來就是民主的力量呀。
---------------------------------------

你太天真,劃蛇添足,多此一舉。别再做回教黨的走狗了。

oic said...

If we can pay the bill with TAX PAYERS' $$$,problem solved.Don't u agree with me,Uncle BO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