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有胜算候选人的军令状

话说,司马懿出关,即将攻取街亭,断绝孔明的咽喉之路。

孔明问:“谁认为自己有胜望,敢引兵去守街亭?”

参军马谡自动请缨说:“我有胜望!”

孔明说:“街亭虽小,干系却重大,这里没有城郭,也没有险阻,守之极难,丝毫差失,全体大军都会没命的。”

马谡说:“我从小熟读兵书,颇知兵法。小小一个街亭,那有守不住的道理?”

孔明说:“司马懿可不是等闲之辈,还有名将张郃辅佐,我担心你不是他们的敌手。”

马谡说:“说是司马懿、张郃,便是曹亲来,我有什么好怕的!若有差失,乞斩全家。”

孔明说:“军中无戏言。”

马谡说:“愿立军令状。”

孔明答应了。

最后马谡因不听王平劝告,自作主张,街亭终於失守,孔明军惨败。

马谡将自己缚绑,跪在孔明帐前。

孔明厉声说:“你以全家之命作担保,却因不听劝告,酿成这场大祸,因为你一个人犯错,我们败军折将,失地陷城,如果不按照军法处置,何以服众?”

马谡哭说:“丞相待我如儿子,我也视丞相为父,我的死罪,实已难逃,只愿丞相思舜帝殛鲧用禹之义,免我一家死罪,我虽死,九泉之下也不会悔恨!”

孔明挥泪说:“我与你义同兄弟,你的孩子也如同我的孩子,不必多嘱咐,我会照顾他们的。”

说完,左右将马谡推出辕门之外,手起刀落,马谡身首异处。
X          X         X

13届全国大选的跫音看近似远,两军早已厉兵秣马,蓄势待发。 

大战在即,各路人马纷纷磨拳擦掌,准备登场撕杀,圈定候选人的活动,自然成为现时最令各方关注的动向。

於是,战鼓未响,自家争做候选人的烟哨却已开始燃烧。

不论国阵或民联,中央的攻城锦囊妙计自然包括圈定最具胜算的候选人,期取力拔山河之效,夺取江山,但各方诸侯的如意算盘,却是先声夺人,及早占据一个山头,方是大展拳脚的上上之策。

国阵的情况要简单得多,各自守城的岗位基本上早已协约在先,只须审度候选人的胜算,粮草备好即可踏上征途,民联诸党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三路军马仍为占据各自地盘暗中较劲,审度候选人胜算之前,还须先自设铜人阵闯关,审度由那个党上阵较有胜算。

但民联大军凭藉上届大海无量的辉煌,锐气正盛,仍陶醉在“派只狗上阵也会赢”的光环,候选人上阵的标准,基本上可以省略民众反应,所以,自家闯关的话动都设在木人巷,外人无从观赏。反而国阵大军上届遭遇一点重挫,臥薪尝胆之后,准备翻生的欲望早已喷出眼外,心痒难骚,争做候选人的招式手法,当然就格外高调。

国阵主席纳吉一再提醒,具胜算的候选人,才会被委派上阵,於是各路诸侯马上各显神通,都说自己的胜算最高。

有人雄心万丈力争上游,有人排除异己将竞争者冷藏,有人整装待发将自己扮成天兵的模样,有人却在城池筑起围墙竖起高射炮,不为抵抗外敌,而是阻挡天兵降落,有人拉拢贤将也有人愤世疾俗自暴自弃,有百花齐放,也有丑态百出。

最困扰的是,敌军未到,自家阋墙已经打到头破血流,耳青目肿,等大军杀到时,除了可能须得提着拐杖跛着脚迎战,还得提防自家地雷引爆,那才呼天抢地的惨烈。

群雄争霸的季节,到底谁才是真正有胜算,最终还是只有天知道。

马华中委会一早已先行立下“斩不下华雄,请砍关羽的头”的军令状,誓言若战绩比上届差,从县市议员村长以至正副部长,一律不接受委任。 

军中无戏言,看来,订立军令状的季节,也该先来到,那些自认有胜算请缨上阵的,就算不至於该学马谡“街亭若有差失,乞斩全家”的严苛军令状,也该学学诸葛孔明的“三天不纳十万箭,甘受重罚”。

不立军令状,就没有军纪可言,还谈什么胜望?

2 comments:

Kuan Khai said...

there is wrong word,
not zhang jiao, is zhang he

Uncle Boo said...

thank you Kuan Khai!