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2, 2011

三个人关在一个房间內,就能团结?

先讲三个关於三个人的故事:

故事一:

三个人一块儿喝水,有人用金杯玉盏喝,有人用粗瓷大碗喝,有人用双手捧着喝。

用金杯玉盏人的觉得自己高贵了许多,用粗瓷大碗的人觉得自己低贱了许多,用双手捧着喝水的人说:“水好甜啊!”

故事二:

三个人一块儿路过一索桥,桥下是地势险要的峡谷,谷底湍流急奔,声震云天,失明者平稳走过,失聪者虽惧其险,仍缓缓而过,而视听正常者既惧其险,又畏其声,行至中途落入水中。

故事三:

这个故事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题目。

森林公园公开招聘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几轮测试下来,只有三人进入复试,负责招聘的人对他们说:“有一只山羊跑进了林区,你们一齐出发,谁先抓住了这只山 羊,谁将被录用。”

三人奉命来到林区,甲凭其机智,先找到山羊所在,乙凭其力量,用物击伤了山羊,丙凭其位置方便,先抓住了受伤的山羊。

他们中的哪一个将被录用呢?

答案可以任凭各自想像,现在,轮到阿武叔发问了:

把上面三个故事当中的三个人,送进同一间学校,每天关在同一间教室里,接受同一个语言媒介的教学法,这三个人会团结一条心吗?

巫青团长凯利日前建议举行公投,推行新社会契约,提倡单元化教育系统(One School System),凯利否认此建议是为了消灭多元流教育,但说了一大堆道理,最终要表达的,还是只有一个令人听了就猛打呵欠的目的,为了促进国民团结。

凯利的答案,应该是认同,把三个不同种族的人,关在同一个房间里,就能团结一致,所以,他还以为只需要让各民族学生混在一起读书,国民就会团结了。

凯利说, 大马各族人民现有的相处模式,犹如两条平行线,巫裔从小学到中学、出国深造以至回国服务,都只与巫裔做朋友,华裔也一样,从华小升独中,毕业后前往台湾或中国深造,回国后在华资公司上班,身边全是华人朋友。

凯利可能忽略了一点,国內早已存在的国中,并不乏各族学生同窗学习和交流的机会,经过多年的混合,也只能看到物以类聚的发酵,难以达致各族融和的效果。

我儿子就读於金銮区的国中,班上三大民族混合,同窗三年,各族学生还是刁惯了各自结集为伍,甚至很严重的划清界线,河水不犯井水,互不交流,喜庆佳节,从不见互相探访,平时在班上擦肩而过也视而不见,唯一能迸出火花的,只有磨擦的时刻。

为何与同窗友族也有如此遙远的距离,华裔学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除了不投缘,他们甚至互相都找不到亲近的理由。

容纳各族学生在一起学习的国中,也不能让各民族增加互动,改了教学语文,改了教育模式,或者企图改掉某些民族的习性,就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吗?

基本上,大马国民虽然也有喜欢与各自族群为伍的天性,但如果没有刻意的去挑起,各民族在参加同一个活动时,仍然可以感受到马来西亚国民的融洽和团结,没有人会对其他民族有丝毫的质疑。

所以,通过举办更多能让各民族提高互动与沟通,或者互相了解各族文化的活动,才是确保国民更和谐共处的最有效方法,这和教育模式是没有关系的。

在资讯科技如此发达的年代,如果还有政客尝试同化单一语言,这种政客是极度无聊的,如果还认为把三个不同种族的人关在一个房间里,这三个人就可以团结一致,这种政客是很幼稚无知的。

5 comments:

虎宝宝 said...

武叔好文章。XD

allan said...

好一段日子没看到武叔写一篇算是人写的文章了!

Cheng Han said...

allan,你很久没看到武叔写像人写的文章,因为你根本不是人,不符合你的想法的文章,都是鬼文章。投胎吧!別吓人了!

allan said...

cheng han , “nah”!

edwinkan7 said...

这是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