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 2011

冠英辞职吧!別输蔡细历

骂人不用本,唱衰人不用打草稿,讲骗话不用经过大脑,是林冠英跟他父亲林吉祥学了几十年的拿手好戏,但上得山多终遇虎,口水多过茶,总有哽着的时候,这一次,林冠英当衰走霉运,原以为可以借唱衰柔佛州将自己神话的骗话,被一个证据凿凿的录音带搞到东窗事发,哑口无言,千年道行一朝丧。

从开始的逞强嘴硬,说要将人告到脫裤子,到后来变成“没有记录,不确定有没有唱衰柔佛”,再到后来谈话录音被广传,惹柔佛苏丹龙颜不悅,才急忙悻悻然道歉,孝天犬变成了丧家之犬,铁窗首长变成了讲骗话的阿扁,呜呼!

《三国》曹操如此说:“搞政治的,要知错,改错,不可认错!”红毛屎就是学不到。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认了是春宫片主角,向家人及全国人道歉,然后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去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结果道歉的美德做在草,蔡细历认错換来的代价,除了骂,还是骂。

林冠英也是红毛屎,却比蔡细历更加不识相,蔡细历只是做了对不起老婆和全国人民的事,林冠英却做了对不起苏丹和全柔佛州人民的事,蔡细历道歉都难获所有人认同,冠英没有狡辩说“那声音很像我,却不是我”,就以为可以得到比蔡细历更大的恩宠?

李商隐若还在,诗词可能要改:冠英当悔嘴巴痒,碧海青天夜夜心,唉!

破镜重圆,裂痕还在,伤害已造成,政治上的道歉,终究是难以磨平的污点,林冠英要怪,得怪说:“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被人录到音。”

咦!那不是蔡细历曾经一度的心情?

无论如何,虽然两个都是红毛直,林冠英的道歉却不比蔡细历有诚意。当年蔡细历没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道歉的同时,便辞去了马华副总会长及卫生部长的职位,壮士断腕,风潇潇兮,多么悲壮潇洒。

但林冠英是怎样道歉呢?一句“SORRY啰”就算了?辞职?慢慢等啦! 

不只如此,林冠英即使道歉了,都还不忘耍嘴皮,还说他的谈话是被国阵控制的媒体错误呈现,还表示会通过法律途径追究此事,起诉国阵控制的媒体,《马新社》是第一家。

HEY MAN!你知道什么是道歉吗?难道你是想让人说是柔佛苏丹逼你道歉? 

林冠英,辞职吧!有骨气点!別输给蔡细历。

10 comments:

Fair仔 said...

林冠英最大的错是逞一时口快讲了不敢认,最后被人踢爆了,才来道歉。再来是错在政治不正确!

如果他在还没有被人踢爆前讲,虽然还是政治不正确,也许还能赢得了一些掌声。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都是被踢爆后才认错。。。。

没有道歉的政客不代表没有错。就算被人捉包了,还是依然嘴硬的比比皆是!

说个故事:有个天真的小孩说国王身上没有穿衣,有人顿时感觉被冒犯了,谗臣们都说国王身上的衣裳很漂亮,可每个人心中都知道国王的衣裳是什么一回事。 那么那小孩会怎样? 你说呢?

说谎固然要道歉,说了真话也要道歉?

可悲的是,一个国家,一牵扯到某些人,
说真话也要有所顾虑,说了真话还不敢认。

DaYeah said...

Boo,

Johor indeed is a cowboy town with high crime rates..... do not be the emperor with clothes, we can see your small dick dangling there.

LGE apologize does not make Johor crime rate lower.

yeo said...

有骨气点!別删除!

Lawrence Teh said...

小林的道行始终差了点,看人家卫生部长在同善医院事件上,推得一干二净。这种伎俩小林有排学啊。

BLACK said...

槟城北海拉惹乌达的黑社会,闻名北马,槟城的私会党“小三王”,著名全国,他们干过什么大案,报纸常会报道。毒品,寻仇,拼斗,绑票,色情架步,样样都来,杀手,还是槟城的最便宜最凶狠。
有华人的地方,那会没有黑社会?有黑社会的地方,那会没有罪案?
现在,黑社会已经不只是华人的专利,马来人,印度人,也搞黑社会,比华人黑社会更凶无贱,打抢、㩴夺、破门行窃,勒索,强奸,非礼,槟城正是印度人黑社会崛起的地方,今天还是全国的大本营。
印度人黑社会干案,基本上不比华人黑社会大件,却比华人黑社会凶残,他们可能对有钱的商人別无他法,却对市民小民,公路使用者,有太大的危胁,柔佛州的绑票案,或许还有赎票的机会,槟城的印度黑社会,可能在马路中央就把你干掉了。
不要欺瞞,槟城的罪案,不会比柔佛好,柔佛的罪案,也不一定好过吉隆坡,因为今天的犯罪份子,不像七八十年代,只会在一些地带各占领自己的地盘,他们以前是不能越界的,但今天网络时代,他们已经可以来去自如,无所不在,网络昌盛不一定被用来搞政治,也可以用来搞罪案,发生在新山的绑票案,可能主使者就躲在北海,在肉票可能就藏在吉隆坡的增江,新山的黄色架步,泰国妓女的供应站,可能就在槟城。
用一句黑社会的术语,河水不犯井水,你有你捞,我有我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林冠英隐瞞槟州的小案并无所谓,但为了抢夺生意,唱衰柔佛州,在黑社会里是要引起火拼的挑衅动作。
在黑社会里,道歉是可以被接受的,诚意最重要,小错请吃三几桌,大错留下一点礼物,比如手指,手臂,眼睛,或者脸上的刀疤印。
林冠英的这种道歉方式,要是在印度人的黑社会里,辞职也不管用,要用水泥活埋。

qym said...

说错话要道歉,然后辞职? 蔡细历认了是春宫片主角,但还当上人大马拥有两百万党员的春宫片总会长。

小明 said...

哈,
老蔡真有诚意,就不会忘了交信到议长了

雪山锺某 said...

新山的治安不好是事實,但是,現在的問題不是治安的問題。身為國家領導人之一,林冠英職責是探討如何對治,而不是到國外去大勢宣傳。更糟糕的是,林冠英是不懷好意故意這樣做。他的目的很明顯,國陣執政的州屬是地獄,而民聯尤其是林冠英管理的是天堂。更諷刺的是林冠英還敢在媒體面前說,不要踩低別人來抬高自己。這根本就是做賊喊抓賊的伎倆。林冠英從開始否認到最後的道歉,再從道歉到質疑是否有說過的這種行為,簡直是讓人傻了眼。話說回來,火箭的領袖們在柔佛州治安事件上,究竟做過什麼努力?

oic said...

Uncle Boo,Have u ever live in JB ? I guess not,I can tell from what u wrote,no matter how well do u understand about Dharma,if u don't practice it,it's meaningless,I don't think u had read the book I recommended.

BLACK,don't try to act like u know well about gangsterism in Malaysia,u ain't know nothing about it.

杨影 said...

武叔啊~林老的道行还没到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