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1, 2011

输了不走,才是民主行动党的文化

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博士宣布下届大选不竞选国州议席之后,換来行动党秘书长的的“突然”同情,并笃定许子根其实是被国阵控制的媒体逼下台,非行动党。

林冠英一方面指胜败乃兵家常事,促许子根应获第二次上阵的机会,另一方面却按照向来极尽嘲讽之能事,又说对许子根对巫统唯唯诺诺的性格表示遗憾,猫哭老鼠之後又把䘖猫三戏锦毛鼠演得淋漓尽致,身为一党之尊兼一州之首,也算政治无赖到透顶了。

姑且先不谈林冠英对许子根“自我牺牲”之同情是否假惺惺,但他以行动党在野超过半世纪的标准来看待战败的在朝领袖,就已将他的草莾习性一览无遗,不像一个具备高风亮节,有泱泱大度的政治领袖。

翻开大马政治历史,身为一党之首在野领袖屡败屡战的例子,屡见不鲜,林吉祥以秘书长身份沙场饮恨2次,战袍始终穿得紧紧的,何止获得第二次机会?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於2004年全国大选也有领军惨败的记录,不但本身竞选的席位不保,回教党的国会议席也从27席狂败剩7席,连吉兰丹堡垒州政权也仅以3席微差保住,惨淡经营,哈迪阿旺却不须负起战败之罪;人民党的赛胡先阿里甚至从来没有报捷过,上阵机会从来没失去过。

在行动党的历史中,唯有郭金福於2004年,以统帅之尊在马六甲败选後,立下为败选而负责,退出政坛的典范。

反观执政国阵的记录,历届巫统主席和马华总会长都不曾败选,但阿都拉与黄家定於2008308大选,只因国阵首度失去国会32优势,以及马华仅剩15名国会议员,接连问责引退。阿都拉与黄家定至今仍是在位的国会议员,从来不曾要求获取大选再上阵的第二次机会,林冠英也不曾认为他们应获第二次机会。

印度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同样在308大选阴沟翻船後,被逼离开坐了二十多年的党主席位子,林冠英是否也赞同三美威鲁只输了一次,应获继续上阵的机会?

砂拉越州人联党主席大选战败後即引退的例子,先有杨国斯,现有陈康南,皆因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求去,別说林冠英假仁假义,口是心非的假意同情,就算是还有数以万计投票支持人联党的选民同声挽留,恐怕也难以挽回大江东去的浪潮声。

那麽,为何独剩许子根得到林冠英的宠爱,认为应该获得继续领导和上阵的机会?

说开了,只有两个理由,其一,林冠英好不容易为许子根塑造了“没有睪丸”及对巫统唯唯诺诺的软弱形象,在林冠英心目中,许子根下届若继续上阵,只是一条猫儿容易吃到的鱼,忽然鱼儿从手中滑溜了,反而觉得寂寞失落;其二,下届大选若林冠英不幸战败,也能以同样的理由,继续高挂免死金牌,像他的父亲林吉祥一样,威武不能屈的继续战斗下去。

1990年,林吉祥以丹绒二役的口号,在槟城巴当哥打州选区破灭了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苍佑的不败神话,导致林苍佑从此退出江湖,送入历史。然而,林吉祥於1995年再发动丹绒三役时,却在植物园慘遭滑铁卢,成为许子根的手下败将,行动党在槟州仅剩章瑛1名州议员;1999年的丹绒四役,林吉祥同样兵败如山倒,在植物园州选区输给丁福南,又在升旗山国会议席输给谢宽泰,槟州同样只有罗兴强赢得一席。

成绩出炉的当晚,林吉祥含泪挥手说“GOOD BYE PENANG时,还以为他将紧随敦林苍佑之後,也步入历史,岂料,2004年林吉祥转战怡保,到今天依然呼风喚雨,叱咤风云,等待受委为副首相。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反而国阵领袖都奉承输得起的文化,输了江山即问责自刎的大有人在,这是民联领袖应向国阵学习的气节,要是再秉承如林吉祥与哈迪阿旺输剩一条底裤也死赖不走的传统,不免让人以为他们不靠政治就没饭吃。 

另外,林冠英几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痛责“国阵控制的媒体”把许子根逼下台,却无法清楚的指出那家媒体是国阵控制的媒体,莫非是担心日後再得不到这些媒体的关照?

林冠英可能忘记了,是谁把许子根形容为“没有睪丸”协助行动党传达这个讯息的,又是谁家控制的媒体?谁又在砂拉越州选时,在台上公然说许子根是狗?谁又在自我吹捧槟州政绩时,把许子根批评得四不像的一文不值?

噢!这样子也称得上同情?这样子也不算企图逼走许子根?那麽,做贼的人喊贼,也不外如是了。

文章转载予大马维基新闻南洋商报言论版

10 comments:

DaYeah said...

说到最后, 是有人托阿武把子根拉下来。 借刀杀人。。。。。。。。。。 有心人借阿武的刀,阿武 借冠英的刀。。。。。。小人一个。

阿炳 said...

阿武叔和林放有個共同點--- 一說到林冠英,就全身激動抽筋,用詞非常誇張。

林冠英痛责“国阵控制的媒体”把许子根逼下台時,有“一把鼻涕一把泪”嗎?需要寫得那麼煽情嗎?

許子根的軟弱,對巫統的唯唯諾諾是林冠英刻意塑造出來的嗎?這句話未免太低估老百姓的智慧,哦,對了,如果阿武叔有去看看某些馬華黨員們的部落格,也可以發現到他們眼中許子根的確是軟弱無能的。

阿武叔這樣的文章出街後,真的可以為行動黨減分,為國陣加分? --- 我強烈的懷疑,但是阿武叔的人格減分,卻是不用懷疑的,哈哈。

allan said...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Cheng Han said...

武叔,2004林吉祥没惨败,是1999告別槟州。

Uncle Boo said...

谢谢CHENG HAN指正,是我记错了。已更正!再三言谢!

鬼谷子 said...

大家不可对阿武叔太过苛刻,他是马华党员,不写些吊行动党的东西,如何向老大交代?
如何有钱收?
看不过他写的东西就不要来这里!

难道你要他写稽查报告的种种吐血事件?
难道你要他向养牛的自己人开炮?

别傻别天真啦!

Fair仔 said...

许子根是被巫统报章通过舆论连番攻击,才被逼决定不竞选。这是事实!

对于林冠英,许子根已经是返魂乏术,老朋友也只有这剩余的价值可榨取。与其怪人嘲讽,不如自己有骨气一点。更何况,林冠英说的并不是假话,原本的许子根本来就不想走。

政治本来是这样,被冤枉坐牢时,又有多少个国阵人为你挺身而出?不落井下石已经偷笑。还有人会说你坐牢博宣传。。。许子根一天还在位,一天都会被林冠英讲。 正如,要武叔不找机会讲林冠英,那是不可能的。

许子根真的很差吗?我不认为!做首长时至少比污桶的首长做得好。可惜!一个书生在这霸权体制下,是身不由己,委曲求全时,就只有被人纠正的份。

到了现在任何动作也是进退唯谷,框架问题并没有解决,退位也只是把烂摊子抛给继承人。再加上污桶马华均对民政议席虎视眈眈,内敌外敌夹攻,更加的忧郁不决。

国阵本来就是利益集团,你失势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就算你不肯下肯定都会有人把你拉下。 自己走还可能留有面子,还可能有回锅的一天!如果把执政党那套标准,用在反对党身上。我想,马来西亚是不会有反对党。 毕竟,308之前,没多少个人愿意花几十年青春,做这些吃力不讨好又可能面对牢狱之灾的工作。

Ken said...

林吉祥一直以来都是在野,从来就没有当权过,只要党内人士支持,就算输了N次也有权继续斗争下去

黄家定/许子根就不同,他们一直都是在执政集团中,大选领军惨败就有必要辞职谢罪

Chris Huong said...

阿武叔,草民認為,火箭是在野黨,如果一敗就退,如何監督政府的貪污腐敗?

阿武叔,我真的很佩服林吉祥父子。當年,民政黨投身國陣,火箭堅持在野,幾十年來,林氏父子不成後悔,雖然明知道如果當時加入國陣的話,父子倆肯定升官發財。

反觀馬華民政,有誰可以做到?

在野黨和執政黨,在許多方面,都不能相提並論

Uncle Boo said...

chris,

我赞同你说的,不能用在野党角度看待执政党。
所以,林冠英要许子根继续上阵,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